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八十五章 你不仅吻我了...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慕言蹊闻言,立刻瘪起了嘴,委屈地望向了顾景行。

    机不可失,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撒娇就撒娇吧!

    顾景行看着宝贝儿一脸无辜,还冲着他撒娇的眼神,心都快被萌化了,眼底温柔泛滥,给了她一个“别怕,老公替你安排”的眼神,转过头,不悦地瞪着龙枭。

    “你是有仗要打,还是部队着火了,抽两天时间教教我老婆都不行,嗯?”男人最后一个音节,无限地上扬,明显带着警告的意味,一双幽深的黑眸,冷厉地盯着龙枭。

    他自己的老婆,他当然了解了,既然她想让龙枭教她,说明她对这件事情感兴趣。

    她感兴趣的事情,一定会认真去做,到时候,又何止是两天这么少。

    最重要的一点,她想学,一定是要回流溪帝宫学的,难不成还让龙枭去慕宅教她不成?

    宝贝儿开开心心回家,不就是他最想要的吗?

    老枭要是敢掉链子,就死定了!

    龙枭读懂了他的警告,英气俊朗的脸上一脸懵逼。

    不是拜师学艺吗?按理不是应该敬茶交学费的吗?怎么还威胁起他来了......

    结了婚的老顾,真的是毫无原则可言!

    龙枭在心里暗自咒骂,又不敢反驳,只能把苦楚往肚子里吞。

    顾景行自然没忘龙枭身上的恐女症,那就只能先把他治好,再教他的宝贝儿了。

    男人换上了一副温柔的表情,对着女孩开口道,“蹊蹊,龙枭这几天有点私事要处理,教你的事情,过几天再说,嗯?”

    女孩高兴地点点头,“好啊。”顾景行说教,就一定会教的。

    一遇到喜事,慕言蹊便胃口大开,夹起碗里的排骨喂进嘴里,下一秒,就发出“嘶”的一声。

    顾景行拿着筷子正准备开饭的手一顿,紧张地望向她,“宝贝儿,怎么了?”

    慕言蹊摸了摸嘴巴,蹙起了眉头,疑惑地说道,“不知道啊......舌头好像破了,好疼......可是不是刚刚咬破的,好像起床的时候就已经破了......”

    顾景行一愣,旋即像没有发生什么事一般,一边优雅吃着饭,一边漫不经心的道,“哦,没事,可能昨晚吻得太用力了,不小心咬破了吧......”

    “噗!”

    “噗......”

    慕言蹊和对面的龙枭,几乎同时把嘴里的饭菜喷了出来。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你胡说八道什么?!”慕言蹊娇俏的小脸瞬间涨得通红。

    “我有必要胡说八道吗?”顾景行一脸无辜,“你喝醉了什么德行你自己不知道?强吻我不说,还死活不肯撒手,需要我找证人吗?”

    慕言蹊:“......”之前醒来的时候,她的确是像一条八爪鱼一样,几乎趴在了顾景行的身上。

    顾景行平时睡觉都是要脱衣服的,可昨晚却没有脱,没准真的是她喝醉了无理取闹,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拽着他不肯撒手呢......

    慕言蹊没脸见人了,因为她瞥了一眼,发现对面的龙枭,正以异样的眼神看着她。

    她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顾景行强忍着笑意,饶有兴致地看着脸上红得已经能滴出血的宝贝儿,继续开口道,“老婆,你不仅吻我了,还攻击了我老二,摸了它好久好久......”

    “噗!咳咳咳咳......”龙枭彻底崩溃了,他是害怕女人,更没想过要谈恋爱结婚什么的,但是不代表他对狗粮有免疫力啊!不带这么开车的!

    “顾景行!你你你......”慕言蹊快被气哭了,站起身瞪着他,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你......你流氓!”

    顾景行斯条慢理地吃着饭,幽幽的道,“这世道真是变了,动手耍流氓的人说陈述事实的人是流氓,天理何在啊......”

    慕言蹊:“......”

    “我再也不想理你了!老司机!”慕言蹊气鼓鼓地拉开椅子,捂着脸跑出了餐厅,真是没脸见人了,还好刚刚只有龙枭在,要是女佣们都在,她就真的可以去死了!

    偏偏男人还不准备就这么放过她,抬高了嗓音,冲着她的背影喊道,“老婆,下次再把它摸得起了反应,你就要负责灭火了......”

