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九十五章 告诉他,她爱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哥,还有什么吩咐吗?”顾景辰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望着他大哥。

    顾景行眸色幽深地盯着他,半晌,才像是无奈地轻叹了一口气,“过两天跟你嫂子一起搬回家。”

    顾景辰闻言,俊美妖孽的脸上满是狂喜,不可思议地问:“真的吗?”

    他还以为,上次他好心办坏事被揍之后,大哥这气起码得生上一年半载呢!

    “你嫂子喜欢热闹。”顾景行淡淡开口说了一句,转身走出了屋外。

    顾景辰:“......”合着他就是个充数的,如果不是小嫂子喜欢人多热闹,他根本没资格入住流溪帝宫。

    顾景辰安抚了一下受伤的小心脏,回到自己的房间,打电话吩咐助理处理好刚刚爆出的负面新闻,又给靳心打了电话,安慰了一番后挂上电话,最后打给了靳衍。

    “景辰,你找我。”电话接通,靳衍没多久就接了起来。

    顾景辰直入正题,语气不悦的道,“我听说你不准备出国了,是为了我小嫂子吗?”

    电话那端的靳衍沉默了几秒钟,没有否认:“是的。”

    “靳衍,你疯啦?”顾景辰简直快被他气炸了,还真是毫不客气地抢人来了啊。

    “从兄弟的角度,我奉劝你,我哥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还了解,你别试图触碰他的底线,否则他是不会认你这个兄弟的,你确定你要搭上你们靳家,跟我哥作对?”

    “从家人的角度,我也以顾家二少的身份告诉你,任何人想拆散我哥和我嫂子,都得先过我这一关,所以你最好断了念想,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

    “我没想拆散他们,”靳衍优雅的嗓音平静无波地开了口,“景行当初答应帮心心,承认那晚跟心心发生关系的人是他,是因为我开出了一个他拒绝不了的条件,就是我永远不能对言蹊心存幻想,永远不能打扰他们的生活。”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知道景行有多爱言蹊,也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的承诺,我留下,不是要抢言蹊,我只是想给她一条退路,她如果在景行身边不快乐,一转身,就可以看见我在等她,她如果不转身,那我永远不会开口打扰她,我想于情于理,我都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靳衍,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意思呢?”顾景辰抓抓脑袋,这些坠入情网的人,智商还真是堪忧啊。

    “你也说了我哥有多爱我小嫂子,所以我哥绝对不会让你成为我嫂子的退路的,任何威胁到他婚姻的因素,他都会排除,你能出国远离我嫂子最好,留下的话,就算什么都不做,他也不会放过你的,懂了吗?”

    “不懂,我只知道,我要留在言蹊身边,哪怕是远远地看着她,守护着她,从今以后,她的喜怒哀乐,我都不会错过,我不会让一个爱我的女孩因为我承受痛苦,她如果想跟我走,哪怕是倾其所有,我都会去跟景行抗衡一次,景行能为她做的,我也能,我对她的爱,绝不会比景行的少......”

    顾景辰:“......”他是见证了一场至死不渝的爱情吗?三角的。

    “景辰,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我一定要留下来,不管你们怎么对付我,都无所谓,人这一辈子,总要为了某一个人,奋不顾身一次,不是吗?”

    顾景辰:“......”真是哔了狗了,好好的说得这么煽情干嘛?!

    “行了行了,我懒得跟你这种冥顽不灵的人讲道理,你自己好好想想我说的话吧,就这样!”顾景辰掐断了电话,大脑里被搅和得一片凌乱。

    ......

    一周后。

    b市的秋天很短,一场连绵的秋雨过后,花园里早已红透的枫叶落下,王妈趁着这天上午天空放晴,在花园里打扫着地上的落叶。

    慕言蹊倚靠在二楼阳台的栏杆上,垂眸看着忙碌着的王妈。

    她身上穿着厚厚的白色毛衣,肩上披着灰色格子的大披肩,手里捧着温热的水杯,轻轻袅袅的白色薄雾升腾出来。

    王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抬起头冲她扬起一个笑脸,问道:“三小姐,肚子还疼吗?疼的话进屋躺着吧。”

    “不疼了,我晒会太阳。”慕言蹊喝了一口杯中的红糖水,一股热流顺着她的喉咙一直暖到了胃里。

    “对了王妈,晚上的菜准备好了吗?景行这两天吃太多肉了,今天多加两个蔬菜,他爱吃菠菜,我让司进去流溪帝宫的菜园子里摘最新鲜的。”慕言蹊嘴角扬起笑意,拿出手机给司进发了微信。

    “好,我们家三小姐真的是长大了,知道照顾人了,瞧瞧对这几天的晚餐多上心,生怕姑爷吃不饱似的......”王妈一脸欣慰的笑容,“可是三小姐,你心里明明就很关心姑爷,为什么他一来,你就冷着张小脸爱搭不理的,还好姑爷脸皮够厚,就算你不搭理他,也跟没事人似的对你好......”

