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六十六章 太太可是我们...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慕言蹊不想让人看见她红肿的双眼,视线依旧望着前方没有转头,有些沙哑的嗓音轻轻开口道,“开门。”

    可车外的人非但没有帮她开门,反而带着有些轻视的语气反问道,“切......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是你想进就能进去的?去去去,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

    慕言蹊轻轻蹙了蹙眉,难道是她悲伤过了头,跑错方向,来到了假的流溪帝宫?

    慕言蹊转过头,抬眸望向了车外约摸三十岁左右的保镖,果然十分眼生。

    “看什么看,还不快赶紧走?”陌生保镖不耐烦地说道,雨太大,他打着伞都打湿了半截裤脚,湿漉漉的十分难受。

    “你不知道我是谁?”慕言蹊出声问道,她知道新保镖入职培训,是会给他们看照片认识她和顾景行的。

    保镖愈发不满了,“我需要认识你吗?”

    “呵。”慕言蹊轻笑一声,转正了视线,把车子熄了火,望着挡风玻璃外来回工作着的雨刮器,苍白的小脸冷了几分。

    她倒想看看,这才出国几天,她是不是就进不了这扇门了!

    “哎我说你这个小姑娘,知道里面住的是什么人吗你就敢进去,你有命进去没命出来你信不信......”

    慕言蹊轻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个新保镖是真的不知道她是谁,也怪她自己,没有报上姓名,保镖工作已经很辛苦了,她不想为难他。

    慕言蹊刚想开口表明自己的身份,就有另一个保镖打着伞走了过来,严肃地问道,“怎么回事?”

    “来了个小姑娘,上来就叫我给她开门,真是......”

    他后面的“笑死我了”几个字还没说出口,便看见走上前的保镖,立马摆出一副肃穆的表情,昂首挺胸地站立,朝着车里的女孩90度的弯腰敬礼,浑厚有力的嗓音恭敬的道,“太太好!”

    陌生保镖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咳咳咳咳咳......太......咳咳咳......太太?”

    “对不起太太,他是新调来的,没有见过您,是不是冲撞您了?”保镖微微抬起头,小心翼翼地望向车里的女孩。

    陌生保镖手一松,雨伞掉在地上,急忙弯下了身子,“对不起太太,我不是故意的......”

    这都凌晨一点多了,鬼知道顾少的太太会这个时间点回来!还开着一辆识别不出身份的车!

    慕言蹊淡淡的回,“没事,开门吧。”

    “是,太太,”保镖急忙拿出遥控钥匙开了门,趁着女孩正发动引擎还没走,又问道,“太太,该怎么处置他......”

    “处置什么?”慕言蹊拧眉望向他,她长着一张得理不饶人的脸吗?这些人估计都是平时被顾景行那张冰山脸给吓的!

    “去换身衣服,别感冒了,辛苦了。”女孩看了被淋成落汤鸡的保镖一眼,很快收回了视线,发动引擎驶进了流溪帝宫。

    “今天算你走运,我们家太太开口了,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否则上报给先生,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保镖看着身旁新来的伙伴,一脸‘你走大运了’的表情。

    “你记住,在我们流溪帝宫,你可以冲撞先生,顶多就是一死而已,但是绝对不能惹太太,太太可是我们先生的心头宝,神一般的存在,碰不得惹不得的,否则,后果会比得罪先生要严重几百倍!”保镖认真地传授着生存法则。

    “这么说来,我刚刚还去鬼门关转了一圈啊......”被淋透的保镖拍着胸口,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

    刚下车的慕言蹊,浑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神化到了什么程度,撑着雨伞,透过雨幕看着眼前这座宛如宫殿般的建筑失了神。

    顾景行当初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为她设计建造出这座“留蹊帝宫”的啊......

    如果他们没有再相遇结婚,“留蹊帝宫”的未来,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会有另一个女人代替她,成为这里的女主人吗?

    “太太好。”门外巡逻的保镖打着伞走上前礼貌地问好。

    慕言蹊指尖微颤,敛了敛神思,问道,“先生在家吗?”

