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三百二十一章 老公,你真傻...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慕言蹊还是没有说话,轻轻摇了摇头,包不疼,头也不疼,疼的是她的心,很疼很疼......

    她看着男人脸上担忧的神色,抓着他手腕的手,下意识地收紧了一些,哽咽的嗓音轻轻开口道,“你......你留下来......陪我一会儿,好不好?”

    她再也受不了了,受不了见不到他,受不了思念的煎熬。

    “当然好了,”顾景行下意识地以为宝贝儿是受到了惊吓,修长的指尖温柔地摩挲着她的小脸,“乖,不怕,我一直陪着你,嗯?”

    一旁蹭光瓦亮的电灯泡康昊焱:“......”

    这两人,明明就像没事人一样,他恍惚间都差点以为,那天在英国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康昊焱嫌弃地摇了摇头,转身带着站在门口的凌莫凡走了出去。

    门被关上,偌大的病房里恢复了寂静,顾景行这才在女孩身边躺了下来,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将她搂进怀里,亲吻着女孩的发心,“蹊蹊,你去帝景找我,为什么不进办公室,嗯?”

    按照安妮的说法,宝贝儿应该是刚好无意中听见他和凌莫凡说的话了,那她哭着离开,是心里还有他,舍不得离开......还是觉得自己选择靳衍,伤害了他,心怀内疚......

    顾景行不敢问,怕她给的答案,是他最害怕听到的。

    他不要她对他心存愧疚,他要的,是她的爱......

    女孩紧紧窝在他的怀抱里,贪婪地享受着这让她日思夜想的感觉。

    她像是走了神,许久都没有反应过来,等稍稍敛了敛深思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没有回答顾景行的话。

    “我......我是去找景辰问点事情的,他不在,我本来想走,但是想起帝景是你的地盘,不跟你打声招呼,好像很没有礼貌......”

    慕言蹊想了几秒钟,继续接上刚刚的话说道,“我还没到你的办公室,容易就打电话来,说公司有急事要我回去,我就没进去了......”

    顾景行不想去深究她说的话是真是假,虽然知道偏假的可能居多,但还是只想静静感受这一刻难得的美好。

    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连这样静静抱着宝贝儿,都成了一种奢求......

    尽管顾景行再也没有开口说话,可是慕言蹊的心里,还是有着止不住的难过,像海啸一般往外涌着,眼泪就像完全不受她的控制,疯狂地奔涌而出。

    她想起了很多很多,想起他们结婚后的点点滴滴,想起她的每一次绝望,每一次绝处逢生。

    最后,她想起了顾景行今天说的话。

    如果她的离开,真的会让他们两个人都生不如死,是不是这一次她努力一点,也能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得到不一样的结局呢?

    顾景行感受到怀里女孩颤抖的呼吸声,他甚至能感觉得到她的眼泪,正在肆虐地流淌着。

    “蹊蹊,怎么了?”男人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哑声开口问道。

    女孩闭了闭眼,挤出眼里的泪水,沙哑的嗓音缓缓开口道,“我想起外公了......”

    “我出车祸昏迷的时候,见到外公了,是他叫我醒过来的,他说我们这一辈子太短,来不及见证那些遥远到令人恍惚的词语,比如天长地久,海角天涯,沧海桑田,碧落黄泉,所以,外公叫我活下去......”

    “蹊蹊,外公说得对......”顾景行心疼地吻着她的眼角,“我们一起见证,我会陪在你身边,跟你一起见证天长地久,海角天涯,沧海桑田,碧落黄泉......”

    “蹊蹊相信我,只要你愿意给我机会,我们一定可以见证永恒的......”

    慕言蹊难过地闭上了双眼,眼泪顺着眼角流进耳蜗,湿漉漉的,难受得厉害,良久良久,她才整理好呼吸,出声道,“就算过去不堪回首,就算未来不可展望,也能见证吗?”

    “只要蹊蹊在我身边,我愿意让生命停留在此刻......”顾景行心底的苦涩,再也抑制不住,猛地袭进了眼底,他捧起女孩的小脸,对上她一双湿漉漉的泪眼,低沉的嗓音哽咽着道,“蹊蹊......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我真的没有办法,活在没有你的世界里......”

