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三百零七章 这把狗粮撒得好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学长,不是这样的......”慕言蹊的大脑一片凌乱,下意识就想开口解释:“我......我之前......”

    她的话还没说完,腹部的一阵不适感就猛地袭来,疼得她捂着肚子弯下了腰。

    “言蹊!”靳衍急忙扶住她,“你怎么了?”

    “言言,是不是胃疼了?”容易终于意识到自己逼她逼得太紧了,紧张地上前扶着她的手臂。

    靳衍皱着眉望向容易,“怎么回事?”

    “言言一生气就会胃疼,一定是我刚刚惹她生气了。”容易自责的道。

    “言蹊,我抱你回休息室躺会儿。”

    慕言蹊还没来得及拒绝,身子便一个腾空,被靳衍打横抱进了怀里,往门口走去。

    “学长,你放我下来。”慕言蹊一边痛苦地拧着眉,一边开口说道。

    这里人来人往,人多嘴杂,万一传进顾景行耳朵里,他一定会不开心的。

    “言蹊,你别乱动。”靳衍垂眸看了她一眼,很快抱着她进了总裁办公室,将她放在了休息室的床上。

    休息室是新布置的,家具也换了全新的,是慕言蹊喜欢的简约风,顺着落地窗就能看到繁华的街景。

    靳衍给慕言蹊盖上了被子,又转头望向了身后的容易,“有备用的药吗?”

    容易摇摇头,“没有,还没来得及备上。”

    “那我出去买,言蹊,你乖乖躺着等我一下。”靳衍看了床上脸色泛白的女孩一眼,急忙转身大步离开。

    “学长,不用了......”慕言蹊的话还没说完,靳衍便消失在了门口。

    “言言,你看靳衍对你多好啊,这个世界上,很少有这么气质温雅的男人了......”容易一脸欣赏的道。

    “你还说!”慕言蹊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腹部的疼痛感更重了,甚至她都分不清是胃疼还是姨妈痛。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躺着,我先去给你倒杯热水。”容易转身走了出去。

    慕言蹊闭了闭眼,手探进被子里揉了揉肚子,好一会儿才稍稍缓解了一些,她刚想起身去趟洗手间,搁在一边风衣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慕言蹊坐起身,拿出手机看了看,见是顾景辰,便划开屏幕接起了电话。

    “二少,找我有事?”

    顾景辰心里着急,没注意女孩嗓音里的虚弱和不适。

    “嫂子,你还真跟靳衍签约啊?你这是在我哥头上点火啊......”顾景辰应该不是在什么私密的场合,压低了嗓音说道。

    慕言蹊靠在床头,疲惫地捏了捏眉心,“这件事情我跟你说不清楚,但是我会处理好的,靳衍只是单纯地想帮助我尽快让慕氏走上正轨,你有空的话,也帮我劝劝你哥......”

    “噗......单纯?”顾景辰像是听到什么多好笑的笑话一般,魅惑的嗓音里又带着几分打抱不平,“嫂子,你是被爱情冲昏头了吧?是不是靳衍做什么都是对的......”

    “你胡说八道什么?”慕言蹊不悦道。

    “靳衍这么光明正大来跟我哥抢你,也就只有你觉得他单纯,可是你们也不能这么名正言顺地欺负我哥吧!”顾景辰也不高兴了。

    “你瞎说什么,什么抢我,把话说清楚。”慕言蹊预感事情不对。

    “原来你真不知道啊......”顾景辰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幽幽的道,“我就说呢,我这么善良的小嫂子,怎么忍心这么对我哥......”

    “别打哑谜,快说清楚怎么回事。”

    “嫂子,你跟我哥在英国玫瑰园的那个晚上,我没忍住好奇心,想见证你们浪漫的一刻,就让莫凡给我装了摄像头看你们的现场直播嘛......”

    慕言蹊翻了一个白眼,“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

    “可是我在看的时候,昊焱和靳衍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他们都听到了你和我哥的对话......”顾景辰气鼓鼓的道。

    “你说什么?”慕言蹊惊得说不出话来,康昊焱听到也就算了,靳衍如果听到她跟顾景行说的那些话......