    “啊......”女孩崩溃的尖叫声传来,加快脚步冲出了门外。

    “先生,太太怎么了?”正在厨房忙碌的管家听见女孩的叫声,急忙走到餐厅门口问道。

    她以为吵架了,谁知远远地就看到顾景行脸上挂着迷人的笑意,喉间溢出了低低哑哑的笑声,还是发自内心的那种愉悦的笑声。

    管家差点怀疑自己的眼睛,虽然离婚的事情刚出没几天,但是她感觉先生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笑过了。

    或许是因为小两口闹矛盾,整个流溪帝宫都处于神经紧绷状态,像极了度日如年的感觉。

    管家见顾景行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说话,转身追出了门外,便看见慕言蹊正追着司进在打。

    “太太,您打我干嘛呀?!”司进被女孩追得气喘吁吁,昨晚脸被她捏得到现在还疼呢,这会儿又拿他出气,是酒还没醒?

    “你给我站住!”慕言蹊没吃几口饭,根本没吃饱,没有力气追他,插着腰气鼓鼓的道,“你是不是傻,啊?我没交代得清清楚楚,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是吧?”

    慕言蹊简直快被司进这个傻小子气晕了,凶巴巴的道,“我没说让你送我回家,你就把我送来流溪帝宫是吗?啊?”

    “太太......”司进一脸懵逼,“这里不就是你的家吗?”

    慕言蹊:“......”好像没什么不对。

    “我正在闹离婚你不知道吗?一天到晚瞎添什么乱!我想回哪里,你心里没点逼数吗?”慕言蹊气得连网络流行语都说出来了,就因为司进把她送回流溪帝宫,害得她脸都丢尽了!

    “太太......”司进欲言又止地看着她,看样子她并不知道是先生去接她回来的,那他就不能说了,太太只是吓唬吓唬他,并没有真的下手打他,可万一先生怪罪下来,那麻烦可就不一样了。

    “太太,我将功补过,您想去哪我送您去,以后一定努力变聪明!”司进举着手发誓保证道。

    慕言蹊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再给你一次机会,记住,你现在是戴罪立功的观察期,懂吗?”

    “是,太太。”司进一脸憨笑,太太还真的挺可爱的,既有小女孩的天真烂漫,该成熟稳重的时候又能成熟稳重,心地也很善良,难怪先生这么爱她。

    远处看两人打闹的管家,笑着摇了摇头,这才走上前问道,“太太,您刚刚在屋里尖叫,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慕言蹊:“......”丢死人的事啊,就算她真的在醉酒之后摸了他的那啥,这种闺房之事,也不能当着外人的面说吧!

    等等......她......洗手了吗?

    慕言蹊看着自己一双白嫩修长的爪子,恨不得剁下来!

    摸了没关系,但起码得在清醒的时候摸啊,不然什么感觉都不知道,多亏......

    管家和司进面面相觑,疑惑地看着满脸通红,盯着自己的双手在看的女孩,搞不清是什么状况。

    慕言蹊看了好久,都没从尴尬中回过神来,直到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才拉回了她的思绪。

    “太太,您手机响了......”管家提醒道。

    “哦,咳咳咳......”慕言蹊清了清嗓子,试图缓解内心的尴尬,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拿出手机,低头一看,是季擎宇。

    “季先生。”慕言蹊态度冷硬地接起了电话。

    “言言,你吃过午饭了吗?我刚好经过慕宅附近,来接你去吃午饭好不好?”季擎宇磁性的嗓音传来。

    “我吃过了。”慕言蹊淡淡地应道。

    “那我接你去公司,咱们把股权转让书签了吧。”

    慕言蹊想了想,“我现在不在家,你自己回公司吧,我晚点自己过去。”

    “那好,我们晚点见。”

    慕言蹊挂上电话,跟管家告了别,坐上法拉利,让司进送她去了越宇集团。

    管家目送法拉利离开,急忙跑进了餐厅,汇报了刚刚听到的事情:“先生先生,刚刚好像是季擎宇给太太打电话,还约她见面了,太太现在正赶过去呢......”

    刚放下碗筷的龙枭好奇地问道,“季擎宇又是谁?”

    顾景行抽了抽唇角,敷衍地回答:“没谁。”

    总不能跟他说,季擎宇是他老婆过去的未婚夫,还是说刚被她炒掉的老板,现在已经一团乱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重要的是,季擎宇现在根本翻不出什么浪来,不值得他浪费精力。

    “应该是工作上的事,随她去吧。”顾景行放下碗筷,冲着管家吩咐道,“去叫王医生来帮我换药,顺便打电话叫昊焱带几个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医生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