    “你当我耍无赖也好,装可怜也罢,我就是没有办法离开你,你不喜欢我哪一点,我改,你喜欢靳衍那种让人很有亲切感的是吗?你给我点时间,我也可以变成他那样的......”

    慕言蹊使劲地摇着头,心痛得快要撕裂开。

    顾景行看着她的动作,瞬间无比紧张了起来,急急的道,“蹊蹊,你相信我,我真的可以变成你喜欢的那个类型,我可......”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蓦地停了下来,因为女孩像是不知道该怎么阻止他,情急之下,吻住了他的唇。

    顾景行全身的神经,瞬间紧绷了起来。

    就像是溺水的人,突然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就像是即将被判刑的死刑犯,突然被宣布无罪释放。

    这个吻,就是他的救命稻草,让他得以重生。

    慕言蹊专注地吻着他,眼里的泪,却流得更凶了,顺着她的脸庞,流进了两人的唇齿间,淡淡的咸味轻轻刺激着两人的味觉神经。

    她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朝他喊着。

    老公,你真傻......怎么可以为了别人改变自己......你不需要改变,我爱的是你的一切,无论外人如何评价,你的一切,我都深爱......

    顾景行扣住女孩的后脑,化被动为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言言,你怎么......”容易着急地推门而入,下一秒,便望着床上的一幕,身子僵在原地。

    慕言蹊猛地睁开双眸,惊恐地推开顾景行,拉起被子把自己埋了进去。

    阿西巴......难得温存一下,容易能不能不捣乱!

    顾景行看着鼓起的被子,嘴角勾起了一抹止不住的笑意。

    “对......对不起......”容易垂下了眼眸,脑海里思绪翻涌。

    如果是之前,他或许还会疑惑,她为什么明明已经决定离婚,还会发生眼前的一幕,可是那天他听到她和靳衍的对话,再看到她情不自禁跟顾景行在一起,已经不觉得奇怪了。

    她挣扎,从来不是在顾景行和靳衍之间挣扎,而是在想爱和不能爱顾景行之间挣扎。

    容易疯狂地嫉妒着顾景行,前所未有的那种嫉妒。

    顾景行心情好,没有去计较容易的突然打扰,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被子里的女孩身上,轻轻拉开被子一角,温柔地哄道,“宝贝儿,出来了,害什么羞啊......”

    “啊......”女孩崩溃的尖叫声从被子里传了出来,“你们都走开......”

    顾景行低低地笑了两声,将女孩连带着被子,一股脑抱进了怀里。

    容易看着病床上的两人嬉笑打闹的画面,扯了扯嘴角,双手伸进西裤口袋里,无声地转身走了出去。

    ......

    容易一走,慕言蹊在顾景行的软磨硬泡下被索了好几次吻,最后脑袋都变得昏昏沉沉的,不知不觉就陷入了沉睡。

    一觉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顾景行依然保持着抱她的姿势,闭着眼睛睡得正香。

    慕言蹊扬起了嘴角,指腹在男人俊美无俦的脸上摩挲着,描绘着他棱角分明的轮廓,眼底又忍不住氤氲起了雾气。

    她不知道自己决定去努力一次,是对还是错。

    她也知道,这条路很难,结局也难测,但是最起码,她和顾景行,现在都是开心的。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可以抓住幸福,她都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取。

    一辈子太短了,她不知道下辈子还能不能有这么好的运气,可以遇到这么好的顾景行。

    她不求来世,只为今生......

    “嗯......”男人很快醒了过来,睁开眼睛,静静地看了她几秒钟,才像是明白自己是在哪里。

    “怎么了?”慕言蹊呆呆地看着他。

    “没怎么,感觉就像在做梦......”顾景行了解他的宝贝儿,她之前的那个吻,跟这几天的吻都不一样。

    如果说这几天她频繁的献吻,都是为了靳衍,那之前的那个吻,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

    不掺杂对别人的感情,只属于他。

    “蹊蹊,你回心转意了对吗?你愿意给我机会对不对?”顾景行紧张又期待地看着她,仿佛只有她亲口确定,才能让他的心彻底踏实下来。

    慕言蹊紧紧攥住了手指,理了理思绪,开口道,“其实,我有些话,一直都想告诉你......是关于过去,我......”

    “咚咚咚。”

    门上传来几下略显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慕言蹊的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