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九十七章 把我吻高兴了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慕言蹊已经快记不清,上一次跟他好好接吻,是什么时候了。

    此刻她只想忘记一切理智,跟随自己的心,去做自己想做的。

    女孩缓缓闭上了双眼,双手情不自禁地勾住他的脖子,回应着男人像是惩罚般肆虐掠夺的吻。

    顾景行身子一僵,俊美的眉眼间满是震惊。

    难道真的是这段时间太痛苦,此刻幸福又来得太突然,什么时候宝贝儿回应他吻他,他都要去思考是什么原因了?

    顾景行再也不想去考虑这么多,此刻,宝贝儿就在他的怀里,他看得见,摸得着,吻得到,就够了。

    如果下一秒会坠入地狱,那他也要拼了命去记住这一刻在天堂的感觉。

    男人原本有些粗暴的动作,一点点变得温柔,一手搂住女孩纤细的腰肢,将她的身子贴向自己,另一只手托在她的脑后,缠绵地吻着她。

    令人面红耳赤的唇齿碰撞声,在静谧的车厢内响起,隔着隔板,小杨都感觉到了后座缱绻旖旎的气氛,瞬间脸红心跳了起来。

    boss好凶猛啊,前一秒还阴着脸要杀人,后一秒就亲上了?原来制服女人,得这样啊,高,实在是高......

    一个缠绵的深吻,在慕言蹊快要透不过气来的时候落下,她绯红着小脸,瘫软在男人的怀抱里,重重地喘息着,大脑已经没有办法思考。

    男人怜爱地低头吻了吻她的发心,抱着她的手,收得更紧了一些。

    良久良久,慕言蹊才整理好呼吸,大脑一点一点恢复意识的时候,瞬间就懵逼了。

    冲动是魔鬼啊,她只顾着自己开心,现在要怎么跟顾景行解释她的回应!

    慕言蹊紧拧着眉头,依偎在顾景行的怀里,敲破了脑袋也想不出理由。

    再这么抱下去,顾景行还以为她要跟他和好了吧?虽然她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慕言蹊在心里暗自深呼吸了一口气,收起小脸上一脸纠结的表情,推开顾景行的同时,坐直了身子,没办法解释,只能转移话题,道:“顾景行,我刚刚说的话,你都听清楚了吗?不许你欺负靳衍......”

    男人原本温柔得不像话的眉眼,瞬间染上了一层寒霜,黑暗中的双眸,像是一道强烈的x光,紧紧锁住她的脸,嗓音低沉冷冽,“所以你刚刚吻我,就是不想让我欺负靳衍?”

    慕言蹊:“......”这算不算最好的借口?

    女孩歪着脑袋,“对啊。”

    顾景行嘴角勾起冰冷的弧度,嗓音里包含了太多情绪,有隐忍的愠怒,也有玩味的嘲讽,“好啊,那你以后每天都吻我,吻得越投入,次数越多,我对靳衍的恨意,就越淡,什么时候你把我吻高兴了,没准我就考虑放过他了......”

    慕言蹊:“......”老流氓!

    可是她心里怎么好像很高兴很期待呢......

    “切!”女孩嘟起嘴,不满地别过脸望向了窗外,确定顾景行看不见的时候,忍不住偷笑了起来。

    这也行?简直太感谢靳衍了!她居然有最正当不过的理由每天亲顾景行了,哇哈哈!

    劳斯莱斯驶进流溪帝宫,早就一脸期待等在门口的管家,领着下了车的慕言蹊,有说有笑地进了屋。

    顾景行:“......”宝贝儿对管家都比对他这个亲老公热情!

    男人烦躁地扯了扯领带,迈开长腿进了屋,龙枭和顾景辰正在客厅里一边品着红酒,一边交头接耳说着什么,见一脸阴沉的男人进来,急忙停止了交谈。

    顾景行正愁一肚子邪火没地方发泄呢,分分钟就找到了对象,走上前在沙发上坐下,“住在我家,吃我的喝我的,还敢在背后说我坏话,嗯?”

    顾景辰:“......”

    龙枭:“......”

    “冤枉啊哥,我怎么敢说你坏话,我只是做了件好事而已......”顾景辰嘟喃着道。

    顾景行拿起龙枭给他倒上的红酒,轻抿了一口,冷嗤一声,“你能做出什么好事?”

    顾景辰:“......”哼!

    正想反驳,管家从楼上下来,冲着顾景行恭敬地颔首道,“先生,太太她......”

    顾景行眉心一拧,着急地问:“太太怎么了?”

    管家笑了笑,解释道,“太太没事,就是肚子有点疼,我去给她煮红糖水......”

