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七十三章 你单方面公开...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顾景行眼神更冷,举着枪一动不动地对着楚心莲,低沉的嗓音没有一丝怜悯,“妈最好让开,今天不杀她,我没办法给我老婆交代。”

    “景行,慕言蹊不会答应你动手的......”楚心莲愈发慌乱了起来,“不信你打电话问问她,你杀了楚楚,背黑锅的是她,她不会答应的!”

    顾景行的神色温和了下来,是啊,宝贝儿就算知道了楚楚的所作所为,以她那么善良的性格,是不会同意他动手的。

    楚心莲见顾景行脸上有了松动,急忙接着劝解道,“景行,只要你答应不杀楚楚,妈妈以后再也不管你的事情了,也保证不再打听流溪帝宫的事情了,你跟慕言蹊不管怎么样都好,妈妈再也不干涉了,好吗?”

    “楚楚,快跟表哥道歉,保证以后再也不乱来了,快!”楚心莲使劲给身后的楚楚使眼色。

    楚楚早就被吓得直哆嗦,惨白的脸上满是泪水,朝着顾景行跪了下来,“景行哥,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饶了我最后一次吧,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景行哥......”

    顾景行的眉心渐渐紧拧了起来,缓缓放下了举着枪的手,坐在了沙发上。

    他是被宝贝儿传染了吗?换作以前,他根本不会有那么多顾虑,敢这么伤害他的宝贝儿,不管是谁,说开枪也就开枪了。

    可是现在,他要去考虑宝贝儿的处境,考虑她的想法,她的心情。

    爱是铠甲,让他把自己变得更强大,去为最爱的人打造一个最美好的世界。

    爱也是软肋,让他坚硬的心有了丝丝隙缝,无需用力就可以轻而易举将它撕裂开。

    楚心莲见他放下了枪,一颗心终于稍稍放了下来,蹲下身扶起楚楚,“来,起来,没事了,没事了......”

    顾景行敛了敛思绪,冷沉凌厉的视线扫过一屋子的佣人,低沉的嗓音缓缓开口道,“这段时间,流溪帝宫传言四起,说我和太太要离婚了,而这些传言,都是因为有人给夫人通风报信,让夫人有机会从中挑拨而滋生出来的,所以,背叛我的下场,你们看到了......”

    “是,先生......”跪在地上的女佣们急忙应了声。

    “我做事情,从来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你们的命,对我来说也根本不重要......”顾景行把玩着手里的枪,冷冰冰地说道,“可是太太很关心你们,把你们一个个都当成家人,但是这不代表你们可以为所欲为,太太善良,我不希望你们把她的善良当成你们逾矩的资本,明白?”

    “明白了,先生。”众人异口同声地回答,先生说得没错,太太平时是真的很好说话。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宣布,我跟太太,永远不会离婚,从今以后,再让我知道你们私下里议论这件事情,下场就跟地上这个一样。”

    “是,先生。”

    男人站起身,将手里的抢扔给了龙枭,龙枭一把接住。

    “流溪帝宫,永远只有一个女主人,那就是慕言蹊,所以,擦亮你们的眼睛,伺候好太太,我不会亏待你们,但凡做出任何伤害太太的事情,杀无赦......”

    “是,先生。”

    男人冷冷地转过身,在管家的搀扶下,一步一步上了楼。

    “哇,这是给小辣椒立威的节奏啊......”龙枭看着顾景行走上楼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个迷人的笑容。

    “枭爷,您说什么?什么辣椒?”凌莫凡问道。

    “哦......那个......我说中午我想吃辣椒。”龙枭抓抓脑袋回答道。

    “哦,那您直接吩咐女佣就可以。”凌莫凡礼貌地颔首,对跪在地上的女佣说道,“先生说的话都得记在心里,都干活去吧。”

    要换以前,boss怎么可能跟女佣们说这么多话啊,结了婚的男人还真是不一样啊。

    “是。”女佣们陆陆续续站起身,各司其职回到自己的岗位。

    “夫人,表小姐,需要我派人送两位回家吗?”凌莫凡走到沙发旁问道,今天这一吓,估计以后就是请,也很难把这两位请来流溪帝宫了吧,boss这立规矩立得真是神清气爽。

    “不用。”楚心莲将吓得站不起身的楚楚扶起,两个人相互搀扶着走出了门外,像两条丧家之犬,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搭理她们。

    “夫人,表小姐,你们这是怎么了?”等在大门外车里的亚安和吴妈见她们出来,急忙下车迎了上来,怎么两个人都像霜打的茄子,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没什么,快走。”楚心莲哆嗦着脚步上了车,一颗被吓到的心久久不能落地。

    ......

