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三百二十二章 车祸把脑子给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boss,公司那边有点急事,需要您马上回去处理,请问您现在走得开吗?”凌莫凡有些着急的嗓音传来。

    “等着。”男人冲着门口不悦地回复了一句,转过头,温柔地看着女孩,“蹊蹊,你说。”

    “公司有急事,你先去处理吧。”

    男人嘴角挂着宠溺的弧度,“不急,什么事都没有蹊蹊重要,你说。”

    慕言蹊没有再坚持,如墨扇般修长卷翘的睫毛颤了颤,定了定决心,轻柔的嗓音开口道,“关于我的过去,你一直没问,我也没有主动坦诚,但我觉得,这是婚姻里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很多东西,不是想忘,就可以忘记的......”女孩垂下了眼眸,试图遮住眼底浓重的悲伤,“你以为我还是过去的慕言蹊,但其实我不是......”

    这算是她承认自己恢复记忆之后,他们第一次心平气和地谈话了。

    只可惜,他们好像都回不去,成为不了过去的顾景行和慕言蹊了。

    顾景行心疼地看着她,女孩眼底的那抹悲伤,就像从冰窖里刚取出的刀子,直往他的心口扎去,“那蹊蹊想忘记过去吗?”

    慕言蹊难过地点了点头,“想的。”

    “那我们就忘记它......”顾景行抬起女孩的小脸,迫使她望向自己,“我也有不堪回首的过去,我也想忘记它,我们扯平了,谁都不要再提起了,好不好?”

    慕言蹊眼角湿润一片,“可......可是我还没有未来......我展望不了我们之间的未来......”

    顾景行擦拭着她眼角的泪水,“我就是你的未来。”

    慕言蹊摇了摇头,“我给不了你想要的未来......”

    男人反问道,“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嗯?”

    “蹊蹊......”他温柔地唤着她,漆黑的双眸神情又专注地凝视着她,“我现在告诉你,蹊蹊就是我的未来,你是我生命里所有的美好和快乐,只有你在我身边,我的人生才有意义......”

    “现在你明白了吗?你知道我想要的未来,只有你才能带给我了吗?”

    慕言蹊崩溃地痛哭出声,紧紧抱住了男人的脖子。

    或许,他们真的可以一起面对所有问题。

    一起忘记过去,一起牵手前进。

    或许,她一直担心的那个问题,将来可以找到别的办法解决。

    只要他们在一起,或许什么都可以解决。

    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拆散两颗心心相印的心,更残忍更痛苦......

    ......

    顾景行不慌不忙地陪慕言蹊吃了东西,在她的软硬兼施下,才依依不舍地去了公司。

    慕言蹊本来没什么事,可是康昊焱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使坏,非说要留下来观察一晚,她只能乖乖在医院躺着,百无聊赖下,让康昊焱找了一本书给她送来。

    顾景行刚走没一会儿,病房的门便被敲响。

    “请进。”

    “言言。”容易推开门走了进来。

    “你怎么还在这里啊?”慕言蹊想起之前被容易撞见她和顾景行接吻的一幕,小脸红了红,“公司那么忙,你回去上班吧,我没事的,都已经做过检查了。”

    “我知道,我问过康少了,他也说你没事。”

    容易拉了椅子,在床边坐下,没有要走的意思。

    “那你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慕言蹊合上手里的书,放到了一边,询问的眼神望向容易。

    “嗯......”容易点了点头,坦言道,“言言,对不起,那天你跟靳衍在办公室里的对话,我都听到了......”

    慕言蹊的指尖,蓦地一僵,定定地看着他,听他继续说着后面的话。

    “言言,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以为我是离你最近的人,我以为我们本该无话不谈,可是没想到,我要以偷听的方式,才能知道你心里最深的秘密,才能知道你一直爱着的人,是顾景行......”

    “容易,对不起......”慕言蹊不知道该说什么,仿佛连道歉,都显得那么无力。

    “没什么对不起的,”容易扯了扯唇角,苦涩地笑着,“就连外公都不知道你在国外上学的时候认识了顾景行,更何况后来你失忆了,连自己都忘记他......”

