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六十七章 她刚松开男人...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慕言蹊愣了好一会儿,才理了理思绪,脸上满是被抓包的窘迫,缓缓转过了身。

    可出乎意料的是,顾景行好像并没有醒来,双眸紧闭着,逆天修长的睫毛覆盖在有些异样的脸庞上,薄唇不停地张张合合,断断续续的呓语声,从他的喉间溢出,飘进慕言蹊的耳朵里。

    “蹊蹊......别走......不要丢下我......”

    “不要......求你......不要......”

    “蹊蹊......宝贝儿......别走......”

    慕言蹊鼻子一酸,眼睛又胀又涩,瞬间氤氲起了厚厚的水雾。

    他欠顾景行一声对不起,或许,永远都没有办法跟他解释她那天对他的伤害了。

    慕言蹊低垂下眼眸,眼泪凶而狠地砸落在地上铺着的法式地毯上。

    “蹊蹊......蹊蹊......我爱你......我真的爱你......别走......求你......求求你了......”

    顾景行的呓语声还在继续着,每一个字,都像一把锋利的刀,直往女孩的心口戳去。

    慕言蹊再也忍不住,往前两步冲到床边,坐在床上,牵起了顾景行的手,就如同他每一次牵起她的手一样。

    “顾......”慕言蹊刚想开口的话,便被掌心传来的滚烫惊得堵在了喉咙口。

    顾景行的手,为什么会这么烫啊......

    而且他好像真的有点不正常,如果在平时,别说她去牵他的手了,可能她一进门的时候,就会把他惊醒。

    可是今天,他一直都没有醒过来,还不停地在说着梦话......

    慕言蹊揉了揉布满雾气的双眼,将眼里的眼泪挤去,拿了床头柜上的遥控器,打开了几盏壁灯,让主卧里的光线变得明亮。

    突然变亮的光线,让慕言蹊有些许不适应,她眯了眯眼,顿了几秒后才重新睁开,望向了顾景行,下一秒,一双美眸陡然撑大。

    男人俊美的脸上,是不正常的颧红,慕言蹊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跟他的手一样,滚烫!

    顾景行发烧了!

    印象中,顾景行的体质从来就很好,从来就没有感冒发烧过啊。

    他常年坚持健身,那几块棱角分明的腹肌和性感的人鱼线就是最好的证明,他的毅力连慕言蹊都自叹不如,哪一次跟他一起去楼上的健身房,不是她中途打退堂鼓,在旁边看着他锻炼,一边盯着他的腹肌一边擦着口水。

    那他刚刚没有醒,应该也不是正常的睡觉,而是因为高烧陷入了昏迷?

    “顾景行,你醒醒,顾景行,你听得到我说话吗?”慕言蹊急得不知所措,急忙站起身,“我去帮你叫王医生......”

    她的小手,刚松开男人滚烫的手,便被一把反握住,男人用力拉住她的小手,像抓着救命稻草,眼睛却始终没有睁开,嘴里的声音越来越急促,“蹊蹊,别走,别丢下我......”

    “我不走,我去帮你叫医生。”慕言蹊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能听到她说的话,只是本能地回应着他。

    男人的眉头紧拧着,握着她的手,越收越紧。

    “顾景行,你发烧了,你先放开我,我先去帮你叫医生行不行?”慕言蹊试了试,根本就挣脱不开。

    生了病明明应该很虚弱才对,怎么力气还这么大啊!

    正急得不知所措之时,主卧的门,突然被人打开,慕言蹊一转头,便看见拿着医药箱的王医生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太太?”王医生看到她,着实吓了一大跳,“您回来啦?”

    慕言蹊又惊又喜,真是说曹操曹操到,“王医生,你来得正好,你快过来看看,景行他发烧了!”

    “什么?”王医生急忙走上前,放下医药箱,拿出电子体温计在他耳朵上测了一下温度,“太太,先生的确是发烧了,39度8。”

    “这么高!”慕言蹊惊呼一声,“那你赶紧帮他退烧啊......”

    “是,太太。”王医生原本是上来帮顾景行打治疗枪伤需要的针,没有料到他会发烧,只好重新配了新的药物,准备好针筒准备帮顾景行打针。

    “为什么要打针啊?”慕言蹊疑惑地看着王医生手上的针筒,“难道不是应该挂水吗?”

    王医生:“......”先生吩咐过,不能把他受伤的事情告诉太太的,那她现在要怎么圆上打针的事!

