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九十八章 她就是忍不住...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男人冰冷僵硬到了极致的身躯,缓缓停了下来,他多想头也不回地离开,好让自己输得不那么难看,可终究,还是低估了宝贝儿对他的吸引力,也高估了自己对宝贝儿的抵抗力。

    男人闭了闭眼,无奈地转过身,无论宝贝儿要说什么伤他的话,他受着就是了,总比她不在身边,看不到她要强。

    顾景行刚转过身,视线还没捕捉到女孩,眼前就冲上来一个身影,猛地抱住了他,下一秒,一个柔软的触感,堵住了他的薄唇。

    顾景行瞳孔骤然紧缩,怔怔地僵硬在原地,忘了怎么去反应......

    宝贝儿在吻他!

    当脑海中确定了这个事实之后,男人的心底,须臾绽放开了绚丽的花朵,感觉有一股甜蜜的暖流,从他的心底,蔓延至了全身。

    可是很快,这朵还没来得及完全盛开的花朵,又重新枯萎凋零。

    因为他想起来了,是因为他提出让她吻他,才会考虑放过靳衍,所以才会有这一刻的吧......

    她就那么爱靳衍,爱到连这样的条件都能接受......

    顾景行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慕言蹊闭着眼睛,羞涩地吻着他,她穿着平底的棉质拖鞋,垫高了脚尖,也够他够得有些吃力,索性就腾出了勾着他脖子的一只手,移至他的脑后,往下一压。

    不再这么累以后,慕言蹊的动作也更炙热了起来,灵巧的小舌探进男人紧闭着的唇齿间,可试了好几次,都未能成功。

    慕言蹊蹙了蹙眉,平时,就算她不去主动,顾景行的吻,也是要多热情就有多热情,完全没有她主导的份。

    可是现在,她都主动了,他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慕言蹊好奇地睁开了双眼,暖黄色的灯光下,男人冷沉无波的双眸,映入了她的眼底。

    那双深邃如海的凤眸,此刻没有一丝**,平静的可怕,可是平静的底下,又像是在酝酿着蓄势待发的十级风暴,看得慕言蹊心头一凛。

    女孩的唇,就这么死死地贴着他冰冷的薄唇,两双眼睛隔着不能再近的距离,四目相对,彼此的眼中,都倒映出了对方的双眸。

    慕言蹊固执地抱着他,甚至把自己跟他的距离,拉得更近了一些,眼底又酸又涩。

    她知道顾景行在想什么,一定是以为她是为了靳衍,才会吻他。

    可是她不是。

    她多想告诉他,她就是忍不住想抱他吻他。

    在她进房间,看见床头柜上摆着他小时候的照片的时候,内心就有这个冲动了。

    原来小时候的他,就长得这么好看了啊,虽然他的样子很冷酷,可慕言蹊还是觉得特别可爱,可爱到让她爱不释手。

    她忍不住去想,如果他们有孩子,会不会长得跟他一样,会不会从小就是霸道总裁范。

    她还想问他,如果他们去拍婚纱照,他是不是也会是这样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

    她有好多好多话想跟他说啊,可是她说不出口......

    因为......不会有孩子,也不会有婚纱照,什么都不会再有......

    两个人像被石化住一般,谁也没有动弹,空气中陷入一片沉闷的死寂,静得能听见两人轻轻浅浅的呼吸声。

    良久,慕言蹊终于颤了颤如墨扇般的睫毛,松开了抱着男人的手,离开他的唇,往后退了两步,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女孩垂下眼眸,遮住眼底肆虐翻滚的情绪,轻声开口道:“......晚安。”

    始终一言未发的顾景行,薄唇紧抿成了一条直线,转过身,大步走出门外。

    “砰”的一声,主卧的门被大力甩上,足可见男人心里的愤怒有多浓烈。

    慕言蹊被吓得狠狠打了一个哆嗦,下一秒,眼泪就不受控制地砸落了下来,身体里的力气像是被抽空,跌坐在了床上。

    她还真是悲哀啊,连爱一个人,都不能坦坦荡荡地去爱。

    “太太,我进来了。”伴随着几下敲门声,管家的声音隔着门,飘进了她的耳朵里。

    慕言蹊急忙擦了擦湿漉漉的脸蛋,整理好情绪,“进来吧。”

    “太太,红糖水熬好了。”管家端着热乎乎的杯子走了进来,小心翼翼地看着她,“您又和先生吵架了?他怎么又去客房睡了......”

