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三百零八章 我爱的人,是顾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慕言蹊闭了闭眼,强压下赶去找顾景行的冲动,对着容易开口道,“容易,你先去忙吧,我有话,想要单独跟靳衍学长说......”

    容易这才转过头,看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靳衍。

    “哦......”容易把手中剩下半杯的红糖水递了过去,“你喝掉我就走。”

    慕言蹊接过水杯,仰着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

    容易拿回水杯,转身离开,“你们聊。”

    “言蹊,你怎么不穿鞋?”靳衍这才走进来,顺便关上了门。

    “学长先坐,我现在去穿。”

    慕言蹊回到休息室,重新套上高跟鞋,又去了趟洗手间,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靳衍正坐在沙发上仔细看着药物的说明书,茶几上放着一杯热水。

    “言蹊,胃还疼吗?先过来把药吃了。”靳衍笑着望向她。

    慕言蹊回应了一个笑容,走上前,在靳衍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谢谢学长,我不疼了,不需要吃药。”

    “那也好,是药三分毒,能不吃尽量别吃了。”靳衍笑着放下了手里的说明书。

    慕言蹊握了握指尖,看着他问道,“学长,我听景辰说......你知道我跟顾景行上次在英国学校里发生的事情,你那次出现在英国,是特意去找我的,是吗?”

    靳衍一愣,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思忖了几秒钟,才淡然地开口道,“景辰告诉你了啊......”

    “没错,你跟景行的对话,我都听到了......”靳衍认真地看着她,“言蹊,我很开心,以前是很开心你喜欢过我,虽然因为景行,你的情书没能交到我手上,但是我很庆幸,你恢复记忆后,爱的人还是我......”

    “我去英国,是为了找你,但是我没告诉你真相,是怕给你压力,毕竟你跟景行还没有离婚,我怕给你带来精神上的负担......”

    “言蹊,你说就算你跟景行离婚了,也不会和我在一起,你说你配不上我,可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不在乎......”靳衍深情款款地紧盯着女孩的脸,继续说道,“你从来就没有配不上我,是我,是我没有福分,没有早点遇见你,否则,我们也不会错过那么多年......”

    “言蹊,过去的一切都不重要,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就可以不顾一切去爱你,你放心,景行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我给的爱,不会比他少的,我会用我的生命去爱你......”

    慕言蹊一边震惊地听着,一边使劲地摇着头,“不是这样的,学长,不是这样的......”

    错了,全都错了!

    “你不要激动,慢慢说,不是什么样的。”靳衍带着他独有的温润笑容,一脸宠溺地看着她。

    “我不是......我是......哎呀......”慕言蹊语无伦次地说着,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解释。

    “学长,抱歉,我骗了你,也骗了所有人,更骗了顾景行......”慕言蹊敛了敛思绪,清晰地开口道。

    见靳衍一脸疑惑的表情,慕言蹊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几口热水,继续开口道,“抱歉,我利用了你,我跟顾景行说,我爱的人是你,其实是骗他的,我只是想跟他离婚而已。”

    “你说什么?”靳衍想了想,认真地看着她,“言蹊,你不用担心景行会对我做什么,我不怕,真的,我愿意为了你付出一切,所以你不要担心我的处境,更不要因为这个故意推开我。”

    “真的不是这样的!”慕言蹊急得站起了身,大声道,“我......我爱的人,是顾景行!”

    “没错,我爱顾景行,从头到尾爱的都是他......”慕言蹊一边说一边落下了滚烫的泪水。

    没有想到,听到她亲口承认这件事的第一个人,居然会是靳衍。

    “学长,你一直是我从小到大的偶像,甚至我去英国上学,都是为了去你的母校,可是在那里,我遇到了顾景行......”

    “我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像从天而降的神坻一样,逆光而来,他让世间万物都黯然失色,从那一眼开始,我就爱上他了......”

    “他对我,好像对别人都不一样,又好像都一样,因为他是我的导师安排辅导我的,所以我们接触得特别多,那几个月,是我生命中最开心的几个月了,可是他对我的态度,始终都是冷冰冰的......”

    慕言蹊一边回忆着,一边不停地流着泪,脸上很快湿漉漉的一片。

    “我真的好喜欢他啊,可是我又不确定他喜不喜欢我,我害怕,所以连写给他的情书都不敢写上他的名字,我亲口把情书念给他听了,可是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也是人,我有自己的骄傲和尊严,我只能改口说,这封情书是写给学长你的,请他代为转交......”

