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九十六章 她还没有准备...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华灯初上的b市,相比于慕家老宅其乐融融的晚餐,慕浩民家里已经炸开了锅。

    一阵乒铃乓啷的摔打声,客厅内能砸的东西全被郑文君砸了个遍,一边砸一边哭喊连天。

    “慕浩民,你居然敢把慕氏给慕言蹊那个小贱人,我跟你没完!”

    所有佣人都躲得远远的,生怕遭受无妄之灾。

    慕诗悦坐在沙发上哭得泣不成声,“爸爸,你怎么把慕氏拱手让人呢?这下慕言蹊要骑到我头上来了,你知不知道我前脚刚跟星灿签了合约,后脚慕言蹊就接手了星灿,我在她手底下怎么可能有好日子过?我不管,你要出钱帮我解约!”

    她就说呢,星灿怎么好端端的就主动安排人来跟她签约了,她当时高兴过了头,以为是季擎宇安排的,哪怕看到违约金高得吓人,也没有去多想,直接把合同签了,没想到居然是慕言蹊搞的鬼!

    慕氏还同一时间落在了慕言蹊手上,也不知道有没有钱给她去赔偿那九位数的违约金。

    慕浩民端坐在沙发上,淡淡地看了慕诗悦一眼,开口道,“既然已经签约了,就好好工作,言言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她不会故意针对你的。”

    “以前可能不会,但是现在......”慕诗悦越想越伤心,“你知不知道,她已经不是以前的慕言蹊了,她现在的报复欲特别强......”

    “那还不是你们逼的?”慕浩民重重拍打着茶几,呵斥道,“你们也不想想自己对她做了什么,还指望人家把你当祖宗供着?我要是言言,也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老慕,到底谁跟你才是一家人,啊?”郑文君冲上去,发了狂似的怒打着他,“你这个没良心的,女儿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你还说风凉话,我跟你拼了......”

    “够了!”慕浩民一把将她甩到地上,厌恶的道,“现在慕氏是言言的了,我看你们以后还有什么资本去欺负她,你们给我老老实实的,我会养着你们,否则,统统给我滚!”

    “妈妈......”慕诗悦跑到摔倒在地的郑文君身边,抱着她痛哭流涕,“这下我们该怎么办啊......”

    “诗悦......”郑文君第一次没了主意,抱着她泣不成声。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慕氏哪怕再不济,也是有点底子的,更何况还有越宇集团这些年经营得有声有色的分公司跟慕氏合并,慕言蹊就算被顾景行一脚踹开,手里也握有今非昔比的慕氏,想要对付她,谈何容易......

    ......

    吃完饭,慕言蹊回房间收拾东西,准备跟顾景行回流溪帝宫。

    流溪帝宫什么都有,她要拿的东西不多,整理好一点日常用品,坐在床边环顾了一圈,视线蓦地就落在床头柜的相框上。

    是顾景行亲手画的那张全家福,她每天晚上都要看好久,然后抱着它入睡。

    慕言蹊拿起相框,修长的手指在上面抚摸着,嘴角扬起温暖的笑意。

    顾景行画得很好,虽然画的是背影,但一眼就能看出是他们俩和小帆船。

    像他这样的豪门继承人,从小培养一些兴趣爱好不稀奇,但是慕言蹊没想到他什么都擅长。

    正失着神,门口便传来几下有力的敲门声,旋即传来顾景行低沉温柔的嗓音,“老婆,你收拾好了吗?咱们该回家了。”

    “来了。”慕言蹊回过神来,又低头看了看相框,照片就不用带了吧,住在流溪帝宫,不需要靠它来缓解对顾景行的思念了,慕言蹊拿了一条丝巾,小心翼翼地把相框包好放进抽屉里,这才拎着包包站起身,打开了房门。

    “蹊蹊不请我进去参观参观吗?”顾景行倚靠在门边,一副矜贵又慵懒的姿态,含着笑意的凤眸,专注地凝视着她。

    “下次吧,不是要回家了吗?”慕言蹊拒绝道,她刚刚没检查,万一房间里有什么她还爱着他的痕迹被发现了怎么办,比如刚刚收起的那张画。

    “好,我们回家。”顾景行没坚持,拉起女孩柔若无骨的小手下了楼。

    几个人出了门,顾景辰识趣地自己开了跑车,率先驶回了流溪帝宫。

    慕言蹊跟容易还有张妈王妈告别后,跟顾景行一起上了劳斯莱斯。

    小杨开着车,刚驶出别墅区没一会儿,慕言蹊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慕言蹊在装着大瓶小瓶化妆品的包里摸索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掏出了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怔愣了两秒钟。

    顾景行一垂眸,自然看到了上面大大的“靳衍”两个字,隐匿在黑暗中的眸光一沉,眸光愈发幽深冷沉。

    慕言蹊没有发现身旁男人的变化,在犹豫着要不要接。

    不接的话,顾景行会不会以为她在乎他,不想搭理靳衍啊?

