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ddzw@第三百三十章 我的太太,不是...@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打的就是她!我今天非打死她不可!”靳心失控地怒吼道,抬起手就要扑上来,被一个身影拦住。

    “谁敢打我们家言言!”一身酒气的沈烟雨,睁着一双朦胧的双眼,挡在慕言蹊面前,一把抓住了靳心的手,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你敢打我?”靳心捂着自己被打的脸,气得双眼通红,很快便跟沈烟雨厮打了起来。

    “怎么回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边的动静吸引,顾景行跑上前,看了正打在一起的两个女人一眼,视线望向被管家护在怀里的宝贝儿,见她捂着左脸,眸光一沉。

    “蹊蹊,怎么了?”男人两三步走上前,从管家怀里接过了慕言蹊。

    “先生,靳心小姐也不知道抽什么风,上来就打了太太一耳光!”管家又心疼又气愤地汇报道。

    “让我看看。”顾景行拿开女孩的手,见她微微红肿的脸,薄唇紧抿了起来,俊美的脸上寒意乍现。

    “我没事,”慕言蹊此刻顾不了自己的脸,着急地看着厮打成一片的两人,着急地喊道,“管家,快把她们两个人拉开!”

    “哦......”管家急忙跑上前劝架,“靳心小姐,沈小姐,你们别打了!”

    所有人都围了上来,靳衍和康昊焱强行把两人强行拉开。

    “烟雨,你没事吧?”慕言蹊跑上前,看着被康昊焱死死扣住的沈烟雨。

    “没事,她敢打你,看我不打死她!”沈烟雨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挑衅地冲着靳心挑了挑眉。

    “你......”靳心挣扎着就要扑过来,被靳衍牢牢抱在怀里。

    “心心,你闹什么,啊?”

    “哥,你放开我!慕言蹊都这么欺负我了,你为什么还护着她,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亲妹妹!”靳心一边挣扎一边怒吼道,长长的头发已经在刚刚厮打时落下,脸上也被抓出了血痕,一脸的狼狈。

    “闹什么?”顾老爷子掷地有声的声音传了过来,所有人纷纷不敢再说话。

    顾老爷子走过来,看见是靳心,扬起了和蔼的笑容,问道,“原来是心心啊,跟顾爷爷说说,发生什么事了?”

    “顾爷爷......”靳心的眼泪簌簌地往下掉,“慕言蹊她欺负我,还让她手底下的艺人动手打我。”

    “老爷子,不是这样的,”管家急忙解释道,“太太在这里坐得好好的,是靳心小姐不知道为什么,一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打了太太一耳光,靳心小姐还想接着打,沈小姐拦下了,两个人就打起来了......”

    顾老爷子闻言,急忙走上前,关切的望着慕言蹊,“言言,你没被打疼吧?有没有受伤啊?”

    慕言蹊急忙摇了摇头,“爷爷,我没事。”

    “心心,你怎么回事!怎么能打顾太太呢?还不快过去道歉!”靳南城最先看到顾景行那张阴云密布的脸,急忙上前呵斥靳心。

    “爸,是她先欺负我的,我不光要打她,我还要杀了她!”靳心指着慕言蹊,愤怒地吼道。

    “你闭嘴!”随着靳南城的制止声,“啪”的一声,一个重重的巴掌打在了靳心脸上。

    “爸,连你也打我?”靳心痛苦地看着他。

    “你给我......”

    靳南城刚开口,就被顾老爷子开口制止住,“够了。”

    顾老爷子声音不大,可浑厚有力的嗓音里却又一种震慑力,没有人敢轻易忤逆。

    “南城啊,孩子们的事情,我们的确该找个时间好好坐下来讲清楚,可是今天这个场合,怕是不合适吧......”

    “是,顾老,是我们家心心不懂事,我现在马上带她回去,改天一定亲自登门道歉。”靳南城歉然道。

    “我不走!”靳心一边痛哭着,一边委屈地说道,“顾爷爷,您知不知道慕言蹊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您不可以这么护着她!”

    顾老爷子看着靳心,无奈地摇了摇头,嗓音温和了几分,“心心,顾爷爷知道,你从小就喜欢景行,现在他跟别的女孩子结婚了,你心里不高兴,顾爷爷是可以理解的......”

    “顾爷爷不是不喜欢你,你忘了,顾爷爷当初也很希望你可以成为我的孙媳妇的,可是你跟景行有缘无分,既然他现在已经结婚了,咱们该放的还是得放下,你如果愿意的话,顾爷爷还是会把你当亲孙女一样疼爱的......”

