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三百零五章 要吻你就好好吻...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顾景行的声音不大不小,可是这会儿会场里所有人都静若寒蝉,屏息看着这个如王者降临般的男人。

    所以此刻,偌大的会场内,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结果就是,男人刚刚无比宠溺又带着暧昧的话语,就这么一字不落地落在了众人的耳朵里......

    不相干的记者和主持人,自然是捂着嘴巴暗暗偷笑。

    没想到传说中高冷禁欲的顾景行,还有这样的一面啊......

    而坐在一边的季擎宇,和在台上站着的靳衍和容易,脸色都十分不好看。

    慕言蹊的脸早就红到了耳根,恨不得此刻地上能有一个洞让她钻进去。

    这么多人在,还是在直播......鬼知道她会被顾景行的狂热粉骂成什么样!

    男人看着女孩脸上娇羞到嗔怒的表情,心里像开出了斑驳的花朵,心情一片大好,薄唇忍不住凑上前,吻了吻女孩的眉心,这才准备起身。

    他没有像季擎宇和靳衍一样,先去打招呼,而是顺势在沙发中间坐了下来,隔开了季擎宇和女孩之间的距离。

    男人靠在沙发椅背上,修长的双腿随意交叠起,一只手搭在椅背上,一只手搂住女孩纤细的腰身,俊美的脸上一副慵懒闲适的表情,却又透着帝王般高高在上的强大气场,无形的压迫感在会场内蔓延开来。

    众记者:“......”好傲娇啊,这种场合都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可这个男人是谁,顾景行!

    他代表着权利和地位的象征,没有人敢试图挑战他的权威。

    记者们不仅不敢向他提问,而且顷刻间都变得小心又谨慎,采访也变成了官方的态度,只问容易一些关于慕氏发展和跟靳衍签约的具体情况。

    慕言蹊无奈地笑了笑,早知道顾景行一来,那些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扒层皮的记者都会变成猫的属性,她一定早就请他过来了。

    季擎宇始终淡然地坐着,气场虽没有顾景行这么强,但他无论是脸还是气质,都是偏温润一些的,不像顾景行那么刚毅冷硬,倒也没有逊色。

    b市两个最年轻有为的男人坐在一起,前面还有靳衍这样的男神在接受采访,这种百年难得一遇的场景,直播画面简直美得不像话,观众的视线都不知道该落在谁的身上。

    而唯一的女主角慕言蹊,自然成了人人羡慕的对象,能让这几个男人凑在一个台上的,迄今为止,也只有她!

    “我是不是该谢谢季总,百忙之中抽空,来澄清跟我太太之间的关系。”顾景行慵懒的目光落在前方,突然开口对季擎宇说道,把“太太”两个字强调得特别重。

    记者们对容易的采访还在继续,所以此刻他说的话,只有沙发上的三个人能听到。

    慕言蹊指尖蓦地一僵,她怎么可能听不出顾景行话语里的嘲讽和挑衅。

    季擎宇自然也听出了异样,勾起唇角,冰冷地笑了笑,转过头,望向了顾景行,下一秒,就像是看到什么令他震惊的画面一般,双眸骤然紧缩了起来。

    “季总的牌打得不错,可惜我老婆,不是谁都可以利用的,今天这么好的日子,我就不计较了,再有下一次......”顾景行淡然地转头看了他一眼,嘴角的笑意生生止在眼角,深邃的凤眸里满是寒意,“季总应该知道后果的......”

    季擎宇死死地盯着他的脸,脸色白了又白,搁在身侧的手已经紧握成拳。

    顾景行淡淡地收回视线,菲薄的唇角勾起一抹讥诮,他就警告了两句,季擎宇反应就这么大,还有本事跟他抢老婆?

    简直笑话!

    慕言蹊见两个男人的对峙没有继续下去,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他们会打起来!

    由于顾景行的到来,没有记者敢提问私人问题,新闻发布会很快便结束。

    记者和工作人员井然有序地离开会场,只剩下还没走的几个人。

    “靳衍,我们先上楼,商量一下签约的具体内容吧。”容易看了沙发上坐着的三个人一眼,转头对靳衍说道。

    “好。”靳衍的目光落在慕言蹊身上,点了点头,转身跟容易一起离开。

    慕言蹊早就坐如针毡,等记者们一离开,急忙站起身对顾景行开口道,“你该回去工作了,我也还有事要忙,再见。”

    “老婆,急什么......”顾景行一副舍不得站起来的样子。

    慕言蹊瞪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他身旁的季擎宇,只见季擎宇脸色苍白,失神地盯着前方的地面,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慕言蹊很快收回视线,“你们喜欢坐就继续坐着吧,我还有很多工作。”

    男人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老婆,来者是客,我陪你送送季总,嗯?”

