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六十二章 打到你服气为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靳衍拿出手机,上面闪烁着慕言蹊熟悉的名字:景辰......

    靳衍没有急着接电话,偏过头看了慕言蹊一眼,女孩又望向了窗外,没有看到他手机上的名字。

    他按下了拒接键,悠扬的钢琴曲消失在耳边,车厢内恢复了安静。

    还没等靳衍收起手机,电话铃声又再次响了起来。

    靳衍拧了一下眉,按顾景辰那个固执又不服输的性子,你越是不接,他能打到你服气为止。

    这一次,靳衍在拒绝接听后,直接关了机。

    电话那端的顾景辰:“......”

    “是不是我在,学长不方便接电话?”慕言蹊好奇地转过身来,印象中,靳衍就是那种什么事都能为别人考虑得很周到的人,拒接电话这种事情,好像不是他的风格。

    靳衍收起已经关了机的手机,放回到西装口袋里,“没有,家里打来的,我妈上了年纪,就喜欢唠叨,所以我选择晚点回家当面听她唠叨。”

    “有人唠叨是很幸福的,我很羡慕学长......”慕言蹊想起妈妈,眼底瞬间爬上了一抹酸涩。

    “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会有办法治好你母亲的,”靳衍低头看着她,浅笑着说道,“你如果想感受一下,可以随时去我家,我妈在这方面,是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慕言蹊只当他是在打趣,扬了扬唇角,没有再说话。

    气氛沉默了一分钟左右,靳衍又开了口,“言蹊,你喜欢哪个国家,或是哪个城市,有想过要在哪里定居吗?”

    他选择的移民地是澳洲,如果慕言蹊不喜欢,他可以重新考虑,或者她如果不喜欢跟长辈一起住,他可以跟父母商量,独自带她去她喜欢的城市生活。

    慕言蹊歪着脑袋想了想,“有的,就是这里啊......”

    “以前在伦敦上学的时候,就特别想回来,那会儿容易就老说我乡愁特别重,我还反问他说我有吗?”慕言蹊傻乎乎地笑了笑,眼底似有淡淡的忧伤流淌而过。

    “可能是从小在这长大,也可能是这个城市真的能给我安全感,哪怕我外公已经不在了,都能给我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和归属感,学长你知道的,咱们a国是禁止枪支的,所以比起国外,这里真的能让人踏实很多。”

    慕言蹊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得眉眼弯弯,“学长你不知道,我在伦敦那几年,每天只要一出门就会想,我走在路上会不会一不小心就中了枪啊,那我死得多冤啊对不对......”

    靳衍看着她让人又心疼又悸动的笑容,有一种强烈的想要把她抱进怀里的感觉,他多想告诉她,无论她想去哪里,他都可以陪伴她。

    “那学长呢?我之前听昊焱说,学长要带家人移民去澳洲对吗?澳洲很好啊,很适合居住的。”

    靳衍眼波流转,期待地看着她,“你也喜欢澳洲吗?”

    “喜欢啊,十二岁那年,外公带我去过一次的,我还给奶牛挤过牛奶呢......”慕言蹊开心地回忆道。

    靳衍绽开了笑容,“那就好......”

    慕言蹊傻笑着抓了抓脑袋,总觉得靳衍有点不对劲,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什么叫......那就好啊......

    思忖间,车子已经停在了灯火通明的慕家老宅外,站在门口翘首以盼的身影撑着伞迎了出来。

    司机打着伞下了车,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三小姐,您回来啦!”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传来。

    “王妈!”慕言蹊眼睛一亮,惊喜地看着迎上来的王妈。

    王妈眼圈一红,高兴地快要哭出来,“快下车,咱们进屋。”

    “嗯。”慕言蹊笑着点点头,转头望向靳衍,“那学长,我先回去了,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还送我回来,今天太晚了,改天我请你来家里做客。”

    靳衍温柔地看着她,“好,早点休息。”

    “你也是。”慕言蹊礼貌地道了别,下了车,跟王妈共撑一把伞走进了屋内。

    靳衍看着她进了屋,这才收回了视线,对前座的司机吩咐道,“回我自己的公寓吧。”

    “是。”司机发动引擎,很快驶离了慕宅。

    车子行驶在夜幕的大雨中,紧闭的车窗隔绝了外面的雨点声。

    靳衍拿出手机开了机,上面很快跳出未接来电提醒,除了顾景辰的,还有靳家打来的。

    靳衍回拨了家里的号码,电话很快被接起,传来靳父严厉的声音,“你在哪里?”

