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八十章 老顾这个老司机...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见女孩一脸茫然疑惑的表情,顾景行又开口解释道,“这里太吵了,咱们回家安安静静地开车,嗯?”

    “噗......”龙枭差点没把晚饭喷出来,这话听着怎么这么......

    老顾这个老司机,果然666啊!

    顾景行没有理会龙枭的反应,此刻眼里心里只有他的宝贝儿,管他龙枭虎枭都不重要,继续哄着女孩,“来,我带蹊蹊回家......”

    女孩像是听到了他的话,头摇得像拨浪鼓,“不回家不回家!没有家......没有家......”

    顾景行眸光一顿,眼里的温柔掺杂进了浓浓的失落。

    都说酒后吐真言,宝贝儿心里,难道真的从来没有把流溪帝宫当做家吗?

    “老婆,我们有家,流溪帝宫是我们的家,你忘了吗,嗯?”顾景行也不管她能不能听懂,固执地纠正道。

    女孩歪着脑袋,迷离的双眼里满是疑惑,“什么宫?”她眨了眨眼睛,像是猛然明白了什么,点着头说道,“哦......你想去故宫?可以可以,我载你去......可是那里很远的哦,你要付很多很多的车费我才能载你去......”

    顾景行:“......”他怎么忘了宝贝儿喝醉之后是什么样子,又在这里跟一个酒鬼较什么劲!

    “蹊蹊,不闹了,我们先回家,来,我抱你。”顾景行说着,就想将她打横抱起。

    “不要!”女孩像受了什么刺激一般,使劲挣扎着,身子一下一下不经意地撞击着顾景行的伤口,疼得他直冒冷汗。

    “boss,您没事吧?”凌莫凡离得近,一下子发觉顾景行脸上的神色有异,急忙上前问道,“是不是太太撞到您伤口上了,要不我来扶......”

    凌莫凡的手刚伸出去,还没碰到自家老板娘的胳膊,便被顾景行凌厉的视线一瞪,吓得缩回了手。

    “别动!”男人凶狠出声警告他。

    慕言蹊蓦地一怔,停止了挣扎,一双迷离的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顾景行,瘪了瘪嘴,委屈的道,“你凶我......”

    顾景行的视线,从凌莫凡身上收回,哭笑不得地看着一脸委屈的女孩,柔声哄道,“蹊蹊,不是凶你,是凶莫凡,我怎么敢凶你呢,嗯?”

    凌莫凡:“......”人与人之间,从来都是不平等的,他早就体会得淋漓尽致了呜呜呜。

    顾景行深呼吸了几口气,强忍着伤口的疼痛,把安静下来的女孩抱紧在怀里,轻抚着她的后背安抚道,“蹊蹊乖,我们回家,你想怎么开车都可以,好不好?”

    女孩像被顺了毛的小狮子,乖巧地趴在他的胸膛,接着他的话,喃喃自语地道,“没有家了......没有了他......蹊蹊就是一个被流放的孤儿......蹊蹊再也没有家了......”

    顾景行的心,像是被什么硬物狠狠一击,无法言说的痛楚,从他的胸口,蔓延到身上每一个感官,他有着几秒钟的恍惚,后知后觉才发现,身上的每一个角落,都在叫嚣着疼痛。

    她这句醉话里的“他”,指的就是靳衍吧......

    原来,她对靳衍的爱,已经根深蒂固到了这个程度,甚至可能丝毫不亚于他对她的。

    这么狗血的爱情,为什么会这么狗血地在他们之间上演。

    我爱你,你爱他,谁都爱得辛苦,爱得疲惫,谁都终难得到幸福......

    所有人都说,他顾景行是食物链顶端独一无二的王,站在别人倾其所有也攀登不上的人生巅峰。

    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极少数人赢在起跑线上,大多数人,一辈子都到不了起跑线,而他,生来就在被人仰望的高处,男人羡慕她,女人爱慕他。

    可只有顾景行自己知道,他是怎样放低姿态,卑微地爱着一个女孩,已经低到了尘埃里......

    顾景行紧咬着牙,刚毅的脸紧绷着,菲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波涛汹涌的双眸,在酒吧不停变幻的灯光中,不易察觉地染上了一抹红。

    “蹊蹊......”顾景行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女孩在挣扎中散落下来的长发,低沉的嗓音里夹杂着一抹强忍住的疼痛,“没关系,你有我就够了,我们回家......”

