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三百一十章 被临幸的妃子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诗悦,我跟你一起上去吧,”郑玉急忙叫住了她,“你看,你现在已经是星灿签约的艺人了,我是你的经纪人,当然要形影不离地跟着你,万一遇上疯狂的粉丝,我也好保护你啊......”

    慕诗悦勾起唇角,脸上有着一闪而过的冷笑,“好啊。”

    她这个表姐的心思,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要不是她有意无意地以几年前的事情要挟她,非要来当她的经纪人,她怎么可能搭理她!

    她来给她当经纪人,无非是想接触更多的有钱人好钓上金龟婿而已,可是没想到她们刚签了约,慕言蹊就接手了慕氏。

    郑玉立马想要反悔,生怕慕言蹊会因为当年的事情报复她。

    这种自私自利的人,她早就不想留在身边了,现在居然还有胆子来觊觎她的擎宇哥哥,她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脸上那些皱纹能夹死多少只苍蝇再说!

    慕诗悦不慌不忙地喝了大半瓶水,又补了个妆,喷了香水,盖住自己身上的酒味,在郑玉的催促下,才优雅地下了车,踩着高跟鞋进了越宇大厦。

    “慕小姐。”叶芷晴早就收到了慕诗悦会来的消息,此刻正迎在总裁办公室门外,跟她礼貌却疏离地打着招呼。

    慕诗悦一副趾高气昂的表情,傲慢地扫了她一眼,故作疑惑地问道,“嗯,擎宇哥哥找我来,是有什么急事吗?”

    以往她被慕言蹊欺负的时候,叶芷晴心里肯定没少偷偷嘲笑她。

    她就是一个秘书,凭什么!

    她今天非要好好出口恶气不可!

    叶芷晴扬起一个得体的笑容,“这个我不清楚,慕小姐进去问问季总就知道了。”

    “我饿了,你去幸福街那家杨记糕点店给我买点吃的吧。”慕诗悦吩咐道。

    “慕小姐,秘书室现在没有多余的人手,杨记糕点店至少要排一个小时以上的队......”叶芷晴看了她身旁的郑玉一眼,“这位是您的朋友?要不然,让她代劳一下吧......”

    “你敢这么跟我说话!”慕诗悦扬起手就要打她。

    叶芷晴眼疾手快,一把将她的手腕握在了半空中,眼神犀利的道,“慕小姐,就算是季总,也没有理由随便打我,你......凭什么?”

    慕诗悦嗤笑一声,眼里淬了毒,“就凭我是你未来的老板娘!”

    叶芷晴像是听到多好笑的笑话一般,忍不住笑出了声,只觉得慕诗悦这个女人,可悲又可怜!

    刚刚季总来公司的时候,可没什么好脸色,连带着特助刘皓都板着一张脸,一看就是出了什么大事的样子。

    换成季擎宇想见的是慕言蹊,早就自己开车去接了,哪里会一个电话把人叫来,慕诗悦还真当自己是被临幸的妃子了,不愧是演员,浑身都是戏!

    两人正僵持不下,总裁办公室的门被人打开,穿着黑西装的刘皓走了出来,见一副剑拔弩张的场面,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慕诗悦见自己在这些下人面前失了面子,一把甩开了叶芷晴的手。

    叶芷晴冷笑着看了她一眼,对刘皓开口道,“慕小姐想让秘书室派人给她去买糕点。”

    刘皓眉头一蹙,语气不悦的道,“公司请你们来,是研究哪里的糕点好吃的?还不快去干活!”

    “你......”慕诗悦气得脸都黑了,这话,听上去是在训叶芷晴,可明摆着就是打她的脸!

    刘皓淡淡地看了慕诗悦一眼,“慕小姐,快进去吧,难不成还要季总一直等着不成?”

    “哼!”慕诗悦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一直在看好戏的郑玉急忙跟了上去,却被刘皓伸手拦住,“季总要见的是慕诗悦,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跟班都能见的。”

    郑玉:“......”

    慕诗悦是阿猫阿狗?她是阿猫阿狗的跟班?

    她还以为仗着慕诗悦是越宇集团总裁未婚妻的身份,她也多少可以在娱乐圈分一杯羹呢,没想到慕诗悦现在居然是这种处境,她还真是瞎了眼了......

    ......

