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9章:挂个玉佩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九章 挂个玉佩

    戮剑峰大殿之上。

    “韩一辰这孩子不错。”

    周玄冲赞赏的道。

    “嘿嘿,师兄,这考核才开始呢,怎么?看上这小子了?我也觉得不错!”

    应为人嘿嘿一笑,出声道。

    周玄冲无语的瞪了应为人一眼。

    “老三你不是一直不收弟子么?怎么这次这么反常,看上韩一辰也可以,只不过你得也将你带来的那小子让我们公平争取。”

    唐隐笑了笑道。

    “老二说的没错,将你找来的那小子也让我们公平争取,老三你觉得如何?”

    周玄冲眸中闪过了一抹亮光,也出声劝道。

    “去去去,先看,先看!”

    应为人急忙摆了摆手道,开玩笑呢,那小子可是他专门找来给自己争一口气的,他怎么可能会同意让这两个臭不脸的老不死打那小子的主意。

    “呵呵,老三你还不愿意,七两气运之人,万中无一!应该是这次考核的魁首,你找来的那混小子,不一定气运如此之强。”

    周玄冲摇了摇头,笑道。

    “呵呵,万一是九两呢?”

    应为人撇了撇嘴,将目光投向了那依旧躺在广场边缘呼呼大睡的许诺。

    看着那睡的口水都流出来了的许诺,应为人一阵尴尬。

    “你这徒弟还真是……额,有个性!”

    唐隐微微整顿了一下措辞,哭笑不得的看着那广场边缘睡的昏天暗地的许诺。

    ……

    韩一辰傲然的站在天秤之上扫视了一眼众人,飞身下了天秤。

    “七两气运,未来不可估量!”

    莫北再次赞许的道。

    韩一辰对莫北和凌意晗行了一礼,微微一笑,转身进入了第二关的通道。

    “许诺……许诺,七两气运,那个韩一辰竟然是七两气运!”

    乞剑震惊的再次摇了摇许诺。

    许诺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已经没人的天秤,随即指了指躺在自己旁边睡觉的小黑。

    “才七两啊?呵呵,我的小黑上去,碾压全场!别说七两,几百斤足有!”

    许诺得意的道。

    乞剑无语的瞪了许诺一眼,“可拉倒吧,即便是天秤之上称体重,你的小黑也碾压不了全场,毕竟还有一个朱文仁!”

    许诺认真的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确实,如果称体重的话,小黑还真不一定能胜过那朱文仁,毕竟……毕竟小黑只是一头驴,可是朱文仁……那是一座山!

    “第二个,朱文仁!”

    凌意晗喊了一声。

    随着话音落下,朱文仁那如山的身体缓缓的移动到了天秤之下。

    一听是朱文仁,顿时许诺睡意全无,对于这座山……额,不对,是朱文仁这个人,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莫北看着朱文仁那堪称恐怖的身躯,憋足了一口气,灵力疯狂运转,手掌虚托,终于将朱文仁送上了天秤。

    可即便是如此恐怖的身躯,在踏上天秤的瞬间,那天秤也只是微微一斜,甚至还没有韩一辰踏上的时候倾斜的厉害。

    天秤之上,只称气运!

    随即天秤另一边出现了一个字……五!

    “朱文仁,五两,通过!”

    莫北喊了一声。

    一听自己通过了第一关,朱文仁那一张胖脸之上堆满了笑容。

    下了天秤,朱文仁没有先急着进入第二关的通道,而是站在了一旁等着看后面的人。无论是通过考核的还是未通过的,在考核没有结束之前都是可以留下来的。

    在朱文仁之后,一连好几个都没有通过。偶尔就算是有一个通过也只是四两或者五两。

    不过出现了一个叫柳夭夭的女子,她是六两!这一次考核,继韩一辰之后,她是气运最高之人。

    这一关考核也不知道进行了多长时间,反正许诺是睡了好几觉了。

    “下一个……乞剑!”

    凌意晗那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乞剑脸色煞白,慌乱的推了推一旁依旧在睡觉的许诺,手心之中满是汗水。

    “许……许诺……该……该我了!”

    乞剑紧张的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许诺起身看了一眼乞剑,随即从身上摸出了一个硬邦邦的馒头,慎重的递给了乞剑。

    “拿着这个,肯定能过!”

    许诺一脸认真的道。

    乞剑将信将疑的看了看手中的馒头。

    “这……有用吗?”

    乞剑不放心的问了一句,心中暗道这不就是一个馒头么。

    “哎呀,安啦安啦!”

    说着许诺直接抬脚一脚将乞剑踢了出去。

    乞剑战战兢兢的站在了天秤之上,天秤微微一斜。

    “乞剑,四两,通过!”

    莫北淡淡的道。

    四两之人,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重视的必要。

    “我通过了……”

    “我通过了……许诺我通过了!”

