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三百二十九章 同归于尽@s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不客气,我说过,私底下叫我言言就可以了。”她跟沈烟雨在工作中来往过几次,颇有一见如故的感觉。

    沈烟雨笑着改了口,“谢谢言言。”

    不远处举着红酒杯,一脸阴鸷的楚楚,看着沙发上坐着的两个人,眼底闪过一丝鄙夷。

    这个慕言蹊还真是会收买人心,连二表哥的绯闻女友都要套近乎!

    她转头看了一眼跟楚心莲聊得正欢的靳心,心里生出了一个主意。

    既然慕言蹊今天这么开心,那就好好招呼她,主菜上来之前,先给她来一道开胃小菜好了。

    她不是全场的焦点,吸足了眼球吗?

    等会她就让她连哭都没有机会!

    楚楚嘴角勾起冷艳的笑容,轻抿了一口红酒,静静等着靳心。

    靳心记着刚刚大哥的话,没敢把她跟顾景行之间发生的事情告诉楚心莲,因为说出来,无疑会惹怒顾景行,到时候她就真的连最后一丝机会都没有了。

    闲聊了几句后,她便跟楚心莲告了别,准备去找顾景行。

    靳心四下张望了一圈,并没有看见顾景行的身影,正准备去另一边找,就有一只手臂突然伸出,拦住了她的去路。

    靳心转头看了一眼,是顾家的表妹楚楚。

    她们算不上熟,每次在这样的场合见面,都只是客气地打个招呼,并没有其他交集。

    况且,靳心对楚楚一直喜欢不起来,总觉得她这个人,心里想的和面上挂着的,不一样。

    “楚楚,好久不见,找我有事吗?”靳心脸上扬着得体的笑容,出声问道。

    楚楚强忍着心里的厌恶,面无表情的道,“你是在找我大表哥吗?”

    靳心心里冷哼了一声,这个楚楚,现在连表面功夫都不愿意做了啊。

    靳心也没再装下去,她堂堂靳家的小公主,不需要对顾家没有血缘关系的表妹低声下气。

    “是啊,你有见到景行哥哥吗?”

    景行哥哥......叫得还真亲切!

    楚楚眼底闪过愤恨,嘴角勾起冷笑,凑到靳心耳边低声说道,“你真的这么肯定,那晚跟你发生关系的,是你的景行哥哥吗?”

    靳心一惊,防备地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还是跟我出来一趟吧,难不成你要我在这么多人面前说你那些见不得光的丑事?”楚楚说完,高傲地转过身,踩着高跟鞋走向了门口。

    靳心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走了出去。

    “楚楚,你给我说清楚,你刚刚乱七八糟说的什么。”靳心跟着楚楚来到了空无一人的楼梯间,急切地问道。

    楚楚转过身来,双手环着胸,嘲讽的目光不屑地睨着她。

    被容易那小子占了便宜,还以为跟那晚的男人是顾景行,这个靳心还真是可怜呢!

    “靳心,本来这件事,我不应该告诉你,就算要告诉,也不应该由我告诉你,可是我实在不忍心,让你一辈子被蒙在鼓里......”

    “你别卖关子了,到底什么事,赶紧告诉我!”

    “我告诉你,你可不能跟别人说是我说的啊。”

    “你赶紧说!”

    楚楚见她一脸急不可待的模样,斯条慢理地理了理身上的裙子,才慢悠悠地开口说道,“你之前,是不是被人下药,跟男人发生了那种关系?”

    靳心脸一红,有些羞涩地躲开了视线,“你怎么知道......”

    这件事情被压了下来,旁人不知道,就连楚心莲都不知道,楚楚又是怎么知道的......

    楚楚冷哼了一声,“靳心,你该不会以为,那晚那个男人,是我的大表哥,你的景行哥哥吧?”

    “你什么意思?”靳心抿了抿唇,开口辩解道,“那晚的人,就是景行哥哥,他亲口承认的......”她眼底闪过一抹失落,“只不过景行哥哥已经结婚了,那天晚上的事是个意外,我们都被人下了药,神志不清......我爸妈和我哥不让我破坏他的婚姻......”

    “靳心,你还真是傻得可怜,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楚楚上前一步,压低嗓音说道,“我告诉你,那晚的人,根本不是你的景行哥哥,而是慕言蹊身边的跟班,容易......”

    “你胡说八道什么!”靳心的身子狠狠一颤,脸色白了几分,“不可能的,我哥不会骗我,景行哥哥更不会骗我,那晚的人就是他!只不过他已经结婚了,没有办法对我负责......”

