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七十章 这个世界上最幸...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龙枭点点头,好像的确是这样,那个小辣椒,眼睛里就透着一股狡黠。

    顾景行俊美的脸上扬起了不自觉的笑容,继续开口说道,“她很善良,在路上看见流浪汉,心里都能难过很久,她的心也软得要命,你做错了事也不要紧,撒撒娇装装可怜,她的心立马就化了......”

    龙枭:“......”昨晚的事他可没错,要他跟小辣椒撒娇装可怜,他可做不到,再说昨晚晕倒的人可是他好么!

    “她很爱笑,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像月牙,却比冬天的太阳还让人觉得温暖......”顾景行的眉心渐渐蹙起,心里的酸楚在蔓延,“我好爱她,不管是调皮的她,善良的她,爱笑的她,难过的她,心软的她,我都好爱......而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事情,莫过于被她深爱......”

    龙枭:“......”好肉麻哦,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可是又莫名感动是怎么回事。

    “所以我很羡慕靳衍,从我老婆要我帮她转交情书那天起,我就羡慕他......”顾景行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思绪渐渐飘远,“后来我终于娶到她了,她也渐渐爱上我了,我以为我终于可以不用再羡慕靳衍,我以为我终于可以取代他,得到她全身心的爱......”

    “我们计划好了未来,计划好要生宝宝,我能想到的所有美好的一切,我差点就得到了,就差那么一点点......”

    “老枭你说,老天爷为什么非要让她想起过去呢?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折磨我?我不懂,我真的不懂......”

    龙枭被他那痛彻心扉的嗓音感染得有些动容,“老顾,所以你才要赶快把伤养好,把女人抢回来,否则你死了,她可就真的名正言顺跟靳衍走了,你也不想亲者痛仇者快对吧?”

    小辣椒还挺有趣,老顾把她抢回来之后,他还要好好跟她一较高下呢,再说昨晚她害他晕倒的仇,他非报不可......

    顾景行像是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说话。

    “那我去叫王医生进来重新帮你输液,你记住,再犯倔,老婆就真的跟别人跑了......”龙枭说着,站起身走出了门外。

    “枭爷......”在门外的小客厅里静候差遣的王医生见龙枭出来,急忙站起身迎了上前。

    “进去给老顾重新输液吧。”

    “先生愿意输液了?”王医生疑惑道。

    “嗯。”

    “太好了。”王医生松了一口气,不愧是先生的哥们儿,还真是拿他有办法。

    王医生刚想去准备需要的药物,突然想起了什么,“枭爷,昨晚我们家太太她......”

    “小辣......你们家太太昨晚回来的事,不要告诉老顾,你说了前半句他是开心了,可是他如果问你她为什么会走呢?”龙枭思量着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个节骨眼上,要注意分寸。”

    王医生理会他的用意,“是,枭爷,我明白了......对了,昨晚您为什么会突然晕倒?需不需要我帮您安排做一个全面的全身体检?”

    龙枭:“......”这是怀疑他有什么隐藏的疾病吧?都是小辣椒害的!

    “不用,部队每年都有体检。”龙枭的脸冷了几分。

    王医生急忙点头,“是,骁龙特战队的体检,当然比普通医院要专业很多,那枭爷,我先进去帮先生输液了。”

    “去吧。”

    直到王医生离开,龙枭紧绷着的脸才放松了一些,使劲拿手在扇着风。

    他害怕女人的这个毛病要是传出去,他堂堂枭爷的脸可往哪搁?一定不能让任何人发现......

    ......

    也不知道是听进去了龙枭的话,还是想尽快康复见到慕言蹊,这一次顾景行居然乖乖地任凭王医生给他输液。

    管家送了清淡的食物上来,顾景行哪怕再索然无味,还是强迫自己吃了几口,吃完饭,便给康昊焱打了电话让他过来。

    康昊焱带了好几个医生,一个个拎着不少药物,就差没把医院搬来流溪帝宫了。

    “景行,你怎么样啊?”康昊焱一脸着急地走进主卧,“我给你带了好多医生,帮你好好检查检查。”

