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七十八章 是我老公把我...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好吧太太。”司进只能妥协,在前方路口掉了个头,趁着红绿灯的时候,发了短信给值班的保镖,让他多派点人手来酒吧外候着,以免不时之需。

    ......

    夜晚的复活酒吧,灯红酒绿,那些买醉的人,似乎只有在这里,才能让压抑的灵魂得到短暂的释放,酒吧内一派萎靡的景象。

    慕言蹊向来不喜欢这种地方,仅有的一次,也是因为当初那段从天而降的婚约,没想到后来居然醉得不省人事,幸亏她人品爆棚,被好心人送到了酒店,否则,当时的她孤身一人,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慕言蹊找了个远离舞池的吧台坐下,年轻的调酒师很快走过来打招呼,“你好美女,喝点什么?”

    酒吧里的灯光,光怪陆离,可调酒师还是清楚地看清了女孩干净明艳的小脸,她穿着简单干净的白色上衣和牛仔裤,外面披着一件亮黄色的针织外套。

    也许是酒吧里太热,坐下来没一会儿,女孩便脱下外套,绑在腰间,还顺手将一头乌黑笔直的长发挽了上去,拿了手腕上的皮筋,随意地扎成一个丸子头,精致的小脸,搭配一身休闲的造型,像只慵懒的小猫。

    女孩将头发束起后,调酒师看得更加真切了,越看越觉得眼熟,立马认出她是今天微博上的头号人物,不禁惊喜出声,“顾太太?”

    堂堂帝景集团的老板娘,怎么想起来他们这个小酒吧了?

    慕言蹊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她现在已经是红人了,被人认出来,一点也不奇怪。

    慕言蹊扯了扯唇,淡淡笑了笑,开口道,“随便给我来点喝的吧。”

    “好的,顾太太。”调酒师恭恭敬敬地回。

    正值周末,酒吧里的客人比较多,很快,就有猎艳的男人发现了角落里的慕言蹊,试图上前搭讪。

    还没等人接近,一旁守候着的司进,便走上前拦住了过来的人,不知道跟对方说了点什么,那个男人很快吓得落荒而逃。

    慕言蹊背对着司进,没有看到这一幕,很快端起调酒师端上来的玻璃杯,抿了一口杯中的透明液体,下一秒,诧异的道,“这是......白开水?”

    “是的顾太太。”调酒师微笑着回。

    慕言蹊哭笑不得,“这里是酒吧,你给我喝免费的白开水,你老板知道吗?”

    调酒师:“......”老板哪有你老公顾景行来得可怕啊......

    “顾太太,顾先生没有吩咐说可以让您喝酒,今天不管换成是谁,都不敢给您酒喝的。”调酒师一脸的憨笑。

    慕言蹊更加疑惑了,“顾景行来跟你们交代过不能给我酒喝?”

    调酒师摇摇头,“没有。”堂堂顾少,怎么可能来这种小地方呢......不对,还真来过一次。

    “那为什么不能给我喝酒。”慕言蹊不服气的道。

    “顾太太身份尊贵,而且酒量不好,喝酒伤身,还是少喝为好......”调酒师见女孩一脸疑惑的样子,开口解释道,“顾太太来我们这个小店,是我们的荣幸,您会享受到最尊贵的服务,但是我们是不敢在顾少没有允许的情况下,给您喝酒的,万一顾少怪罪下来......”

    后面的话,不用说,慕言蹊自然也就懂了。

    她一直都知道顾景行的身份地位很不一般,但是没想到在b市居然这么横行无阻,任谁都要忌惮着他。

    慕言蹊知道自己酒量不好,而且也没真的打算喝,便捧着水杯喝着寡淡无味的白开水,下一秒,突然发现哪里不对劲,狐疑地望向了像是专门为她一个人服务的调酒师,“等等......你刚刚说我酒量不好......你怎么会知道?”

    调酒师:“......”

    “顾太太几个月前来过我们酒吧,是我为您调的酒,您不记得了?”

    慕言蹊歪着脑袋想了想,上次来的时候她心情可糟糕了,哪有闲情逸致去记得别人长什么样。

    人是不记得了,但她记得那款酒。

    “三杯不回家?”慕言蹊歪着小脑袋问道。

    “顾太太好记性,”调酒师一脸自豪地炫耀道,“那可是我的拿手绝活,那天顾太太好像不相信我说的话,一口气喝了三杯,然后就......”

