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八十二章 把她吃得连骨...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她喝的到底是什么......

    怎么这么苦!

    慕言蹊使劲推着男人的胸膛,想去找点糖果压压惊,可不管怎么用力,身体上方的重量就是纹丝不动,嘴巴也一直被堵着。

    女孩蹙了蹙秀气的眉,刚想发火,脑海中,突然就浮现出几分钟前被“咬”的画面。

    之前就是因为她乱发脾气了,所以才会被咬的,差点就窒息身亡了......

    她还是忍一忍吧,只要她不乱动,应该就不会被咬了。

    慕言蹊眯起眼睛,在心里为自己的聪明沉稳又机智点了个大大的赞。

    反正她也唱累了,干脆休息会,等一会儿身上这个重量离开了再继续唱吧。

    顾景行紧贴着她的唇,没有进一步的动作,闭着眼睛整理着呼吸。

    明知道自己只要现在起身离开,一个人待一会儿,就能恢复冷静,可他就是贪恋着她的气息,迟迟舍不得离开。

    顾景行好不容易才让自己恢复些许平静,缓缓睁开眼,女孩温柔的眉眼,便映入他的眼底。

    她乖巧地闭着眼睛,修长卷翘的睫毛像两排小扇子,覆盖在眼睑上,小脸上没有了刚刚的恐惧和不满,反而像是沉浸在多美好的事物中,眉心惬意地舒展着。

    她的唇被他堵着,他却能感觉得到,她这会儿的嘴角,是上扬着的。

    顾景行再也不想去猜测,她是不是想起了靳衍,她现在在他的怀里,那就是他的!

    思及此,顾景行心里好不容易压制住的小兽,又不受控制地出来开始作祟,贴在她唇上的薄唇,又开始探索着属于她的美好。

    慕言蹊明显感觉到了异样,那个温热的触感,好像又跑进她的嘴里了,可不一样的是,这次没有再像刚刚那样咬了,而是温柔地掠过她嘴里的每一个地方,所到之处,尤被烟蒂烫过,留下炙热的温度。

    慕言蹊始终闭着眼睛,修长的睫毛轻颤,好奇地感受着这个感觉,既没有回应,也没有躲避,只感觉浑身酥酥麻麻的,像是在做梦,整个人轻飘飘的,很奇怪的感觉。

    她的不躲避,在男人看来,就是变相的同意,他的力道渐渐大了一些,尽情地汲取着让他为之疯狂的美好。

    顾景行的手,试探着抓住女孩挡在他胸前的手,引导着她放下了遥控器,双手与她十指紧扣,穿着白色居家服的胸膛贴上去,两人隔着身上的衣物,紧紧贴合在一起。

    慕言蹊只觉得浑身的力气被一点一点抽走,浑身软绵绵的,混沌的脑海里,像是有一片大海,澄净蔚蓝的海水,一浪高过一浪地朝她袭来。

    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能一动不动,感受着现在的感觉。

    很快,女孩便蹙起了疑惑的眉头,轻而易举地挣脱开了一只手,往小腹方向探去。

    因为有个硬邦邦的东西正抵着她的肚子,好难受啊......

    女孩一边承受着男人的吻,一边好不容易才摸到了自己的肚子,一把握住了那个让她极度不适的触感。

    “唔......”男人闷哼一声,陡然睁开双眼,眼底晦暗一片。

    真是要命......

    要不是他身上有伤动不了,他一定把她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他身边一群饭桶,都不知道提醒他早点把伤治好的吗!净耽误事......

    正在门外着急等候的饭桶们:“......”

    顾景行停下了嘴里的动作,艰难整理着呼吸,在自己彻底失控之前,撑起身子,离开了女孩被他亲肿的唇,翻了个身躺在一旁,重重地喘着气。

    慕言蹊还没搞清楚手里握着的那硬邦邦的东西是什么呢,身上的重量,连带着她手里的东西,还有在她嘴里的那个触感,都一并消失了。

    女孩扬起嘴角,满意地笑了笑,果然,只要不发脾气,真的会自然消失呢......

    她翻了个身,像是摸到了什么可以搭脚的地方,抬起脚就搁了上去。

    “嗯......”顾景行闷哼一声,额头直冒冷汗,因为宝贝儿的腿,刚好就搁在了他小腹处的伤口上。

    顾景行深呼吸了几口气,侧头看着宝贝儿,她的睡姿跟平时一样狂傲不羁,侧躺着身子,像一只八爪鱼,整个人勾在他的身上,手还搂着他的脖子,睡得比谁都香。

    顾景行的唇角,不自觉地上扬了起来,薄唇凑上前,像平时睡前一样,吻了吻女孩的额头,缓缓闭上了双眼。

    如若可以,他愿意倾其所有,换这一刻永恒的宁静,没有离婚,没有不爱,有的尽数是互相深爱......

