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因为怕痛所以全点防御力了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时间:2021-12-02作者:鱼和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方才的确是贫僧过激了,还请宗主见谅!”“今日前来,贫僧是代表佛门有要事相商,还望宗主能够行个方便。”杀僧无言缓缓说道。纵使心中百般怒火此刻都得忍耐下来,他是来求援,理应低姿态,若是表现的狂妄霸道恐怕会竖敌为友,这是现在的佛门所不愿意看见的。“既然是佛门高僧,理应给个面子,还请移步宗主大殿一叙。”应貂乐呵呵的说道。这和尚还挺识时务的,其实这个节骨眼上佛门主动来找他所为何事心中大抵都有个谱,让这陈元弄他一下就是为了打压打压这么多年来佛门的嚣张气焰!“阿弥陀佛,既然如此,那贫僧便却之不恭了,只不过剑宗的纪律属实有些松散,长此以往只会对宗门不利,这一点希望应宗主能够尽快的重视起来才是。”杀僧无言冷冷扔下一句,恶狠狠扫视陈元一眼后跟随应貂离去。茅厕内,陈元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好家伙,他居然将圣境强者带来清扫茅厕,实实在在的到生死线上走了一遭!“还好本管家福大命大,自有贵人相助,否则今日这一百来斤可就撂这了!”陈元擦了擦额前的冷汗,刚欲踏出茅厕,又是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陈元,干的不错,此番你有功在身,自行前往宗门领赏!”这是李小白的声音,陈元的神色一瞬间便是激动起来,组织没有放弃他,箱单,组织上一直在秘密关注着他的行动,暗中保护着他的安危,所以方才应貂才能那般即时的赶到!此刻冷静下来想想,没有一个人责怪他的鲁莽行事,真相只有一个,那便是他做的很对,李师兄与应宗主二人就是想要羞辱那和尚一番,他的做法深得二人心意!“多谢李师兄,我明白了!”陈元兴奋答道!“嗯,第二峰交给你,我很放心。”外面那熟悉的声音又说了一句后便是隐匿气息消失不见了。“谢师兄栽培!”陈元神色愈发的恭敬起来,这一次他只是误打误撞的做了一件让李小白与应貂二人顺心的事情,这样的误打误撞可不是每次都有的,他必须尽快让自己的段位升起来,跟随师兄的步伐才是,师兄的层次已然超脱太多,眼中的风景需要他这第一管家多多揣摩才是!数分钟后。陈元坐在第二峰山脚下的台阶上闷闷不乐,他在琢磨怎么才能主动初级揣摩出李师兄的心意,这可是门精细活,想来想去理不出头绪很是烦恼。但也就是在他烦恼之际,一个通体血红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这是一位中年男人,脸上凶相毕露,天生一副坏人的皮囊,往那一站就差没在脸上写着我是坏人三个大字了。这人没有展露修为,但周身那股若有若无的恐怖气息威势却是压得周边弟子连连后退,有些迈不动步子。“这是杀气!”“你是何人?”陈元猛然一抬脑袋,双目圆睁瞪视着对方,此刻他坚信暗中有李师兄与宗主相互,丝毫不虚谁来都不怕,底气十足!“血魔宗核心长老血缘,你们宗主是住这个山头吗?”那血色人影不咸不淡的说道,声音很冷,压根没有好言好语的意思,态度与之前的无言大师形成了天壤之别。“不是,这是我们李师兄的山头,你想要找宗主所为何事啊?”陈元眼神之中透着狐疑之色,开始盘问道,他觉着眼前这情形颇有些熟悉,貌似方才那无言和尚过来也是这么一番话语,想要找宗主有要事相商,可走的却是第二峰,难不成,这二人都是一样的目的?“芝麻大小的官儿问的到挺全,我可以说,但你没命听,有时候隐秘知道的太多对自己并无益处,让开,本座要上去了。”血缘懒得理会陈元,阴恻恻扔下这么一句话,抬脚便往里闯。“等等,随我来,我带你上剑宗打卡点!”陈元眼中思忖片刻,立刻意识到表现的机会又来了,这人明显与那无言和尚是一个目的,虽说不知道对方所图为何,但只要将其带入茅厕之中好生历练一番想来并无大碍。“对,一定是这样,宗主与峰主如今修为地位水涨船高,在中元界内也是颇有些声望与威名,有些事情实在是不好亲力亲为需得找人代劳,作为第二峰第一管家,我便是那个代劳之人,理所应当!”“圣境强者来了又能如何,有李师兄与应宗主暗中相互,今日就算是神仙来了也得老老实实的冲洗茅厕!”陈元心中如此想到,抬脚便带着血缘上了第二峰。“哼,还算识相,老老实实带路,如若不然,本座将你碎尸!”血缘冷哼一声,缓步跟上。还是一样的路线,还是一样的风味,两人越走越是偏僻,血缘心中直犯嘀咕,前方带路的陈元却是昂首挺胸,豪情万丈,此刻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拯救千万黎民百姓的英雄人物,不畏艰险,迎难而上!几个呼吸后,茅厕外。“小子,你带的什么路,将本座带入到茅厕之中作甚?”血缘额角青筋暴起,眼眉挑了挑问道。“进去便知道了。”陈元不冷不热的说道,似乎压根没把对方放在心上。血缘懵逼了,他虽然没有展露修为,但身体上自然而然散发出的那股强者的气息是个人都能感受到,眼前这小辈带他到茅厕门前不说还要带他进去,当真不害怕,亦或者是说茅厕之内别有洞天?真正的宗主大殿其实就是藏匿在茅厕内开辟出的小空间内?带着这种疑惑与想法,血缘跟了进去,但只是刚一进去,他的眼眉立刻就立了起来,此时此刻,茅厕之中还有一个人,一个小老头,浑身破破烂烂脏兮兮如同老叫花子,正举着一个铲子在那卖力的干活呢。陈元不由得愣住了:“前辈,您这是……”老叫花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可没敢说实话,只是面带微笑的说道:“体验生活嘛,咱们这种实干型的高手就应该深入基层,从小事做起,从身边做起才对!”“你身边的这位是……”老叫花子看向血缘眼中露出疑惑之色,他不认识对方。血缘看清眼前之人的脸庞,眼睛瞬间就红起来了:“小佬帝!”“我cnm,孙贼,原来藏这了,你知道我这几天是怎么过的吗,本座找你找的好辛苦!”“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