    “......在的。”保镖神色有些不自然,按理他不能得罪太太,应该把先生受伤的事情汇报给她的,可是先生回来的时候,下达的第一个命令就是不准透露他受伤的事情。

    保镖正害怕女孩会不会追问的时候,便看见她盯着二楼主卧的方向,缓缓开了口,“知道了,你去忙吧。”

    “是,太太。”保镖像得到解脱一般,在心里长松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慕言蹊在屋外站了许久,雨越下越大,早就打湿了她脚上的帆布鞋,雨滴落在地上,溅湿了她的裤脚。

    她讨厌下雨天,讨厌这种湿漉漉的感觉,所以每到下雨天,她都尽可能避免外出。

    而此刻,家就在眼前,她却宁愿鞋袜浸湿,忍受着这份不适感,也不敢迈进屋里。

    她怕,怕自己一旦进去,便再也舍不得离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慕言蹊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心里对顾景行那份狂热的思念,迈开沉重的双腿走了进去。

    这个时间,顾景行应该睡着了,她就进去看一眼,一眼就离开,绝对不会让自己有任何不舍。

    顾景行喜静,所以流溪帝宫每晚在她和顾景行入睡之后,女佣都尽数回到后院自己的房间,正厅里不会留人,值班的女佣也是在后院的值班室里,听到呼叫铃后再赶过来。

    所以此刻,大到发出声音都有回声的屋内,格外的安静,静得能听见不远处落地钟上秒针转动的声音。

    慕言蹊脱下脚上湿透的鞋袜,拿了毛巾擦干脚丫,套上属于她的棉质拖鞋,往楼梯的方向走去。

    楼梯是旋转设计的,现在入秋,上面铺上了专门定制的波斯地毯,踩在上面异常舒适柔软。

    沿途的墙上挂着奢华昂贵的油画和复古的壁灯,台阶的两边,摆着精致的花盆,里面种着每天更换的鲜花,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她最爱的粉色玫瑰,只有偶尔她想换一种花了,才会有不一样的品种出现。

    玻璃材质的楼梯还有一个绝妙的设计,就是在里面安装了感应灯,每踩一步,下一个台阶里的感应灯就会亮起,即使在关灯的情况下也不会摔倒。

    这个楼梯,一度成为慕言蹊最钟爱的“玩具”,之前有那么几天,她每天晚上都要把屋子里的灯全部关掉,拉着顾景行陪她走楼梯。

    他们手牵着手,步伐整齐地踩在楼梯上,看着他们的下一步亮了起来,就好像看到了他们充满希望的未来。

    每一次,都是慕言蹊玩得大汗淋漓,顾景行蹲下身,她跳到他宽广的背上,他踩着沉稳的脚步,一步一步背她回房间。

    慕言蹊的眼泪,随着她的思绪,毫无征兆地砸落在了她走过的台阶上。

    这个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着她和顾景行难以割舍的回忆,她可能这辈子,都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去忘记。

    沿着一路暖色调的壁灯灯光,慕言蹊来到了位于二楼的主卧门外,轻轻拧动了门把,放轻脚步走了进去。

    屋内灯光昏暗,只开着床头的一盏睡眠灯,昏黄的灯光,照耀在床上沉睡着的男人俊美的脸庞上。

    慕言蹊小心翼翼地走近,在床边蹲了下来,几近贪婪地凝视着顾景行的脸。

    这是在玫瑰园的那晚之后,他们第一次见面,却是在这样不能四目相对的情况下。

    那晚,她说了那么多伤人的话语,把这个男人的骄傲和尊严,都毫不留情,狠狠地踩在了脚底下。

    他的深情,他的痛苦,他的忍让,他的嘶吼,在这几个看不见他的日日夜夜里,无时无刻不在她的脑海中萦绕,压迫得她透不过气来。

    慕言蹊紧紧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变得急促的呼吸打扰到他。

    顾景行睡觉向来很浅,平时只要她轻轻翻一个身,他都会立马惊醒,惊叫一声“蹊蹊”或者“宝贝儿”,然后茫然地盯着她看上几秒钟,像是确定了她是真实存在之后,再紧紧将她抱进怀里。

    以前她没怎么在意,现在想来,这是顾景行极度没有安全感的表现啊......

    他害怕的,是不是就是那天她在玫瑰园说出的那些话?

    他害怕她会记起过去,害怕她会选择靳衍。

    他爱得小心翼翼,而她,却用一个谎言,残忍地把他最害怕的事情,鲜血淋漓地展现在他的面前。

    所以他最后终于彻底崩溃了,他扔掉了戒指,因为她已经配不上那枚戒指,配不上他那么纯粹的一颗心了......

    慕言蹊再也忍不住,在自己情绪即将崩溃之前,猛地站起了身,转身想逃出房间。

    “蹊蹊!”身后蓦地传来男人的叫声,慕言蹊陡然停下脚步,呆愣在原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