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因为怕痛所以全点防御力了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寒不住给你多少,我出双倍

时间:2021-12-02作者:鱼和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怕痛所以全点防御力了正文第一千一百三十章寒不住给你多少,我出双倍“定!”

    石柱上,大长老随手一点虚空,立刻将苏云冰定住,李小白掏出华子上前二话不说塞入对方口中,点燃,烟雾飘渺,一阵的吞云吐雾后,苏云冰瞬间清醒。

    “淦!”

    “我被催眠了,谁赢了?”

    苏云冰瞪着大眼睛,脸上闪过一抹煞气,恶狠狠的问道。

    “咳咳,师姐你胜了,四师兄差点儿被你打残了。”

    李小白指了指对方手中高高托举的那座城池,有些尴尬的说道。

    “嗯?”

    苏云冰一愣,看向台下正在接受叶无双治疗的杨晨,眼中闪过一抹若有所思之意:“原来如此,四师弟,你一定是因为师姐给你放水而心生不满,所以才想催眠我见识见识师姐的真正力量对不对?”

    “不是师姐说你,你这人就是太贪心了,就算放水揍你也就是一锤子的事情,你居然还想要我动全力,简直离谱。”

    “师姐教训的是!”

    一秒记住.42zw.

    下方杨晨面色苍白,只能点头说道,他这大师姐太猛了,《逍遥游》内记载幻术招式对其根本就毫无影响,谁能想到世间居然真的有人能在无意识状态下进行攻伐呢?梦蝶之术奏效比没奏效更可怕。

    没得说,以后再也不跟大师姐打架了。

    “四师弟,方才你说要让我高攀不起?怎么现在萎了?”

    林隐看向杨晨似笑非笑的说道。

    杨晨很难受:“对不起三师兄,方才是小弟口出狂言了。”

    四座修士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他们能够想到杨晨不会是苏云冰的对手,但没有想到这百花门大姐大居然如此强势,睡着了都能将对手灭杀,这等战斗本能已然超乎他们想象了。

    擂台上,这一局苏云冰胜。

    李小白立于擂台,下一场是他出场,环视四周,在角落处看见了舞城绝,两人对视一眼,似乎都是从彼此眼神中看出了别样的味道。

    “下一个是谁,不要让我久等,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李小白淡淡说道。

    下方。

    “舞仙子,靠你了,这小子没什么太大本事,应该能轻松拿下!”

    龙傲天凑上前悄声说道。

    舞城绝起身,神情淡然道:“考虑考虑。”

    龙傲天有些发愣,考虑考虑是什么意思?

    事儿你不都答应了吗?秘籍你不都是查验过了吗?

    要考虑早先干啥了?

    合着现在才考虑呢?

    咋突然间感觉这舞城绝也是有些不太靠谱呢?

    台上,舞城绝与李小白遥遥相对,场中气氛有些凝结。

    下方修士们也是紧张起来,眼瞅着半决赛快过了,他们有些拿不准注意该压谁,感觉从开局到现在没有一个人真正使出全力啊,这场比武招亲,怎么感觉如此诡异呢?

    “压谁啊?”

    “不知道啊,之前有人不信任胖爷,他现在生气了不给小道消息了!”

    “麻蛋,我个人感觉是舞城绝技高一筹的,那寒不住虽说秒杀了呼延锤,表现的同样强势,但是与舞城绝这种层次的高手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这还用问嘛,压舞城绝,我压一百万极品仙石!”

    “连金刀门天骄都能秒杀的存在,绝对是当世最强天才,区区寒不住,如何能是她的对手?”

    “我也压舞城绝,这波感觉没什么悬念,一本万利!”

    围观的吃瓜群众们热情高涨,纷纷下注压舞城绝获胜,这舞城绝乃是东大陆执法队的副舵主,与这恶人帮毫无瓜葛,与远在南大陆沿海边陲地带的寒不住也是完全没有交集,没道理会如同叶无双那般逢场作戏,故意输给对方。

    这一波他们相信自己的感觉。

    刘金水笑而不语,和往常一样,乐呵呵的收起空间戒指,而后详细记下每个人的押注数量,心情略微有些忐忑,这舞城绝强势的不是一点点,小师弟可得顶住啊,若是顶不住,可是会平白溜走一单大生意的。

    台上,李小白抱拳拱手:“舞前辈。”

    舞城绝微微颔首:“出招吧?”

