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4章:岂能无剑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四章 岂能无剑

    看着许诺那嘚瑟的样子,众人强忍着想要掐死这小子的冲动。舍不得你?说跟真的似的!

    “额,许诺,我们其实……”

    其中一个少年看着许诺这装逼的表情实在忍不住了,似乎想要出声说什么。

    可是不待他说完,话就直接被许诺给打断了。

    许诺一把抱住了那少年,痛心的道:

    “别说了……别说了,太优秀也是一种痛苦,这种痛苦你们这些平凡人是体会不来的。”

    应为人看了一眼扯着他的虎皮沉浸在装逼之中不能自拔的许诺,扫了一眼众人,淡淡的道:

    “谁是许北山?”

    他感觉自己再不出声的话,许诺这似乎是准备继续装下去了。

    “我是……我就是啊主教!”

    一声兴奋的呼喊之声,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名穷酸书生打扮的男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

    看了一眼那书生打扮的许北山,又看了看身旁的许诺。应为人皱着眉头似乎在疑惑。

    “真是想不通一个知书达理的书生,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没皮没脸的小痞子!”

    应为人嘀咕了一句,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他傻了眼。

    只见许北山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应为人的面前,激动的几乎带着哭腔道。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儿子的资质那么好,作为他老子我的资质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说着许北山便认真的朝着应为人一拜。

    应为人整个人傻在了原地,一时间有些没能反应过来。

    别说应为人,在场的众人都让许北山这一幕整傻眼了。

    “额,这位小兄弟我……”

    过了好半晌应为人这才回过了神,尴尬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许北山似乎想要解释什么。

    “师父,你不用说了,我懂你!我知道你是想要收我为徒的,可是毕竟您不好意思说,没事,没事,您什么都不用说,我都懂!”

    许北山扯着应为人的裤腿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应为人一脸的黑线,这一家子都是什么奇葩玩意啊这!

    “你懂个屁!老夫今日来是跟你说一声,你儿子以后就跟着我在剑神教修行!”

    纵使应为人的修养再好,此刻却依旧忍不住爆了粗口。

    “啊?原来不是收我为徒的啊!”

    许北山一愣,随即从地上爬了起来,就像是刚才的一幕没有发生过一般随意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脸上连一丝的尴尬都没有。

    “老许,我的土豆呢?”

    许诺走到了许北山身边,咬牙切齿的低声道。

    许北山看了看黑着一张脸的应为人,随即眼珠一转,对许诺道:

    “儿子,土豆没了,可你爹我给你还一个比土豆贵重不知道多少倍的好东西,你等着!”

    说着,许北山走过去认真的打量了一眼应为人,随即道。

    “主教啊,您也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修行之路多坎坷,为人父母,怎么可能不担心啊!”

    应为人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然他感觉自己今日恐怕能被这一对父子活生生气死在这秦家村。

    “那你想怎么样?”

    应为人淡淡的道,不知道为什么,当看着这一身书生打扮,可是却比许诺那混账还不要脸的家伙时,他总感觉自己要被坑。

    “咳咳,那个……如果主教给我儿子赐个千八百件宝物防身的话,我觉得我会放心一点。为人父母嘛,主教还请理解一下啊。”

    许北山干咳了两声,似乎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听着许北山此言,应为人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千八百件宝物?你当宝物是什么,是烂大街的垃圾啊!一般人一辈子有着一两件宝物便已经很是了不起了,你竟然一张嘴就是千八百。

    若非是自行启灵者实在难得的话,此刻应为人一把拍死这许北山转身离开的心都有。

    应为人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缓了好半晌才缓过了气来,将身上那一块玉佩解了下来,丢给了许诺,没好气的道:

    “拿着这个,他在整个剑神教可以横着走,够吗?”

    一听有了这玉佩就能在整个剑神教横着走,许诺赶忙将玉佩收了起来,生怕被许北山那阴货抢走。

    “够,够!”

    原本还在那里狮子大开口,要着千八百件宝物的许北山毫无底线的连声道。

    随即一把将许诺拉了过来,高兴地道:

    “我同意了,主教你把这小子带走吧!”

    应为人此刻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瞪了一眼许诺。

    “走吧!”

    许诺回头看了一眼秦家村的众人,似乎有些不舍。

    “村长,我知道过去我可能有些调皮捣蛋,也曾惹你生气,现在我要走了,还请你原谅我过去的所作所为,好吗?”

