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现在就想玩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老顾......

    叫得这么亲切,原来是顾景行的朋友啊。

    慕言蹊的脸白了白,按理,来者是客,她应该尊重顾景行的朋友,但是他说的话,已经触碰到了她内心最脆弱的那根神经。

    “他瞎了你不带他去看医生,在这里跟我瞎扯什么?”女孩双手在胸前悠闲地搭起,双眸里迸射出一道冷意。

    龙枭:“......”小姑娘不简单,居然不怕他,换成别人看到他这副凶巴巴的样子,不管男的女的早吓得屁滚尿流了。

    “慕言蹊,我告诉你,你谁都可以玩,就是不能玩老顾,因为你玩不起......”龙枭一脸警告地看着她,冷硬的脸部线条紧绷着,不怒自威。

    “就算你是一颗毒瘤,只要摘干净了,花点时间,老顾也能痊愈,但最怕的就是你阴魂不散,你不是不要这个家了吗?还回来干什么?还嫌老顾不够痛苦?还是想回来吊吊他的胃口,好满足你被男人追捧的虚荣心?”

    慕言蹊简直快要被气炸了,毒瘤?谁是毒瘤?明明顾景行才是让她痛不欲生又难以割舍的毒瘤好不好!

    女孩暗暗咬着牙,脸上仍是一副不动声色的冷静,面对敌人,谁先失控,谁就输了。

    慕言蹊扬起明媚如阳光的笑容,一步一步朝着龙枭走去,清澈的双眸波光流转,勾人于无形,换上了一副软糯的嗓音,意味深长的道,“我不玩他,难道还玩你不成?”

    男人嘛,除了顾景行这种禁欲的,其他都一个样,他只要敢对她不敬,还没等他碰到她,她就打得他满地找牙!

    “你想干嘛?”龙枭防备地看着她。

    慕言蹊一脸无辜,“不是你说的吗?我想玩谁都可以,我现在就想玩你......”

    龙枭:“......”神经病啊!

    “你别过来!”龙枭看着她一步步走近,只觉得头晕眼花,喘不过气来。

    “我不过来,怎么玩你呢......”慕言蹊又软又糯地说道。

    龙枭使劲摇了摇发晕的头,刚想跑开,女孩大步走到他面前,一只手撑在他耳边的墙面上,两人的身子只有最后一点点的距离,将他禁锢在墙面和她中间。

    卧槽......

    龙枭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这特么是......壁咚啊!

    他堂堂枭爷,被顾景行的老婆给壁咚了!

    头好晕,胸口好闷,他根本就不能接近女人的,何况还是这么近的距离!

    “你你你......你快走开......”龙枭紧紧闭上了眼睛不去看她,可女孩身上那股自然清香,直往他的鼻息里窜。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味道好像很以前他接触到的其他女人不一样,清清甜甜的,很好闻。

    像是有一种魔力,让他想一直闻下去,可身体明明就产生了跟以前一样的晕眩反应啊。

    真是见了鬼了!

    “你不是说了吗?这里是我家,我还能走到哪里去呢?”慕言蹊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这么一个大男人蜷缩着身子,恨不得钻到墙壁里面去,这画面怎么看着莫名滑稽呢。

    装的?还是心里真的有朋友妻不可戏的道德感?

    龙枭紧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不过气来,身子一点点下滑,瘫坐在地上,头一歪,没有了声音。

    慕言蹊:“......”这是......被她吓死了?

    她只是单纯地想教训一下这个出言不礼貌的人,没想要他死啊!

    阿西巴......顾景行交的都是什么奇葩朋友!

    “王医生,王医生你快出来啊!”慕言蹊着实被龙枭吓到了。

    “太太,怎么了?”王医生很快从主卧里开门出来,一看倒在地上的龙枭,神色一紧,“枭爷怎么了?”

    “我不知道啊,你快给他看看!”

    “是,太太。”

    王医生简单检查了一下,向慕言蹊汇报道,“太太,枭爷只是晕倒了,没事的。”

    “那就好......”慕言蹊拍了拍受伤的小心脏,这才想起来问道,“枭爷?他是什么人啊?”

    “枭爷是先生的朋友,是骁龙特战队的队长。”

    “骁龙特战队?”慕言蹊两眼放着光,“我知道我知道,据说这个部队可牛了,咱们能安享太平全靠他们保家卫国呢!”