    “前辈是什么路数?”李小白试探性的问道。

    “打打太极吧。”舞城绝神情慵懒,抬起一只手缓缓说道。

    “这个我熟!”

    李小白淡笑道,上前两步,双手轻轻搭在对方的手腕上,脚步平移双手画圈,开始二人转。

    没有华丽的特效,没有强悍的仙元之力,没有恐怖磅礴的气势,有的只是两人手拉手在擂台上转圈圈,看的周边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是在干啥?

    二人转?

    还是说这是某种暗藏杀机的招数,他们没有窥得其中门道?

    “舞前辈,剑宗是怎么个说法,东大陆出啥事儿了?”

    李小白趁着转圈儿得功夫悄声问道。

    “还在查,执法队目前没什么眉目,只知道是剑宗的一位孩童被某位不知名的修士带走了,似乎是叫马牛逼?”

    舞城绝思索着说道。

    “舵主知晓后已派人搜寻,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嘶!

    小奶娃被人带走了!

    李小白心中一惊,这来人也是有些眼力见,直接带走了孩子王小奶娃,就连他都不还不清楚其身上究竟有何种奇异之处呢,正所谓财不外露,孩童的特殊之处让人发觉起了歹念也属正常。

    能在应貂的眼皮子底下瞒天过海,想来是有高人在暗中相助的。

    “多谢舞前辈相告,东大陆执法队的恩情,我记下了。”

    李小白点头,正色道,他知道,单凭剑宗的力量显然还不足以找出幕后真凶,毕竟整个剑宗内只有宗主应貂能够拿得出手,老叫花子假扮小佬帝作威作福惯了,但终究自身实力并不强劲。

    执法队有北辰风坐镇,以他的能量想要找出幕后凶手并非难事,想来等他回到东大陆就能有结果了。

    舞城绝点头:“嗯,回头去一趟执法队,舵主想见见你。”

    李小白问道:“那今日这一轮,前辈想怎么打?”

    “第一轮龙傲天以一株五千年份的千年迎寒仙株雇我击溃了那刘金水,方才他又以一部寒属性功法作为交换让我击溃你。”

    “你是我东大陆执法队的一员,于公于私我都不愿让你受到伤害,但他们开的条件实在是太过诱人了。”

    舞城绝意有所指的说道。

    “懂了,一包华子。”

    李小白秒懂对方意思,立即开口说道。

    “华子功效颇为神奇,我家舵主也很是喜欢……”

    “了解,两包华子!”

    李小白说道。

    “妥了,你想怎么赢,一招秒杀还是酣战一场?”

    舞城绝问道。

    李小白思索片刻道:“我想赢得有尊严一点。”

    叶无双的拙劣演技让他感觉有些尴尬,被这么多的强者盯着,哪怕是他这般如同城墙一样厚实的脸皮,也是感觉有些发烫。

    “没问题,这业务我熟。”

    两人在台上表演起了二人转,让周边观众看的是一头雾水,有些摸不清台上的套路,就这么搭手转圈儿能分个高低不成?

    “咋回事儿啊,还打不打了?”

    “这打的是个什么东西?”

    “转圈圈这招我熟啊,我也会!”

    观众们有些莫名奇妙,刚开始还以为双方是在进行某种隐秘的试探他们没有领悟到其中的精髓,但时间长了他们发现这俩人居然还聊上了。

    但也就是众人话音刚落,只见擂台上那绮罗裙女子突然间身躯一晃,跌倒在地。

    “好深厚的功法神通!”

    “好雄浑的仙元之力!”

    “没想到寒冰门中居然能出如此天骄,是我大意了!”

    “这局是你赢了,我输的心服口服,能见识如寒公子这般天才,不虚此行,心满意足了!”

    舞城绝脸色变得煞白,栽倒在地上一副很难受的模样,抱着油纸伞在擂台上滚了几圈到擂台边缘,不再动弹了。

    “我特么……”

    李小白脸色黑的可怕,说好的让他赢得有面子一点呢?

    “前辈,说好的尊严呢,你这样就败了显得我很没面子的!”

    李小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走到舞城绝“尸体”旁小声说道。

    “放心吧,你很有尊严的,我的演技很到位,方才已经从三个角度,四种方式,八个层面深入剖析了此场比试的心路历程,从表面上看有些单调,但命运多舛的坎坷心路历程可是相当复杂与精彩的。”

    舞城绝微微睁开一只眼,眨巴两下迅速说道。

    “这是……”

    “这场景我方才好像见过,是我失忆了?”

