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七十四章 撒得一手好狗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她需要知道吗?”顾景行抬起头,疑惑地望向凌莫凡,“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

    凌莫凡:“......”

    boss是真傻还是装傻啊,那一脸认真的表情,连凌莫凡都要相信他说的话没有问题了。

    等等......你老婆现在跟你闹离婚啊boss,你这么自作主张公告天下,确定不会适得其反?

    “boss,要不要......那个......通知太太一声啊?”凌莫凡抓抓脑袋,试探着问道。

    毕竟太太可不是吃素的,现在就已经把boss折磨成这样了,要是再惹她不高兴,没准回来一把火把流溪帝宫烧了都有可能!

    “不需要......”男人想都没想就应了声,专注投入到工作里,又开始在笔记本前忙碌了起来,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开口道,“这种新闻稿应该需要照片的吧,我一会儿就把照片发你手机上。”

    凌莫凡:“......”看来boss是真下定了决心啊,看那一脸志在必得的表情,就连他都莫名跟着安心了不少。

    “是,boss,我马上去办。”

    凌莫凡走出主卧,马上给集团的秘书办打了电话,叫安妮联系宣传部和公关部召开视频会议,刚挂上电话,便看到微信里收到的照片。

    下一秒,他一双引以为傲的大眼睛差点没瞪瞎!

    照片少说也有十几张,清一色都是老板和老板娘的自拍照,不是在接吻就是紧紧依偎在一起,冲着镜头甜蜜地笑着,俊男美女,好不养眼。

    更过分的一张,两个人都穿着睡袍在接吻,背景是清晨的大海,凌莫凡记得这张照片,他有一次无意中在boss手机上看到过这张照片,是boss的屏保。

    妈呀......

    boss这是把压箱底的照片都贡献出来了啊,撒得一手好狗粮啊。

    凌莫凡还没从这甜得发齁的狗粮中回过神来,下面便跳出一条消息,毫无疑问,是他那虐狗成狂的boss发来的:

    凌莫凡:“......”帝景集团的总裁,可能要走娱乐圈的路线了,毕竟公司帮boss注册的微博上,有几千万的粉丝,远比最当红的小鲜肉。

    boss的粉丝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流水的小鲜肉,铁打的顾景行。

    足以证明了他的人气和地位。

    奈何人家走的是高冷路线,从来没有主动发过微博,更别说自拍了,可随便转发一条集团的广告,下面都有无数人点赞评论转发。

    就这人气和热度,结婚的通稿一发,得伤了多少迷妹的心啊......

    凌莫凡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收起手机去工作区准备视频会议去了。

    ......

    帝景集团。

    顾景辰忙得连好好吃顿午餐的时间都没有,埋在堆积如山的文件里一份份消灭着,办公桌上还放着中午随便吃的三明治和咖啡。

    “叩叩叩。”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让他脑海里那根绷紧的神经轰然断裂。

    “不许再送文件进来了!”顾景辰两手一摊,靠在老板椅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这一整天,陆陆续续送进来的文件就没停过,越处理反而越多了起来,鬼知道大哥平时是怎么处理这么多公务的,服,他是真的服他亲哥了。

    “二少,是我。”司进推开门走了进来。

    “怎么是你?”顾景辰长松了一口气,还以为又是哪个部门送来的紧急文件呢。

    “不是叫你在慕宅保护小嫂子吗?你来公司干嘛?”

    “我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司进在办公桌前站定,恭敬的道,“二少,先生受伤的事情,您可千万不能透露给太太啊,听说先生昨晚一回家就下了命令,不让太太知道,万一您说漏了嘴,又让先生知道是我告诉您的,我可就死定了......”

    “放心,我昨晚不是忍着没有说吗?”顾景辰不以为然地摆摆手,“虽然我是挺想说的,我哥是为了救小嫂子受了枪伤,这是多好的机会啊,我小嫂子肯定会感动得热泪盈眶的,但是既然我哥不让说,那我一定会控制住自己的,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

    司进:“......”他怎么这么信不过二少呢,可是二少大概是唯一能在太太面前厚脸皮耍赖的人了,起码从昨晚的情势看,二少应该是能起到点作用的,所以他才把在伦敦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他。

    “好了,你快去慕宅保护我嫂子吧,记住,靳衍一旦出现,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是,二少......”司进刚想离开,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二少,我刚刚碰见秘书办的安妮了,她说先生准备把他和太太的婚讯公诸于世。”

    “噗......”顾景辰刚送进嘴里的咖啡,极不优雅地喷了出来,“你说什么?”

