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三百章 你老婆.........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这个岛是龙枭的秘密训练基地,守卫比流溪帝宫还要森严,不会有人进来发现妈妈的存在的,骁龙特战队的军区医院也在这里,我给妈妈请了最好的医生,成立了医疗团队,专门研究她的病情。”

    “谢谢你......”女孩转过头看着他刚毅英俊的侧脸。

    顾景行勾起唇角,像陈述着最平常不过的事情一般开口道,“蹊蹊,她是我的岳母,我的家人。”

    慕言蹊心里漫起一股暖流,前所未有的踏实。

    刚走进屋,一个熟悉的身影便迎了出来,“三小姐,你来啦?”

    “容妈!”慕言蹊扬起一个笑容,松开男人的手,跑上前一把抱住了她,“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了,你想妈妈了吧?快进去吧。”

    “嗯。”

    精致明亮的病房内,慕婉柔坐在落地窗边的单人沙发里晒着太阳,纤瘦的身上穿着宽松的病号服,腿上盖着不薄不厚的毛毯,跟慕言蹊有着七八分相似的脸,像是被岁月饶过,看上去只有三十出头的模样。

    只是,她像是听不见任何声音,连有人进来的脚步声都没有打扰到她,视线空洞地盯着手里的洋娃娃,嘴巴一张一合,却没有吐出半个音节。

    “妈妈......”慕言蹊蹲在她腿边,眼圈一红,眼泪便跟着砸落了下来。

    她的手,轻轻握住慕婉柔的手,像是要把自己的温度传递给她。

    “妈妈,我是言言,您还记得我吗?我来看您了......”慕言蹊固执地叫着她。

    “三小姐,您不要心急,我听这里的医生说,姑爷请的是国际上最有名的脑科医生,医疗团队足足几十个人呢,一定会有办法治好婉柔小姐的......”容妈宽慰道,忍不住转过身,看了伫立在门口的男人一眼,深深地鞠了个躬,“谢谢姑爷......”

    顾景行充耳不闻,眼里只有宝贝儿的身影,仅仅是看着她的背影,他就能感觉到她的悲伤,连带着他的心,都跟着抽疼了起来。

    容妈直起身子,不敢多打量眼前俊美无比却自带绝缘体的男人,姑爷是很能干,就是人冷了点。

    容妈收起思绪,转过身,心疼地看着慕言蹊,忍不住哽咽道,“小姐,您别哭了,哭得我也想哭了......”

    就在这时,神情呆滞的慕婉柔,突然抽出了被慕言蹊包裹住的手,缓缓地朝慕言蹊伸了过去。

    慕言蹊一惊,定定地看着她,下一秒,那只冰凉的手就抚摸上了她白皙精致的脸蛋,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

    不仅仅是慕言蹊,就连容妈也惊得说不出话来,愣了好久才像是从梦里惊醒过来,“三小姐,你看,婉柔小姐她......她在帮你擦眼泪!她有反应了!”

    慕言蹊瞬间破涕为笑,只是脸上的泪,流得更凶了,她紧紧抓着慕婉柔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生怕一眨眼,这一刻的感觉就会消失不见。

    “宝贝儿,不哭了......”顾景行穿着黑色西裤的长腿迈上前,蹲下身,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发心,“我跟宝贝儿保证,不惜一切代价,也会治好妈妈,宝贝儿相信我,好不好?”

    慕言蹊重重地点点头,心里却更疼了。

    他们很快,就不是一家人了,她心里的那个沙漏,在一点一滴在倒计着他们分别的日子,她只能暂时地忘记它,珍惜跟顾景行在一起的每一天。

    顾景行心疼地将女孩拥进怀里,一家三口的身影,给清冷的病房增添了丝丝温暖。

    见过妈妈的慕言蹊,从岛上回来后,心情明媚了不少,吃过午饭,在花园里一边晒着太阳,一边跟小帆船视频通话,聊得热火朝天。

    顾景行矜贵颀长的身躯,倚靠在门口,远远地看着秋千上正举着手机聊得开心的宝贝儿,俊美的眉眼间满是温柔。

    “老顾,你老婆......有病吧?”龙枭大喇喇地走上前,心疼地拍了拍顾景行的肩膀,看着远处那抹纤细的身影,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她如银铃般的笑声,摇了摇头,心疼地道,“我听景辰说,她在跟一个三岁的孩子聊天,一聊就能聊几个小时,她脑子是不是不正常......”