    “是啊......我连自己,都把他忘记了......”慕言蹊转头望向窗外,夕阳已经快要落下,落日的余晖把繁华的都市染上了一片通红。

    “容易你知道吗?后来我经常在想,为什么老天爷不让我把小时候也一起忘记,偏偏只忘记出国之后的事情呢?

    “我觉得老天爷还是对我存有怜惜的,它可能怕我记得顾景行,会更痛苦,所以让我忘了他......”

    “可是偏偏,我们命中注定还要再相遇,我和他的命运,也许这辈子都要牵扯不清......”

    “所以现在想起一切的你,比失忆的你更痛苦了,”容易心疼地看着她,“你不惜伤害顾景行,也要离开他,不仅仅是因为三年前的事情,对不对?”

    “你在恢复记忆之前,也已经再次爱上顾景行了,那时候的你,已经放下过去决定接纳他了,所以就算你恢复记忆,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轻易改变主意的......”容易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压在他心里几天的疑惑,“言言,你觉得自己配不上顾景行,要跟他离婚,不单单是因为三年前的事情,还有一个原因,对不对?是因为孩......”

    “你早就知道?”慕言蹊蓦地出声,打断了他的话,像是想起了什么,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是啊,我真傻,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外公知道,季擎宇知道,你也知道......所有人都知道,只有我自己被蒙在鼓里......”女孩抱着自己的膝盖,泣不成声,“可是偏偏,你们谁都没有提前告诉我......”

    “恢复记忆之后,我挣扎了很久,刚想试着放下过去的时候,季擎宇却偏偏告诉了我真相,把我的婚姻彻底判了死刑......”

    容易不解地看着她,“言言,这不是你的错,顾景行如果真的爱你,是不会因为这件事对你有怨言的,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

    “我当然知道他不会怨我,可是越是这样,我就越觉得对不起他......”慕言蹊的肩膀颤抖得厉害,“我想让他有一个完美的婚姻,完整的家庭,我不想拖累他......”

    “我但凡是嫁给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不在乎这件事,但唯独顾景行,我做不到,因为我好爱好爱他......”

    “所以那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快要精神分裂了,我整晚整晚地睡不着觉,有时候会盯着顾景行看一夜到天亮,我真的很痛苦,离开他,我比谁都痛......”

    “容易,你理解得太简单了,两个人相爱很容易,可是结婚共度余生,是要考虑很多很多问题的,尤其是像我这样的情况,不是说解决就能解决的,所以我才会想要离婚,给他一条平坦顺畅的路去走,他的人生,本该十全十美,不应该因为我,受到任何波折,更不应该因为我,存在任何遗憾......”

    “可是现在,我发现是我想得太简单了......”慕言蹊扬起唇角,苦涩又无奈,“通过这段时间我们都发现了,我离不开他,他也离不开我,既然分开,会让两个人都生不如死,那我宁愿死在他身边,不管真相出来之后,会是什么结果,我都认了......”

    “我想,等过两天顾家的晚宴上,我想亲口把那件事情告诉顾家的人,不管他们能不能接受,起码我争取过了,我不会有遗憾了......”

    “言言,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我不会让任何人因为这件事情看轻你欺负你的。”容易坚定的道。

    慕言蹊弯了弯唇角,再次转头望向窗外,夕阳很美,如果是在流溪帝宫的海边观赏,会更美......

    ......

    连着几天时间,管家越看越觉得奇怪。

    怎么自从那天太太出了车祸,先生在医院陪了一夜,第二天把她接回来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变了......

    太太虽说没有恢复过去那副小女孩的模样,但是也不像前几天冷着小脸,不给先生一个好脸色了,话也变得多起来了,连带着先生的心情都好了不止一点点。

    难道是车祸把脑子给撞好了?管家不明白。

    虽然两个人还是分房睡,但是按照这个速度,离和好的那天,应该已经不远了。

    话虽如此,但管家还是担心小两口说不定随时就翻脸了,一直小心翼翼地伺候观察着,转眼,便到了周日,顾家的晚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