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三百一十五章 脑子是个好东...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龙枭:“......”这才是他认识的那个小辣椒嘛,刚刚悲伤哭泣的那个,一定是他的幻觉!

    能那么狠心对待一个深爱自己的人,这个慕言蹊的心是铁打的,怎么可能有那种悲伤到惹人心疼的一面。

    龙枭冷漠地移开了视线,望向了远处漆黑一片的海,冷飕飕的道,“想装可怜让老顾离不开你,也得找对地方,坐在这里假惺惺地哭,没人看得到......”

    慕言蹊:“......”人在沙滩坐,锅从天上来?他哪只眼睛看到她是在卖惨了?虽然她是挺惨的......

    “你不是人吗?”慕言蹊抹了一把眼泪,“噌”地站起身,小身板挺得直直的,虽然个子比起龙枭矮了不止一个头,却高傲地睨着她,“还得麻烦枭爷帮我代为转达,告诉他我哭得有多惨......”

    “别以为老顾喜欢你,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龙枭危险横生的身躯上前一步,居高临下地盯着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跟她已经离得特别近。

    慕言蹊毫不示弱的凌厉目光与他对视着,一字一顿清晰的道,“别以为你是他兄弟,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

    龙枭:“......”

    慕言蹊懒得再搭理他,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往回走去。

    原本心里对龙枭是军人的那点崇拜和钦佩,被一下子散了个干干净净。

    顾景行远远地就看见站在沙滩上对峙的两个人,这会儿见宝贝儿气鼓鼓地走过来,急忙伸手拦住了她,“蹊蹊,怎么了?”

    海边光线太暗,他没看见女孩眼底的一抹红,也没发觉她小脸上的泪痕,只能看出她此刻很不高兴。

    慕言蹊胸口的怒气还没散去,连带着撒到了顾景行的身上。

    “哼!讨厌!”

    顾景行:“......”

    他看着女孩留下一句话后气鼓鼓离开的背影,想掐死龙枭的心都有了。

    这个念头一出,找死的龙枭就愣头愣脑地迎了上来,“老顾,你跟景辰谈完啦?他人呢,我找他去......”

    “站住。”

    “怎么了?”龙枭停下想要离开的脚步,看着身旁散发着杀气的男人。

    “你到底跟我老婆说什么了?她还从来没有说过讨厌我。”男人冰冷的音节,一字一字从齿缝中磨出。

    龙枭:“......”

    “她都要跟你离婚了,还需要嘴上说讨厌你吗?”龙枭斜睨了他一眼,虽说是兄弟,可感觉到这会儿顾景行是真的生气,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我不会离婚,你记好,以后少跟我老婆说一些没用的。”顾景行没再搭理他,转身追上了已经走远的慕言蹊。

    慕言蹊刚走到一半的路程,手臂就被一个力道拽住,脚步也被迫停了下来,被男人转过身去。

    “蹊蹊......”顾景行一脸无辜地看着她。

    早已擦去哭过痕迹的慕言蹊心尖一软,可嘴上还是冷冷的道,“干嘛?”

    “是不是龙枭跟你说什么,惹你不开心了,嗯?”男人温柔地地抬头看着她,幽深的墨瞳像沉静无波的海面,“还是说工作上有什么困难,说出来,我帮你分析分析。”

    慕言蹊轻轻摇了摇头。

    “蹊蹊......”男人握住她的双肩,“你放心,如果你不想让我帮慕氏,我一定不会插手,我只是不想让你因为工作的事情烦心,如果太累的话,我帮你找人打理慕氏,嗯?”

    女孩依然不说话,低垂着脑袋,再次摇了摇头。

    “那就是龙枭惹你不高兴了?”男人的喉间溢出带着丝丝宠溺的笑声,“我去帮你教训他,嗯?”

    “蹊蹊是小仙女,咱们不跟龙枭一般见识,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他没有......”

    “噗......哈哈哈哈哈......”女孩终于被逗得笑出了声。

    顾景行见宝贝儿乐了,嘴角也勾起了丝丝笑意。

    正走过来的龙枭:“......”

    两个神经病!

    慕言蹊抬头,望向顾景行深刻英俊的脸,感觉到身边一阵冷风挂过,眼角的余光便看见龙枭高傲地从他们身边走过。

    慕言蹊冲着龙枭桀骜不羁的背影,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许是见到了顾景行的缘故,胸口的烦闷已经烟消云散。

    “别搭理他,蹊蹊不喜欢,咱们就赶他走,不让他在咱们家蹭吃蹭喝了,嗯?”

