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三百零六章 这次好好吻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顾景行始终保持着搂着她的姿势,两人离得很近,女孩的抱怨声自然一字不落地落入他的耳朵里。

    男人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俯身在她耳畔亲了亲,薄唇轻启道,“那我们再来一次,这次好好吻,嗯?”

    慕言蹊:“......”

    “我真的要去工作了......”慕言蹊换上一副哀求的表情,可怜巴巴地望着顾景行。

    “蹊蹊......”顾景行温柔地看着她,深邃的黑眸里又像是裂开了一条缝,有着难掩的复杂情绪奔涌而出。

    不知道为什么,慕言蹊的心忍不住刺痛了一下。

    “怎么了?”女孩呆呆地看着他。

    顾景行深深地凝视着他,低沉的嗓音染上了一抹痛色,“我不想让你跟靳衍签约,不想让你跟他接触,如果你爱过一个人,就一定能体会我现在的心情......”

    慕言蹊的心狠狠一缩,紧跟着,一道尖锐的疼就顺着她的心脏,蔓延到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蹊蹊......”顾景行捧起她低垂下的小脸,迫使她望向自己,急急的道,“我知道你不喜欢占有欲太强的我,我愿意改,可是我真的不喜欢你跟靳衍在一起......”

    “蹊蹊,你也说过,你跟靳衍不可能的,你相信我,时间会冲淡一切的,你给我一些时间,我会让你忘记靳衍的,我一定能做到,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顾景行的语速很急,像是要最后抓住些什么一样,迫切又紧张。

    慕言蹊的心里更疼了,眼底很快氤氲起浓浓的水雾,连带着顾景行的脸,也模糊了几分。

    “不是这样的,我......”她刚开口想要解释的话语,硬生生地停了下来,紧咬着下唇,眼泪就跟着砸落了下来。

    她就知道,顾景行看到靳衍会不高兴的,她不想让他不高兴,可是她没有办法阻挡靳衍的突然到来,甚至连解释都不能解释。

    她只能忍,狠着心肠,看着顾景行痛苦,自己也跟着痛苦。

    “蹊蹊,怎么了?”顾景行一看见女孩的眼泪,当下就慌乱了起来,急忙抬手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不哭了蹊蹊,我不说了,我不说了好不好......”

    慕言蹊使劲吸了吸鼻子,止住了眼里的泪水,擦干眼泪,挣脱开了顾景行的手,有些沙哑的声音开口道,“时间不早了,我真的要工作了。”

    话落,连看都没有多看顾景行一眼,转身走向了门口。

    门一拉开,守在门口的凌莫凡恭敬地朝着女孩颔首行礼,“太太好。”

    慕言蹊一愣,她说怎么这么久都没人进来呢,原来是凌莫凡守在门外。

    她脸上的泪痕还没干,不想让人发觉,淡淡地“嗯”了一声,表示回应,便匆忙走向了电梯的方向。

    凌莫凡目送老板娘走远,这才推开门,走进会场,一眼看见在舞台上一动不动站着的boss。

    他还没走近,就能感觉到boss身上的肃杀,铺天盖地地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凌莫凡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估计又是为了靳衍,跟太太一言不合吵架了吧?

    刚刚太太的眼睛红红的,一看就是哭过。

    凌莫凡提起精神,走上前,小心翼翼地问道,“boss,咱们该回公司了,今天周一,所有人都在等......”

    他后面的“您”还没说出口,男人便冷冷地打断了他,“季擎宇走了?”

    凌莫凡一愣,急忙汇报道,“是的boss,不过他好像不是回越宇的方向,应该是回家了......”

    见男人的脸色没有好转,凌莫凡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继续汇报道,“衍少跟容易上楼了,应该是商量签约的事情。”

    男人这才迈开腿,大步往外走去,“派人给我盯着,靳衍什么时候走,走的时候脸上是什么表情,事无巨细都要跟我汇报!”

    凌莫凡急忙跟了上去,“是,boss。”

    ......

