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10章:天运钟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十章天运钟

    “这……怎么可能!”

    莫北双目瞪的老大,急忙跑到了许诺身边,一把抓起那挂在小黑脖子上的玉佩。

    可是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他却发现这一枚玉佩是真的。

    “想起来了,听说应主教这次在神弃之地,收了一个山野小子为亲传弟子,就是你了吧?”

    莫北仔细的打量了许诺一眼道。

    应为人在外面收了一个亲传弟子的事情或许其他人不知道,可是他们这些各大主峰的亲传弟子却都已经很清楚了。

    莫北此言一出,顿时人群之中直接炸开了锅。

    尚未参加考核,就已经被收为亲传弟子,而且还是那一直以来眼光高的离谱,基本上不收弟子的应为人的亲传弟子,此人该是何等的妖孽。

    “什么,他是应主教的亲传弟子?”

    “好像听剑神教的人说起过,应主教出去了一趟,然后在山野之中偶遇,见其资质不凡,就直接收为了亲传弟子。”

    “这等人物还用来参加考核吗?”

    “是啊,直接被收为亲传弟子怎么还跑来参加考核!”

    “谁知道呢。”

    ……

    众人看着许诺,羡慕者有之,嫉妒者有之。

    “你……是应主教的亲传弟子?”

    一旁牵着小黑的乞剑震惊的看着许诺,虽然对于许诺的身份他的心中已经大概有了猜测,可是当听到别人说出来,他还是感觉到无比的惊讶。

    尤其是一想到自己竟然和应主教的亲传弟子在前不久一起啃着烂果子的时候,乞剑不由的将腰杆挺直了几分。

    “现在……我能参加考核了吗?”

    许诺没有理会乞剑,只是一脸吊儿郎当的样子,看着莫北问了一句。

    “哼,我倒是很好奇,神弃之地出来的罪徒,到底有什么能耐!”

    莫北冷哼了一声,讥讽的看着许诺道。

    “莫北,你给我嘴巴放干净点!”

    听到莫北口中罪徒两字,凌意晗顿时怒容满面,冷呵道。

    若是许诺只是一个普通的参赛者也就罢了,可是现在许诺的身份已经是她师父应为人的亲传弟子。莫北却是公然称许诺为罪徒,这无疑是在打她师父应为人的脸。

    “上天秤!”

    莫北深吸了两口气,双目之中闪过了一抹隐晦的杀意。

    他莫北在剑神教众多弟子之中也算是小有名声,就连凌意晗都要尊称一声师兄。可是这小子今日竟然接二连三的让他丢面子,这让他有些生气。

    猛然,莫北手掌一抬,许诺整个人便冲天而起。

    可是与其他人不同,其他人是落在了天秤之上,可是许诺却是……额,真的是冲天而起。

    “莫北……我问候你祖宗十八代!”

    许诺扯着嗓子在空中叫骂着。

    看着被高高的抛上空中的许诺,莫北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哎呀,不好意思,手滑了!”

    莫北淡淡的道。

    “纵使你和应主教有莫大的关系又能如何,那又如何,难不成我还会怕你!”莫北心中暗道。

    或许这一枚玉佩能吓住其他人,可是他是戮剑峰周玄冲的亲传弟子。现在三大主峰以戮剑为尊,他才不会去在乎什么。

    更何况,弟子之间的争斗,那些老家伙总没脸来干预吧。

    仁剑峰被戮剑峰死死的压了无数年,现在仁剑峰出了一个亲传弟子,他当然要好好的‘照顾’一二,让这新来的知道,在剑神教,看到他们戮剑峰的弟子最好恭敬一点。

    “接住我……师姐快接住我啊!救命啊师姐!”

    半空之中,许诺丝毫没有任何形象的一阵鬼哭狼嚎。

    虽然说他已经启灵,可是他却没有真正的开始修行,灵胎之中的灵力少的可怜。这么高的地上摔下去,不死也不好受。

    “丢人!”

    凌意晗冷冷的自语了一句,飞身而起,直接一脚将许诺踢向了天秤。

    之前的时候对于自己这唯一的师弟她还有些期待,可是此刻她已经对于这个师弟完全的失望了。

    这是一个啥玩意啊这,根本就是一个痞子啊。凌意晗无语的心中怒吼。

    嘭!……

    许诺落在了天秤之上。

    天秤之上,许诺狼狈的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刚才这一摔,还从衣服兜里摔出了一个烂果子。

    “哎呀我的果子啊!”许诺连忙将那烂果子捡了起来,啃了一口。

    一般人只要落在天秤之上,天秤就会发生倾斜,然后显示出相应的气运。可是许诺落在天秤上之后,那天秤却是没有丝毫的反应。

    “哈哈哈……这……这就是应主教的亲传弟子?”

    “这小子是来逗比的么?”

