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13章:叫我一声爹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十三章叫我一声爹

    据传,怒神江乃是曾经荒泽大陆的一位大能者手中的宝物所化,留与后世之人测其资质。

    气运虽然缥缈难以捉摸,可是每一宗都有着自己的手段去作出一个大概的测试,比如剑神教就用的是天秤。

    可是对于天资的测定,整个荒泽大陆都是利用怒神江。

    每一个教派宗门都有着各自进入怒神江的方法,怒神江之所在乃是一方独立于荒泽大陆之外的空间,亦或者说,这一方空间乃是怒神江的空间。

    曾经有传言说,只要有人能在怒神江之上踏出九千九百九十九步,就能到达怒神江的彼岸。至于这个传言是真是假,怒神江的彼岸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因为从来没有人能在怒神江之上踏出九千九百九十九步,也没有人到达过怒神江的彼岸。

    怒神江之上狂风带着丝丝寒意,奔流的水流轰鸣声不断,似乎真的有着一尊神灵在愤怒的狂吼。

    此刻,怒神江之上剩下的人已经连一百五十人都不到,而且剩下的这些人之中有一部分依旧还在三千步之外苦苦挣扎。

    凡是那些落入怒神江之中的人,瞬间就会被移出这一方空间之外。

    那些已经踏出三千步者,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看了一眼身后。

    他们已经踏出了三千步,也就是说他们已经通过了剑神教的考核。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拦住许诺!

    而此刻,韩一辰却已经踏出了四千多步。

    可让人惊叹的是,那一名叫柳夭夭的女子没有停留在三千步,她紧随韩一辰之后,也就比韩一辰相差几百步而已。

    在第一关气运测试之时,这柳夭夭就在所有人之中排名第三,是除了许诺和韩一辰之后最高气运之人。

    三天之后,怒江之上剩下的人已经不到一百人。

    韩一辰此刻已经达到了五千多步。

    韩一辰脸色苍白,虽然狂风带着寒意肆掠,可是他额头之上依旧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打落。现在的他每走出一步都吃力无比。

    刚开始的时候,他一天就能走出上千步,后来是几百,再后来几十,而现在,一天的时间他却是只能踏出几步而已。

    每踏出一步,他都感觉透支了身体之中所有的力气。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虚脱的感觉,背上似乎压了一座大山,狠狠的将他朝着下面的怒江压去。

    韩一辰回头看了一眼,在他的身后,那一名叫柳夭夭的女子此刻也已经到达了四千九百多步。

    对于这一名叫柳夭夭的女子他倒是不在意,可让他疑惑的是许诺到现在依旧还没有踏上怒江,这让他有些不解。

    “哼,不管你是谁,在这怒江之上,我才是第一!”

    韩一辰冷哼了一声,继续朝前踏去。

    在怒江三千步之处,众人皱着眉头满脸的焦急。

    莫北要他们在这三千步之处拦截许诺,可是许诺那混蛋到现在都根本就不踏上怒江啊,这……这拦个屁啊还。

    怒江边上,许诺和乞剑以及朱文仁三人此刻正一人抱着一个烤的金黄的土豆狼吞虎咽的吃着。

    “啧啧啧,你这烤土豆的功夫真是没的说!”

    朱文仁一边对许诺竖了竖大拇指,一边偷偷的将火堆里面的土豆拨了出来就准备藏到自己怀里。

    “怎么样?这玩意比你们家里那大鱼大肉的好吃多了吧?”

    许诺得意的道,说话间一棍子打掉了朱文仁正准备偷拿土豆的手。

    “嘿嘿,等考核完了,我请你和乞剑吃山珍海味!”

    朱文仁尴尬的缩回了手,笑呵呵的道。

    对于像他这样的富家公子,什么山珍海味都吃过,可是偏偏就是没吃这么香的烤土豆。

    许诺拿过了一个烤土豆起身朝着凌意晗走了过去。

    “来,师姐,尝尝我的手艺!”

    许诺讨好的道。

    许北山说过,在一个完全的陌生环境之中,那么就要先想办法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力量,这样才能混下去。

    现在这剑神教,他能拉拢的也就只有凌意晗了。所以这一声师姐叫的那叫一个亲切。

    正盘坐在江边的凌意晗看了看许诺,微微一犹豫,竟然鬼使神差的接过了许诺递过来的那已经刮了皮的烤的金黄的土豆。

    她对于食物的要求一直都是很精细的,像烤土豆这种东西之前她看都不会看一眼,可是这一次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为什么,竟然接了过去。

    “小心烫!”

    许诺微微一笑,提醒了一句。

    凌意晗翻了翻白眼,学着许诺的样子将土豆掰成了两半,瞬间,一股浓郁的香气钻入了她的鼻孔之中。

    “可以滚了!”