    慕诗悦推开门的一瞬间,脸上迅速扬起了一个甜美的笑容,一眼便在偌大奢华的办公室里找到了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

    光是季擎宇的背影,就足以让慕诗悦神魂颠倒。

    所有人都说,顾景行是整个a国最矜贵最完美的男人,可是在她的心里,季擎宇才是!

    慕诗悦强压下心底的激动,迈开脚步走上前,温柔地唤着他,“擎宇哥哥......你找我?”

    季擎宇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站姿笔挺,像是没有听见她的声音一般,一动不动地失着神。

    慕诗悦走上前几步,又抬高嗓音叫了叫,“擎宇哥哥?”

    季擎宇的肩膀动了动,这才收回了落在远处一栋建筑前的视线,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盯着慕诗悦。

    慕诗悦被盯得有些发毛,她跟季擎宇从小也算是一起长大,加上她又那么关注他,不可能没有发觉他此刻的气场不对劲。

    慕诗悦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问道,“擎宇哥哥......你找我来......是......是有什么事吗?”

    她一边问,一边垂在身侧的指尖,狠狠地攥在了一起,心里的恨意油然而生。

    这就是她非要慕言蹊死的理由!

    慕言蹊在季擎宇面前,永远可以随心随欲任性妄为,而她,却要小心翼翼地照顾着这个男人的情绪!

    季擎宇睨了她一眼,走到沙发上坐下,磁性的嗓音有些干哑,沉声问道,“我问你,当年跟言言发生关系的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慕诗悦站在他面前的身子一僵,心脏开始狂跳了起来,紧接着,一股落寞便爬上了她的眼底。

    她还以为,季擎宇终于想通了,看到了她的好,所以主动找她过来了,没想到,一切围绕着的,始终还是慕言蹊!

    “你......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慕诗悦试探地望向沙发上一脸冷漠的男人。

    “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季擎宇低垂着眼眸,看着茶几上热气氤氲的咖啡,冷声开口道。

    慕诗悦的脸白了白,“我......我也不知道......当年,我给她下了药之后,原本提前找来的那两个男人,临时跑去酒吧里吸毒,被警察抓走了,根本没有出现......”

    “我为了万无一失......提前请了黑客......干扰了监控......所以......所以谁也不知道那晚在慕言蹊房间里的男人是谁......”

    “擎宇哥哥你......你当初不是马上就收购了那家酒店吗......不是根本查不到什么吗......”

    季擎宇死死盯着她,“那这些年,就没有人来慕家找过言言吗?”

    “爷爷从小就把她保护得很好......估计跟她发生关系的那个男人根本不认识她......”慕诗悦幽幽的道。

    季擎宇紧拧着眉,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如果当初那个男人真的是顾景行,按他的性格,如果喜欢言言,会马上找到慕家要人的,因为哪怕言言没有抛头露面过,但顾景行要找到一个人并不难,不会等到这么多年以后再娶她。

    而且他已经派人打听清楚了,顾景行之所以会娶言言,是顾家的老爷子做的主,似乎他们俩在结婚之前,并没有任何交集。

    季擎宇悬着的一颗心,多多少少放下了一些。

    小芒果可以是任何人的女儿,但绝对不可以是顾景行的骨肉,他不允许,不允许顾景行夺走他的一切......

    “擎宇哥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慕诗悦见季擎宇的脸色缓和了下来,急忙换上一副温婉的脸孔,柔声说道,“你看看言蹊,她现在过得很好,她跟顾景行很相爱,慕氏也在她手上,她已经爱情事业双丰收了,我们也该放下过去,过我们自己的人生了......”

    “过得很好?”季擎宇抬眸,要多冷漠就有多冷漠地看了她一眼,压迫的视线锁住她,“你觉得言言能过得好?”

    “那好,我也去找一个陌生人上了你,让你怀上孩子,等你肚子大了,再把你从楼梯上推下去,如果到时候,你还能笑着来跟我说你过得很好,我就原谅你,怎么样?”季擎宇嘲讽又冰冷的声音,在没有一丝暖意的办公室里响起。

    慕诗悦吓得直打哆嗦,她当然知道,季擎宇不会真的这么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番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就像一把把最尖锐的刀,直戳进她的心里,鲜血淋漓的,疼得她忘记了怎么去呼吸。

    “擎宇哥哥......”慕诗悦的眼泪,簌簌地往下掉,“你从一开始,就判了我死刑......你从头到尾......都是在利用我得到慕氏......对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