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三百一十四章 女人就是麻烦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慕言蹊见他离开,忍不住嘟起嘴巴抱怨道,“脾气古里古怪的,我有说错吗?就是他一进来,女佣全跑了......”

    “太太说的没错,”一旁忙碌着的主厨笑着说道,“枭爷好像是不太喜欢女人太多的地方,平时吃饭的时候,是不让人在旁边伺候的,连上菜都是我上的。”

    “我也发现了,”慕言蹊认同地点点头,“这几天跟龙枭一起吃饭,只有管家在旁边的。”

    主厨冲着她笑了笑,继续做着自己的菜。

    龙枭烦躁地来到客厅,正在茶几前摆放着水果的小女佣见了他急忙像见了鬼一样地跑开。

    “你站住。”龙枭叫住了她。

    “枭......枭爷......”小女佣战战兢兢地停下脚步,转过身,连头都不敢抬。

    “跑什么啊,去,叫几个人,去厨房给你们家太太打下手。”龙枭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顺手拿了一串葡萄吃了起来。

    “......哦。”女佣呆呆地应了声,又急忙转身跑向了厨房。

    这流溪帝宫上上下下谁不知道,枭爷最讨厌她们这些下人了。

    他每次来,她们都要处于警戒状态,一定要离他三米之外的,否则,枭爷凶起来,可是很可怕的。

    可是刚刚......

    她是不是幻听了?

    枭爷居然主动跟她开口好好说话了?

    ......

    顾景行到家的时候,慕言蹊刚刚做完最后一道菜。

    盛出砂锅里从回家就炖上的汤,女孩收起脸上的笑意,面无表情地走进餐厅。

    就因为是最后几天了,所以她更不能给顾景行好脸色看,越是给他希望,到时他就会越失望。

    “嫂子,你做的菜真好吃......”顾景辰狼吞虎咽地喝了两碗汤,这才开始吃起了菜,闲聊着问道,“对了,你今天不是约了沈烟雨见面,聊签约的事情吗?结果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慕言蹊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她不愿意把工作中的那些烦心事带到家里来,无论在经营慕氏的过程中有多糟心,可是她希望回家的时候,能把一切都暂时放下,全身心投入到家庭中。

    虽然她很快,就要失去这个家了......

    女孩有些僵硬地嚼着嘴里的饭菜,眼底还流淌过一抹淡淡的悲伤,虽然很快就消失不见,但还是被顾景行轻而易举地捕捉到。

    男人不动声色地继续吃着饭,餐桌上的气氛很快又被顾景辰重新调动了起来。

    吃完饭,慕言蹊本来想约顾景行去沙滩走走的,可是刚放下筷子,顾景行就把顾景辰叫去了书房。

    慕言蹊抿了抿唇,到嘴边的话重新咽了下去,拿了件外套,一个人去了海边。

    “哥,找我有事啊?我还想跟龙枭下一盘棋呢......”顾景辰跟着进了大哥的书房,隐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顾景行在书桌前一坐下,便薄唇轻启道,“你嫂子说的话,听见了?”

    “什么话啊?”顾景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饭桌上,他小嫂子那叫一个惜字如金好不好!

    “她说,跟沈烟雨签约的事情,不怎么样。”顾景行耐心地提醒道。

    顾景辰连觊觎书桌上的一个水晶摆件的眼神都收回来了,防备地看着自家大哥,“哥,你想说什么?”

    顾景行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沈烟雨不是你的人吗?去找她一趟,让她跟你嫂子签约。”

    顾景辰:“......”坑弟弟啊!

    “你当初跟她有什么关系,后来她又为什么跟帝景解约了我不管,既然娱乐产业交给你,我就随你折腾,但前提是不能影响到你嫂子的心情,你现在就去找沈烟雨,明天我要看到她主动去跟你嫂子签约。”

    顾景辰听着自家大哥的话,简直像被雷劈了个透彻,神清气爽。

    合着公司随他败,嫂子不能惹的意思呗?

    “哥,我跟沈烟雨早就是过去的事情了......”顾景辰不情不愿的道。

    “过去了?”顾景行冷笑一声,“你过去了,她过不去吧......”

    “你嫂子没说,但是我可查得一清二楚,沈烟雨早上明明已经口头上答应跟你嫂子签约了,但是知道她是你嫂子之后,立马反悔了,你觉得你们之间算是过去了?”

    顾景辰:“......”