    虽然心中有些欣喜,可是凌意晗脸上却依旧还是那冰冷的表情,对许诺冷声道。

    许诺尴尬的挠了挠头,转身又回到了朱文仁和乞剑那边。

    在不远处,凌意晗试着咬了一小口,忽然美眸之中闪过了一亮欣喜之色,再次咬了下去。

    “喂!怒江上的兄弟们……你们辛苦了!饿不饿啊?”

    忽然,许诺拿着一个土豆朝着怒江之上死命的喊了一声。

    “是啊兄弟们,你们都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吧?饿坏了吧!”

    朱文仁也起身一脸嘚瑟的看着那些停留在怒江之上三千步之处的众人。

    来参加考核的,都是普通人,又不是修道者。虽然来之前大家都提前准备了干粮,可是谁能知道他们要在怒江之上耗这么多天啊。

    若是修道者的话,或许一段时间不吃还能扛得住,可是他们只是普通人。再加上怒江之上狂风夹杂着丝丝寒意肆掠,他们此刻已经饥寒交迫。

    看着站在怒江边上喊话的许诺,那一张可憎的脸已经深深的印在了众人的心底。

    “这该死的!”

    “该死的许诺,他娘的到底这考核还参不参加!”

    “是啊,这混账东西一直不踏上怒江,难道我们就一直在这里等下去吗?”

    “不知道你们怎么样,反正我是有些坚持不住了!”

    “该死的!”

    ……

    怒江之上,众人纷纷咒骂着。

    “许诺,你到底参不参加!”

    一脸黑线的莫北看了看许诺,咬牙切齿的道。

    他原本想着在怒江之上让那些人拦截许诺,不让许诺过三千步。

    因为教派规定之中只是说让考核之人通过三千步,没有说怒江之上不允许打斗或者使用其他手段。

    纵使许诺天资再高,可他毕竟还不是初玄境的高手,一个人对上一百多人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胜算。

    而且就算是凌意晗有意出手相帮,也还有他莫北在呢。

    可……可连他都没有想到,许诺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无赖,纯粹在这怒江边上就不上去了。

    “参加啊,当然参加,不然我们干嘛来了?”

    许诺淡淡的扫了一眼莫北道。

    “那你们还不踏上怒江,你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莫北愤怒的道。

    若非顾及到教派之中的规矩,他此刻真想一把将这三个混账直接丢进怒江。

    “拜托,考核也要等吃饱了再参加吧,剑神教也没有规定惨叫考核之前不准吃饭啊!”

    朱文仁白了莫北一眼,手掌将自己那大肚子拍的啪啪作响。

    “莫师兄啊,这不是我们不参加,你也看到了,也不知道哪个狗娘养的给怒江之上那一群贱货说什么了,现在那一群贱货正等着在怒江上干我呢!我和韩娘娘可是有赌约的啊,我必须要保证自己能赢啊!”

    许诺有些为难的看着莫北神情有些无奈,眼神还有些绝望的道。

    “你……”

    听到许诺骂的那一声狗娘养的,顿时莫北怒火上涌,脸色狰狞可怕,周身冰冷的杀气开始弥漫。

    “师兄莫要生气,虽然使出如此卑劣手段的无耻小人确实该死,可是我相信此人定然不是我们剑神教之人,因为我实在想不出哪个眼瞎的会看上这种货色。所谓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剑神教如此圣洁之地,不可能会有内心如此卑劣阴暗之辈,师兄你说呢?”

    许诺轻轻的将莫北那已经拔出了半截的剑重新推回了剑鞘之中,而后无比认真的分析道。

    莫北呼吸急促,那握着剑的手剧烈的抖动着。

    一口鲜血涌上喉咙,莫北拼命的将它重新又咽了回去。

    “说的是!”

    好半晌之后,莫北从牙缝之中挤出了三个字。

    虽然许诺一口气将他连同他师父都骂了一个遍,尤其是那一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直接将整个戮剑峰都骂进去了,可是……偏偏他还不能还口。

    只要他还口,那就等于向整个剑神教说着考核之中他莫北在捣鬼。

    莫北转身颤巍巍的朝着远处走去,原本他是来骂许诺的,可是此刻他却是再也不想见到这个人了。

    然后就在此时,莫北听到身后许诺有些感慨的道。

    “唉,世间如同莫师兄这般嫉恶如仇的人不多了,若不是我拦着,那个无耻小人今日怕是已经葬身莫师兄的剑下了。如此算来,我也算是他的再生父母了,他真的应该叫我一声……爹!”

    “是啊是啊!”

    “只不过这样的儿子,不要也罢!”

    朱文仁和乞剑两个在那里一脸认真的看着莫北的背影附和道。

    猛然,莫北一个踉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噗嗤!……

    那从来都不苟言笑的凌意晗被这一幕逗笑了,可是随即感觉自己笑了似乎有些不合适,便重新恢复了那冷若冰霜的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