    四座观众席位上修士们再度陷入一片死寂之中,眼前这诡异的清醒咋感觉方才在哪看过呢?

    貌似上一场叶无双对寒不住也是这般情景,只不过这一场似乎更加草率,人家叶无双好歹还施展了一手五毒掌,这舞城绝倒好,修为都不用,敷衍都懒得敷衍,直接拉着对方的手转了几圈就倒地不起,这是要闹哪样?

    打假赛也有点敬业精神好吗?

    好歹您再放点寒气啊!

    方才他们信誓旦旦的压了舞城绝,就是希望能够借此机会大捞一笔,没想到这冰山美人居然也会打假赛,让他们投入的海量极品仙石直接打了水漂。

    “淦!”

    “又特么打假赛!”

    “这寒不住给了你多少钱,我出双倍!”

    “弄他!”

    修士们怒目而视,勃然大怒,对于这李小白咬牙切齿,好家伙,一连两次假赛,让他们损失巨大,这家伙若是敢出岛,他们必然会群起而攻之。

    “咳咳,诸位有所不知,方才我与这寒家三少已然交手,切磋的乃是天地自然之阴阳太极之道,于双方大势转换间论道切磋,凶险无比,或许诸位所看到的不过是二人推手,但我看见的确实刀山火海,凶险异常,方才若非是我阅历丰富雄浑,只怕早就身死当场了。”

    “切磋有风险,论道需谨慎!”

    地面上,舞城绝动弹两下,似乎是想要挣扎起身,有气无力的说道。

    李小白闻言也是煞有介事的点头说道:“不错,诸位一定要引以为戒,比武切磋没有问题,但论道实在是太过凶险,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看不懂没关系,我不怪你们,毕竟天骄的快乐,你们想象不到!”

    李小白乐呵呵的说道,事已至此,他也接受现实,反正兵不血刃就解决了战斗,所花费的代价不过是两包华子而已,何乐而不为,而且这一波貌似舞城绝的支持者众多,六师兄那边应该是赚的盆满钵满的。

    “混账东西,简直不要碧莲!”

    “两场假赛,你知道我们有多心痛吗?叶无双,舞城绝,你们对得起我们吗?”

    “一派胡言,感悟天地自然,论阴阳之道?胡言乱语!”

    修士们暴怒,两人搭个手原地转圈圈就算是感悟阴阳之道了?这是将他们当傻子,绝对不能忍。

    “世人笑我太疯颠,我笑他人看不穿,没关系,纵然受千夫所指,遭万人唾弃,顶千古骂名,我寒不住今日依然要说,在场的各位都是垃圾,我无敌,尔等随意!”

    李小白淡淡说道:“这一场我秒杀舞城绝,事实胜于雄辩,有图有真相,谁有意见?”

    “行了,既然这一场你们双方都没有异议,那便判李小白获胜!”

    “苏云冰,寒不住,龙傲天,你们三人进入最后的角逐,准备准备,迎接新规则!”

    石柱上,大长老淡淡说道,眼神显得很阴翳。

    他的计划落空了,这舞城绝居然临时反水,相助这李小白,如此一来,他这徒儿的优势再度变为劣势了。

    “是!”

    李小白点头答道,判决下来,一旁的舞城绝也是一秒起身,跟没事儿人一样飘然落下,走到一角阴翳处,盘膝坐下,脸上的苍白与痛苦之色荡然无存,看的一众修士是目瞪口呆。

    好家伙,您还真是一点都不装啊!

    演戏演全套好吗,这么一点敬业精神都没有,显得他们这些观众很蠢啊!

    龙傲天肺都要气炸了,方才大长老传音入迷将他臭骂一顿,他已经知晓当初这舞城绝随手翻阅典籍时必然已经将其原原本本记在脑中,东西人家都掌控了,自然是不会再帮他了。

    玛德,这个贱女人,早晚有一天收拾你!

    也就是此事,石柱上,数道流光再度滑落,落入剩余三人手中,这是三块小令牌,没有再写号码,而是写着一篇全新的规则,赫然是大长老一早准备好的新玩法。

    “新规则,正合我意!”

    李小白看着手中的令牌,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笑意。

    另一边,龙傲天故技重施,再度找上了苏云冰,满脸笑意的说道:“苏仙子,要不要合作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