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七十一章 流溪帝宫的规...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康昊焱:“......”这就是他担心靳衍的原因,别说是兄弟了,人家顾少连自己亲妈的面子都不卖,哪有亲妈来看儿子被挡在门外的道理,虽然这个亲妈的确有点奇葩。

    “来得正好,那就趁这个机会开个头吧......”顾景行冷笑一声,眼底闪过阴鸷,冲着门口道,“让她进来,在客厅等我。”

    “是,先生。”

    康昊焱心里“咯噔”一下,顾景行这个表情......很危险!

    估计一会儿又有重头戏可以看了。

    “康少闲着也是闲着,去帮我拿套衣服吧。”顾景行撑起身子,开口说道。

    “好,你等一会儿。”

    康昊焱去更衣室拿了一身浅色的居家服放在床边,转身去门外等着,没过几分钟,顾景行便换好衣服走了出来。

    男人俊美的脸上没什么血色,伤口还没愈合,走路的步子也异常缓慢,在康昊焱的搀扶下一步步走下楼。

    一楼的客厅里,楚心莲和楚楚正一脸春风得意地坐在沙发上品茶。

    流溪帝宫的事情,她们可是一个细节都没落下。

    知道慕言蹊在闹离婚了,还离家出走了,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这不,听说顾景行受伤了,赶紧打着探病的名义来探探口风。

    只是不知道他哪里受伤了,伤得怎么样。

    楚楚脸色挂着温婉得体的笑意,端着异常精致的英式红茶杯,喝着香气扑鼻的花茶,忍不住开口问站在一旁伺候的女佣:“这个茶不错,在哪里买的?”

    女佣没有多想,恭敬地回道,“表小姐,这是太太亲手做的,就连鲜花也是她亲手打理的。”

    楚楚脸色一黑,“啪嗒”一声,将手中的茶杯重重地摔在面前的茶几上,厉声道,“给我撤走!”

    女佣吓得不知所措,急忙上前清理着被她摔碎的茶杯。

    “怎么回事?”正在给顾景行准备补汤的管家听见声音,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一看茶几上的一片狼藉,严厉地望向女佣,“谁让你把太太的花茶拿出来的?还有,这套茶具是太太最喜欢的,你赔得起吗?”

    女佣吓得脸色惨白,急得差点哭出来,“管家救我,我是新来的,我不知道......”

    “齐妈,你这是什么意思?”楚楚“噌”地站起身,不悦地瞪着管家,“杯子是我摔的,你这是在指桑骂槐吗?难道我摔碎一个杯子,还要被你一个下人教训不成?”

    管家露出得体礼貌的笑容,朝着楚楚微微颔首,恭敬却疏离的道,“表小姐误会了,我怎么敢教训表小姐,只是这套茶具比较特殊......”

    “前段时间太太迷上了陶瓷,先生请了著名的陶瓷艺术家来家里为太太教学,这套茶具,是先生和太太一起亲手做出来的,平时太太都舍不得拿出来用,新来的女佣不懂事拿了出来,按理不能怪到表小姐头上,可是万一让太太知道了,她一定会不高兴的,到时候遭殃的的确是我们这群下人......”

    管家把“下人”两个字,咬得格外的重。

    “你......”楚楚气得额头青筋直跳,自从那次她在流溪帝宫给慕言蹊下跪道歉之后,这里上上下下谁不知道慕言蹊从来不把她放在眼里,慕言蹊要是因为这只茶杯为难她,那她跟管家嘴里的‘下人’又有什么区别!

    “谁是下人,你把话给我说清楚!”楚楚气急败坏到胡言乱语,化着精致妆容的脸愤怒到扭曲。

    “楚楚,坐下......”楚心莲保持着一副高雅端庄的坐姿,放下手中快要见底的茶杯,淡然地说道,“大呼小叫成何体统,我们可不能像慕言蹊一样没家教,谁对你不敬,等你成为这流溪帝宫的女主人,把她赶出去就是了......”

    “是,姑妈。”楚楚换上甜美的笑容,乖巧地应了声,恶狠狠地瞪了管家一眼。

    等她成为顾太太,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这个碍眼的管家好好折磨一番,然后赶出去!

    还没等楚楚重新坐下,一道低沉冷冽的嗓音便飘入众人的耳朵里,“流溪帝宫要换女主人了,我怎么不知道......”