    女孩疲惫地闭上了双眼,两行眼泪涌出眼眶,浸染在顾景行的胸膛。

    顾景行艰难地往下腰,将女孩打横抱起,大幅度的动作,致使他小腹的伤,疼得更厉害了,额头上的汗水,顺着他刚毅冷硬的脸部线条滴落了下来。

    男人转了身,修长笔直的长腿迈出,比进来的时候,走得更慢了一些。

    跟着他来的都是男人,他不可能把宝贝儿交给别人抱,更何况,只要她在他的怀里,再疼再痛,他都能忍受。

    保镖重新开出了一条路,周围的人这才远远地看清,俊美的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女孩,正走出酒吧。

    “那不是今天刚被曝光的顾太太吗?原来顾少是来接她的啊,又被强塞了一碗狗粮,心好累......”

    “你怎么知道那是顾太太,不是只能看到一个侧脸吗?”

    “她抢走国民男神,化成灰我也认识,是顾太太没错......”

    “悄悄人家这恩爱秀的,全网铺天盖地撒狗粮还不够,还要来这种小地方虐老百姓,没天理啊......”

    ......

    顾景行好不容易才把女孩抱出了酒吧,坐上了劳斯莱斯,脱下身上的黑色西装,盖在靠在椅背沉睡的女孩身上,这才发现,汗水已经把他身上的白衬衫都浸湿了。

    “boss,您的伤口流血了!”前座的凌莫凡,一回头便看见男人的白衬衫上渗出了鲜红的血。

    顾景行小心翼翼地帮女孩盖好衣服,这才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处,淡淡地吩咐道,“回家吧。”

    灯火通明的流溪帝宫,管家早就带着王医生和女佣着急地等在门口。

    先生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身上还带着伤,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劳斯莱斯驶进帝宫,在门口停下,管家急忙迎了上去,打开后座的门,“先生,您回来了。”

    顾景行下了车,管家这才看见车里面睡着的女孩,惊喜的道,“太太也回来了!”

    男人绕到另一侧,打开车门,弯腰想去抱出女孩。

    “先生,您的伤口出血了,我来吧......”管家叫了女佣,小心翼翼地把女孩扶了出来,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鼻而来。

    她说先生怎么能把离家出走的太太给带回来呢,原来是喝醉了啊......

    “小心点,别伤着太太了。”管家顾不了那么多,领着女佣先将女孩扶进了屋。

    有管家在,自然能照顾好宝贝儿,顾景行便由着她们去伺候,这才收回了思绪,抬手捂住了疼痛不堪的伤口。

    “先生,赶紧进去我帮您换药包扎吧。”王医生上前提醒道。

    顾景行淡淡地“嗯”了一声,迈开长腿走进了屋。

    他还真的得赶紧把伤养好了,不然怎么抱他的宝贝儿。

    宝贝儿被扶进了主卧,顾景行怕自己身上的血腥味太重,去了对面的房间,躺在床上,王医生重新帮他处理好伤口,继续交待着反复了好几次的话,“先生,您真的不能再出门了,必须躺在床上养伤,否则伤口更难恢复了。”

    “知道了。”顾景行迫不及待地从床上站起了身,穿上拖鞋走出了门外。

    王医生:“......”说好的卧床养伤呢?也是,心都已经飞到主卧去了,人又怎么可能躺得住......

    ......

    主卧内,正一片鸡飞狗跳兵荒马乱。

    原本安静睡着的慕言蹊,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醒了过来,光着脚丫在床上活蹦乱跳载歌载舞的,一群女佣在下面不停哄着她,“太太,您快躺下,别摔着了太太......”

    顾景行:“......”以后再也不能让她喝酒了。

    “先生。”管家端了醒酒汤进来,先朝着顾景行礼貌行礼,再望向了床上的女孩,不悦地质问女佣,“你们怎么照顾太太的!”

    “太太不让我们碰,谁碰她就打谁......”女佣怯怯地回答道。

    “太太,您快坐下来,咱们喝汤了。”管家试着哄道。

    女孩充耳不闻,手里拿着灯光遥控器,放在嘴边当成了话筒,一副在开演唱会的架势,开嗓唱起了歌。

    顾景行身子一僵,怔怔地看着女孩,有着片刻的失神。

    她记得这首歌,是那次顾景辰组织的聚会上唱的那首。

    他后来去找到了这首歌,歌名叫《相爱恨早》,是缅怀青春年少时错过的爱情的。

    两个人很早就相爱,却被岁月冲散,兜兜转转多年后,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在一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