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不是在做梦,...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顾景辰:“......”容易说的没有错,难道是爷爷老糊涂了,忘记他和他哥两人谁是哥哥谁是弟弟了?

    应该不至于啊......

    老爷子身体好着呢!

    顾景辰搞不清楚状况,摆摆手,道:“不管了,等过几天爷爷回来我问问就知道了......”

    容易也没多想,毕竟现在慕言蹊嫁给顾景行已经成为事实。

    “那个......容易......”顾景辰理了理思绪,望着容易说道,“我有件事必须得跟你说清楚。”

    “什么事?”

    “我哥和我嫂子的事,相信你也知道了,我嫂子已经跟我哥摊牌,说自己喜欢的人是靳衍,还提出了离婚。”顾景辰严肃的道。

    容易抿了抿唇,仰头将杯子里的水一口气喝完,没有出声。

    “容易,这段时间在流溪帝宫,我们相处得很愉快,我是我哥的弟弟,我嫂子把你当弟弟,所以算起来,我们也是亲戚了......”

    容易:“......”

    “老话说,宁拆一座庙,不会一桩婚,我不指望你能以娘家人的身份劝我嫂子跟我哥好好过日子,我只希望你不要在我嫂子面前诋毁我哥,他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做出最理智的判断和抉择,我们不要试图干涉,明白吗?”顾景辰一口气把话说完。

    容易脸色微变,“你觉得我会在言言面前挑拨她跟顾景行的关系,怂恿她离婚,对吗?”

    “你不会当然最好。”顾景辰目光沉沉地看着他,他一定要帮他哥清理一下绊脚石,以表自己的忠心。

    容易盯着顾景辰的眼睛,那眼神,明显就是不相信他!

    “好,既然把话都说开了,我也表明一下我的立场,”容易将手里的水杯放回到茶几上,悠闲地靠在沙发上,舒展了下疲惫的筋骨,开口道,“我的立场,从来都没有变过,那就是言言的幸福。”

    “说白了,谁能让她幸福,我就支持谁,如果言言跟靳衍是真心相爱,那我一定会支持她离婚......”

    “那如果我嫂子爱的是我哥呢?”顾景辰追问道。

    “那我就支持顾景行。”容易想也没想就回答道,他原本,就已经接受了他们结婚的事实。

    不管情不情愿,都是真心祝福他们的。

    “只要你对我哥没有偏见就好。”顾景辰心里松了一口气,继续道,“容易,昨晚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我们拭目以待,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哥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嫂子的人!”

    “但愿吧......”容易敷衍地应了声,他现在担心的不是顾景行不够爱慕言蹊,而是慕言蹊心里一定藏着心事,却不愿意说出来。

    他一定得找个机会,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才行。

    “行了,洗洗睡吧,我哥和我嫂子现在没准就在滚床单呢,我们两条没有x生活的单身狗,替他们操这么多心干嘛......”顾景辰止不住困意,一边打着哈欠说话,一边站起身,连张妈给他准备的宵夜都没吃,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容易:“......”顾二少之前不是天天搂着女明星上新闻头条的吗?最近怎么好像禁欲了,而且禁得很彻底......

    ......

    翌日。

    慕言蹊这一觉,睡得又香又沉,身体在睡眠充足后慢慢苏醒过来,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她的双眼还没有睁开,便感觉口干舌燥的。

    慕言蹊呷了呷嘴,缓缓睁开了睡眼,眼前一张俊美的脸,便毫无防备地映入了她的眼底。

    男人闭着眼睛,睡得正沉,修长逆天的睫毛,足够与她引以为傲的睫毛媲美,轮廓分明的脸上,细腻得连一个毛孔都看不见。

    他的脸,此刻离她格外的近,因为她现在的姿势,就跟以往每次醒来时一样,整个人几乎勾在他的身上。

    慕言蹊眨了眨眼睛,像是反应过来一般,下一秒,重新闭上了眼睛。

    一定是她太想见到顾景行了,居然想他想到出现了幻觉......

    她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记起自己昨晚去了酒吧,那个她不记得样貌的调酒师跟她说了很多话,还告诉她,她上一次喝醉的时候,差点被一个流氓带走了,是顾景行及时出现,把她抱出酒吧的。

    她听完这些话之后,心里好难过好难过,对顾景行的思念已经到了无法抑制的地步。

    她只好让调酒师给她调了“三杯不回家”,反正有司进在,她喝醉了,司进会送她回慕宅的,只要能暂时地忘记顾景行,怎么都好......