    慕言蹊抿了抿唇,盯着她手上的水杯看了几秒钟,开口道,“这不是我身子不方便吗?分开睡比较好。”

    管家:“......”还真当她不知道,他们由始至终都没有圆房吗?

    “太太,趁热喝了,早点休息吧。”管家没有多劝什么,人能回来,已经很好了,分房就分房吧,只要还在这个家待着,总有一天能和好的。

    慕言蹊乖乖接过温热的玻璃杯,仰头一口喝光里面的红糖水,从床头柜上抽了一张纸巾,擦拭着嘴角。

    “太太,先生说了,您在生理期不方便,枭爷这两天就不教您防身术了......”管家拿过她手里的空杯子放在一旁,帮她整理着床铺,继续念叨着,“好好的,学什么防身术啊?家里很安全,出门咱们多带几个保镖就够了,咱们家的这些保镖,大部分都是从骁龙特战队出来的呢......先生都已经安排好了,亲自挑了最厉害的几个,等太太去慕氏上班,就寸步不离地保护您......”

    慕言蹊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眼看着又要砸落下来,她急忙站起身走向浴室,“我先去洗澡了。”

    “太太,您随便冲一下就好了,特殊日子不能泡澡。”管家嘱咐道。

    “知道了......”

    ......

    慕言蹊在浴室整理好思绪,洗好澡出来的时候,管家已经离开了,她靠坐在床上,打量着屋里的角角落落。

    明明才几天没回来,感觉已经过了好久好久,此刻坐在熟悉的大床上,心里异常的宁静。

    慕言蹊发了好久好久的呆,刚想躺下睡觉,肚子便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

    大姨妈来的时候,体力消耗快,她晚饭明明吃了不少,没想到这会儿又饿了。

    慕言蹊拿手机看了看时间,她才发了会儿呆,时间就飞逝而过,这会儿已经十一点多了。

    厨房里的主厨早就下班了,但是为了照顾好她和顾景行,晚上值班的女佣手艺都是不错的。

    慕言蹊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按铃叫女佣了,准备自己下楼随便煮点什么吃的。

    夜晚的流溪帝宫一片寂静,慕言蹊踩着拖鞋,刚走下楼梯,便听见厨房里传来乒铃乓啷的声响。

    这里是她的家,就算大晚上也没什么好怕的,慕言蹊好奇地走向厨房,在门口便看见满世界找着什么的龙枭。

    “龙队长,你这是......”

    突如而来的女人声音,吓得龙枭猛地转过身来,防备的视线望向慕言蹊。

    慕言蹊:“......”他怎么每次见到她都跟见了鬼似的。

    “你在......找吃的?”慕言蹊歪着小脑袋,好奇地看着他。

    龙枭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晚上老顾不在家,我一个人没什么胃口,这会儿有点饿了......”

    原来还真的是在找吃的啊,看他刚刚那副样子,还真的有老鼠偷食的既视感呢......

    慕言蹊强忍着笑意,开口道,“那你为什么不叫女佣来给你做吃的啊?”

    她怕他不知道流溪帝宫的规矩,又补充道:“晚上其实是有女佣值班的,而且都是经过培训,做饭手艺都很不错的......”

    龙枭挑了挑眉,不屑的道,“大晚上还要麻烦女人给我做吃的,这种事我做不出来!”

    慕言蹊笑着耸了耸肩,“看不出来,我们的龙大队长还挺会疼人的嘛,对了,你结婚了吗?谁嫁给你一定很幸福。”

    龙枭:“......”鬼才要结婚!

    慕言蹊见他不说话,便没有再多说什么,迈开脚走进了厨房。

    “你干什么?”龙枭防备地退到了一边,离她远远的。

    慕言蹊一脸无辜,她真的有这么可怕?

    “我也饿了,下来找点吃的。”

    “别找了,没有现成的,连什么面包蛋糕之类的都没有......”龙枭不满地抱怨道。

    “景行不爱吃甜食,我如果吃的话都是自己动手现做,所以家里不会准备这些的。”慕言蹊一边打开冰箱,一边笑着解释道。

    “你还知道这里是你家?那为什么还那么对老顾......”龙枭的眼神冷了下来。

    慕言蹊一怔,扯了扯唇角,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般,开口转移了话题,“还真的没有现成的吃的,我煮碗面吧,要不要帮你多煮一碗?”

    “不用,我说了,没有麻烦女人的习惯。”龙枭冷漠拒绝道,他可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必须无条件站在老顾那一头。

    慕言蹊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狡黠的道,“那你别后悔哦,我煮的面,可不是一般的好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