    靳衍闻言,俊雅的脸上早已失去了血色,嗓音都带着几分涩然,“也就是说,情书的事情是个阴差阳错的乌龙,你对我,从来就没有男女之间的爱情,因为你爱的人,是景行?”

    慕言蹊重重地点点头,继续开口说道,“后来我回国,出了车祸失忆,忘记了出国留学那段时间的记忆,也忘记了顾景行......”

    “学长,你相信命运吗?”慕言蹊苍白的小脸上扬起一个苦笑,眼泪流得更凶了,“命运就是你兜兜转转,最后还是会遇到最初的那个人的,我没想到时隔多年以后,我会在失忆的情况下嫁给顾景行......”

    “只可惜,这个时候的我,已经不再相信爱情了,我一直在逃,却终究还是没逃过,再一次爱上了顾景行......”

    “学长,你知道吗?最好的爱情,不是那个人冲着我的光芒急急赶来,而是在我满身泥泞的时候,朝着泥地里爬行的我,温柔又坦然地伸出手的,顾景行他就是......”

    “我们结婚的时候,我已经不是慕家的三小姐了,我只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连妈妈治病的钱,都要一次一次拿命去赌,我甚至都已经不是当初的慕言蹊了,我满身伤痕,我心里千疮百孔,对谁都带着防备,可是顾景行,他从来没有嫌弃过这样的我......”

    “他用他的爱,一点点把我的心门重新打开,一点点让我重新变回了原来的慕言蹊,是因为有他,才会有现在的慕言蹊......”

    靳衍难过又心疼地看着她,“那你为什么不把这一切告诉他,还要跟他离婚?”

    慕言蹊身子一僵,愣了两秒钟,跌坐在了沙发上,“因为我配不上他,这辈子,我都没有资格站在他身旁了......”

    总裁办公室门外,容易紧紧握住门把,强忍住了推门而入的冲动。

    他想过了无数种可能,却唯独没有想到,事实会是这样的。

    原来在很早很早以前,早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她的心里,就住进了顾景行。

    而且,是爱得很深很深的那种。

    这么多年,在容易心里扎根的那个疑团,总算是解开了。

    可是为什么解开之后,心会这么疼呢?

    也不知道是为他自己疼,还是为慕言蹊疼......

    ......

    “季总,我们不回公司吗?家里一切正常,小小姐也在上课,是不是我姑妈打电话来,说家里出事了啊?”刘皓好奇地望着后座上一脸阴沉的男人。

    季擎宇始终紧蹙着眉,淡淡地回答道,“没有。”

    “那......”

    刘皓还没问出口,季擎宇便掀起眼皮,给了他一个“闭嘴”的冷厉眼神。

    刘皓乖乖闭了嘴,他们家boss向来儒雅绅士,难得出现这副样子,一旦出现,就说明出了什么大事。

    低调奢华的迈巴赫驶进季擎宇的别墅,他没等司机下来,便自己开门下了车,像是在赶时间一般,踩着皮鞋,大步往屋里走去。

    正在交代女佣准备午餐的刘管家,见季擎宇回来,急忙迎了上去,“先生怎么突然回来了,是回来陪小小姐吃午餐的吗?”

    “芒果在哪?”

    刘管家拿出拖鞋给他换,笑着答道,“在书房里上课呢,先生早上说的话好像听进去了,我刚刚去偷偷看了一眼,乖着呢......”

    说话间,季擎宇已经换下了鞋,大步走向书房。

    一楼的书房,原本是个偏厅,专门为小芒果改造成教室的,这会儿老师正给她上着中文课,背着《三字经》。

    季擎宇刚走到门口,里面便传来小家伙软软糯糯又一本正经的声音:“认知粗,性本上,信相近,习想远......”

    “小芒果,不是这样念的,中文是分平舌音和翘舌音,还有前鼻音和后鼻音,都要区分开来的,你再听我念一遍......”中年女老师耐心地指正道。

    季擎宇的嘴角扬了扬,延续了一路的焦灼,在听见小芒果稚嫩的嗓音后,多多少少褪去了几分,敛了敛思绪,推开门走了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