    慕宅。

    顾景辰为了好好表现赢得大哥的原谅,一大早就去了帝景上班。

    容易睡了个懒觉,十点多起床的时候,顾景辰已经吃过早饭出门了。

    “张妈,言言还没醒吗?”容易在餐桌前坐下,望向正给他准备食物的张妈。

    “我刚刚去看过了,睡得可沉了,应该是累了,让她多睡会儿吧。”张妈把早饭端了过去。

    “嗯,我吃完饭要出去一趟,你和王妈在家照顾言言,不管她去哪里都要陪在她身边。”容易交待道。

    “记住了,放心吧,”张妈乐呵呵地看着他,“容易,几年不见,你长大了不少,像个男人了,也该谈个女朋友结婚了,要不要张妈帮你物色物色,我家有个侄女,长得可乖巧了,跟你很般配的......”

    容易:“......”

    “我刚毕业,还没开始工作,先立业后成家。”

    “三小姐不也是刚毕业吗?你看她,一毕业就结婚了,还嫁了个那么优秀的男人,真是苦尽甘来了......”张妈感慨道,“可是容易,昨晚听顾二少的话,咱们三小姐跟姑爷是不是吵架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跟王妈担心了一晚上呢......”

    “言言是跟顾景行闹矛盾了,所以你怎么知道她嫁给顾景行是苦尽甘来,不是苦上加苦呢?”容易舀了一口粥喂进嘴里,淡淡地说道。

    张妈在他对面坐了下来,给他剥着鸡蛋,“怎么会呢?姑爷可是咱们整个b市,乃至整个a国最有权势的男人了,三小姐嫁给他,还能受苦不成?只是咱们家三小姐有时候犯起脾气来太轴,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荣华富贵对言言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只要她爱那个男人,就算是个乞丐,她也不会有半句怨言的。”容易心疼地说道。

    “那是,咱们家三小姐可是出了名的心地善良,从来不会嫌贫爱富,所以你这话的意思是她真的不喜欢姑爷?”张妈担忧地问道。

    容易拿着汤勺喝粥的手一顿,思绪又变得凌乱起来。

    要是真的这么简单就好了,言言不喜欢顾景行,然后离开他,多好。

    可是看现在的局势,明显就没那么简单,怕的就是她明明深爱顾景行,却又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非要离开他不可。

    “容易,你在想什么?怎么不回答我的话?”张妈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没事,我吃饱了,先走了,你记得盯着言言吃饭,她最近胃口不好,吃得特别少。”容易一边说着,一边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出了门。

    既然言言和顾景行已经闹离婚,他就更要尽快去把柔姨和妈妈找到,好让言言没有什么软肋捏在顾景行手里。

    二楼卧室里沉睡的慕言蹊,浑然不知道此刻在流溪帝宫,她深爱的男人已经展开了一场怎样的追妻计划。

    “boss,您找我。”凌莫凡敲响主卧的门走了进去。

    顾景行靠在床上,身前放着一张床上用桌,上面摆着电脑和一叠厚厚的文件,男人修长的指尖在键盘上快速敲击着,处理着这几天耽误的工作。

    “把宣传部和公关部的部长全给我叫来。”男人一边忙着自己的事情,一边吩咐道。

    “是,”凌莫凡应了声,下一秒,又忍不住好奇了起来,boss向来低调,这两个部门可以说是见boss见得最少的部门了,怎么突然想起找他们来了?

    “boss,您是有什么急事吗?您的身体还没养好,医生说需要静养,您有什么事吩咐我去办就可以。”

    “不是什么大事,你去办也行......”顾景行停下指尖的动作,想了想,开口道,“就是把我和太太结婚的事情公开,具体的你看着办吧,我只有一个要求,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慕言蹊是我顾景行的老婆,而且,我们很恩爱......”

    凌莫凡:“......”这也叫不是什么大事?boss你单方面公开婚讯,你老婆知道吗?

    “boss......”凌莫凡扬着一张僵硬的笑脸,犹豫着问道,“太太她......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