    慕言蹊:“......”原来是宣示主权,敌不动他也不动啊......

    幼稚!

    慕言蹊脑海里闪过这两个字的时候,心里却漫起了止不住的暖意,连带着嘴角都上扬了起来。

    顾景行为她争风吃醋的样子,还真是莫名的可爱!

    慕言蹊没舍得挣脱开男人握着她手腕的手,敛了敛思绪,冷漠地望向季擎宇,道:“季先生,我送您?”

    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的季擎宇,眉心蹙了蹙,抬眸望向了女孩,优雅磁性的嗓音有几分干哑,“言言,我有话想跟你说......”

    慕言蹊多多少少都气不过被人利用的感觉,冷冰冰地开口道,“我连跟自己的亲老公吃顿午饭的时间都没有,还有时间跟你聊天?”女孩的脸越来越冷,“抱歉,我真的很忙......”

    季擎宇眉眼间深沉了几分,却也没有勉强,“好,那我改天再找你。”

    慕言蹊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眼底闪过复杂的情绪,下一秒,就像是释怀了,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

    她对季擎宇有什么好失望的,几年前,不就已经认清他是什么人了吗?

    在他心里,利益永远是凌驾于感情之上的,她还对他心存什么幻想,还想让他时刻记着他们之间的友情吗?

    简直可笑......

    “宝贝儿,怎么了?”顾景行站起身,低头看着女孩写着失落的小脸,忍不住抬手捏了捏。

    “哎呀,粉都被你捏掉了......”女孩嗔怒地看了他一眼,“现在可以回去工作了吧?”

    顾景行低低哑哑地笑着,“其实......你还是可以陪亲老公吃顿午饭的......”

    慕言蹊:“......”

    “我很忙的,你们帝景周一不是也有例会吗?你怎么有时间过来?”

    男人嘴角挂着笑意,“老婆不愧是帝景的老板娘,连例会时间都一清二楚......”

    慕言蹊:“......”

    “懒得跟你瞎扯,各忙各的去吧。”慕言蹊转身就想走,本以为她一离开,顾景行自然就会松开她的手,没想到下一秒,就被一个力量拽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里。

    慕言蹊蹙着眉,摸了摸被撞得发疼的鼻子,还好她的脸是原生的,要是整过容垫了鼻子什么的,早就被撞塌了。

    “你......”女孩不悦地抬起头,刚想开口理论,眼前男人俊美的连突然放大,从天而降的吻,带着他极具掠夺性的霸道气息,瞬间将她淹没。

    “唔......”慕言蹊下意识想要推开她,却被男人紧紧圈在怀里,未能撼动分毫。

    她自然也不做无谓的反抗了。

    这几天他们接吻的次数不少,甚至比平日里要多得多。

    先是慕言蹊在心里打着保护靳衍的名义,理直气壮又随心所欲地吻他。

    起先,顾景行心里多少还是有点膈应的,可吻了几次下来,发现自己根本就招架不住宝贝儿这样的献吻,每一次都是化被动为主动,掌控着她的一切。

    慕言蹊很快就被吻得透不过气来,还好此刻会场内的人都已经离开,就剩他们两个。

    顾景行在她快要不能呼吸的时候,适当变得温柔,给了她喘息的空间,薄唇有一搭没一搭地点着她被亲肿的唇瓣,双手却将她圈得更紧了一下,不让她退离半分。

    慕言蹊闭着眼睛,瘫软在男人炙热的怀抱里,浑身软绵无力,双手攀在他的肩膀上,才支撑着不让自己摔下去。

    她好不容易才稍微整理好呼吸,刚想睁开眼缓缓神,让顾景行放开她,唇瓣又被牢牢堵住。

    “唔......”

    现在这个吻,比起刚刚那个还要磨人,霸道中带着几分纠缠,慕言蹊的舌根很快便开始发麻......

    一个深吻,缠绵了许久,在慕言蹊支撑不住,快要窒息下的挣扎中,好不容易才结束。

    女孩脸颊酡红,微张着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睁开迷离的双眸,嗔怒地瞪着顾景行。

    “要吻你就好好吻,非要把我弄到断气是么......”慕言蹊嘟着小肿嘴,瓮声瓮气地嘀咕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