    慕言蹊看她还愣在那里,瞬间不淡定了,顾景行都病成这样了,她还有心思发呆?

    “你给他打这个针,是肌肉注射,吸收会很慢的,而挂水是直接打到静脉里,直接参与身体的新陈代谢,所以效果也会快很多,王医生不会连这个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吧?”女孩有些不高兴了,王医生今天出奇的反常,一定有什么不对劲。

    “对不起太太,我马上给先生挂水。”王医生顺势解了自己的难题,身为医生,她当然知道要给先生挂水,可是那也得病人自己答应才行啊。

    而太太吩咐的话,先生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反驳的,所以就算先生醒了,也一定不会责怪她。

    王医生很快准备好吊瓶挂在床头的支架上,想要给顾景行挂上,可他的手,一直抓着慕言蹊的手没有松开,根本没有办法给他挂水。

    慕言蹊试了试,还是没能将顾景行推开,只好一直任凭他握着,将男人的手背朝上,示意王医生插针。

    “顾景行,你放松,现在给你打针了,别乱动。”女孩冲着昏睡中的顾景行说道。

    顾景行像是听见了她的话,全程一动不动,王医生顺利给他挂上了吊瓶,长松了一口气。

    “王医生,我走不开,你帮我一个忙吧......”女孩看着自己一直被抓着的手,转头冲着王医生说道,“你去帮我到浴室拧一条热毛巾,我帮景行擦擦身子,好让他快点降温。”

    王医生刚想点头,猛地想到了什么,大脑飞速运转着,思考着该怎么拒绝。

    先生要帮太太擦身子,那先生身上的伤,不就会被太太发现了吗?

    输液事小,毕竟是太太吩咐的,怪不到她的头上,可是如果被太太知道先生受伤了,等先生醒来,还不一定会是什么反应呢,毕竟他一回来就专门吩咐过隐瞒这件事。

    王医生不敢冒这个险。

    “王医生,你听见我说话了吗?”女孩见她不回应,又开口叫了一声。

    “太......太太......”王医生结结巴巴地开了口,脑海中灵光一闪,说道,“不用了,我给先生用的药很快就会起效果,您休息吧,不要太劳累了,否则先生醒来一定会怪罪我的......”

    慕言蹊疑惑地拧起了眉,愈发觉得王医生今天奇奇怪怪的。

    她给顾景行擦个身体而已,怎么就会劳累了?

    要她去拧个毛巾,她犹犹豫豫的做什么?

    慕言蹊正想不通,脑海中,突然就闪过了几分钟前的那个画面,身子一僵,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起来。

    她刚刚明明没有给王医生打过电话,也没有按呼叫铃,王医生大半夜的,在没有人呼叫的情况下,一个人跑到主卧来干什么?!

    而且她如果没记错的话,王医生刚刚进来时,并没有敲门,而是直接开门进来的.....

    好几个闷雷,在慕言蹊的脑海中轰然炸开,让她的思绪彻底混乱了起来......

    她看了看床上的顾景行,又转头看了看王医生,当那个念头闪过的时候,感觉浑身的血液瞬间开始逆流。

    王医生应该也就三十出头,相貌不算出众,但也算过得去,脸上常年带着一副眼镜,看着就是那种知书达理的学霸类型。

    最重要的是,她的身材不错,算得上是前凸后翘,之前闲聊的时候,慕言蹊知道她已经结婚,暂时还没有孩子。

    慕言蹊看着王医生,她披着一件白大褂,也挡不住里面的打底衫下那傲人的弧度。

    顾景辰今天刚吐槽说她胸小,她还在心里说顾景行都没嫌弃她呢,难道......

    慕言蹊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觉得她一定是胡思乱想了,因为顾景行根本不是这样的人。

    难道是王医生对顾景行有想法,趁她不在,大半夜来主卧勾引他?

    应该也不至于啊,她在流溪帝宫工作那么多年,要下手的话早就下手了,还用等到今天?

    王医生见女孩一直盯着自己的胸,脸上还一副不高兴的表情,那表情,除了不高兴,好像还有其他什么东西掺杂在里面,但又说不出是什么。

    王医生被她盯得有些发毛,瞬间觉得紧张了起来,她好像,没说错什么话吧?

    “太太,那您早点休息,有事再随时叫我。”王医生拿起医药箱赶紧走人。

    刚走到门口,身后便传来女孩冷飕飕的声音,“站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