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七十二章 避孕药......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龙枭好奇地走上前,站在了顾景行身后,他可不敢离女人太近,但是又好奇想看看顾景行是怎么立规矩的。

    一屋子的女佣纷纷面面相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顾景行看了凌莫凡一眼,“把人带出来。”

    “是,boss。”凌莫凡走向女佣,很快揪出了一个约摸不到三十岁的女人,一把推到了茶几前。

    “先......先生......”女佣战战兢兢地打招呼。

    楚心莲怎么听都觉得这个声音熟悉,定睛一看,脸色陡然骤变。

    这个女佣,不就是她买通了给她传递消息的那个人吗?她们之间的联系已经极其小心谨慎了,没想到还是被顾景行发现了!

    女佣也看了楚心莲一眼,很快装作不认识,躲开了视线。

    两个人的表情变化,被顾景行眼角的余光尽收眼底,他轻抿了一口管家送上来的热茶,淡淡开口道,“莫凡,让她死得瞑目。”

    “是,boss,”凌莫凡礼貌地颔首,提高嗓音道,“在流溪帝宫任职,都会签一份保密协议,不能透露这里的任何事情,而这个人,私下收取贿赂,透露流溪帝宫大大小小的所有事情,已经违反了合约条例......”

    “先生,我没有......”女佣‘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她是急需要钱,才能没抵挡住诱惑,可是那个人是先生的亲生母亲啊,想知道儿子的情况也是无可厚非的,她并不觉得这是什么过分的事情,而且又能得到一大笔钱,所以经不住楚心莲的威逼利诱,才鬼迷心窍答应的。

    凌莫凡冷笑一声,“需要我拿出具体证据,你才肯承认?你是想要通话记录,还是你账户上莫名其妙多出来的钱?”

    谁都知道,凌莫凡做事是出了名的严谨,没有确切的证据,是根本不可能说出这种话的。

    女佣见无可抵赖,只能哭着承认,“先生饶命啊,是夫人要挟我的,她说我要是不答应,就把我赶出流溪帝宫,夫人是您的亲生母亲,她的话我不敢拒绝的......”

    “你可不是夫人贿赂的第一个人,但却是贿赂成功的第一个......”凌莫凡悠悠然的道,“不过我相信,你应该会是最后一个......”

    因为从今以后,估计这个家里所有佣人,都不想跟楚心莲有任何瓜葛了。

    “我错了......我赔还不行吗?”女佣不停地朝顾景行磕着头,“先生,我赔......我违反了合约,要赔多少钱我都愿意......”

    “赔?”凌莫凡冷笑一声,“你觉得先生差你这点钱?而且你可能已经忘了,合约最后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明确写着,一旦乙方违反了保密条款,无条件交给甲方处决,无论生死......”

    女佣一惊,瞬间瘫软在地。

    当初她被录取的时候,高兴过了头,要知道,在流溪帝宫工作,不仅工资高,而且这里的一花一草都昂贵如金,连佣人的房间都堪比外面的五星级酒店,简直就是天堂般的存在,出去说自己在流溪帝宫工作,是一件脸上贴金的事。

    所以当初她只顾着兴奋,根本没有看清楚合约,随便翻了几眼就直接签了,没有想到漏看了这么重要的一条。

    “夫人,夫人救我啊夫人......”女佣见无路可走,只能求助楚心莲,“夫人,您答应过我,万一被揭穿,您会保我的啊......”

    当初楚心莲承诺事情万一被人发现,也会帮她保住这份工作,可是现在她不求工作,只求保命!

    楚心莲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极其不耐地瞪着跪在地上的女佣,心里恨不得她此刻立马消失,怎么可能还会替这么一个小喽啰求情,跟儿子闹僵。

    女佣见楚心莲一副厌恶的表情,瞬间急了,“夫人,我是您的人,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是您让我把先生和太太的一举一动都汇报给您的,我是在帮您做事啊夫人......”

    楚心莲紧紧握住了拳头,恨不得现在立刻上前把她的嘴堵上,因为顾景行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

    “夫人......”女佣彻底陷入了绝望,看看楚心莲,又看了看顾景行,知道此刻楚心莲已经靠不住了,她只能自救!