    “唉,仁剑峰看来真的没救了。”

    “是啊,剑神教三大主峰之中,就数仁剑峰最差劲了。”

    “仁剑峰的脸估计今天要被这小子丢尽啊!”

    ……

    看着天秤之上狼狈不堪的许诺,人们摇头叹息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当然,更多的是等着看仁剑峰笑话的人。

    “啧啧啧,百年来仁剑峰出现的第二位亲传弟子,应主教寻找了这么多年才找到的弟子,果然……非同一般!”

    莫北冷笑了一声。

    听着莫北的话,身后那一众戮剑峰和暗剑峰的弟子哈哈大笑。

    而那些仁剑峰的弟子却是默默的低下了头,心中已经将这叫许诺的诅咒了不知道多少遍。他们很清楚,从许诺身份被揭开的那一刻,这一场测试就已经不是一场单纯的测试了。

    这是一场仁剑峰的面子之战,若是今日许诺表现惊艳,甚至拔得这一次考核的头筹,那么仁剑峰在剑神教或许还能抬起头。

    如果不是……那么今日仁剑峰的面子就要被许诺丢尽了。

    戮剑峰,大殿。

    “嗯?怎么没有动静?”

    唐隐疑惑的问了一句。

    就算是气运最差之人,也会有着一两的气运。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零气运这么一说啊。

    “这小子……有点诡异!”

    周玄冲眉头一皱道。

    一旁的应为人眉头已经死死的拧在了一起,没有说话。他也想不通,为什么此刻天秤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

    对于那些不明所以的人来说,天秤没有反应只当是许诺资质太差。

    可是他们这个层次的存在都很清楚,不管是谁,天秤绝对不可能不动。就算是抓一只蚂蚁放到天秤之上,天秤也会发生倾斜。

    气运天定,凡是能出现在这天地之间的存在,都多多少少带着自己的气运。

    ……

    “嘿嘿,这哥们有意思,值得一交!”

    朱文仁嘿嘿一笑,喃喃自语了一句。

    看着天秤之上的许诺,这一刻凌意晗彻底的绝望了。

    “下来吧……”

    凌意晗低声说了一句,她不想让许诺再站在上面丢人了。

    天秤之上,许诺脸上的那一抹玩世不恭的嬉笑之色渐渐敛去,眼神逐渐变的平静了起来。

    “呵呵,我会让你们知道,被你们吹上天的韩一辰……只不过是个垃圾!”

    许诺狂傲的扫视了一眼下面的人群,将手中那啃了一口的烂果子丢到了一旁,抬起脚,轻轻的在天秤之上跺了一脚!

    猛然,那一直没有动静的天秤剧烈一阵,发生了严重的倾斜。

    这一刻,全场落针可闻,所有人呆若木鸡,呆呆的看着天秤之上的那一道身影。

    虽然还没有出现具体的数值,可是他们看得出来,这一次,天秤的倾斜比韩一辰那一次要严重的多。

    轰隆隆……

    突然之间,一道雷霆炸响,狂风怒卷。

    铛!……

    与此同时,一声洪亮的钟声似乎从九天之上传来,响彻了整个荒泽大陆!

    这一刻,天地失色,日月无光,只有那一道身影傲然站立在狂风之中。

    “这钟声……”

    人群之中不知道谁震惊的喊了一声。

    ……

    戮剑峰大殿。

    原本还在盘坐的三大主教,在那钟声响起的瞬间猛然起身,神色骇然。

    “这钟声……”

    唐隐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仙人冢的天运钟!”

    周玄冲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才低声道。

    仙人冢没有人知道位于哪里,可是这荒泽大陆很多神兵利器全部是出自仙人冢之中。据传哪里是真仙的坟墓,在那里有着一口钟,每当有着大气运者出现之时,天运钟便会自己发出钟鸣之声!钟声响彻荒泽大陆。

    一旦天运钟发出声响,一般都是气运在七两之上的存在。

    “万年……没有出现了吧……”

    应为人走出了大殿,抬头看了一眼已经昏暗下来的天空,轻声说了一句。

    在荒泽大陆,已经不知道多久这天运钟未曾发出声音了,至少已经数万年之久了。

    “是啊,数万年了!”

    周玄冲感慨的道。

    在昏暗的天空之中,渐渐的浮现了一方模糊的世界。那一方世界之中满是残垣断壁和荒坟,看上去一片荒凉。

    那残破的世界之中,悬着一口巨大的钟!那钟之上刻满着古朴的花纹和一些奇怪的文字。

    “天运钟……”

    看着虚空之中的那一口巨大的钟,唐隐双目之中隐约的出现了一抹期待之色。

    这模糊的画面只出现了一瞬的时间,便再次消失不见,只余那钟声依旧还在这一片大陆之上回荡。

    一声……两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