    顾景行明白了什么,眉眼间的紧张放松了下来,幽幽的道,“怎么提前了?你去叫王医生上去看看,例假提前一周,不能掉以轻心。”

    “噗......”龙枭一口红酒喷了出来,“老顾,你......”

    这也太丧心病狂了吧?!

    他算是看明白了,小辣椒敢这么为所欲为,绝对是被这个男人宠出来的!

    顾景辰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好开心哦,终于有人跟他一起吃狗粮了。

    “先生,提前一星期是属于正常范围的,您不用担心......”管家笑着说道,“太太也有可能是被乐的肚子疼,在房间里笑了好半天呢......”

    “乐的?”顾景行疑惑地蹙起了眉,放下高脚杯,起身上了楼。

    “龙枭,我们也去看看。”顾景辰兴致勃勃地站起身,拉着龙枭一起跟了上去。

    还没走到主卧门口,顾景行便听见里面传来女孩怎么也停不下来的大笑声。

    男人勾起嘴角,不由自主地扬起一个直达眼底的笑容,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宝贝儿这么高兴。

    他加快脚步,打开主卧的门走了进去,只见女孩正躺在床上,手里像是拿着一个相框,正看着上面的照片笑得花枝乱颤。

    “宝贝儿,在看什么呢,怎么好笑?”顾景行笑着走上前。

    “顾景行......哈哈哈哈哈......”慕言蹊看到他,像是被点到了笑穴,笑得更欢了。

    “给我看看。”顾景行拿过她手里的相框,定睛一看,下一秒,脸上的笑容僵住,俊脸沉了下来。

    照片上的小男孩,应该是他三四岁的时候,稚嫩的小脸上面无表情,有着那个年纪的小孩没有的冷酷深沉,挺直着脊背,双手搭在身后,一副高冷禁欲范。

    “顾景行,原来你小时候就是这副样子啊,哪有小朋友跟你一样的啊哈哈哈哈哈......”慕言蹊坐起身,笑得前俯后仰的。

    顾景行的脸黑了下来,有那么好笑么!

    等等,这照片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下一秒,顾景行便了然于心,双眸散发着寒意,咬牙磨出三个字:“顾!景!辰!”

    趴在门外偷看的顾景辰,吓得小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他明明是做好事,怎么又闯祸了?

    这双手真的是欠......

    “哥,你叫我啊......”顾景辰耷拉着脑袋,准备进去赴死。

    “谁叫你拿这种照片来的,嗯?”顾景行转身,咬牙看着他,“拿走!”

    “哦......”顾景辰像斗败的公鸡,一副被打蔫的样子。

    “干嘛呀,不许拿走......”慕言蹊急忙跳起身,把相框抢了过来,下意识地护进了怀里,“既然拿来了,这就是我的,谁都不许碰!”

    她还从来没有见过顾景行小时候的样子呢,等她离开的时候,一定要偷偷把这张照片带走。

    顾景行一怔,“宝贝儿喜欢?”

    “喜欢啊,你看你小时候一副老干部的样子,多可爱啊......”慕言蹊看着怀里的照片,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可爱?

    顾景行第一次觉得这个形容词这么悦耳。

    “好,喜欢你就留着。”

    “嗯。”慕言蹊点点头,四周环顾了一圈,最后把照片摆在了她的床头柜上。

    顾景辰瞬间来了底气,抬头挺胸地说道:“看,我就知道嫂子一定会喜欢的吧......”

    顾景行给了他一个“算你走运”的眼神,开口赶人:“滚。”

    顾景辰委屈地滚了,顺便带上了门。

    男人转过身,望向还坐在床边,盯着他的照片饶有兴致在看的女孩,忍不住走上前,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他的视线比她略低,看她的时候,需要微微抬头仰望,像极了他们之间现在的关系。

    “蹊蹊......”顾景行抬手,转过她的小脸,迫使她望向自己,“你刚刚的笑,是发自内心的,你是真的开心,所以你在我身边,也可以很开心的对不对?”

    “你再给我一次机会,给我们之间一次机会,我们不离婚,永远这么开心地生活下去,好不好?”

    慕言蹊的眼底,蓦地就爬上了一抹酸涩,又涨又疼。

    “对不起......”慕言蹊在自己的眼泪砸落下来之间,冷漠决绝地别过了脸,“我累了,我们说好分房睡的,是你走,还是我走?”

    顾景行扯了扯唇角,心已经痛到了麻木,仿佛没有了知觉,他僵硬地站起身,垂眸看着女孩倔强的小脸,“我去对面的客房睡,蹊蹊晚安......”

    男人刚走出没两步,身后的女孩突然开口叫住了他,“顾景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