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八十八章 就是那么刚刚...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慕诗悦眼底的泪,猛地砸落了下来。

    她只是想争取自己的爱情,以为只要没有了慕言蹊,季擎宇就会看见她的存在,可是为什么她做了这么多之后,会是这样的结果.....

    她不懂......

    慕诗悦抬手使劲擦干了眼泪,吸了吸鼻子,道:“擎宇哥哥,我今天来,不是跟你翻旧账的,而是为了我工作的事情,我想进星灿,你没有意见吧?”

    既然提起过去,会引起季擎宇的反感,那她以后绝不再提,重新在他面前树立一个积极努力的形象,而且只要进入星灿,她就有很多机会可以接触到他,到时自然能发现她的好。

    季擎宇淡淡地收回了视线,声线依然平平无波,“你进不进,跟我没有关系,我不会给你开后门,也不会给你穿小鞋。”

    “我没想让擎宇哥哥给我开后门的......”慕诗悦体贴懂事地说道,“我只是来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不反对的话,过两天星灿有一个新电影的试镜,我想去试一试......”

    她早就暗地里找好了关系,跟电影的导演“协商”好,女主角的角色或许抢不到,但女二号一定是她的囊中之物。

    只要她一炮而红,最起码可以维持现有的生活水平,不需要每天担心慕氏会不会破产。

    也不枉她补了一张膜,陪那个胖得能流油的导演睡了一晚,她现在回忆起那晚,都止不住犯恶心。

    她势在必得,今天来,只是想卖个乖,改变一下她在季擎宇心里的印象而已。

    季擎宇抬手看了看表,不耐烦地说道,“那是你的事情,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我很忙。”

    慕诗悦始终保持着得体温婉的笑意,语气不变地告别:“那我不打扰擎宇哥哥了,你注意休息,不要太累。”

    见季擎宇没有反应,她有些尴尬地转身,走出了总裁办公室。

    门外的叶芷晴,一直在着急等待着,她后知后觉地才想起,慕诗悦之所以能自己上来,应该是她打电话给前台的时候,只说了“慕小姐”,而没有说具体的名字,导致前台放她上来了吧。

    也不知道季擎宇看见慕诗悦是什么反应,如果不高兴了,遭殃的还是她。

    所以看见慕诗悦沉着一张不高兴的脸出来,叶芷晴心里忍不住“咯噔”一下,目送她离开后,很快敲响总裁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季总,对不起,刚刚慕......”

    “言言还没到吗?”叶芷晴想要解释的话刚开口,季擎宇便出声打断了她,脸上明显没有不悦,反而透着期待,“你打个电话问问言言到哪了,还有,给她准备的点心派人去买了吗?”

    叶芷晴一愣,心里莫名地感动了起来,季总还真是事无巨细地关心着言言啊。

    “已经去买了,我现在就去打电话。”叶芷晴恭敬地颔了颔首,转身离开。

    ......

    慕言蹊之所以去晚了,是因为上车之后,闻到自己身上的一股酒味。

    女为悦己者容,按理她去见季擎宇,不需要梳妆打扮,可是她起床之后没洗澡也没换衣服,总感觉身上脏兮兮的特别难受,于是便让司进先送她回了一趟慕宅,洗漱了一番才重新出门去了越宇集团。

    慕言蹊怕太招摇,想让司进把车停远,她自己走路去越宇,可是司进死活不肯,反正现在她的身份也曝光了,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慕言蹊便没有再坚持。

    红色法拉利在越宇集团大门口停下,慕言蹊下了车,让司进在车里等着,在门口保安恭敬的招呼下走进了进去。

    她没有刻意打扮,穿了一件保暖性强的黑色针织长裙,那一年出事,失去那个孩子之后,她的体质大不如从前,变得特别怕冷。

    明明是初秋的天气,她却像已在深秋,套了件黑色的皮衣,脚上穿着还没到季节的小短靴,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手上拎着一个黑色的大牌单肩包,帅气又不失妩媚。

    “慕小......顾太太好。”前台的小姑娘见到她很是兴奋,上次顾二少来找她,就觉得这位慕秘书能认识这样的人物,是偶像般的存在了,没想到她居然会是顾景行的太太!

    顾景行是什么人,那是顾二少的哥哥,地位远超季擎宇,是b市无人超越的王!

