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三百三十三章 那一夜,在酒...@s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顾景辰朝着休息室的方向看了一眼,问道:“我嫂子没事吧?”

    “没事,先生在里面陪着呢。”管家脸上挂着止不住的笑意。

    顾景辰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一脸不情愿地接下了房卡,“那我就勉为其难,替嫂子照顾一下她的救命恩人好了。”

    “喂,起来,走了。”顾景辰推了推身旁的女人,见她纹丝不动,无奈地摇了摇头,起身将她打横抱起,走出了宴会厅,一边走,一边碎碎念地抱怨道,“女人就是麻烦......麻烦死了......”

    “管家,你说,顾爷爷是不是很快又能喝上第二杯孙媳妇茶了......”康昊焱望着两人的背影,抿了一口红酒,饶有兴致地问道。

    “但愿吧,二少也该找个好女人过日子了,我看沈小姐就不错......”管家笑着说道,又突然想起了什么,“说起孙媳妇茶,老爷子可一口没喝呢,我们家先生和太太还没举行过婚礼呢......”

    “那我就勉为其难,进去催一催好了。”康昊焱说着就要起身。

    “康少,现在不能进去,”管家急忙拦住了他,压低嗓音说道,“小两口正在里面腻歪着呢,您还是好好喝您的酒吧......”

    ......

    偌大明亮的休息室内,顾景行正小心翼翼地帮女孩擦着药。

    “老公,要不就别擦了吧,我化着妆呢,妆会花的......”慕言蹊担忧的道。

    男人的指腹沾上透明质地的药膏,在女孩的小脸上均匀抹开,温柔地哄道,“不怕,蹊蹊的妆很淡,看不出来的,但如果不擦药的话,明天会更难看的。”

    慕言蹊抿了抿唇,没有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转移了话题道,“老公,其实靳心真的很可怜,我觉得你应该跟靳衍学长一起商量商量,看怎么才能帮助到她......”

    “蹊蹊就别担心她了,这种事情能怎么帮?咱们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仁至义尽,剩下的只能她自己想开了。”

    “可是......”

    顾景行打断了她后面的话,“老婆,我知道你不忍心,但是这件事情,不在咱们的掌控范围内,从发生到现在,我们已经尽全力在补救了。”

    慕言蹊想了想,点点头,又开口道,“那如果靳心需要你去劝的话,你一定要帮忙。”

    顾景行拧起药膏的盖子,哂笑着道,“那你就不怕我劝着劝着就跑了,永远不回来了,嗯?”

    他知道宝贝儿善良,但他其实特别想问,是因为靳衍,她才会对靳心这么包容照顾的吗?

    他们现在,算是和好了,是因为她在他和靳衍之间,重新选择了他,却并不代表靳衍已经走出了她的心里,不是吗?

    慕言蹊没有察觉到男人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听着他的话,笑得眉眼弯弯,伸出两只小爪子,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反问道,“你有这个胆吗,嗯?”

    男人眸光一顿,将药膏扔在了一旁的茶几上,捁住了她的双手,两人双双倒在沙发上,下一秒,便俯身吻住了她的唇。

    “唔......”

    慕言蹊缓缓闭上了双眼,没有拒绝他的吻,热烈地回应着。

    一记缠绵的深吻落下,两个人坐起了身子,相互依偎靠在沙发上,静静地享受这一刻的美好。

    “老婆,一会儿我们要出去了,爷爷会上台说两句话,咱俩跟着上台露个面就行了。”

    “嗯。”慕言蹊顿时有些莫名地紧张起来,刚想问点什么,右眼皮就开始狂跳不止。

    她抬起手,捂住了闭上的右眼,心里的紧张和不安更加强烈了起来。

    老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她虽然不信这些,但是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却越来越浓,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老婆,你怎么了?”顾景行一低头,便看见女孩不安的小脸。

    “没什么......”慕言蹊松开手,使劲眨了眨双眼,右眼皮终于停止了跳动。

    她仰着头,心满意足地看着顾景行俊美的脸。

    她知道这条路,会很难很难的,可是比起之前想爱他却不能爱的痛苦,她此刻,可以这样坐在他的怀里,哪怕是要付出一切去换这一瞬间,她也愿意。

    顾景行低着头,看着女孩精致温柔的眉眼,心里的阴霾瞬间烟消云散。

    或许靳衍在不在她的心里,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他了解他的宝贝儿,既然做出了选择,她就会用余生去用心对待这段感情。

    此刻,他能从她这双清澈见底的双眼里看见自己的倒影,是幸福的倒影。

    他要做的,就是好好守护她,爱着她,终有一天,那些不该出现在她心里的任何事,都会烟消云散。

    “咚咚咚。”几下不轻不重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两人之间无声宁静的对视,紧接着,传来管家亲切的嗓音,“先生,太太,时间差不多了。”

    “来了。”慕言蹊甜甜地应了声,从顾景行怀里起来,从包里拿出小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蛋,又拿出粉饼补了补妆,这才收拾好东西,跟顾景行一起走出了休息室。

    ......