    许诺看着秦家村的村长无比真挚的道,那声音似乎都有些微微颤抖。

    看着许诺这一副表情,村长顿时心中一软,心想许诺再怎么浑,可他毕竟还是一个孩子,试问谁家的孩子还没有个调皮的时候呢。

    一想到此处,村长顿时感觉如果这混小子走了,这村子还真少了很多的乐趣。

    “唉,没事,没事的孩子!我从来没有怨过你。”

    村长走了过去,轻轻的将许诺抱在了怀里,眼眶已经红了。

    这一刻,秦家村的众人忽然沉默了,看着这平时他们最痛恨的孩子,忽然觉得顺眼了很多,甚至还真有些不舍了。

    应为人也忽然咧嘴笑了笑,心道原来这小子只是顽皮一些,本性还是非常不错的。

    在村长的怀中,许诺低声抽泣着。

    “嗯,我知道了,还是村长您想的周到,从这里赶回剑神教确实路途遥远,有你们家小黑送师父一程他老人家就少受点苦。我替师父谢过村长!”

    忽然,在村长怀中的抽泣的许诺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

    村长如遭雷击,整个人愣在了那里。我……我这刚才什么都没说啊。

    “二胖,去把你们家的小黑牵来吧,你爹说让小黑送我师父一程。”

    许诺抹了抹眼角‘感动’的流出的泪水,对一旁村长的儿子道。

    村长家那个胖胖的小子抬头疑惑的看了看村长。

    “爹,你真的将小黑送人了吗?”

    村长黑着一张脸,恶狠狠的瞪了许诺一眼,随即又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应为人勉强从脸上挤出了一丝的微笑。

    “是,小黑能送送主教那是咱们家的福气。”

    此刻村长的心在滴血,心中已经将许诺祖宗十八代全部翻出来挨个问候了一遍。

    小黑那可是他们家唯一的一头驴子啊,他们家最值钱的就是小黑了。可是许诺这混账竟然……

    村长此刻悔恨的肠子都青了,暗道自己就不应该相信许诺这混账,被这混小子的苦情戏给骗了。

    现在许诺扯着应为人的虎皮,他能说自己不给吗,说不给那不是打应为人的脸么。

    刚一离开村长,许诺便立马走向了一个胖胖的妇女,亲切的拉着那女人的手。

    “啊,大婶你要将你们家的鸡给我师父几只煲汤补身体?这……这怎么好意思啊这!”

    刚拉住那女人的手,许诺便跳起来生怕众人听不到的大声道。

    “什么?狗叔你们家的土豆……这……”

    “这……三娃子,你们家的水果恐怕不好带啊……”

    “秦伯你这……唉,东西多了我不好带啊,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

    不一会儿的时间,许诺便几乎将所有人都挨个问候了一遍,剩下的还没等许诺到跟前便急急忙忙的说家中还有事情跑掉了。

    半晌之后,秦家村村口出现了一头驮着各种吃食黑色驴子。

    看着这一幕,应为人刚开始的只觉呼吸不畅,因为他活了这么多年,可是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可是转念一想,这混小子混修行界的话保准不吃亏,遂满意的捋着胡须笑了。

    “唉,师父,你看这,乡亲们盛情难却啊!”

    许诺满意的牵着村长家的小黑,走到了应为人身边,有些为难的对应为人的道。

    看许诺此刻那神情,就好像这些东西真的是秦家村的村民强塞给他的,不拿还不行一般。

    “那……可以走了吗?”

    应为人淡淡的道。

    “等等!”

    可是没走几步,忽然,一声焦急的喊声响起。

    许诺回头却见许北山怀里抱着什么东西跑了过来。

    “儿子,修行之路,凶险万分,为父今日就将咱们家这一把祖传宝剑传授与你!以后若是遇到凶险,你可用它防身!”

    许北山看着许诺认真的道。

    一听是祖传宝剑,就连一旁的应为人都忍不住眼睛一亮。要知道,剑神教之人,几乎都是痴迷于剑的疯子。

    许诺张了张嘴,惊讶的从许北山手中接过了那个被布条缠绕着的条状物体。

    “老许,咱们家啥时候有的祖传宝剑?我怎么不知道!”

    许诺有些震惊的道。

    许北山淡然一笑。

    “嘿,之前是准备以后传给你,现在你要去剑神教了,去剑神教岂能无剑!”

    在应为人那期待的眼神中,许诺打开了布条,露出了一把锈迹斑斑的断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