    她好不容易才拿靳衍当借口推开她,演戏必须演到底。

    下一秒,慕言蹊便毫不犹豫地划开屏幕,接起了电话,语气轻松又自然的道,“学长,你找我呀?”

    “言蹊,我听说你收回慕氏了,恭喜......”靳衍带着笑意的嗓音,优雅又好听,让人如沐春风。

    “谢谢学长。”慕言蹊笑着道了谢,没有看到身边男人的脸色,已经跟漆黑的夜色融为了一体。

    劳斯莱斯隔音效果很好,车厢内很安静,所以顾景行能清清楚楚地听到靳衍说的话。

    靳衍顿了顿,又说道,“那不知道小学妹的星灿传媒,欢不欢迎我的加入。”

    “你说什么?”慕言蹊反应了几秒钟,才大概听明白靳衍这句话的意思,咽了咽口水,震惊地开口道,“学长在开什么玩笑......你要加入我旗下的星灿传媒?你不是要出国了吗?”

    “暂时不出国了,在国内发展,不得找个经纪公司吗?就是不知道小学妹愿不愿意收留......”靳衍可怜兮兮的声音传来。

    慕言蹊皱起了眉,“学长,你别跟我开玩笑了......”

    靳衍是谁,世界大师级的音乐家,有自己独立的工作室,从来没有签过任何经纪公司。

    明星签约经纪公司,是因为需要资源,但是靳衍根本不需要,他不缺名气,不缺才华,不缺金钱,更不缺资源!

    转念一想,慕言蹊就似乎明白了什么,靳衍应该又是想以这种方式帮助她吧?毕竟星灿如果有靳衍的加入,档次提升的可不止几个档。

    “学长,谢谢你......”慕言蹊抿了抿唇,她很庆幸自己有靳衍这样无条件帮助她的朋友。

    一旁的顾景行,性感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浑身上下散发着瘆人的寒意,连前座的小杨都感觉到了,急忙放下了中间的隔板,专注地开着车。

    男人随意搭在腿上的双手,已经紧握成拳,指节发出“咯咯”的声音。

    说好的出国定居都取消了,还这么迫不及待去他宝贝儿的公司?

    他宝贝儿的公司,是他靳衍想去就能去的?

    想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做梦!

    慕言蹊沉浸在被友情感动的思绪中,浑然没有感觉到身旁的杀气,对着电话开口道,“学长其实不用这么帮我,我自己可以打理好慕氏的......”

    靳衍听到她的话,似乎并不意外,很快又说道,“明明是我求你收留我,怎么变成你谢我,还觉得我在帮你了?小学妹,我是真的需要找一个经纪公司,你好好考虑一下我,好不好?”

    慕言蹊:“......”

    “好吧,我想想,学长再......”

    她最后一个“见”字还没开口,拿在耳畔的手机,便被一只手夺了过去,很快,男人修长的手指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扔在了一边。

    慕言蹊这才抬起头,望向了男人的侧脸。

    车里的灯没有开,窗外急速掠过的路灯,洋洋洒洒地透过玻璃车窗,落在男人散发着寒意的俊脸上,紧绷着的下巴,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慕言蹊修长的睫毛轻颤,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顾景行应该是听到她和靳衍的对话了。

    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她但凡有一点办法,都不会把靳衍拉进来掺和他们的婚姻,万一顾景行恼羞成怒,对付靳衍,那她不是害了靳衍?

    “顾景行......”慕言蹊下意识地就开了口,“我们之间的事情,跟靳衍无关,你要生气就生我的气,不要殃及他......我说过,就算我们离了婚,我跟靳衍也不会有什么的......唔......”

    她的话刚说完,男人便猛地转过身,低下头,精准地吻住了她的唇。

    慕言蹊陡然撑大了一双杏眸,这个吻也太猝不及防了,她还没有准备好,他怎么可以吻她......

    女孩的大脑空白了几十秒之后,才渐渐敛了敛思绪,她应该推开他的,最好再给他一巴掌,表达自己对他的厌恶。

    可是她做不到!

    大脑像是不受自己的支配,双手抬起,推他的动作,变成了攀附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