    “先生好。”在场的女佣全部恭恭敬敬地弯腰行礼,管家急忙迎上前,扶住了顾景行的另一只手。

    “景行,你怎么样?快让妈妈看看......”楚心莲站起身走上前,想要扶他的手刚伸出来,便被顾景行不动声色地避开。

    顾景行躲开她的手,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楚心莲有些下不来台,嘴角抽了抽,很快当做没事发生一般,转身坐到了顾景行身侧的沙发上,关怀地问道,“景行,你伤到哪里了?看你的脸色这么差,一定伤得很重对不对?你快告诉妈妈,别让妈妈担心好不好啊?”

    她安插在流溪帝宫的人,根本不知道具体情况,所以她没想到顾景行会伤得这么重。

    “是啊景行哥,姑妈特别担心你,一听说你受了伤,连饭都吃不下......”楚楚娇羞地眨了眨眼,微微低下头,一脸少女怀春的表情,“......我也很担心你......对了景行哥,这是我一大早起床亲手给你炖的鸡汤,我盛给你喝。”

    楚楚说着,赶紧蹲下身,拿起茶几上的保温杯,往提前准备好的小碗里倒起了鸡汤。

    顾景行眼角的余光,淡淡扫了一眼茶几的方向,脸色顿时骤变,几乎是咆哮出声,“谁打碎了茶杯!”

    楚楚拿着保温杯的手一颤,鸡汤撒在了茶几上,她埋着头,吓得一动都不敢动。

    “先生饶命!”上茶的女佣‘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身子在瑟瑟发抖,夹杂着哭腔说道,“是我把茶杯拿出来上茶的......可是不是我打碎的......是......是表小姐......”

    顾景行如x光线一般犀利的眸光,扫向了蹲在地上的楚楚,那原本就冷沉如冰的双眸,此刻带着如地狱而来的杀气,吓得楚楚脸色惨白,手中的保温杯“哐当”一声掉在了茶几上。

    “景行哥,我不是故意的......”楚楚急忙解释道。

    “好了好了,不就一个茶杯吗?不要为难你表妹了,”楚心莲赶紧出来打圆场,“都是一家人,一个茶杯算什么,你喜欢的话,明天妈妈就去请最好的陶瓷艺术家,帮你打造一套举世无双的,怎么样?”

    “哦?”顾景行双眸危险地眯起,望向了楚心莲,淡淡静静的道,“那照妈的意思,我先砍掉她一只手,再给她配一个假肢接上就行了?来人......”

    在偏厅等候差遣的凌莫凡很快走了进来,“boss。”

    男人望向早已没有一丝血色的楚楚,“废她一只手。”

    “是,boss。”

    楚楚一屁股瘫坐在地毯上,吓得快要晕眩过去。

    楚心莲风韵犹存的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难看得不得了,却又极力隐忍着内心的燥怒不敢发作,依然和颜悦色的道,“景行,妈不是这个意......”

    楚心莲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景行接了过去,男人一脸正经的道,“妈放心,我会给她找最好的医生,用最昂贵的材料,配一个举世无双的假肢。”

    楚心莲:“......”

    说话间,两个穿黑西装的保镖已经走了进来,上前要把楚楚带走。

    瘫坐在地的楚楚,直接放声大哭了出来,跪着爬到了楚心莲脚边哭喊着,“姑妈救命啊,姑妈救救我......”

    “景行,都是一家人,你至于下这样的狠手吗?”楚心莲拉下了脸,一脸的不悦,“让你不痛快的是慕言蹊,你应该好好教训一下她那个不识好歹的女人才对,怎么能在这里为难自己的家人呢?难道流溪帝宫,就这么没有原则和规矩吗?还是说全被慕言蹊那个女人给打乱了......”

    原则?规矩?

    这可是顾景行这一个星期里,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男人靠在了沙发椅背上,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慵懒的道,“流溪帝宫的规矩,是由我老婆定的,只不过她太过于心软,容易让下人没了分寸,今天,我就亲自帮她立立规矩。”

    楚心莲和楚楚一脸疑惑地相互对视了一眼,正不明所以,便听见顾景行再次开了口,“莫凡,把人带进来。”

    “是,先生。”凌莫凡微微颔首后转身出了门。

    没过几分钟,穿着工作服的女佣全被凌莫凡带了进来,浩浩荡荡的足有五六十人,一排排整整齐齐地站着,偌大的客厅瞬间充实了不少。

    “景行,你这是......”楚心莲疑惑地问道。

    “哟,老顾,你这是在选美吗?”穿着一身运动服的龙枭,一边拿毛巾擦着汗,一边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看样子刚运动完。

    顾景行沉声道,“立规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