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六十五章 她疯狂地想要...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出去吧。”男人低沉疲惫的嗓音响起。

    “是。”王医生收起医药箱,看了站在床尾正抹着眼泪的管家一眼,率先走出了主卧。

    管家看着从来没有受过这么重伤的男人,除了掉眼泪,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甚至她连先生为什么会受伤都一无所知。

    太太不回家,先生自暴自弃,连病都不愿意治,她必须尽快想办法才行。

    管家擦了擦眼泪,转身刚想离开,便听见男人沙哑的嗓音响起,“去准备太太爱吃的,她回来的话,肚子一定会饿的......”

    管家没忍住,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掉了下来,哽咽着回答道,“先生放心,厨房每天都备着的,吃的喝的都有,不会让太太饿肚子的......”

    “好......”男人轻轻应了声,也不知道是回应管家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先生早点睡......”管家想继续说点什么,可什么都说不出口,只能转身走出了主卧。

    偌大精致的主卧内一片宁静,只有窗外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

    顾景行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可这种痛,又哪里能跟他心里的痛相比。

    他明明已经很累很困了,却固执地盯着天花板不肯睡觉。

    宝贝儿不喜欢下雨天,所以往常这样的天气,她一定早早地就躲进被窝里了,虔诚地许着愿,期待第二天起来会是一个大晴天......

    顾景行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身旁的被褥,宝贝儿真的不要他了,连这个他亲手为她准备的家,都不想回了。

    他甚至不敢派人去查宝贝儿的行踪,生怕查出的结果,是跟龙枭说的一样。

    她真的会跟靳衍走吗?再也不愿意多看他一眼,再也不愿意回到这个家吗?

    没有了宝贝儿,他的世界就像窗外的天,黑暗又寒冷,远比地狱还要煎熬。

    “滴滴......滴滴......”

    几下短信提示声,在静谧的空气内响起。

    过了好几分钟,男人才动了动指尖,伸手在床头柜上摸到了手机。

    划开屏幕,顾景辰的短信跳了出来,上面的内容,无疑拦住了顾景行通往地狱的脚步。

    顾景行死死地盯着手机上的每一个字,生怕自己看错看漏。

    简单明了的几句话,他却像是在心里反反复复分析了很久,才终于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还好,宝贝儿没有迫不及待地跟靳衍走......

    还好,他还有机会可以留住他......

    还好......

    顾景行缓缓闭上了眼睛,痛楚和疲惫迅速将他淹没,很快陷入了深沉又绵长的昏睡中......

    ......

    慕宅在经过刚刚的插曲后,众人也都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二楼安静的长廊上,一身居家服的容易来到一扇房门前,轻轻敲了敲门,开口问:“言言,你睡了吗?”

    回应他的,是一片寂静的沉默。

    容易再次敲了敲,“我知道你没睡,我可以进来吗?”

    隔了一会儿,里面终于传来女孩沙哑的嗓音,“有事吗?”

    “我进来了......”容易拧动门把,门没有锁,屋里亮着一盏精致的床头灯,是旋转木马的形状,是慕言蹊八岁那年,慕老爷子亲手给她做的。

    蓝粉色系的卧室内,女孩背对着门口的方向,侧身蜷缩在大床上,身上依旧穿着刚刚的毛衣和长裤没有换下。

    容易走到床边站定,看着女孩瘦弱的小身板,开口道,“言言,我给你拿了烫伤膏,你去洗手间擦一擦吧。”

    “你先放着吧,”慕言蹊缩了缩身子,“很晚了,快去睡觉吧。”

    容易把手上拿着的药膏放在了床头柜上,却没有要走的意思,“言言,我有话,想要问你......你恢复记忆的事情,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又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慕言蹊平淡无波的道。

    “就是因为不开心,所以才不能憋在心里,要跟我说才对啊!”容易着急地抬高了嗓音,蓦地又发觉自己有些失控,敛了敛思绪,开口问,“言言,那你......有没有想起那晚......那个男人......有没有想起他长什么样......”