    “先生......先生......”女佣跪在地上的身子,一步步往顾景行的方向挪去,还没挪到顾景行脚边,便被凌莫凡一脚踢在了她的肩膀上,不让她靠近顾景行。

    女佣往后一仰,摔倒在地上,她顾不上疼痛,重新朝着顾景行跪好,一边磕着头,一边哭着开口道,“先生饶了我一条小命吧,我将功补过,我什么都招......夫人......夫人她想要害太太,她怕太太怀上先生的孩子,给了我避孕的药,要我每天把药下在太太的补汤里......”

    楚心莲脸色一僵,呵斥道,“你胡说什么?给我闭嘴!”

    “我没有胡说!”女佣生怕顾景行不相信,“药就在我的房间里,是夫人亲手交给我的,她说只要我下了,给我的酬劳可以翻倍......”

    “可是太太的饮食很谨慎,都是专人负责的,我本来就不负责厨房,所以根本找不到机会下药......好在太太一直没怀上孕,所以......所以夫人一直以为我已经下了药......”

    “你给我闭嘴!”楚心莲气急败坏地站起身,“你这个贱人,居然敢骗我!”

    “姑妈,不要说......”楚楚急忙爬起身,捂住楚心莲的嘴,两人这才发现,楚心莲情急之下,已经承认了一切。

    楚心莲和楚楚,下意识地望向了坐在主座沙发上的顾景行。

    男人始终靠坐在沙发上,一派的慵懒闲适,微垂着双眸,旁人看不到他眼底的情绪。

    一双手随意地搭在沙发上,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点着沙发,矜贵优雅的身姿,散发出来的,是一浪高过一浪的瘆人寒意。

    “景行,妈妈不是......”

    楚心莲刚要开口解释,便看见男人站起了身,转身到身后的龙枭口袋里摸索着什么。

    “老顾,你干......”龙枭的话还没说完,口袋里的枪便被拿走。

    他是军人,有随身带枪的习惯,这一点顾景行一直都知道。

    男人俊美的脸上冷沉如冰,拿着枪利落地上膛,对准了地上的女佣,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女佣的心脏位置多了一个窟窿,汨汨的鲜血涌出,很快倒在了血泊之中。

    “啊......”在场所有女佣被吓得不轻,一个个跪了下来,埋着脑袋不敢做声。

    外界传言这个男人是个活阎王,比撒旦转世还要可怕,她们在流溪帝宫,看到的先生也的确是冰冷疏离不容靠近的,可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么凶残可怖的一面,仿佛世间万物的生死,都只在他的一念之间。

    男人收回手,重新举起枪,对准了早就吓得魂不附体的楚楚。

    “景行,你要干什么?”楚心莲急忙将楚楚搂进怀里。

    顾景行勾起菲薄的唇角,眼底杀意乍现,“这么缺德的主意,怎么可能少得了表妹的出谋划策呢?我动不了妈,只能拿表妹替我老婆出气了......”

    避孕药......胆子还真够大的啊......

    宝贝儿没有怀孕,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圆房,那如果圆了房,刚好又被人下了药呢,那他和宝贝儿的小宝宝,是不是就已经被人扼杀在那碗汤里了......

    男人的额角青筋暴起,空气中的气压已经低到不能呼吸。

    “景行,你不能杀她,她是你的表妹啊!”楚心莲顾不了那么多,挡在了楚楚的身前,“景行,你冷静点,我让楚楚跟你道歉,你听妈妈说,你如果为了慕言蹊杀了自己的表妹,传出去的话,不仅是对你,对慕言蹊也不好对不对?”

    “你爸爸跟爷爷很快就要回国了,到时候问起楚楚,你要怎么解释,他们会怎么想慕言蹊,对不对?”楚心莲此刻别无他法,只能搬出慕言蹊,试图让顾景行冷静下来。

    “景行,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慕言蹊考虑,一旦你开了枪,别人会说慕言蹊红颜祸水,把你迷得连亲人都下得了手,你也不想别人在背后这么议论慕言蹊的对不对?”

    “景行,妈妈跟你道歉,妈妈不该这么想要知道你的一举一动,妈妈知道错了......”楚心莲忍不住抹起了眼泪,哽咽着道,“妈妈不该让人给慕言蹊下药,可是妈妈也是有苦衷的,慕言蹊那种女人,一旦让她怀上你的孩子,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帝景早晚有一天会毁在她的手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