    调酒师尴尬地笑了笑,没有再说下去。

    慕言蹊:“......”酒量差应该不算缺点吧?

    “好在顾少来得及时,否则顾太太可就被那个黄头发的小痞子带走了,也怪我,有眼不识泰山,当时不认得您是顾太太......”调酒师讨好地说道。

    “你说什么?”慕言蹊确定自己喝的是白开水,不可能听错,可还是不可置信地又问了一遍,“你说......我喝醉了之后,是顾......是我老公把我带走的?”

    “是啊,我当时不认识顾太太,您又喝醉了,好像还看那个黄头发的小子挺顺眼,然后他想把您带走,顾少及时赶到,那架势,把酒吧里的人都吓一跳呢......”调酒师记得非常清楚,四周张望了下,确定没人,又凑近了慕言蹊一些,继续说道,“那个黄头发小子是我们这里的常客,仗着长得还不错,专门对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下手,不过从那天晚上之后,他再也没有出现,我听人说,是被顾少给那个了......”

    慕言蹊:“......”居然还有这档子事,她当时喝多断片了,根本记不起来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醒来后已经在海悦酒店的总统套房里了,那可是顶级的七星级酒店,现在想来,整个b市能这么壕,给她开一间总统套房的人屈指可数。

    她突然回忆起来了,第二天她在民政局门口等顾景辰的时候,去搜他的新闻,结果看见他哥顾景行的头条了,说是顾景行破了出柜传言,上面配了一张照片,是顾景行怀里抱着一个女孩,从酒吧里出来的照片。

    她当时就觉得,顾景行怀里的女孩似曾相识,原来,那就是她自己啊......

    后来事情一多,她就把这一连串的事情全抛诸脑后,没有再去细想了。

    慕言蹊拍了拍脑袋,她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呢......

    原来,顾景行早在她回国的时候,就一直在悄悄关注着她,所以才会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及时出现把她抱走啊......

    慕言蹊鼻子一酸,眼泪差点砸落下来。

    她已经快疯了,要离开顾景行,本来就已经很困难了,她在很努力地去强迫自己不去想他,忍住不去找他,可是她的生活里,到处都是顾景行,一件一件她不知道的事情,一个一个震撼她内心的真相,都让她的心,在顾景行身上扎得更深一些......

    “顾少跟顾太太简直就是男才女貌天生一对,而且还这么恩爱,明天的对折狂欢可是百年难得一遇,我已经请好了假,今晚下了班就去商场排队去......”调酒师还在自顾自地说着。

    慕言蹊渐渐听不清他的话,酒吧里的音乐声明明无比吵闹,可是她却感觉周围的一切声音都消失不见,脑海里只闪过一帧帧无声的画面,全是关于她和顾景行的......

    “顾太太,您在想什么?顾太太?”调酒师疑惑地看着失神的女孩,她没有一丝妆容的小脸,干净又白皙,精致得像精雕细琢的洋娃娃。

    这张脸,的确完美得不像话,怪不得网上那么多人怀疑她整容了,但是只要面对面看一眼就知道,她本人长得比照片上还要好看,流畅的脸部线条,一看就不可能动过刀子。

    “顾太太?”调酒师抬起手在慕言蹊面前挥了挥,好不容易才拉回她的思绪。

    “啊?怎么了?”慕言蹊茫然地望着他,那眼神,像极了一只无辜又可怜的小猫。

    “顾太太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您早点回去休息吧。”调酒师心里不由紧张起来,要是这位姑奶奶在这里出点什么事,他这条小命都不够赔的,这不,远处一群保镖已经悄无声息地把他们这一块区域跟人群隔绝起来了,任何闲杂人等都不能靠近。

    慕言蹊闭了闭眼,努力把脑海中顾景行的身影赶跑,却始终没有效果。

    “给我调‘三杯不回家’,我要喝三杯!”慕言蹊烦躁不安的道。

    调酒师:“......”说好的只喝白开水呢!

    “顾太太,这恐怕不合适吧?”

    “放心,顾......我老公要是问起来,我一力承担,更何况本来就是我自己要喝的,跟你没有关系,我不会让他为难任何人的,调吧!”她现在只想喝醉,或许只有醉了,才能暂时忘记顾景行,不让他在她心里作祟。

    调酒师看着女孩一脸坚持的模样,没有再拒绝,也不敢拒绝,“好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