    沉浸在宝贝儿笑声里的顾景行,突然被打断,已经很不爽了,偏偏这个没眼力见的,居然说他老婆有病......

    男人的脸色黑如锅底,低沉冰冷的嗓音从喉间溢出,“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龙枭:“......”能不能换句台词,好老套哦......

    “我家就我一个人,我的确有病,所以你的话......没毛病!”龙枭一脸得逞的笑意。

    顾景行斜睨了他一眼,继续转正视线望向宝贝儿。

    阳光下,女孩坐在秋千上轻晃着,画面无比宁静美好。

    男人的嘴角漾开笑容,盯着女孩的背影,淡淡静静地开口道,“她还是个孩子,当然能跟小朋友有聊不完的话题了......”

    龙枭:“......”

    “我最喜欢现在这样的蹊蹊,没有烦恼,没有悲伤,单纯美好得像个孩子,我宁愿她永远都长不大,就这么快乐地活着......”

    “只要她愿意,我就有让她无忧无虑的资本,只要她愿意留在我身边......”

    “老顾,你也别太死心眼了,你喜欢有血有肉的慕言蹊,就得接受她有独立的思想,你都对她这么好了,她还不爱你,那就是真的不爱了......”龙枭认真地分析道。

    顾景行:“......”这是在劝人?

    “我对她不够好......”顾景行菲薄的唇角勾起一抹苦笑,“就算把全世界给她,都不够,她值得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切......”

    龙枭被噎了好一会儿,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看老顾这样子,是婚后走火入魔,中了慕言蹊的毒了......

    顾景行正享受着这一刻的感觉,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撇开龙枭搭在他肩上的手,站直了身子,转身进了屋。

    龙枭:“......”他还是找顾景辰玩去吧。

    ......

    管家正在厨房吩咐主厨晚上要加的几道菜,便听见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一个女佣很快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道,“管家,快......快上楼,先......先生在找你!”

    “找我就找我,你这么急干嘛?”管家不悦地看了她一眼,先生最不喜欢这种莽莽撞撞的下人了。

    女佣好不容易才喘好气,解释道:“先生不知道在屋里找什么,好像找不到,很生气!”

    “知道了,我上去看看。”管家急忙大步离开。

    二楼的主卧内,顾景行一脸暴躁地在翻箱倒柜找着什么,怕被宝贝儿发现,打开找过后的柜子和抽屉,又重新小心翼翼地关上。

    “先生,您在找什么?”门没关,管家敲了门之后,站在门口问道。

    “有一个礼盒,白色的,我前段时间准备的,就放在抽屉里,不见了。”顾景行黑着脸道。

    “先生,我没动过抽屉,也没有见过您说的礼盒。”管家确定的道。

    “先生,里面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吗?需不需要我去查监控,看看是不是哪个手脚不干净的下人拿的?”管家试探着问道,但是这种概率极小,流溪帝宫的女佣和保镖都是经过严格筛选的,一般会把他们的家底查得清清楚楚,所以就算有心偷东西,也没这个胆,因为惹怒这个男人的后果不堪设想,严重的,甚至会牵连家人。

    顾景行捏了捏眉心,“算了,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可能是我记错了。”

    是他亲手画的一幅画,他刚刚看到宝贝儿在跟小帆船视频通话,突然想起来的,因为上面画的就是他们三个人。

    管家想了想,又开口道,“那先生,要不要问问太太啊?没准是太太帮您收起来了。”

    “不用,”男人想都没想就拒绝道,“不要告诉太太,你下去吧。”

    “是,先生。”管家弯腰行礼后很快离开,心里难免疑惑了起来,找得这么急,怎么连问都不愿意问了,毕竟太太收起来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找礼盒的小插曲很快过去,夜幕降临,流溪帝宫在热闹和谐的氛围中渡过了晚餐时光。

    慕言蹊吃过晚饭便回了房间,容易给她发了邮件,是第二天记者会上会提出的问题,需要她提前做好准备。

    慕言蹊还没整理完,容易的电话便打了进来。

    慕言蹊随手接起了电话,“容易,我快整理好了,基本没什么问题,就按这些正常提问吧。”

    “言言,我找你不是为这件事,”容易兴奋的声音传来,“刚刚靳衍给我打电话了,说他想加入星灿,简直太好了,有了靳衍的加入,星灿就会成为最受瞩目的经纪公司,慕氏的脚跟就算站稳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