    慕言蹊还没来得及接着往下想,顾景辰便继续开口抱怨道,“嫂子,靳衍对你什么心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听到你说恢复记忆,还说喜欢你的人是他,他二话不说掉头就飞去了英国找你,那叫一个着急,而这件事情,我哥知道......嫂子,靳衍难道没有迫不及待跟你表白,劝你早点离婚,规划跟他的未来?”

    慕言蹊像被什么东西定格在原地,呆呆地举着手机,望着墙上的一副油画发呆,思绪猛地拉回到了英国的时候。

    她跟顾景行在玫瑰园吵完架,晕倒在雨里,昏迷了一天一夜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医院里,而出现在她眼前的人,是靳衍。

    他说他刚好来伦敦办事,回到学校发现昏迷的她,原来不是,原来他是在头天晚上听到她和顾景行说的话,特意来找她的。

    他无微不至地照顾了她几天几夜,带着她回国......

    她记起来了,回国那天的路上,他还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当时她还觉得奇怪,但是现在想想,原来那个时候,靳衍以为她爱的就是他啊......

    他虽然没有挑明,可是就像顾景辰说的,心里已经在期待他们的未来了......

    “嫂子,我已经劝过靳衍很多次了,让他别跟我哥作对,我哥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允许别人来抢你呢?”

    “兄弟决裂事小,真逆了我哥的麟,顾家和靳家的交情从此没了不说,靳家的生意,怕是也很难保住了......”

    顾景辰说这些,多多少少都有提醒小嫂子的意思,她如果执意要跟靳衍在一起,那赔上的,是整个靳家。

    依照小嫂子这么善良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再跟靳衍有任何牵扯的。

    可顾景辰不知道的是,慕言蹊此刻心里想着的,不是靳衍会怎么样,而是顾景行今天的反应!

    原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靳衍已经跟顾景行因为她有了斗争了啊。

    她还以为自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拿靳衍当借口,推开顾景行,反正靳衍也要出国了,从此他们三个人陌路天涯,应该很难再见面了。

    她终究还是太天真了。

    难怪今天顾景行看到靳衍,会这么生气,他带着惩罚的吻,他带着乞求的商量,都是因为靳衍已经名正言顺地向他宣战了。

    而顾景行自然以为她爱的是靳衍,以为自己必输无疑。

    这个从小养尊处优,字典里没有过“输”字的男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她伤得溃不成军......

    慕言蹊觉得自己就是个祸害,身边的人都被她搅得一团糟。

    “嫂子,你在听吗?”顾景辰站在会议室的角落里,仔细地听着电话这端时重时浅的呼吸声,他不知道自己说出这些事会有什么后果,但是他非说不可。

    慕言蹊像被点住了穴道一般,完全听不见顾景辰的声音,耳畔只有顾景行在会场里带着哀求的嗓音。

    慕言蹊的眼泪,猛地就砸落了下来,下一秒,便扔掉了还没挂断的手机,掀开被子,连鞋都没来得及穿上,就冲向了门口。

    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她要去告诉顾景行,没有靳衍,他们之间,从来就没有靳衍......

    他不需要那么卑微,那么小心翼翼,不需要爱得那么辛苦......

    “嫂子,嫂子!喂?嫂子!”顾景辰抬高了嗓音喊道,会议室里所有高管都停下了工作讨论,朝着他的方向看来。

    “呃......”顾景辰清了清嗓子,挂上了电话,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严肃的道,“我给我嫂子打过电话了,我哥很快就会回来开会了,大家继续准备吧。”

    “是,二少。”众人纷纷应了声。

    印象中,这还是大boss第一次缺席晨会啊,为的是帮太太的新闻发布会站台,这把狗粮撒得好。

    慕言蹊光着脚丫,顾不得大理石地板上传来冰凉的温度,刚跑到门口,打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就跟走进来的容易撞了个满怀。

    “言言,你怎么了?我去给你拿红糖了,所以来晚了。”容易手里端着一杯红糖水,被慕言蹊这么一撞,洒了半杯在地上。

    “你慌慌张张地要去哪?怎么不穿鞋啊?”容易一边整理着洒在自己身上的水渍,一边震惊地盯着她的脚丫。

    “我......”

    慕言蹊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容易身后买好药赶回来的靳衍。

    可能是因为着急跑回来的,他的气息有些微喘,额头上还有细细的汗珠冒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