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六十八章 太太不在,先...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王医生停下脚步,转过身,恭敬地问道,“太太,怎么了?”

    慕言蹊从来就不喜欢藏着掖着,直截了当地开口问道,“刚刚是谁叫你来我房间的。”

    憋在心里难受的是她自己,她才没这么傻呢!

    王医生:“......”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她刚刚才想起进来的时候没有敲门,因为之前一次来给先生打针的时候,先生睡得很沉,没有听见敲门声,她等了很久都没人回应,只能自己开门进来了,所以这次就没有敲门。

    等等......看太太这小脸上的表情,不会是怀疑她跟先生有什么吧?!

    她刚刚那复杂的神色,好像是在吃醋!

    不是,这吃的是哪门子的醋啊......她好像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怎么,这么快就忘了?”慕言蹊看着王医生一脸局促的表情,心里越发烦躁了,可真别是她猜对了,那可真的是狗血了......

    “是谁给你打的电话?还是按的呼叫铃?不会才这么一会儿功夫就忘了吧?还是说......”慕言蹊双眸射出凌厉的光,直视着王医生的双眼,“根本没有人叫你,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太太,我没有......”王医生记得快哭出来,小姑娘的眼神太犀利了,跟平日里温婉可爱的模样判若两人,她要是真的做了什么亏心事,估计这会儿早就不打自招了。

    “没有什么?”慕言蹊死死地盯着她,像一只护着自己食物不让别人觊觎的小母豹。

    “太太......”王医生拼命在脑海里想着该怎么解释,她活了三十多年,从没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过。

    “太太,是这样的......”王医生理了理思绪,努力让自己保持着镇定,解释道,“先生今天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淋了雨,有点感冒,我想给他输液来着,先生不让,说太太不喜欢医院,不让我把卧室搞得像病房......”

    听到这里的慕言蹊,身子猛然一僵,原本心里的焦灼,尽数被心酸取代。

    她明明就没回来,顾景行还要一心一意考虑她的感受,连自己病了也不在乎,他怎么可以傻到这个程度......

    “那我只好给先生打针注射了,可是太太也知道,打针没有输液来得快,所以我每隔一个多小时就要上来给先生打针,先生睡得沉,之前那次我敲门没人应,所以这次就没有敲门......”

    “对不起太太,是我考虑不周,让您误会了......”

    慕言蹊定定地僵在原地,小手被顾景行紧紧握在手里,传来他滚烫炙热的温度,像在灼烧着她的心。

    是她多想了没错,可是刚刚当她脑海中产生那个念头时,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一想起别的女人会跟顾景行发生点什么,她整个人就不受控制地抓狂。

    她拼了命地推开了顾景行,不惜伤害他也要跟他撇清关系,可从来没有想过,她如果真的离开了顾景行,还能不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个人活在没有顾景行的世界里。

    她做不到的,一定会去关注顾景行的一举一动,那如果将来,她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看到他和别的女人结婚生子,她又能否处之淡然。

    答案是否定的。

    慕言蹊的心底,有着抑制不住的难过奔涌而出,茫然又无助地望着地上的法式毛毯发呆。

    “太太?”王医生试探着叫着她,小姑娘没说要她离开,她也不敢走啊。

    她壮了壮胆子,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太太既然回来了,能不能先好好照顾先生,先让他把病养好啊?太太不在,先生自暴自弃,一点都没有想要治疗的意思......”

    “太太可能不知道,人体会根据大脑发出的意识去吸收外来因素,也就是说先生如果排斥治疗,就算我给他用了药,效果也没有正常想要痊愈的人来得快,所以太太如果在家陪着先生,先生的病一定能好得更快一些的......”

    王医生只能尽力挽留,因为先生的枪伤,的确不能再继续拖延下去,他如果再没有康复的**,就算用再多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

    慕言蹊像是听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震惊地抬起头,望向了王医生,“你说什么......”她眨了眨眼睛,好不容易才从王医生刚刚的话语里,抓住了那几个难以置信的词汇,“他自暴自弃,排斥治疗?”