    前台小姑娘看着慕言蹊的眼神,充满了羡艳和崇拜。

    慕言蹊冲着她笑了笑,径直走向了电梯,既然知道她要来,季擎宇一定会提前交代的,他在某些细节方面的细心,慕言蹊的确没有办法否认。

    慕言蹊还没走到电梯前,包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一边接起一边继续往电梯走去:“杨毅,你找我?”

    “言蹊......”杨毅带着笑意的嗓音传来,“好久不见,你过得好吗?”

    “挺好的,你呢?”慕言蹊像老朋友一样打着招呼。

    “我也还行,”杨毅笑了笑直接奔了主题,“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慕诗悦好像知道你搬到慕家老宅去的事情了,她很不高兴,可能会针对你,你一定要堤防着点......”

    慕言蹊笑得眉眼弯弯,没记错的话,慕诗悦才是他的亲表妹吧?

    “谢谢你杨毅,我会的......”

    慕言蹊的话音刚落下,“叮”一声,从楼上下行到一楼的电梯门打开,慕言蹊下意识地往里看去,一个熟悉的身影也正抬眸望向了她。

    四目相对,两个人的脸色都有了细微的变化。

    “我先不跟你说了,改天请你吃饭。”慕言蹊很快跟杨毅告了别,挂上电话,看着电梯里的慕诗悦。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刚提到她,就遇上了。

    穿着一袭红色吊带连衣裙的慕诗悦,明显还在过夏天,真正诠释了要风度不要温度,跟慕言蹊这身打扮一对比,像是生活在两个世界里。

    慕诗悦看见慕言蹊的一瞬间,眼底一如既往地淬了毒,恶狠狠地盯着她。

    正值周末,又是过了饭点的午后,越宇大厦里面来往的人不多,电梯这边,只有她们两个人一里一外,毫不示弱地对视着。

    直到有人按了下行键,电梯门准备关上上楼的时候,慕诗悦才猛然反应过来,重新打开了还没来得及合上的电梯门。

    这次的慕诗悦,没有在电梯里面多逗留,踩着高跟鞋走了出来。

    慕言蹊也收回了视线,准备进电梯,刚迈出腿,与她正擦肩的慕诗悦,抬起一只手,拽住了她的手臂。

    两个人都停下了脚步,电梯门很快关上,一层一层往上走。

    一番死寂后,慕诗悦先开了口,语气也没什么变化,一如既往地咬牙切齿,“慕言蹊,你以为你拥有全世界了是吗?一边嫁给顾景行,一边吊着擎宇哥哥不放手,还能把手伸到我爸那里,呵,这些年你在国外学到的本事不少嘛......”

    慕言蹊勾起唇角,笑得冷艳,“你还真是高估我了,我学的东西其实不多的,但是......”她侧过头,一脸狡黠地看着慕诗悦,“......就是那么刚刚好,足够弄死你......”

    慕诗悦看着她那张白净到让人嫉妒的小脸,她脸上明明一点妆容都没有,居然比化了妆还要精致耐看,美得不沾一丝烟火气。

    就是这张得天独厚的脸,夺走了她爱的男人,十几年!

    慕诗悦暗暗咬咬牙,这里到处都有监控,她很快就会成为公众人物,必须克制自己。

    而且她之前一次次输给慕言蹊,就是因为太浮躁了,没有慕言蹊冷静。

    慕言蹊会的,她慕诗悦怎么可能做不到!

    等着,真正的较量,才刚开始......

    慕诗悦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嘲弄的道,“你喜欢那个破房子,就送给你好了,就当捐给慈善机构了,反正那里死过人,是一座凶宅,除了你,估计也没有人会住......”

    “闭嘴!”慕言蹊一把推开了她的手,一双漂亮的杏眸里寒意骤起,“慕诗悦,你别忘了,死的那个人从小疼你爱你,是你的爷爷!”

    “还有,我这些年,别的没学会,就是说话能算话,所以我刚刚说弄死你,绝对不是说说而已......”慕言蹊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危险系数升级,“你还记得当年你推我下楼之前说过的话吗?你说外公不是正常死亡,最好别让我查到是你做了些什么,否则,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慕诗悦蓦地浑身一颤,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每一次见到慕言蹊,都跟之前一次的感觉不一样,总觉得她变得越来越可怕。

    可是那件事已经过去三年了,她当初灰溜溜出国,怎么可能现在回头算账?

    慕诗悦倒并不担心她是因为嫁给了顾景行才开始想要报复她,因为以慕言蹊的姿色,就算当时出了那样的事情,她如果想找到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报复慕家,也是不难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