    乞剑兴奋了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许诺道。

    “我就说了能过嘛!”

    许诺无语的将乞剑使劲推开,这大庭广众之下,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总感觉似乎……怪怪的。

    “最后一个……许诺!”

    凌意晗喊了一声,这一千多人她一个个全部看了过来,可是却没有发现她师父所描述的那个人,此刻她基本上已经放弃了。

    忽然,一阵驴的吼叫之声响起。

    原本躺在地上睡觉的小黑打了一个滚,起身使劲的抖了抖自己的身体,或许是觉得此刻的自己很是威风,小黑便仰头发出了一阵得意的吼叫。

    这一声驴吼,顿时将广场之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在之前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广场中央,基本上没有人发现在广场边缘多了一头驴。

    因为小黑那一抖,顿时尘土夹杂着驴毛开始在广场之上飞扬。

    站在许诺周围的人急急忙忙的一边火速逃离,一边各种恶毒难听的词句从嘴中喷出。

    “额……这什么时候,剑神教的考核连驴都可以参加了?”

    朱文仁震惊的看着那一头驴子,喃喃自语了一句。

    听着朱文仁此言,莫北一张脸黑如锅底。

    “谁带进来的?这畜生是谁带进来的!”

    莫北黑着脸怒吼道,他那歇斯底里的声音震的众人耳朵嗡鸣不已。

    此刻,所有人目光全部齐刷刷的投向了依旧站在小黑旁边的许诺。

    “抖你妹,抖了老子一身土!”

    许诺很是生气的朝着小黑脑袋上面就是两巴掌。

    此刻的他,似乎就根本没有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依旧不紧不慢的捡起了地上小黑的缰绳。

    “来帮我先牵着。”

    许诺将缰绳递给了乞剑,淡淡的说了一句。

    “执法弟子何在!将那两个捣乱的混蛋和那一头畜生给我打折腿丢出去!”

    莫北愤怒的吼了一声。

    话音刚落,数十名剑神教弟子便已经朝着许诺和乞剑围了过去。

    “将那畜生赶出去就好,人就没必要了吧。”

    凌意晗眉头微微一皱,有些不爽的道。

    按照规定,凡是参加考核者,除非是考核未能通过,否则不能将其赶出去。

    “这两混账简直是在侮辱我们剑神教,此等神圣之地,竟然牵着一头低贱肮脏的畜生进来了,必须严惩!不然我们剑神教的脸往哪里搁?”

    莫北愤怒的指了指许诺和乞剑两人,语气坚定的道。

    许诺抬头看了一眼那些围过来的剑神教弟子,随即不慌不忙的从身上掏出了一枚玉佩,穿了一根绳子直接将玉佩挂在了驴脖子之上。

    “你就牵着小黑站在这里,我看今日谁敢赶你们出去。”

    许诺冷冷的扫了一眼众人,淡淡的道。

    在看到那一枚玉佩的瞬间,那些赶过来的剑神教执法弟子瞬间愣住了。

    “这……主教的玉佩!”

    “应主教的玉佩怎么会在这个人手中?”

    “这怎么可能!”

    ……

    剑神教弟子难以置信的看着许诺和身后那一头驴子。

    “是他……”

    看到那玉佩的瞬间,凌意晗松了一口气,可是随即一口银牙气的差点被咬碎。

    “这混账东西,竟然将师父的玉佩……挂在了一头畜生身上!”

    凌意晗咬牙切齿的看着许诺,应为人的玉佩就连她都没有给过。

    可是这混账玩意竟然将这么重要的东西挂在了驴脖子上。

    ……

    剑神教,戮剑峰大殿。

    “噗!……咳咳咳……”

    周玄冲刚刚喝到嘴里的一口茶水直接喷了出去,呛的脸色发红。

    “哈哈哈,果然有个性!老三你这徒弟果然有个性,竟然将昔日你挂在腰间的玉佩挂在了驴脖子上,哈哈哈……”

    唐隐直接捂着肚子笑的泪水都出来了,就差满地打滚了。

    应为人一脸黑线,他原本还等着这小子给他长脸呢,结果……这……这混账!此刻应为人忽然间有些后悔了,他感觉将这混账收为徒弟,似乎迟早会将自己坑到里面。‘

    “别笑!”

    应为人气愤的瞪了一旁的周玄冲和唐隐一眼。

    “不笑,不……哈哈哈,老三,我实在忍不住!”

    唐隐刚刚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可是瞬间破功。

    就连一向不苟言笑的周玄冲,此刻一张脸都憋成了猪肝色。

    “老三的眼光……果然独特!”

    一脸深吸了几口气,强压着笑意的周玄冲无比认真的看了看应为人,严肃的道。

    此刻的应为人气的已经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了,如果不是那小子还在进行考核的话,他定然要抓过来打个半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