    “安妮说她们刚开完会,boss结婚的通稿很快就会发布了。”司进也是一脸懵逼。

    “咳咳咳咳咳......”顾景辰差点没被自己呛死,“我哥这是什么节奏?宣示主权?”

    司进茫然地摇摇头,表示不懂。

    顾景辰越想越觉得惊叹,“也对啊,公开了婚讯,离婚就没那么容易了,前脚刚公开,后脚我小嫂子就要离婚的话,到时候社会舆论肯定会给她压力,如果再牵扯出靳衍,就更理不清了,所以我小嫂子肯定不会轻易再提离婚了,最起码也得缓一缓,等结婚的这波风头过去了再说,我哥这招可真是高明啊,既有缓兵之效,又有釜底抽薪之势,不愧是我亲哥,有着我身上的聪明劲......”

    司进:“......”

    “你别愣着了,赶紧回去看着我小嫂子,看看她回头看到新闻的时候是什么反应,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顾景辰急切地催促道。

    “是,二少。”

    司进开的是慕言蹊喜欢的那辆法拉利,回到慕宅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王妈说慕言蹊还没有起床。

    “太太好像从来没有睡懒觉的习惯,能不能麻烦您上去看看,太太身体不好,最近很容易发烧,别是生病了。”司进不放心的道。

    “好,我现在就去。”王妈转身上了楼,在慕言蹊的房门外轻轻敲了敲,“三小姐,你醒了吗?”

    抱着枕头正沉睡的慕言蹊,终于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她早上几乎是天亮的时候才好不容易睡着,实在是太累了。

    “三小姐?”王妈又敲了敲门。

    “嗯,我醒了。”慕言蹊打了个哈欠,懒懒地回道。

    王妈松了一口气,“醒了就好,我还以为三小姐不舒服呢,那你赶紧起床,我先下楼给你准备吃的。”

    “好。”慕言蹊应了声,躺了几分钟,脑子渐渐清醒了过来,坐起身揉了揉眼睛,视线蓦地就看见床头柜上放着的一个白色的礼品袋。

    她想了想,才记起这个礼品袋是昨天在流溪帝宫,骗王医生说是回去拿东西,打开柜子随便拿的,然后拎回了家。

    现在仔细一看,这个袋子,好像不是她的。

    主卧的柜子是她和顾景行公用的,应该是昨晚着急离开没注意看,把顾景行的东西拎回来了吧。

    慕言蹊靠坐在床头,把礼品袋拎了过来,拿出来一看,里面是一个包装得十分精美的礼品盒,看样子,应该是顾景行送人的礼物吧。

    既然是顾景行准备送人的,那她自然不能随便拆,回头让顾景辰悄悄送回去就好了。

    慕言蹊刚想把礼品盒塞回去,上面像是扣在绸缎丝带上一张卡片掉了下来。

    慕言蹊捡起一看,粉色的卡片上面,赫然写着行云流水的三个字:给蹊蹊。

    这是顾景行给她准备的礼物?可他从来没有亲手交给过她啊。

    是之前准备的,没来得及送?还是这几天准备的?

    慕言蹊好奇地解开了丝带,拆开礼盒,拿出了里面的礼物。

    是一个跟书本差不多大小的白色相框,简约又精致,角落里几个蓝色的贝壳点缀着,相框里装的不是照片,而是一副迷你油画,慕言蹊定睛一看,瞬间呆呆地愣住。

    油画中的画面,有着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记忆很快在她的脑海中浮现,上面画着的,是小帆船来b市的时候,他和顾景行带小帆船去海边玩的场景。

    那天的顾景行,和油画上画的一样,穿着简单干净的白衬衫,蓝色的西裤,还难得地把裤脚挽了上来,因为小帆船吵着要牵着他们的手去踏浪。

    他们都光着脚丫,慕言蹊和小帆船穿的是白色的连衣裙,看上去像是母女装。

    而画面中,正是他们牵着小帆船的手,面朝着大海,脚踩着海浪的背影。

    远处,是落日的黄昏,散发出橘红色的光芒,照耀着整片海滩。

    慕言蹊记得,那一天他们很开心,笑声一直回荡在海滩上,久久没有停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