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九十章 可是她傻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季擎宇毫无抵抗地点头答应:“好。”

    “没其他事的话,我先走了。”慕言蹊一边说,一边拎起包包站起身。

    “言言,你没什么事的话,晚上一起吃......”季擎宇的话还没说完,便看见刚起身的慕言蹊,身子一个不稳,重新跌坐回了沙发上。

    “言言,你怎么了?”季擎宇急忙扶住她,“哪里不舒服?”

    慕言蹊紧拧着眉头,放下了包包的手,紧紧抵着自己的胃部。

    季擎宇意识到了什么,着急地问道,“你胃疼了对不对?”

    慕言蹊痛苦地点了一下头。

    “来,先躺下。”季擎宇小心翼翼地扶着她躺好,想要伸手去按摩她的腹部。

    他的手还没碰到慕言蹊的衣物,就被她一把拦住。

    “不用,我没事......”

    “都疼成这样了还说没事。”季擎宇心疼地看着她,像是明白了什么,收回了手,“我去给你拿药。”

    季擎宇走到办公桌前,按下内线电话,吩咐叶芷晴送热水进来,又打开抽屉,拿出了一盒药,重新回到沙发上,在慕言蹊身旁坐下。

    药好像是全新的,因为季擎宇没有急着拿出来喂给慕言蹊,而是拿着说明书,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

    “你自己吃的药,不知道吃几颗,还用这么仔细看说明书吗?”慕言蹊拧眉看着他,她记得,季擎宇以前是没有胃病的。

    季擎宇专注地看着说明书,开口道,“不是我吃的,是给你准备的,你放心吃,这个药是专门针对你的胃痉挛的,而且副作用特别小,绝对不会把你变笨的......”

    他一直都记得,小时候她只要一吃药,就哭着喊着说脑子会变笨,死活不肯吃。

    回忆起过去的季擎宇,温润俊美的脸上忍不住勾起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慕言蹊:“......”难道他也知道自己容易惹她生气,特意备着药?

    那她都疼成这样了,他笑个屁啊!

    慕言蹊还没想明白,门便被敲响,叶芷晴很快端着热水走了进来,看见躺在沙发上的慕言蹊,眼底一惊:“言言,你怎么了?”

    “晴姐,我没事,就是胃有点不舒服......”慕言蹊扯唇笑了笑,额头上已经疼得沁出了细细的汗珠。

    季擎宇按照说明书拿了两颗药出来,单手去扶起慕言蹊:“来,先吃药。”

    慕言蹊这会儿实在疼得厉害,没有拒绝他的好意,把药咽了下去。

    “言言,你躺好,我出去,让叶秘书帮你按摩一下。”

    季擎宇重新扶她躺下,转头望向一旁的叶芷晴,嘱咐道:“把手洗干净搓热,再伸进衣服里面,顺时针按摩胃部,力气不要太大,我在门外,有事叫我。”

    “好的季总。”叶芷晴连连点头,看着季擎宇起身走出了门,才在沙发上坐下,“言言,我帮你按摩?”

    “谢谢晴姐。”

    叶芷晴按季擎宇说的,先去总裁休息室的洗手间洗了手,再重新回来,掀起慕言蹊的裙子,小心翼翼地帮她按摩。

    叶芷晴的视线,忍不住地往茶几上的那盒胃药在瞄,又转过头来看看慕言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晴姐,你怎么了?表情怪怪的......”慕言蹊笑着望向她,“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啊?咱俩之间这么熟,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言言......”叶芷晴是个直肠子,终究还是没忍住,将心里的话一股脑全倒了出来,“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那天顾少发了微博,我刚开始还不敢相信,后来还是打电话给你才知道是真的......”

    “晴姐,我之前已经跟你道过谦了,我不是有意要瞒你我嫁给顾景行的事情的,只是当时情况特殊,很多东西都不能确定,所以我对谁都没有说......”慕言蹊无奈地解释道。

    “我知道,我没生气,而是......”叶芷晴想了想,继续说道:“言言,按理这些话我不该说,可是不说的话,我一定会憋死的,你就当我不懂事吧,说完你打我骂我都行......”