    “是啊,太太不在,先生整个人都萎靡不振,抵抗力都比平常要弱很多,太太回来吧,不要再跟先生相互折磨了好不好?”王医生不知道小两口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就是只要他们一和好,什么事都会没有。

    之前在流溪帝宫传得沸沸扬扬的离婚传言,她也是半信半疑的,但现在看来,小两口其实都是在乎对方的。

    夫妻嘛,哪有不闹腾的,她跟家里那个也是三天两头把离婚挂嘴上,但是从来没有隔夜仇,很多事情只要多沟通交流就好。

    慕言蹊猛地转过头,望向床上的顾景行,可能是药物发挥了作用,他脸上的颧红已经有褪去的迹象了,整个人也变得安静了下来,之前可能因为身体极度不适而拧起的眉心放松了不少,俊美的脸,如精雕细琢般立体又性感。

    慕言蹊的眼底,又忍不住布上了水雾,她急忙抬起手,将眼里的眼泪擦掉。

    这段时间,她哭得太多了,远比她之前二十二年的人生里哭的次数还要多。

    她就知道,她是不能回来的,一回来,就会舍不得离开。

    可是不离开,她会前功尽弃,留下,只会拖累顾景行。

    她不能心软,尽管她的内心,只想这么一直牵着他的手到老。

    慕言蹊整理好思绪,强忍着心里的难过,一点一点掰开顾景行紧握着她的手。

    “太太!”王医生看着她的动作,忍不住惊呼道,“您要去哪里?”

    睡梦中的顾景行,力道虽大,却也终究比不上清醒的时候,慕言蹊花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掰开了他的手,站起身,往后退了两步,犹如逃离什么病毒一般,拉开了自己和顾景行之间的距离。

    女孩精致的小脸上恢复了疏离和淡漠,冲着王医生轻轻淡淡的道,“不就是感冒么,你没听人家说么,吃药一星期好,不吃药七天好,他爱治不治......”

    王医生:“......”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前后判若两人!

    “我只是回来拿点东西而已,现在就走,别告诉他说我回来过,免得又加重他的自暴自弃排斥治疗。”女孩说完,看都没有看床上的顾景行一眼,去了一旁打开柜子随手拿了点东西,转身走出了主卧。

    王医生:“......”为什么她现在真的觉得先生好可怜......

    慕言蹊走出主卧,顺手关上了房门,怕自己情绪失控,低着头往楼梯口大步而去。

    刚走出两步,身后便传来一个浑厚的男人嗓音,“慕言蹊......”

    慕言蹊猛然停下脚步,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确定自己对这个声音并不熟悉,可又不可能是幻听,她站了几秒钟,才缓缓转过身来,望向了声音来源的方向。

    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穿着一身深色的居家服,倚靠在主卧门口旁边的墙壁上,双手环着胸,正打量着慕言蹊。

    “你是......”慕言蹊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这个时间点穿成这样出现在流溪帝宫的,应该是顾景行留下过夜的朋友吧?她刚刚走出来急,没有发现他站在门边。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认清你是谁。”龙枭眸光深邃地望着她,这会儿仔细看,比那天在视频里见到的清楚多了,小姑娘的确好看得不像话,超凡脱俗的像不属于这个人间,难怪老顾为了她要死要活的。

    只可惜,红颜祸水,古人留下来的话,一定是真理。

    慕言蹊看着眼前这个称得上英俊的男人,比起顾家两兄弟,他显得更冷硬一些,是那种肌肉发达荷尔蒙爆棚的硬汉类型,尤其是他身上对慕言蹊散发出的明显的敌意,让人能闻到危险的气息。

    慕言蹊勾唇浅笑,笑意却止在了眼角,还真是好久都没有人这么跟她说过这么挑衅的话了,她扬着小脸,不屑地打量着他,“你大半夜在我家出现,还在我房间外偷听,还能叫出我的名字,不知道我是谁?”

    “呵......”龙枭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冷笑了一声,浑厚的嗓音里带着浓浓的讥讽,“你也知道这里是你家?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像是一个妻子能说得出口的吗?老顾还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这种女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