    “哥,我现在就去。”顾景辰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地走出了书房。

    顾景行无奈地摇了摇头,很快站起身,以为宝贝儿回了房间,便去主卧敲了敲门,没人回应,转身下了楼。

    “太太呢?”顾景行在客厅里找了一圈,都没看见宝贝儿的身影。

    “太太去散步了,好像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可能是工作中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了,先生去陪陪吧,没准还能帮到太太呢......”管家笑呵呵地劝道。

    这小两口的关系,简直越看越奇怪。

    小姑娘明明每天都很用心地为先生做饭,可是一见到他的时候,就立马板着脸,也不爱搭理他。

    管家还没想通,男人便迈开长腿走向了门口。

    ......

    秋天的海风,带来几分凉意,直灌进慕言蹊的衣领里。

    女孩拢了拢身上不薄不厚的风衣,在沙滩上坐了下来,望着远处海面上的一抹亮光发起了呆。

    那是远航的船只吗?

    它在漆黑的海面上行驶的时候,会害怕吗?

    它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可以停靠栖息的港湾呢?

    她很快,也会跟它一样,独自飘零了吧......

    慕言蹊扯了扯嘴角,双臂紧紧抱住膝盖,把头埋进了双腿间。

    ......

    龙枭跟顾景辰约好吃了晚饭杀一盘的,可顾景辰刚放下筷子就被老顾叫走了。

    慕言蹊做的菜的确好吃,他一个不小心就多吃了几口,肚子撑得有些难受,便来沙滩上散会步。

    龙枭一边悠闲地瞎晃悠着,一边在心里吐槽着顾景行这个万恶的资本家,独占这么大的面积作为住所,简直是人神共愤。

    他还没骂完,一阵隐隐约约传来的歌声,便飘进了他的耳朵里。

    是一个甜美又偏柔的女孩嗓音,声线细细的,很好听。

    龙枭顺着声音来源,定睛一看,远远地就望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埋坐在海滩上,显得孤独又落寞。

    而歌声,就是从她身上传来的。

    龙枭迈开长腿,朝着她缓缓走了过去。

    越走近,龙枭越觉得不对劲。

    女孩身上披着的那件衣服,他很眼熟,没记错的话,是慕言蹊的。

    那女人虽然狠心,但是还挺节俭的,这几天一直都穿同一件衣服。

    老顾这么爱她,按理不可能亏待她,流溪帝宫的女主人,不会缺衣少粮的,所以他还在心里为这件事情给她加了一分。

    加上现在虽说是入秋了,可是还没冷到要穿风衣的地步,但那个慕言蹊好像特别怕冷,早在前几天就穿得特别厚实。

    龙枭在心里确定坐在地上的人,就是慕言蹊的时候,她嘴里飘出的歌声,也更加清晰地落入了他的耳朵里。

    龙枭缓缓停下了脚步,脚下像是原地生了根,怎么也挪不开,因为随着他慢慢走近,可以清楚地听到,女孩的歌声里,带着怎么也停不下来的抽泣声!

    她在一边哭,一边唱!

    有着浓郁又沉重的悲伤,萦绕在她娇小的身躯周围,怎么也散不开。

    龙枭的心里,莫名地升起一股烦躁,无法压制住的那种。

    像是有一块无形的千斤重石,压在他的胸口,连呼吸都变得沉重艰难了起来。

    他闭了闭眼,压下这股没由来的情绪,重新迈开腿走上前。

    女孩已经停下了歌声,可那断断续续的抽噎声,还在低低地继续响起。

    龙枭好不容易压下的那股烦闷,又重新爬上了他的心头。

    他都没发现自己已经超出了距离女人的安全范围,直接走到她身旁,隔着不到半米的距离站定。

    远处有路灯照过来,将他的身影拉长,漆黑的阴影笼罩住了她几近蜷缩成一团的身躯。

    “别哭了......”男人命令中又带着几分无可奈何的嗓音,在静谧得能听清海浪声和女孩的抽泣声的海边响起。

    慕言蹊果真停了下来,她像是辨识了一下突如而来的声音,在认出是谁后,又开始继续抽泣了起来。

    龙枭:“......”女人就是麻烦!

    “我说大姐,你别哭了。”龙枭的声线不耐烦了几分。

    慕言蹊:“......”

    她就想趁着没人,安安静静哭一会儿,把心里的痛苦好好发泄一下。

    她怕影响到别人,专门找了这个没人的地方,到底招谁惹谁了,要被人凶,还要被叫“大姐”。

    慕言蹊抬起头,隔着朦胧的泪眼望着他,凶巴巴的道,“你瞎?还是智障儿童?所以才管我叫大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