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八十一章 说亲就亲上了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当时宝贝儿抱着话筒唱这首歌的时候,他就感觉到她身上流淌着浓重的悲伤,当时他不明白是什么原因......

    现在他懂了,她当时,是想把这首歌,唱给靳衍听的吧......

    她爱着靳衍,却因为已经嫁给了他,而不能跟靳衍表白,只能用这首歌,来宣泄内心的遗憾。

    她内心挣扎过,很想履行夫妻之间的责任,跟他过下去,可是因为她太爱靳衍了,她骗不了自己的心,所以跟他提出了离婚。

    多么残忍的真相......

    亏他还那么迫不及待地跟她求婚,当时被蒙在鼓里的他,在她的眼里,一定很可怜吧......

    她是因为可怜他,才会勉强答应她的求婚的吗?

    所以才在后来挑明一切之后,迫不及待地把那枚戒指还给了他......

    顾景行只觉得自己可笑。

    甚至,有着低低哑哑的笑声,从他喉间冰冷地溢出,在偌大的主卧内蔓延开来。

    女佣们纷纷噤若寒蝉面面相觑,只觉得这会儿的先生异常可怕。

    果不其然,下一秒,男人便蓦地低吼出声,“不许再唱!”

    女佣们被吓得直打颤,白天血腥的一幕还犹在眼前,而男人现在双眸猩红,眼里带着毁灭性的杀气,可见心里的怒火一点都不比白天来得少。

    可是床上的人,明明就是先生最爱的太太啊,他刚刚吼出的话,明显也是冲着太太的,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慕言蹊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闭着眼睛,唱得更卖力了。

    顾景行脸上阴云密布,胸口翻滚的怒意已经没有办法控制,紧紧盯着床上的女孩,紧绷着的俊脸,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她唱出口的每一句歌词,都刺激着顾景行最脆弱的那根神经......

    旧梦不堪寻找?

    她还想跟靳衍重温旧梦?

    她做梦!

    何时能被靳衍忘掉?

    靳衍敢记住他顾景行的老婆吗?

    他只要敢,他就有无数种办法逼他忘记!

    “我叫你不要唱了,你听不懂是吗?”男人一边说,一边迈开长腿走到床边,伸出手,一把将女孩拽进了怀里。

    女孩的头,重重地撞在了他坚硬的胸膛上,疼得金星直冒。

    “啊......疼......”慕言蹊跪坐在床上,迷离地睁开眼,可怜巴巴地揉着撞疼的小脑袋。

    顾景行双手紧紧握住她的肩膀,低沉的嗓音阴鸷地警告出声,“从今以后,不许再唱这首歌,听到没有!”

    女孩蹙了蹙眉,茫然地抬起头,望向了顾景行。

    这特么是谁啊,竟然不许她唱歌?还有没有王法了?她唱歌招谁惹谁了?

    能听到她一展歌喉是他的福气好么!别人想听她还不给唱呢......

    女孩涣散没有聚焦的醉眼,恶狠狠地瞪着顾景行,不服气地反驳道,“我就要唱!你不服是吧?咬我啊......”

    顾景行:“......”

    女佣们:“......”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好好回答,以后还唱不唱了?!”顾景行已经被气得快要冒烟,完全忘记了她此刻是一个醉鬼。

    周围的气压骤降,空气中充满着压迫感,所有人纷纷不敢吭声,只有慕言蹊没有感觉到。

    女孩嗤笑了一声,赏了她一个大大的白眼,懒洋洋地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高高翘起了二郎腿,双手枕在脑后,一副慵懒闲适的姿态,轻飘飘地挑衅道,“我就唱就唱!你能拿我咋地!不服来战,咬我啊咬我啊......”

    顾景行的大脑一片空白,视线紧盯着女孩张张合合的唇瓣,水嘟嘟粉嫩嫩的,像是在对他发出邀请。

    男人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她刺激得失去了理智,还是内心的小兽终于冲破了牢笼,可以肆无忌惮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下一秒,蓦地就俯下了身,精准地含住了女孩的唇瓣。

    “咬......唔......”慕言蹊的话,瞬间被堵了回去,感觉身上多了一股重量,嘴巴被牢牢堵住,说不出话了嗷嗷嗷。

    管家:“......”

    几个女佣:“......”

    这个弯......转得有点快啊,她们还以为先生要动手打人了呢,没想到说亲就亲上了......