    这些年她在国外,对这支神秘的军队耳濡目染不少,对a国来说,简直就是守护神般的存在啊。

    “对了太太,你对枭爷做了什么,他怎么会突然晕倒了?”王医生好奇地问。

    慕言蹊:“......”她刚刚是把骁龙特战队的队长给吓晕了?她长得有这么吓人吗?

    “没什么,你去找人把他送回房吧,我先走了。”慕言蹊理了理思绪,很快转身走出了门外。

    王医生:“......”像太太这种长得漂亮的女人果然是妖孽啊,男人有一个算一个,全被她祸害成这样......

    慕言蹊重新开车回到慕宅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屋外的雨已经停了,显得屋里更加寂静。

    她回到自己的卧室,换下身上的衣物,去浴室泡了个澡,躺到床上后,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这明明就是她从小睡到大的房间啊,怎么还认床了呢?

    习惯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现在的她,除了流溪帝宫,是不是无论走到哪里,都找不到家的感觉了......

    ......

    顾景行这一觉,睡得冗长又沉静,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是艳阳高照了。

    他昨晚又做梦了,梦见宝贝儿回来了,拉着他的手跟他说了好多话,而且没有提离婚,是跟以前一样,温柔婉约地说话。

    还是做梦比较好,如果可以,他一点也不想醒来。

    顾景行闭了闭眼,从梦境抽离出来后,俊美的脸上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沉淡漠。

    一抬手,便看见手背上插着的输液针,头顶上挂着输液瓶,正给他灌输着药物。

    顾景行眸光一凛,脸色黑了下来。

    现在谁都可以不把他放在眼里了是吗?

    他明明说过,不许给他输液,不许把卧室搞得像医院,宝贝儿回来看到,会不高兴的!

    顾景行脸上酿起了暴风雨,下一秒,“啪嗒”一声,床头柜上的水杯应声落地。

    主卧的门很快被打开,王医生慌慌张张地走了进来,看见地上的碎玻璃,不敢走上前,怯懦糯地问道,“先生......您......您醒了?”

    顾景行伸手拔掉了手背上的输液针,随手甩到了一旁,眸光冷冽,沉声道,“我昨晚说的话,你没听明白?还是当成了耳边风?是谁让你给我挂水的,嗯?”

    “先生,是太......”

    “是我。”王医生的话还没开口,一道浑厚的嗓音响了起来。

    龙枭双手抄兜走了进来,“是我让王医生给你挂的水,有本事你把伤养好,跟我打一架,打赢了我,以后我再也不管你的事......”

    顾景行心底那还没成型的期待,瞬间烟消云散,流溪帝宫能使唤王医生的,除了他就是宝贝儿了,所以他还以为......

    王医生怯怯地看了龙枭一眼,枭爷为什么要瞒着先生啊,要是让先生知道太太昨晚回来过,一定会很开心的。

    龙枭怕王医生再说错话,给了她一个眼神,示意她出去。

    王医生收拾好被男人拔下来的输液管,很快离开了主卧,昨晚太太回来的事,她没跟任何人说,连管家都没有提,所以应该只有她跟枭爷知道,还是回头问问他,再决定要不要告诉先生吧。

    顾景行挂了一夜的点滴,高烧已经退了,气色好了不少,他靠坐在床上,望着窗外若有所思。

    昨晚一定是宝贝儿许愿了,所以今天的天气才会这么好。

    “怎么,想出去走走?”龙枭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悠闲地交叠着双腿,漫不经心的道,“我刚刚出去转了一圈,流溪帝宫越来越漂亮了,我都有点舍不得走了,尤其是后面的花房,我一个大老爷们都忍不住惊艳到了......”

    “是我老婆打理的......”顾景行低哑的嗓音满是落寞,定定地看着窗外的倾洒而下的阳光,“她平时,最喜欢这些花花草草,会在上面耗费很多精力,还不亦乐乎......”

    龙枭:“......”看不出来啊,那个小辣椒还能有这么静得下心的时候。

    “那个......老顾......那你老婆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啊......”龙枭话一出口,就立马后悔了,他脑子抽抽了吧,没事怎么问起小辣椒了。

    顾景行没有发现龙枭的异样,始终盯着窗外,只是龙枭的话音刚落下,他就像想起了什么特别美好的事物一般,深邃如海的双眸里闪烁着点点星芒。

    “她很调皮,脑子里的鬼主意特别多,还特别记仇,你让她不开心了,她能想出几百种方法整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