    宴会厅内,水晶吊灯散发出亮如白昼的光芒,将整个精心布置的大厅照耀得美轮美奂。

    随着雷鸣般不绝于耳的掌声,顾景行和慕言蹊一左一右站在顾老爷子身侧,女孩挽着顾老爷子的手臂,踩着红地毯,三人不疾不徐地走上舞台。

    顾老爷子拿起话筒,略显苍老的嗓音却是浑厚有力地开了口,“感谢在场的亲朋好友,莅临我顾家一年一度的晚宴,今天是家宴,大家不必客气,随意就好。”

    又是一阵响亮的掌声。

    “往年大家都说,我们家的家宴太低调,其实,不是我们低调,而是实在没有什么喜事,值得拿出来庆贺的,但今年不一样了,我们家景行,终于争了一口气,给我娶了一个孙媳妇回来,所以才有了今年这样的热闹场面,我顾某人再次谢谢大家的光临,同时,也把我们家景行好不容易娶回来的太太介绍给大家认识。”

    在雷鸣般的掌声中,慕言蹊挂着得体温暖的笑容,朝着人群45度鞠躬。

    顾老爷子高兴地点着头,拉起两人的手,将两只手放在一起,笑得合不拢嘴。

    慕言蹊微笑着看着顾景行,只觉得这一刻,就像是在做梦,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

    外公,您在天上看到了吗?我嫁进顾家了,顾爷爷很喜欢我,顾景行很爱我,您可以放心了......

    顾景行看着宝贝儿眼里的泪光,握着她的手,收得更紧了一些。

    突然,一个响亮的男人嗓音,穿过了层层人群和掌声,落入了众人的耳朵里。

    “言蹊,你怎么可以嫁给别的男人?你不要我了吗?”

    掌声渐渐变小,直至消失,人群中自动让出了一条路,旋即,一个穿着深色卫衣和牛仔裤,约摸不到三十岁,剃着平头的男人走了进来。

    慕言蹊眉心微蹙,在脑海中回忆了短暂的几秒,确定对这个声音不熟悉,这才转过头,望向了已经走到台下的平头男人。

    “请问,你是......”慕言蹊盯着他的脸,仔仔细细瞧了一番,确定自己是真的不认识他。

    她已经恢复记忆了,记忆里不可能还有落下的人。

    “言蹊,你还真是狠心,怎么能把我忘了呢......”平头男人双手抄着卫衣口袋,其貌不扬的脸上怎么看都有一种流里流气的感觉。

    “我不认识你。”慕言蹊确定的道。

    “你是不认识我,还是不想记得我......”平头男人脸上突然满是痛色,难过地看着慕言蹊,“可能我们之间甜蜜的回忆,真的过去太久了,那我帮你回忆一下好了......”

    “大概是三年多,不到四年前吧,那一夜,在酒店,我们......你很热情......我们还有过一个孩子,只可惜,他跟我们有缘无分,还没生下来,就胎死腹中了......”

    慕言蹊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僵硬着身子,一动不动地盯着面前的男人。

    “我知道你想忘记我,忘记我们的孩子,忘记我们之间的一切,可是言蹊,我始终没有忘记过你,你的香味,你的叫声,让我魂牵梦萦,日思夜想......”

    “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慕言蹊失控地摇着头,那晚的人,是他,是面前这个男人!

    慕言蹊的胃里一阵翻滚,捂着嘴巴转过身开始干呕了起来。

    “蹊蹊,你怎么了?”顾景行从狐疑和震惊中回过神来,急忙上前扶着她。

    “你别碰我!”慕言蹊一把推开了他,眼泪早已失控地砸落下来,隔着朦胧的泪眼,她绝望地看了看台下的平头男人,又看了看顾景行,只觉得自己的世界一点一点在坍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