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六十四章 她这会儿就在...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顾景辰讨厌死容易的插嘴了,急忙开口,将早就准备好的话继续道了出来,“嫂子,我知道初恋很可贵,你想起过去,对靳衍还有不能忘怀的感情,我很理解,可是我不相信你这段时间,对我哥就没有感情,你现在爱的人,明明是我哥才对!”

    慕言蹊动了动唇瓣,还没想好要说些什么,顾景辰又急忙打断了她的话,“我知道你一定想说,你是有点喜欢我哥的,但是这种喜欢,远远比不上你对靳衍的感情对吧?”

    慕言蹊:“......”

    “这些话,你那天都说过了......”顾景辰俊美性感的脸上流淌着浓浓的失落,“可是嫂子,人都是会变的,你怎么知道,你现在对我哥的爱,没有超过靳衍呢?或许你只是想起过去,想起我哥曾经把你要给靳衍的情书藏起来了,你心里生我哥的气,所以才会刻意去忽视心里对我哥的感觉......”

    慕言蹊:“......”顾景辰这个坑货难得这么理智客观地分析问题,可是他不知道的是,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她不能说出真相,不能说......

    “嫂子,你有没有想过,我哥得有多爱你,当初才会做出对不起兄弟的事情,把情书扣下来啊......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有一点,我顾景辰可以用生命担保,我哥绝对是世界上最爱你的人......”顾景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如果你还觉得我哥当年自私,觉得他不够爱你,那你看完这些再说吧......”

    顾景辰说完,一边站起身走到慕言蹊身旁坐下,一边划开了手机屏幕,从相册里找到一张照片,放在了慕言蹊跟前,“嫂子你看......”

    照片应该是偷拍的,拍摄距离有点远,可慕言蹊还是一眼就看出来是在康慈医院,因为床上躺着的人,就是她自己。

    照片中,顾景行坐在病床边,双手紧紧抓着她没有挂点滴的那只手,贴在他如雕刻般立体俊美的脸上,专注地盯着病床上的她。

    “嫂子,这是你们结婚的第二天,我和我哥那天上午本来正在开会的,莫凡突然火急火燎地进来,在我哥耳边不知道悄悄说了什么,我哥脸色难看的厉害,站起身丢下一屋子的人就走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你偷偷跑去机场准备逃出国,我哥去机场把你带回来,没想到你中途跳车了,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就看见这一幕,你都不知道我哥当时有多专注,我冲进病房他都没有发觉......”

    顾景辰认真地回忆着,又重新在手机上找着什么,“还有这个,给你看。”

    再次点开的,是一段视频,地点依然是在那间vip病房,就连拍摄的角度,也是差不多在门口的位置偷拍的。

    虽然是视频,但是画面并不活跃,如果不是因为屏幕上显示的进度条,慕言蹊甚至会以为这是照片。

    因为病床上的她,脸上带着氧气罩,一动都不动。

    顾景行像是握住了她的手,整张脸埋在她身上,看样子像是睡着了。

    画面很安静,只能隐隐约约听见仪器的“滴滴”声。

    可是下一秒,慕言蹊的瞳孔便猛然一缩,张着嘴巴诧异地盯着手机屏幕,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因为画面中的顾景行,根本没有睡着,有着很低很低的呜咽声,伴随着仪器机械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飘进了慕言蹊的耳朵里。

    当慕言蹊意识到,顾景行可能是在哭的时候,内心陡然一颤,又震惊,又觉得不可思议。

    很快,慕言蹊就百分百证实了自己的想法,因为随着男人的呜咽声越来越清晰,慕言蹊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的肩膀,在一颤一颤地起伏着。

    隔着屏幕,慕言蹊能清楚地感觉到这个原本强大到没有弱点的男人身上,流淌着一股又浓又重的悲伤。

    慕言蹊再也忍不住,紧紧捂住了嘴巴,豆大的眼泪丝毫不受控制,凶猛地砸落了下来。

    “嫂子,这是你去赌车出事的那次,医生说你脑死亡,建议我哥放弃治疗......”顾景辰现在回忆起那一幕,心里都止不住涌出浓浓的酸涩,胸口闷得发疼。

    “我哥没有像我预料中的一样,把医生痛打一顿,再把昊焱的医院给砸了,但是他的反应,反而更让人担心了起来......”