    ......

    相比于流溪帝宫海啸过后的风平浪静,此刻的慕宅正乱成了一锅粥。

    顶着一张疲惫脸的顾景辰,好不容易处理完办公桌上那些文件,准备回来好好睡一觉,一进门,便被两个女人团团围住。

    “二少,不好了,我们家三小姐不见了!”张妈急得快哭了,而王妈眼圈红红的,显然已经哭过了。

    “什么叫我小嫂子不见了啊?”顾景辰没忍住,打了一个哈欠,继续问道,“她去哪了?”

    “三小姐晚饭没吃两口,就说要去花园坐一会儿,我们两个吃完饭去送水果,就发现花园里根本没人,连手机都搁在桌子上没有带......”

    “我们把附近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这都好几个小时了,不会出什么事吧?我还是赶紧报警吧......”王妈越说越不放心。

    “报警能有什么用,你等会,我给司进打个电话问问。”顾景辰倒是没担心,他哥派了那么多保镖守着,还能守丢了不成?

    顾景辰拿出手机拨通了司进的电话,听着对方的汇报,俊脸上的疲惫似乎一下子消失了不少,还越来越兴奋,最后差点没高兴地跳起来。

    “二少,怎么样了啊?”王妈和张妈眼巴巴地看着挂上电话的顾景辰。

    “没事,被我哥接回家了,都散了吧,洗洗睡觉。”顾景辰吹着愉悦的口哨,大喇喇地往自己住的客房走去,身后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

    顾景辰转身一看,是跟他前后脚回来的容易。

    “容易,你可回来了,怎么这么晚,电话也打不通......”王妈和张妈又换了个唠叨对象。

    容易关上门,“手机刚好没电了,怎么了?”

    “三小姐之前不见了,不过现在已经找到了,原来是被姑爷接回家了,害我和王妈担心了一晚上呢!”

    “言言回流溪帝宫了?”容易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转身就往外走去。

    “你站住!”顾景辰急忙叫住了他,“容易,你想干嘛?”

    容易转过身来,“去流溪帝宫。”

    顾景辰高傲地扬起下巴,“这么晚了,我哥和我嫂子都睡了,你去干什么?”

    “去看看言言是不是自愿回去的。”容易直言不讳的道,言言从来不是一个善变的人,不可能说回去就回去。

    顾景辰双手环胸,冷笑一声,道:“你的意思是,我嫂子是被我哥强行带回去的?我哥是那样的人吗?”

    容易帅气张扬的脸上换上了无比困惑的表情,故作夸张地反问道:“他不是吗......”

    顾景辰:“......”好像还真是!

    可小嫂子今天是喝醉酒才被带回去的,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喝酒的事他没准备说。

    “今天太晚了,明天再问也不迟,那里是我嫂子的家,她还能出什么事不成?”顾景辰白了容易一眼,“再说,你怎么保证我嫂子不是自己想要回去的,你现在跑去问,对你在她心里的形象可没什么好处......”

    他又不是不知道容易对他小嫂子那点心思......

    “对了容易,你过来,我有事要问你,”顾景辰突然想起了什么,上前把容易拉进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我记得上次我嫂子住院的时候,你好像说......我嫂子原来要嫁的人是我,这是怎么回事?”

    好机智哦,既可以转移容易的注意力,又可以知道自己想问的。

    容易也已经放弃了去流溪帝宫的想法,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气灌了大半杯,才淡淡地开口道,“没什么啊,就是之前言言回国的时候,跟我说她要嫁的人是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她在民政局门口等到的是顾景行。”

    “不可能啊,我嫂子是我爷爷许配给我哥的,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顾景辰笃定的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可能言言搞错了吧......”容易回忆了一下,越想越不对劲,“但是也不至于啊......当时言言跟我说得很清楚,说你爷爷还特意安慰她说不用担心跟你没话聊,因为他孙子只比言言大了一岁,我记得没错的话,顾景行好像比言言大了三岁吧......”

    “而你......”容易突然像是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一般,缓缓转头,望向了顾景辰,“二少......你才是比言言大一岁的那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