    “没有没有!你出去!”慕言蹊拿起枕头捂住了自己的头,一直都没能止住的眼泪流得更凶了。

    “言言对不起!我不问了,不问了......”容易急忙安抚她,他只是想知道,那个毁了她的男人究竟是谁而已。

    “言言,那你真的是因为还爱靳衍,才会要跟顾景行离婚的吗?”容易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将心底的疑惑问了出来。

    他了解慕言蹊,失忆的部分,是不可能影响她的性格和三观的,她既然决定跟顾景行相爱,肯定是抱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态度去面对这段感情的,绝对不会因为失忆就对感情变得随意。

    就算她恢复了记忆,想起了自己曾经喜欢的是靳衍,那结果只有两个......

    第一,过去的事情已经不再重要,靳衍已经随着这几年的时间淡去,她的生活跟恢复记忆之前一样。

    第二,在靳衍和顾景行之间选择了前者,跟顾景行划分得清清楚楚,再没有牵扯。

    慕言蹊,从来就不是那种会在两个男人中间摇摆不定的人。

    可她既然已经选择放弃顾景行,那为什么今天当顾景辰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她反应会这么大?

    别人或许看不清楚,可容易心里却是明明白白,她打从心里,根本就放不下顾景行......

    既然放不下,就应该是第一种可能性,可她为什么又要提出离婚,所以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言言,你是不是回忆起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又觉得自己配不上顾景行了,所以才提出离婚的......”容易追问道。

    他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个可能了。

    过去,一直是慕诗悦在跟她说:跟你发生关系的是陌生人,根本不是季擎宇,你怀的孩子是陌生男人的野种。

    可是慕言蹊失忆了,记不起那晚的事情,感受到的痛自然没有那么强烈。

    现在,她记起过去了,极有可能想起了那一夜的经过,痛苦也许会被无数倍放大,自卑心理自然也跟着放大,再一次觉得自己配不上顾景行,也是有可能的。

    容易越想,越觉得就是这样,急忙劝解道,“言言,其实事情既然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就忘掉好不好?你很好,没有配不上顾景行,真的,你......”

    “我求你别说了......”女孩哭着打断了容易的话,泣不成声的道,“当我求你了,你出去,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不好?”

    容易动了动唇瓣,终究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好,你早点睡觉,别想太多。”容易站了一会儿,才转身走出了卧室。

    慕言蹊用枕头紧紧捂住自己的脑袋,痛彻心扉的抽泣声,闷闷地传了出来,在房间内飘荡着。

    跟顾景行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像电影序幕一般,一帧一帧在她脑海中闪过。

    她想起他们的学生时代,想起多年后在民政局门口的重逢,想起莫名其妙的领证结婚,想起婚后的点点滴滴,最想念的,是他们的流溪帝宫,是她和他的家......

    此时此刻,她疯狂地想要再次回到那个家,走过那里的每一个角落,让那个地方,一寸不落地刻在自己的心里。

    慕言蹊倏地坐起身,穿上鞋冲出了门外。

    所有人都回了房间,一楼的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墙上的壁灯散发着暖黄色的光芒。

    慕言蹊打开大门,一股凉意夹杂着潮湿的雨水气迎面而来,雨还在滴滴答答下个不停。

    慕言蹊拿了伞,一头扎进了雨幕中,上了顾景辰来时开的一辆红色跑车,好在顾景辰从来都没有取钥匙的习惯,她很快发动引擎,驶离了慕宅。

    屹立在海边的流溪帝宫,一到安静的夜里,就像是沉睡中的雄狮,在这样的雨夜,更是增添了几分神秘的气息。

    龙枭飞机一落地,便忙着部署流溪帝宫的安保,在原有的基础上,把自己带来的人都安排了进去,所以守卫足足多了一倍。

    慕言蹊的红色跑车开到第一道足有几米高的欧式铁艺大门时,红外线摄像头没有识别出这辆顾景辰新买的车,慕言蹊只能被迫停了下来,依照惯例接受保镖的确认才能进去。

    守卫亭里很快有穿着制服的保镖打着伞出来,走到车旁站定,慕言蹊放下车窗,露出一张精致美艳的侧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