    顾老爷子这话一说出口,在场的人便恍然大悟。

    靳家的靳心喜欢顾大少,那是整个b市公开的秘密,刚刚这出闹剧,不过是小姑娘争风吃醋而已。

    “心心,还不快谢谢你顾爷爷。”靳南城出声命令道。

    “顾爷爷,不是这样的,您不知道,慕言蹊她人品有问题!”靳心欲言又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怕给靳家丢人,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只能改口道,“我今天一定要跟她把话说清楚!”

    “好。”男人低沉冷冽的嗓音蓦地响起,宴会厅内的温度都跟着骤降了好几度,众人的视线,纷纷落在了顾景行身上。

    只见男人单手拥着女孩的肩膀,将她牢牢搂在怀里,俊美无俦的脸上满是森森的薄怒,黑眸如寒潭般幽深不见底,凉薄地落在靳心身上,薄唇轻启,开口道,“我们就去休息室,把话说清楚。”

    男人开口的嗓音,像北极刮来的寒风,能渗进骨缝之中,一句比一句来得阴沉可怕,“但是我丑话先说在前面,如果你给不出一个正当的理由,那就别怪我不念旧情,翻脸不认人......”他低下头,心疼地摸着女孩红肿的脸颊,“我的太太,不是谁都能打的,不管是谁欺负了她,都要付出代价......”

    靳南城狠狠打了一个冷颤,将靳心从靳衍怀里拉出来,呵斥道,“还不快跟你景行哥和嫂子道歉?”

    “景行,心心还小,你也知道她从小被宠坏了,你别生气......”靳南城连连赔着不是,顾景行,远比他的爷爷和父亲,都要狠厉和不留情面,今天触怒了他,轻则会让靳家下不来台,重则直接影响到靳家的事业。

    “景行哥哥,你到现在还护着她......”靳心泪流满面地看着眼前这个她深爱的男人,就在十几分钟前,她还天真的以为,她真的那么幸运,真的和他有着她梦寐以求的关系。

    靳心吸了吸鼻子,倔强地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咬牙道,“好,今天有顾爷爷在,我就不信,慕言蹊她还能继续无法无天下去!”

    ......

    一行人来到了隔壁的vip休息室,除了顾家和靳家的人,康昊焱也扶着醉醺醺的沈烟雨走了进来,还有派了手下守在门外的龙枭,也慵懒地靠在了角落的墙壁上。

    顾老爷子坐在主座的沙发上,顾霄夫妇和靳南城坐在他的两侧,其他小辈都站着。

    顾老爷子本来想让慕言蹊过去坐,可是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望向站在面前的靳心开口道,“心心啊,有什么委屈,尽管说出来,顾爷爷会为你做主的,可如果是为了景行争风吃醋,那顾爷爷可是不爱听的......”

    靳心自然听出了顾老爷子话里警告的意思,苍白的小脸上挂着湿漉漉的泪痕,纠结了许久,才委屈地开口道,“顾爷爷,慕言蹊她......”

    毕竟是女孩子,从小娇生惯养,从未受过丝毫委屈,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自己被人陷害了,跟陌生男人发生的事情亲口说出来,靳心心里,要多痛苦就有多痛苦。

    可是她管不了这么多,也咽不下这口气,今天就算她会身败名裂,也要为自己讨个公道。

    靳心的双手,紧紧攥成了拳,咬着牙,一字一句清晰地开口道,“慕言蹊介意我这个情敌,设计给我下了那种药,让她手下的人跟我发生了关系,就是想毁掉我!”

    除了楚楚,在场的人无一不震惊不已。

    “心心,是谁告诉你的!”靳心紧张地抓住她的肩膀。

    他花了那么大的力气,不惜以放弃慕言蹊为代价,去跟顾景行做出条件交换,就是为了不让靳心知道事情的真相,万万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知晓一切。

    “哥,你为什么要骗我?”靳心痛苦地看着他,“你为什么要跟慕言蹊一起伤害我?你以为让景行哥哥顶下这件事情,就是为了我好?还是你根本不是为了我,而是为慕言蹊遮掩她做过的丑事!”

    站在楚心莲身后的楚楚,见大家都处在震惊之中,急忙不动声色地拍了拍楚心莲的肩膀。

    楚心莲这才回过神来,愤怒地瞪着慕言蹊,“慕言蹊,靳心说的是真的吗?你居然这么阴险狠毒,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害靳心!”

    “我没有......”慕言蹊连连摇头,望向顾老爷子解释道,“爷爷,我真的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