    “他表面上,真的就像正常人一样,在你病房里没日没夜地守着......可是他真的不正常,他没有按时吃过饭睡过觉,有时候一天不吃不喝不睡,有时候会随便吃两口,困到撑不住了,就趴在你的病床上眯一会儿......”

    “我不知道他像这样哭过多少次,反正我活了20多年,从来没有见我哥哭过,我只知道,只要你一天不醒,我哥就会在那个病房里这样陪你一天......”

    慕言蹊紧紧咬着牙,可是失控的情绪已经无法抑制地濒临崩溃,顾景辰的每一个字,手机里的每一帧画面,都像是火在烤,像刀在剐,让她的心,被折磨得面目全非。

    她猛地站起身,推开顾景辰的手,拔腿往楼上跑去。

    “嫂子!”顾景辰倏地抓住她的手腕,迫使她停下了脚步。

    他抬起头,看着女孩精致的侧脸,嗓音里带着几分哽咽和乞求,“咱们回家吧好不好?回到那个为你而建的‘留蹊帝宫’,回到我哥身边,完成他最初的心愿,让那个家留住慕言蹊,好不好?”

    慕言蹊纤瘦的肩膀一抖一抖的,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容易和王妈张妈,还有已经拿了行李箱进来的司进,都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们两个人,谁都不敢吭声。

    慕言蹊使劲地做着深呼吸,平复着内心的思绪,良久良久,才终于让自己稍稍平静了些。

    她转过身,挂满泪痕的小脸苍白而面无表情,淡淡地看着顾景辰,抬起右手,一点一点推开他的手,有些沙哑的嗓音冰冰凉凉的道,“你想在这里住,那就住吧。”

    话落,转过身,头也不回了跑上了楼梯。

    顾景辰看着她的背影,重重地跌坐在了沙发上。

    他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看小嫂子的反应就知道,她明明是能t到他想表达的,可是为什么她还是不愿意回家啊?

    这根本就是自相矛盾的,难道小嫂子是有什么苦衷?

    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放弃,一定会帮大哥把小嫂子带回去的,现在......还是住下来再说吧!

    ......

    顾景行的私人飞机,落地比慕言蹊要晚得多,下飞机的时候,b市的雨已经越下越大了。

    长途的飞行,本就受了重伤的男人脸上的血色几乎褪了个干干净净,一副明显的病态。

    可能是吹了风受了寒,回到流溪帝宫时,顾景行身上烫得厉害,发起了高烧。

    流溪帝宫没有宝贝儿的身影,主卧里冷冷冰冰,让男人的心更加寒了几分。

    他躺在主卧的大床上,因为受了寒感冒而剧烈地咳嗽了起来,每咳嗽一下,腹部的伤口便传来撕裂般的疼痛。

    随行的外国医生,跟王医生做了详细的沟通后,王医生拿着配好的药物走上前,“先生,我现在帮您挂上点滴。”

    “不许挂......”男人望着天花板,虚弱的嗓音开口制止了她,“太太不喜欢医院,不许把她的房间搞得跟医院一样,她看到会不高兴的......”

    王医生:“......”

    “我说老顾,你不想把这里搞得像病房,是想直接一点,干脆搞成停尸间对吧?”龙枭掏了掏耳朵,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真想切开他的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除了慕言蹊之外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你再不听话,就真的死在这张床上了信不信......”

    “你说你太太不喜欢医院是吧?你看看,你日思夜想心心念念的好太太回家了吗?你什么都为她考虑,可是没准她这会儿就在靳衍家正跟他温存......”

    龙枭的话还没说完,顾景行便沉声打断了他,“你给我闭嘴!”

    男人满是病态的嗓音里带着毫不逊于平常的冰冷,“出去......”

    “爱治不治,死了我负责火化你!”龙枭气鼓鼓地离开了主卧。

    “先生,不挂点滴的话,那我帮您打针。”王医生冲着床上脸色苍白如纸面无表情的男人问道。

    顾景行没有说话,王医生便知道他这是同意了,很快拿了针筒,在他的手臂上注射了药物。

    “先生,您这几天必须躺着,好好把伤养好,否则很容易落下病根的......”王医生收拾好工具,小心翼翼的道,“打针的药效没有输液来得稳定,所以我每隔几小时就会上来帮您打一针,如果吵到您,希望先生不要责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