    王妈笑着摇了摇头,低头继续干活,也许,这是年轻人之间现在流行的相处方式?

    慕言蹊握着水杯的指尖一僵,眼底泛起又酸又涩的疼,心里的难过,跟决堤的洪水一般奔涌而出。

    她每天最期待的时光,就是顾景行过来吃晚饭的时候,可是她越期待,对他的态度就越冷淡。

    她觉得自己心里有一个沙漏,在一点一点倒计着她跟顾景行分开的日子。

    她想让这个沙漏停下来,可它却流逝得更快,快到她恨不得每一分每一秒都跟顾景行在一起。

    慕言蹊眼底的泪水,毫无征兆地砸落了下来,掉进快要见底的玻璃水杯里,心脏疼得像在抽搐。

    良久,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才猛地拉回了她飘远的思绪。

    慕言蹊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拿出一旁搁在露天小木桌上的手机,接起了电话,“容易,事情办完了?”

    “言言,我刚跟慕浩民交接完,慕氏终于回到你手上了,外公如果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容易站在慕氏大楼总裁办公室的落地窗前,高兴之余,又有些担忧,“言言,慕浩民手上的这些分公司,很多都处于亏损状态,说白了,慕氏就是一个大窟窿,如果不是你坚持要拿回慕氏集团,我是坚决反对的......”

    “这些公司,都是外公在世时一手创立的,是慕氏的一部分,更何况还有那么多老员工,我不能不管......”慕言蹊望向远方,自信的道,“你放心,我已经让季擎宇把当年外公给他的股份套现给我钱,可以补上这些窟窿,而且我已经针对这些亏损的公司,一一做了企划书,我有信心让它们起死回生。”

    “言言,你真的没有辜负外公的期望......”容易由衷地说道。

    “辛苦你了容易,今天是周五,你好好休息两天,下周一,我们举办新闻发布会,正式接手慕氏。”女孩双眸里闪烁着沉静又坚毅的光芒。

    ......

    由于早上的姨妈痛,慕言蹊一天没有出门,司进送了新鲜的蔬菜和水果过来,她便和张妈一起在厨房准备晚餐。

    晚上六点,顾景行跟平时一样,准时过来吃饭。

    慕言蹊听见门外的声音,瞬间高兴地转身跑了出去,到厨房门口的时候,才收起了笑容,走到客厅,假装不满地开口道:“你又来早了,不是说了,晚上都是七点开饭的吗?”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顾景行这几天精神了很多,前几天走路的步子特别缓慢,这两天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

    “早点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到蹊蹊的。”顾景行看着女孩穿着围裙的居家模样,眼底温柔一片。

    “老婆......”慕言蹊刚想转身回厨房,顾景行便改口叫住了她。

    “怎么了?”慕言蹊转过身,亮晶晶的大眼睛望着他。

    “龙枭已经准备好了,你今晚就跟我回家,这两天让龙枭好好教你,周一你不就要正式接手慕氏了吗?”顾景行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生怕宝贝儿会不愿意。

    慕言蹊怔怔地盯着男人的脸,看着他期待又紧张的模样,眼底又酸又涩,很快氤氲起了浓浓的水雾,怎么也散不开。

    像顾景行这样生来就高高在上的人,怕是这辈子,都没有在谁面前这么卑微过吧?

    她多想抱住他,告诉他,她爱他......

    女孩最终还是强行散去了眼底的泪,暗暗咬了咬牙,说了句“随便”,转身走进了厨房。

    顾景行看着女孩离开的背影,愣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她说的“随便”是什么意思。

    宝贝儿答应跟他回家了啊......

    不枉他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星期,好不容易才把枪伤养好。

    男人俊美立体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跟着进了厨房,帮宝贝儿一起做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