    “飞机刚落地,怎么了?”靳衍语气平平地回。

    “景辰的电话都打到咱们家里来了,说你不接他电话,到底怎么回事?”靳父的语气很不好。

    靳衍眉头微蹙,“我一会儿就给他回过去。”

    “听他的语气,好像不太高兴,你马上给他回电话。”靳父命令道,“靳衍,你一心扑在音乐上,不管家里的产业,我随了你,所以很多事情,我不愿意告诉你,就是怕给你压力,但是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靳衍愣了一下,问道,“爸,有什么话,您直说吧。”

    “咱们家跟顾家虽然是世交,但是自从景行接管帝景后,咱们跟顾家的差距越来越大,已经没有办法匹敌,尤其是这几年,公司的很多事情,都是要仰仗帝景的,爸知道你跟顾家两兄弟是好朋友,可好朋友也有翻脸的时候......”

    靳父顿了顿,继续把后面的话说完,“爸不指望你去攀附他们,你的性格也做不到为了利益去讨好别人,爸只希望你不要跟他们闹翻,景行不比他爷爷和父亲,他的行事手段,远超过他们家祖祖辈辈的任何一个人,说句难听的,我们得罪不起他,你明白了吗?”

    靳衍的眉心拧得更紧,“爸,我明白。”

    靳父长叹了一口气,“原本我还指望着你妹妹能嫁进顾家,不管是嫁给景行还是景辰,咱们家都能安稳度日,可是她现在出了这档子事,我们在b市连待都没办法待了,现在澳洲那块的业务,也需要景行的帮忙才能保证公司在那边站稳脚跟,所以移民的事情,暂时往后延一延。”

    “过段时间顾霄会回来参加顾家一年一度的家族晚宴,我们在晚宴上跟他们敲定好,让他们帮我们处理好澳洲那边的事情再出国。”

    “爸,延迟出国我没意见,可是除了让景行帮忙,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靳衍眉头紧锁,以他跟顾景行现在的关系,顾景行是不会这么好说话的,要他放低姿态去求人,更加不可能。

    “没错,只有帝景才能帮助我们,这就是我让你不要得罪顾家两兄弟的原因,只要你跟他们和平相处,凭我跟顾霄的关系,他还是会卖我这个面子的。”靳父严肃的道。

    靳衍捏了捏眉心,俊雅的脸上愁眉不展,“我知道了,没其他的事情我先挂了。”

    “好,记得给景辰回电话,问问他为什么不高兴。”靳父说完,挂断了电话。

    靳衍看着被挂上的手机,眉头久久没有松开。

    为什么?还能为什么......

    靳衍没有给顾景辰回电话,望着车窗外的雨幕,思绪渐渐飘远。

    他是靳家长子,后面只有一个妹妹靳心,按理,接管家业,才是他生来的职责。

    可是他偏偏逆了所有人的心意,一心钻研自己钟爱的音乐。

    父母开明,没有强行让他接管家业,所以他从来不知道家里的公司,是什么样的经营状况。

    当他刚刚得知,靳氏居然要依附帝景才能得以生存时,着实受到了打击。

    他从不认为爱情跟权力地位有关系,慕言蹊可以为了他放弃如同九五之尊的顾景行,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也一样可以为了她跟顾景行对抗。

    可是如果他要堵上靳氏的未来,家人未必会同意,未必会陪着他赴汤蹈火......

    靳衍疲惫地闭上了双眼,只觉得脑海里思绪异常混乱......

    ......

    相比于靳衍,此刻的慕宅满是重逢后的喜悦,从小看着慕言蹊长大的王妈和张妈,时隔多年后终于再次回到慕宅工作。

    “三小姐,你多吃点,看看都瘦成什么样了,这是你最喜欢的糖醋鱼,以后张妈天天做给你吃。”负责厨房的张妈烧得一手好菜,此刻正抹着眼泪,看着吃得正香的慕言蹊。

    “是啊三小姐,当年老爷一走,我们就被郑文君赶出了慕家,真的是做梦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回来照顾三小姐......”王妈也跟着偷偷掉泪。

    “好了好了,高兴就高兴,你们哭什么......”容易忍不住摇起了头感慨道,“真是搞不懂你们女人啊......”

    “闭嘴,一声招呼不打就回国,一点风度都没有,你还好意思嫌弃我们女人?”慕言蹊一脸鄙视地看着他,“回来这么多天,找到我妈妈和容妈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