    “没有......”慕言蹊摇摇头,虽说刚刚不开心了,但是也不至于把人赶出去。

    顾景行自然是知道宝贝儿的心思的,笑着解释道,“龙枭其实人不坏,就是嘴巴毒了点,他也不是针对蹊蹊,而是他根本就没办法和女人相处......”

    慕言蹊茫然地看着他,“......什么意思啊?”

    “龙枭他有恐女症,不能离女人太近的,一靠近就会不舒服,严重的话还会晕厥,所以他里到外,从身心都在排斥异性,才会不喜欢蹊蹊的......”顾景行揉了揉她的发心,笑着安慰道,“否则我们家蹊蹊这么可爱,怎么可能有人不喜欢呢......”

    “原来是这样啊......”慕言蹊若有所思地点着头,没注意听到男人的后半句,自言自语的道,“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毛病啊......”

    这样的话,一切就都说得通了,难怪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龙枭一个劲让她别靠近他,她一走近,他就晕了过去。

    难怪这几天,只要是龙枭出没的地方,女佣们都不敢靠近。

    原来是有这么个奇葩的毛病啊......

    慕言蹊怎么想,都觉得好笑,堂堂一个刀枪弹雨里走出来的男子汉,居然怕女人?

    画风太清奇......

    顾景行低头看着女孩在夜色中笑弯了的眉眼,心里像有清风拂过,趁着她心情变好,改口道,“蹊蹊,我们再去走走吧。”

    慕言蹊强忍住心里的狂喜,淡淡勾了勾唇角,轻点了一下头。

    男人脱下身上出门时顺手拿的黑西装,原本就是怕她会冷才特意拿的,利落地披在女孩的肩膀上,又拢紧了一些。

    慕言蹊垂眸看着他在她身前的那双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嘴角忍不住扬了起来。

    下一秒,手臂上便多了一个力道,男人拥着她,一起往反方向的沙滩走去。

    慕言蹊心里漫起一股暖意,低头看着两人的脚,男人穿的是一双黑色的手工皮鞋,她出门的时候套了一双舒适的深咖色豆豆鞋,一大一小,同频率踩在沙滩上。

    “蹊蹊,等到再冷一点的时候,我们就离开这里,去找一个热带国家过冬,好不好?”男人温柔的声音突然响起。

    他早就发现了,宝贝儿很怕冷,虽然女孩子都不抗冻,但是他的宝贝儿,似乎比正常的女孩子要怕冷得多。

    “巴厘岛怎么样?那里的海你一定会喜欢的......或者去爱琴海,也是不错的选择,主要看蹊蹊喜欢,好不好?”

    慕言蹊眼底一酸,眼泪差点砸落下来。

    巴厘岛......爱琴海......她都好喜欢啊......

    只要是和他在一起,哪怕要去最寒冷的北极,她都会愿意的......

    只可惜,他们哪里都去不了了,她会去巴厘岛的,会去爱琴海的,却只能是她带着对他的思念,独自前往了......

    两个人依旧无声地漫步在沙滩上,慕言蹊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这才发现,男人的话音落下后,似乎在等待着她的回应。

    “那个......到时候再说吧......”慕言蹊平复好思绪,嗓音平淡地说道,“我刚接手慕氏,事情挺多的,可能会走不开。”

    “好,都听蹊蹊的。”

    “不早了,我们回去吧,明天还上班呢。”慕言蹊停下了脚步,再这么走下去,她怕自己的情绪会忍不住崩溃。

    “不再走走吗?”男人显然不舍得就这么掉头回去了。

    蹊蹊,你一定没有看到发现我给你准备的惊喜......

    “不了,我该睡觉了,不然明天没有精神。”慕言蹊胡乱地找借口道。

    “好吧,我们回家。”顾景行没有再勉强,重新搂住了她的肩膀,转身往回走去。

    男人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黑漆漆的一片沙滩。

    其实,只要再往前走个几百米,宝贝儿就可以发现他给她准备的小惊喜的......

    两人回了流溪帝宫,进屋换好鞋,管家便端着放着两个小碗的托盘走了上来。

    “先生,太太,该吃餐后甜品了。”

    “我不饿,不吃了。”慕言蹊笑着拒绝道。

    “太太,这是特意为您熬的银耳羹,秋天到了,这是润肺的,您尝一口吧。”

    慕言蹊看了看面前精致的小瓷碗,里面盛着晶莹剔透的银耳,看上去的确让人很有食欲。

    “那好吧。”慕言蹊咽了咽口水,端起碗,拿起小汤匙吃了一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