    后来的事情,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应该是司进送她回家了吧。

    等等......司进?回家?

    慕言蹊蹙了蹙眉头,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紧贴着男人脸颊的小手,掌心的触感越来越真实......

    她好奇地捏了捏他的脸,手感跟过去一样,鼻息里也充满了他清冽好闻的纯男性气息......

    她刚刚睁开眼看到的,也是在流溪帝宫的主卧里......

    不会是......司进送她回流溪帝宫了吧?!

    慕言蹊陡然睁开双眼,震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木讷地收回手,食指放进嘴里咬了咬......

    阿西巴!

    是痛的......不是在做梦,也不是幻觉,她回流溪帝宫了!

    司进那个挨千刀的,真的把她带回了流溪帝宫!

    慕言蹊心里一阵担忧,司进送她回来倒是无所谓,她可以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拍拍屁股走人就行。

    可关键是,她喝醉之后,没有跟顾景行说什么不该说的醉话吧?

    慕言蹊敲破了脑袋,也没能回忆起来那三杯酒下肚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是趁着顾景行没醒,先溜之大吉吧,否则等他醒了,她不知道该怎么狠下心面对他,更不知道怎么说服自己离开他......

    慕言蹊的视线,依依不舍地落在顾景行的脸上,良久良久,才终于回过了神,要多小心就有多小心地拿开了他搭在她腰上的手,再把自己搁在他肚子上的脚拿了下来,幅度特别小地坐起了身,悄悄爬下了床。

    她身上穿着的,还是昨天的那身衣服,看来她喝醉后并没有吐,所以也就没人给她换衣服了。

    慕言蹊捡起地上的鞋子,怕穿鞋会发出动静,惊扰了顾景行,干脆直接拎在手上,光着洁白的小脚丫,蹑手蹑脚地朝门口走去。

    她刚走到一半的路程,眼看着就快要接近门口,身后蓦地就响起男人低沉沙哑的嗓音,“去哪儿?”

    慕言蹊猛地停下了脚步,被吓了一跳的身子僵在原地,愣了几秒钟,脑子飞快地转动了起来。

    她要冷静,不能被顾景行的男色迷惑,否则一切都会前功尽弃的......

    男人坐起了身子,定定地看着女孩的背影,生怕一眨眼,她就会消失不见。

    从她捏他的脸开始,他就醒过来了,只不过没有睁开眼睛而已。

    他多希望她能像以前一样,亲吻着他的脸颊,弯着一双笑眼跟他说早安。

    可是她没有。

    没有吻,也没有早安。

    她像是不想吵醒他,小心翼翼地离开他的怀抱,爬下了床。

    他睁开眼的时候,就看见她悄悄离开的背影,是不是如果他不醒,她就真的这样一声不吭离开了......

    他终究还是没忍住,开口叫住了她,哪怕多看她一眼,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恩赐。

    顾景行的眼底,流淌着浓浓的哀伤,旋即,便看见女孩站直了身子,转过身,面无表情地望向了他。

    她动了动唇瓣,像是想说什么,又好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脸尴尬又为难的表情。

    顾景行的心底,爬上了一道钝钝的疼。

    现在的她,难道连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了吗?

    男人深邃的眼眸冷了几分,嗓音暗哑的道,“我问你话,你要去哪里。”

    慕言蹊抽了抽嘴角,心底涌出一股失落,或许是以前顾景行对她太过温柔了,她一时之间,还真难以适应他这副冷冰冰的样子,尽管她心里知道,是她伤了他,这一切,都是她应得的。

    女孩低垂下眼眸,遮住了眼底的落寞,淡淡地回道,“回家......”

    “这里......”顾景行的话刚说出口,便止在了喉咙口,原本想说的那句“这里难道不是你家吗”,硬生生地换成了“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她的心里只有靳衍,已经不把流溪帝宫当成家了,他还死乞白赖自讨没趣问那么傻的问题干什么!

    女孩听着他冷冽质问的嗓音,心里又酸又涩,拎着帆布鞋的手,指尖无比僵硬地颤抖了一下。

    那天晚上的事情,他一定恨死她了吧?

    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容忍自己的妻子在婚内爱上别人,她比身体出轨还要可恶!

    可是顾景行不知道的是,她对自己的恨,一点也不比他的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