    “到底什么事啊?”慕言蹊更加好奇了。

    “季总他......其实真的对你很好,”叶芷晴紧紧看着她,“你知道吗,从我来越宇集团上班第一天起,就记得季总的抽屉里备着胃药,备着药不奇怪,可是季总根本没有胃病,而且这个药,是每隔一段时间定期换的,基本上都是同一种药,只不过换成生产日期最近的......”

    “哦对了,只有一次,我无意中听到送药来的医生说他拿来的是最新研发出来的药,副作用比之前的那款要更小,所以后来季总的抽屉里,一直备着的,是新药。”

    “言言,我一直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是因为你,你有胃病,对吗?”

    慕言蹊修长卷翘的睫毛轻轻颤了颤,很快别过了脸,不去看叶芷晴,淡淡地回应道:“算不上胃病,就是有时候受刺激或者生气了,胃就会疼......”

    “言言,你明明不在季总身边,可他却那么用心,连这么小的细节都替你考虑得这么周到,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感动吗?”叶芷晴试探地问道。

    感动......

    她和季擎宇之间,从很久很久之前,就没有过这么美好的字眼了......

    慕言蹊的眼底一酸,苍白的脸上扬起一抹苦笑,干哑的道:“不止在他的办公室,他的家里,甚至每一辆车里,一年到头都会备着胃药的......”

    “言言......”叶芷晴震惊地看着她,“你和季总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又发生过什么事,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晴姐不是早就猜到了吗?他喜欢我。”慕言蹊拧眉道。

    “那你呢?”叶芷晴紧张地看着她。

    慕言蹊抿了抿唇,又动了动唇瓣,却始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要怎么跟她说呢?

    季擎宇喜欢她,从小到大......

    他对她有多好呢?

    准备胃药,只是他做的最小最小的一件事情......

    可是她傻,她从小就把他当哥哥,在遇到顾景行之前,她没对谁动过心,更没谈过恋爱,加上季擎宇从来没有表白过,她以为他对她只是哥哥对妹妹的爱,没有想过那是男人对女人的爱。

    她是在车祸醒来后知道他喜欢她的,他跪地求婚,每天都会抽很多时间过来陪她,看着他摸着她的肚子,眼底闪着光芒,一脸期待的样子,她就明白了,那不是哥哥对妹妹的爱......

    她慢慢接受了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接受了他们要成为夫妻的事实,可是......

    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他那么残忍地欺骗她,他不可能成为她的爱人,也不可能回到小时候,成为她的哥哥了......

    慕言蹊的心脏骤痛,不知道前因后果的叶芷晴,只觉得季擎宇对她关怀备至,而她对他,却是冷漠又决绝,可是谁又能知道她心里的苦?谁又能体会到那种被从小当做哥哥的人欺骗的感觉?

    季擎宇失去了她,如愿以偿得到了慕家一大半的产业,强大了越宇,实现了他想要的成功。

    可是她呢?她一夜之间,失去了整个人生......

    她接受了这样的命运,所以当初选择独自出国,想要让自己变得强大,有朝一日回来夺回慕氏,甚至最苦最难的时候,她都没想过要去报复去伤害谁。

    可是为什么她这没有办法自己掌控的生命里,会出现顾景行呢......

    因为顾景行,她对人生的遗憾,无数倍地放大,连带着对他人的恨,也被无数倍地放大。

    原来她不是没有恨的,而是没到那个程度而已。

    慕诗悦害她,不足以让她去报复,可因为她的陷害,导致她没有办法跟顾景行在一起了,彻底越过了她的底线,所以她一定不会再放过慕诗悦!

    至于季擎宇......

    她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当初外公突然过世,慕诗悦对她说出了真相,他们是会完婚的,他对她的爱,已经浓到愿意去接受那个孩子。

    她也知道,自己其实没什么立场去恨季擎宇,当时的情况,他不瞒着她,答应外公跟她结婚,难不成还对她说出真相,让她去打掉那个孩子吗?

    季擎宇不会的,就算他想,外公也不会允许他那么做。

    可她就是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在面对季擎宇时,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所以她跟季擎宇之间,已经再也回不到当初了。

    慕言蹊的双手,紧紧攫住了黑色针织裙的裙角,娇俏的小脸紧绷着,眼底满是难忍的痛苦和难过。

    “言言,你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话了?”叶芷晴慌乱地看着她,“你别生气,不然胃会更疼的......我不问了好不好?我什么都不问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