    慕言蹊乘坐电梯到达顶楼,猜想靳衍这会儿应该是在容易的办公室,便改了方向,拐去了洗手间。

    容易的办公室跟她的办公室紧挨着,并且是透明设计,她如果经过,一定会被屋里的人看到。

    慕言蹊到了洗手间,还好现在里面并没有人,她拿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和被顾景行亲得化开的口红,靠在盥洗台上深呼吸了几口气,平复着内心的思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紧接着,门被推开,进来上洗手间的女秘书诧异地唤了一声“慕总”,才拉回了慕言蹊的思绪。

    “慕总好。”秘书又礼貌地问了声好,才走进了其中一间。

    慕言蹊收回了思绪,对着镜子照了照,确定看不出什么异样,才走向了门口。

    总经理办公室内,容易正和靳衍聊得起劲,眼角的余光,瞥见落地窗外经过的慕言蹊,笑着朝她挥了挥手。

    慕言蹊看到了容易的动作,踩着高跟鞋,推开门走了进去。

    “言蹊,你忙完了?”靳衍转过头,温柔地看着她,“景行回去了?”

    “嗯,”慕言蹊点了点头,走上前看着靳衍,深深鞠了一躬。

    “言蹊,你这是干什么?”靳衍急忙从椅子上站起身扶起她。

    “学长,抱歉......”慕言蹊直起身子,平静地看着他,“我知道,学长之所以愿意跟星灿签约,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帮刚接手慕氏的我......”

    “学长的恩情,我无以为报,可是真的很抱歉,我不能跟学长签约,今天的事情,我会找机会跟公众澄清。”

    “言言,你疯啦?”还没等靳衍开口,容易便急急地站起了身,“我跟靳衍亲口宣布签约的事情,你去反悔?你知不知道这对慕氏有多大的影响!”

    “闭嘴!”慕言蹊凌厉的视线望着他,“容易,我才是总裁,签约靳衍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经过我的同意就自作主张,你知不知道我完全可以以这个理由撤免你的职务!”

    容易明显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生气,跟靳衍签约本来就是互惠互利的好事,就算顾景行不开心,但他想慕言蹊怎么都会以大局为重,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的。

    可是现在看来,事情远比他想象中复杂得多......

    靳衍看着争执的两人,不仅没有震惊和生气,甚至看到慕言蹊由于生气而涨红的小脸,嘴角扬起了宠溺的笑容,转过她的肩膀,耐心地问道,“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不能签我,是我平时太任性了,怕管不了我吗?你放心,我会好好工作,公司的安排,我无条件服从......”

    靳衍这副态度,瞬间惹得慕言蹊更加疑惑和不安起来了。

    她怎么觉得,他这副样子,有点怪怪的啊......

    就跟......

    对,就跟顾景行无条件纵容她的那副样子是一样的!

    难道......

    慕言蹊吓得咽了一口唾沫,这才发现,靳衍的双手还握着她的肩膀。

    “学长......”慕言蹊有些局促地推开了他的手,不敢再继续往深了想,开口道,“学长有自己的工作室,什么也不缺,根本不需要跟我们签约的。”

    “我不是怕学长不好管,而是星灿规模太小,根本就没这个能力负责学长的演出事宜,之前的记者说的没错,比星灿厉害的公司大有人在,学长想找经纪公司的话,可以去帝景,帝景的娱乐业不是景辰在打理吗?你们是兄弟,什么都好商量......”

    靳衍嘴角的笑意更浓了,问道,“如果我只想跟你签约呢?”

    慕言蹊:“......”她苦口婆心劝了这么半天,白说了?

    “可是......”

    没等慕言蹊开口,容易坚定的声音便响了起来,“靳衍,你别说了,签约的事情就这么定了!”

    慕言蹊震惊地望着他,“容易,你......”

    “不就是撤销我的职务吗?悉听尊便......”容易一脸无所畏惧的道,“但是在这之前,我一定要跟靳衍签约,你不管慕氏的死活,我要管!慕氏是外公打下来的江山,不能让你胡作非为!”

    慕言蹊紧咬着牙,死死盯着容易。

    容易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无所谓地摊了摊手,“你不就是怕顾景行生气,会拿靳衍出气吗?言言,你坚决不跟靳衍签约,其实是想保护他,对不对?”

    慕言蹊:“......”这种话,怎么能当着靳衍的面乱说呢?他一定会误会的!

    果然,下一秒,靳衍就惊喜地重新抓住她的肩膀,期待地开口问道,“真的吗?言蹊,你是怕景行会不高兴我们签约,怕他迁怒于我,才不同意这件事情的吗?”

    慕言蹊:“......”真的是乱死了,一个顾景行就让她头疼了,现在靳衍又来添乱,她的生活,怎么就被搞得这么一团乱!

    “言蹊,你回答我的问题。”靳衍摇晃着她的肩膀追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