    “都检查过了,又不是绝症,死不了。”顾景行放下手中处理公务的电脑,给一旁的凌莫凡使了个眼色,凌莫凡很快心领神会地走了出去,留下两个男人在里面。

    “你怎么知道我中枪了。”顾景行漫不经心地问道。

    “莫凡告诉我的,我前两天不是联系不到你吗,就给莫凡打了电话,你放心,我知道你不想让言蹊知道,我谁都没告诉,更不可能告诉景辰那个大嘴巴。”康昊焱一边说,一边拉了把椅子在床边坐了下来。

    “你的伤到底怎么样啊?”康昊焱还是不放心,起身就要去掀开被子看他的伤口,“你让我检查一下。”

    “不用,”顾景行挡住他的手,“我没事,我找你来,是有另外一件事想问你。”

    康昊焱只好重新坐回到椅子上坐下,“什么事,你尽管说。”

    “我问你,之前蹊蹊肝气郁结,说可能会导致抑郁症,是不是就是因为记起过去了,在我和靳衍之间纠结的原因?”

    康昊焱:“......”

    “景行,你自己都伤成这样了,还要先把言蹊的事情放在第一位吗?”康昊焱有些心疼起他,那晚,他通过视频里传出的声音,都能感觉得到顾景行心里有多痛苦。

    顾景行想都没想就回答,“当然。”别说是抑郁症这么大的事,宝贝儿的所有小事,都比他自己来得重要。

    康昊焱看着他一脸的着急和认真,点了点头,“现在看来,还真是有这个可能,因为言蹊的生活简单,除了这个原因,好像还真的没什么事能让她那么闷闷不乐的。”

    顾景行眼里闪着期待的光,“那蹊蹊现在把这件事说出来了,是不是就好了?”

    “具体的,还是要去看心理医生,做出全面的评估的。”康昊焱如实说道。

    “不行,她不知道这件事情,我也不会让她知道。”顾景行拒绝道,宝贝儿那么美好,不该承受这些不开心的事情。

    康昊焱点点头,赞同顾景行说的,“那就只能看她日常的状态,好在言蹊向来藏不住什么心事,有不开心的都会写在脸上,所以我们还是能大致判断她的心理状态的,而且她也只是有那么一点倾向而已,只要把心里的疙瘩解开,又会跟从前一样简单快乐的。”

    顾景行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景行,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康昊焱担忧地望着他,“那天我和靳衍一起去景辰的病房,刚好碰见他在看你和言蹊在伦敦的视频直播,靳衍听得一清二楚,转头就去了伦敦......”

    顾景行双眸微眯,眼底迸射出一道寒意,顾景辰这个拖后腿的,确定是他弟弟,而不是靳衍的?

    “景行,我们几个从小一起长大,靳衍这个人你也清楚,向来与世无争,只管投入到他的音乐里边,这一次......”康昊焱顿了顿,还是将话全部说完,“我看他是铁了心要争取言蹊的......”

    “争取?”顾景行脸色微变,低沉的嗓音染上了寒霜,“那又怎么样,觊觎我老婆的人多了,多他一个不多......”

    “景行......”康昊焱呼吸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你的意思是,你对他会像对其他觊觎言蹊的男人一样,不会手下留情?可是靳衍是我们的兄弟啊?”

    “你会对一个不把你当兄弟还抢你妻子的人手下留情?”顾景行凌厉的眸光扫向他,“我是藏过蹊蹊的情书,就算这件事是我对不起靳衍好了,他要什么随便拿,连帝景我都可以给他,唯独蹊蹊,我不会给,也给不起......”

    “蹊蹊喜欢他又怎么样?我会让她彻底忘记靳衍,我顾景行的老婆,谁也别想抢走......”男人转头望向窗外,一字一字从喉间溢出冷寒如冰的话语,“可能是我结婚之后,变得太好商量了,一个个都敢爬到我头上来,那我就让所有人看看,忤逆我,会是什么下场......”

    康昊焱吓得咽了咽口水,只感觉原来那个冷漠杀戮的顾景行又回来了,因为周围的气压低得让他喘不过气来。

    最重要的是,他能清楚地感觉到,一场腥风血雨,很快就要在他们的生活里展开,关于靳衍,关于这段婚姻......

    康昊焱还没想好怎么转移开话题,主卧的门便被敲响,紧接着传来管家一板一眼恭敬汇报的声音,“先生,夫人来了,我跟她说了先生不见客,可是她一直在外面跟保镖对峙着不肯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