    “你到现在还不愿意接受事实?”楚楚摇了摇头,神色凝重地看着她,“靳心,事到如今,我只好把一切都告诉你,免得你被人欺负了,还对别人心怀愧疚......”

    “你该不会以为,你特别对不起慕言蹊吧?我告诉你,给你下药,设计陷害你的人,就是慕言蹊!”

    靳心的瞳孔骤然紧缩,双手紧紧攥成拳,听着楚楚把接下来的话讲完。

    “你喜欢景行哥哥,怎么能这么明目张胆呢?他都结婚了你还不知道死心,你看,惹恼慕言蹊了吧?”

    “她给你下了药,让她身边那个小跟班跟你发生了关系,还找来了记者来抓个现行,就是想让你失去名节,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做人,更别说再对景行哥哥有什么非分之想了......”

    “亏你这么善良,还以为自己破坏了人家的家庭和谐......你知道慕言蹊有多狠吗?她不光是叫了记者来拍,而且还是现场直播呢,还好你们家及时把这件事情压了下来,否则,你现在就是整个b市茶余饭后的笑话了!”

    “不可能的......怎么可能不是景行哥哥......不可能的......”靳心脸上的血色褪了个干干净净,自言自语地摇着头。

    “估计是慕言蹊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怕你们家找她报复吧,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让我大表哥去跟你承认,说那晚的人是他,应该是想瞒着你,让你以为是景行哥,好把对你的伤害降到最低,这样一来,你们家如果再找她麻烦,你不就知道事情真相了吗?你们家为了保护你,自然吃下这个哑巴亏......”

    “不可能的!”靳心笃定地说道,“景行哥哥怎么可能什么都听慕言蹊的,而且景行哥哥这么正直,是不会冒名承认这种事情的!”

    “你难道没有发现,我大表哥现在已经被慕言蹊迷惑得神魂颠倒了吗?男人都一样,经不起枕边风,慕言蹊三言两语,就把所有人哄得团团转,最可怜的就是你,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对她也构不成什么威胁,慕言蹊居然下这样的狠手毁了你......”

    “不可能......是景行哥哥......那晚的人一定是景行哥哥......”靳心开始直打冷颤。

    楚楚见她已经不得不接受现实,又添了一把火,“你实在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慕言蹊为了万无一失,还故意造成容易是不小心跟你一起中了药的假象呢,其实下药的人,就是慕言蹊的表姐,慕诗悦!”

    “不信的话,你去问你哥,问景行哥哥,也可以跟慕言蹊对质,不过我劝你还是别去招惹她,她现在可是顾家的掌上明珠,所有人都把她当宝贝,你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了......”

    “靳心,我今天告诉你这些,只是觉得你可怜,慕言蹊欺人太甚,居然对你下狠手,毁了你的清白,换成是我,早就跟她同归于尽了......”

    “哦,对了,说起你哥哥靳衍,你该不会不知道,他对慕言蹊的感情吧?这么死乞白赖地要签到慕言蹊的公司,不就是想多点时间跟她相处吗?在你哥哥心里,你这个妹妹可没他的心上人来得重要......”

    “慕言蹊都这么对你了,你哥哥不仅不为你报仇,还跑去跟慕言蹊献殷勤,靳心,我看你的仇,是真的没法报了......”

    靳心踉跄的脚步后退了两步,重重地靠在了墙壁上,身子一点点下滑,瘫坐在了地上。

    楚楚居高临下地睨着她,嘴角勾起了满意的弧度,知道她这会儿情绪已经濒临崩溃,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拉开楼梯间的门,回到了宴会厅。

    ......

    管家端来了醒酒汤,等稍微凉了一些,慕言蹊才端起来,递到沈烟雨的面前。

    “烟雨,快把它喝了,我送你回房间休息。”

    她的话音刚落下,就有一道怒气汹汹的嗓音,尖锐地传了过来,“慕言蹊!”

    慕言蹊循声望去,只见一脸委屈又愤恨的靳心,正朝着她走来。

    她放下手里的醒酒汤,刚站起身,走上前来的靳心,抬手就是一耳光,重重地打在她的脸上。

    “啪!”的一声,用足了靳心的所有力气,慕言蹊被打得偏过了头去,左脸顿时痛得发麻。

    “靳心小姐,您这是干嘛呀?怎么能打我们家太太呢!”管家急忙冲上前来,护住了慕言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