    见惯了大场面的管家最先回过神来,把手上端着的醒酒汤放在了床头柜上,朝着女佣做了一个手势,几个人蹑手蹑脚地很快离开,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慕言蹊很快意识到不正常,因为压在她唇上的那个重量,并不是单纯地堵住她不让她说话,而是......真的在咬她!

    一个温热的触感,在她嘴里反复吸吮搅弄,很快抽走她呼吸的空气,大脑渐渐缺氧。

    “唔......”慕言蹊下意识地想要推开身上的重量,下一秒,双手被举到了头顶,手腕被禁锢住,动弹不得。

    她越是挣扎,那个力道就越重,又吸又咬的,她的舌根很快就开始发麻了。

    完了,真的不能随便凶别人,她就说了一句“咬我啊”,就真的被咬了......

    救命啊嗷嗷嗷......

    顾景行能明显感觉到女孩的抗拒,没有一丝回应他吻他的意思。

    男人胸口的怒意更重,没有一丝怜惜地重重撕咬着她,一股血腥味,须臾在两人的唇齿间蔓延开来。

    这个久违的吻,没有甜蜜,只有惩罚。

    最终,他还是在女孩快要透不过气来的时候,缓缓停下了动作,离开了她的唇。

    “呼......”女孩瞪着一双清澈漂亮大眼睛,茫然地望着天花板,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知道错了没有,还敢不敢唱了,嗯?”男人强忍着将她拆骨入腹的冲动,暗哑的嗓音开口问道。

    女孩的滋味,让他**入骨,只想像刚刚那样一直吻下去。

    哪怕她此刻正处于酒醉状态,没有一点清醒的意识。

    慕言蹊像是听懂了,惊恐地摇了摇头,又重重地点了点头,最后,也不知道是该摇头还是点头,咽了咽口水,急急地出声道,“不敢了......不唱了......”

    顾景行眼底的暴风雨降低了两个等级,修长的手指伸出,理了理女孩额前的头发。

    他的手刚碰到她的额头,女孩便一脸害怕地紧闭上了眼睛,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手上还紧紧捏着遥控器。

    顾景行看着她这一副俨然像个小孩的模样,胸口的暴躁再次消散了不少,连原本冷沉杀伐的目光都温柔了起来。

    女孩娇小的身子躺在洁白的大床上,一头乌黑的长发凌乱地披散着,跟她醉酒后红扑扑的小脸形成极大的色彩对比,强烈明艳的视觉冲击,撞进顾景行的眼底。

    顾景行喉咙一紧,呼吸不受控制地紊乱了几分,她这张脸,对他来说就是行走的药物。

    禁欲,太难......

    顾景行闭了闭眼,把自己小腹的那团躁动压了下去,再次睁开眼,眼角的余光,蓦地就看见床头柜上放着的那碗醒酒汤。

    他差点忘记了,宝贝儿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醒酒。

    顾景行撑起身子,从女孩身上离开,坐起身去拿醒酒汤。

    他的手,还没碰到床头柜上的碗,身后便传来女孩再次嚎出口的歌声。

    顾景行:“......”

    够了,真的够了,他已经知道她跟靳衍相爱恨早了行不行......

    他的头都快炸了......

    “慕言蹊......”男人从齿缝中磨出她的名字,冷冽的嗓音里满含警告。

    是时候让她清醒过来了,否则他真的会被她的歌声折磨到疯!

    顾景行拿起床头柜上的碗,往嘴里灌了一口温热的醒酒汤,转身捏开女孩在放声高歌的小嘴,俯身吻住她的唇,将醒酒汤渡给了她。

    “唔......”闭着眼唱得正高兴的慕言蹊,猛地睁开双眸,盯着眼前放大的脸,一口一口被迫咽下醒酒汤。

    直到她把他嘴里的醒酒汤喝完,顾景行才离开她的唇,松开捏着她脸颊的手。

    “咳咳咳咳咳......”女孩被呛得直咳嗽,呷了呷嘴尝尝味道,好苦啊......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那张脸又凑了上来,继续像刚刚那样灌给她喝。

    “唔......”慕言蹊挣脱不开,只能又一次一滴不剩地喝完。

    “不喝了不喝了,苦......”这一次被松开后的慕言蹊,使劲地摇晃着小脑袋拒绝道。

    “乖,还有最后一口。”顾景行仰头倒完了碗里的醒酒汤,再次俯身上前。

    “唔......”

    慕言蹊好不容易咽下最后一口,感觉整个嘴巴都在发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