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六十一章 你老婆不够用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所以我们在明敌人在暗,你会有危险,我一定要留在你身边,直到把这些人揪出来为止。”龙枭认真地说道。

    “我身边的安保已经足够了,你去忙你的。”顾景行不希望有个没谈过恋爱的人一天到晚在他耳边叨逼叨。

    “你难道没有发现,你身边最危险的不是躲在暗处想害你的人吗?”龙枭一副看穿一切的表情,盯着顾景行,语重心长地劝诫道,“老顾,你信不信,再这么下去,你早晚死在你女人手里......”

    没等顾景行开口,一旁打完电话的凌莫凡便转过身来,朝着顾景行汇报道,“boss,飞机已经准备好了,我现在去帮您办理出院手续,顺便安排一位随行医生,跟我们一起上飞机照顾您。”

    顾景行点了一下头,表示同意。

    “那我先去了。”凌莫凡颔首,转身走出了病房。

    顾景行的视线,看着被凌莫凡带上的门,像是在看着门口的方向,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在看。

    良久,他才收回了不知道落在何处的视线,望向一旁正悠闲地剥着桔子的龙枭,平静地开了口。

    “之前,是我一直没有告诉过你,我老婆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你每次替我打抱不平,有意无意说她的时候,我都可以不放在心上......”

    龙枭:“......”他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啊,他哪一次说那个女人半个“不”字的时候,这个护妻狂魔不是凶巴巴地叫他闭嘴,还好意思说自己不放在心上?这都叫不放在心上,那他放在心上之后会是什么后果!

    顾景行看着龙枭那一副准备好千言万语准备反驳的表情,又接着开口道,“我现在告诉你,我老婆是世界上最单纯善良的姑娘,她是我生命中的小太阳,以后我不允许你再说她不好,就算她真的不好,在我这里也是最好的,明白吗?”

    龙枭摇了摇头,不明白。

    “好,那我告诉你,没有慕言蹊,就没有今天的你,当初我找你建立军队,就是为了守护a国,让它无人敢侵,成为一个没有战乱的国度,我没有那么博爱,我的目的,只是想给我的女孩一片安稳的天空,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去给她创造一个平安的家园,这样说你能懂?”

    龙枭:“......”合着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报出名字就能让人发颤的骁龙特战队,是为了一个女人成立的?

    他要开始怀疑人生了......

    “我并不觉得死在她手上有什么不好......”顾景行勾起唇角,俊美的脸上因为想起他的宝贝儿,而扬起了这几天里难得的笑意,“因为她给我带来的快乐,是我穷极一生都不可能再从其他地方能够得到的,老枭,你没有经历过,所以没有资格判定一件事情的好坏。”

    龙枭抽了抽唇角,内心明显被震撼得不轻,“我也只是以兄弟的角度客观评论嘛......”

    顾景行低笑一声,“相信我,等你真正了解她之后,你也会喜欢她的。”

    “那你不是要忙不过来了?”龙枭一脸坏笑,打趣道,“一个靳衍就够你对付了,再加一个我,你老婆不够用了。”

    “能治好你的恐女症,也算是我们夫妻俩行善积德了。”顾景行睨着他,幽幽的道。

    龙枭:“......”千万不能有把柄落在这个男人手上,否则一辈子都过不去!

    “不管怎么说,我都先陪你回b市,一边帮你找凶手,一边让你老婆帮我治病,怎么样?”

    “好。”

    ......

    郊外一个小破屋内,安沐正生着火准备取暖。

    “安沐,你走吧,顾景行的人正在地毯式搜索我,很快就会找到我的。”小弟靠坐在一旁的墙壁上,自暴自弃地说道。

    “老大死了,aos的兄弟们被顾景行控制住,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总而言之,aos已经彻底覆灭了,老大生前,最大的心愿就是你不要跟aos扯上关系,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所以你赶紧走......”

    “来不及了......”安沐面无表情地生着火,开口道,“是我把慕言蹊送出去的,交给了顾景行的兄弟,他们迟早也会查到我头上的。”

    “你说什么?”小弟震惊地看着他,“安沐,你认识顾景行的老婆?还有顾景行的兄弟?”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安沐看着熊熊燃起的篝火,眼里闪过一丝伤痛,“总之,现在我哥死了,我一个亲人也没有了,你要是想跟着我,我们俩相依为命,你如果不想,我会给你一笔钱,送你去一个顾景行找不到的地方......”

    “我不走!”小弟想都没想就拒绝道,“安沐,我从小就是孤儿,跟着老大讨生活,我一直把老大和你当成自己的亲人,老大不在了,我就只有你了,可是安沐,我不能拖累你,顾景行的势力太大了,我迟早都会被他找到的......”

    “我有办法,可以让他永远找不到我们,只是我们都要受点皮肉之苦,”安沐眼底闪过阴鸷,“我认识一个整容医生,我们去整容,换一个身份,我要回到b市,我要让顾景行......血债血偿......”

    “你要找顾景行报仇?”小弟摇了摇头,“不行啊安沐,我们没有这个本事,去了也只能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而已。”

    “大哥死了,我活着已经没有盼头了,我现在只想找顾景行报仇......你要是怕的话,可以听我的,去一个顾景行找不到的地方重新开始。”

    “我不是怕,只是老大在天之灵如果知道了,一定会反对你这么做的。”小弟一脸认真。

    安沐的脸上扬起一抹苦笑,“很多事情,一旦开始了,是永远也回不了头的......”

    或许,在他朝顾景行开枪的那一瞬间开始,他就注定要跟这个自己无法去抗衡的男人,彻底成为敌人了......

    ......

    长达十余小时的飞行,让慕言蹊刚刚恢复的身体,又回到了疲惫的状态。

    飞机落地b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整个城市笼罩在一场秋雨中。

    上了来接靳衍的车,男人转身看着慕言蹊问道:“言蹊,我是送你回流溪帝宫吗?”

    女孩扯了扯唇角,尽量不让自己心里失落的情绪表露出来,“去慕家老宅吧,容易已经在家等我了。”

    她多想回流溪帝宫啊,可是现在,能躲一天是一天。

    “那好,你告诉司机地址。”

    慕言蹊报了地名,车子很快驶离了机场。

    女孩单手撑着小脑袋,望着车窗外的夜景,若有所思了起来。

    这几天,她没有联系过顾景行......

    靳衍给她准备的手机,她没有接受,因为怕自己会忍不住去找顾景行,那天晚上用医院的电话给容易报了平安,便再也没有联系过任何人。

    可第二天她就发现,原来有没有手机,都是一个样的,他对顾景行的思念,反而因为不能联系,更加浓郁了起来。

    而顾景行的电话号码,早就深深记在她的脑海里,想忘都忘不了。

    在医院的这几天,她看得最多的,就是床头柜上的座机。

    她无数次拿起话筒,想要拨出那个号码,却又一次一次地放弃。

    午夜梦回,她总感觉顾景行就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守护着她,像以往的每一次那样。

    可是一睁眼,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她明明最怕医院深夜里的死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晚上都睡得很踏实。

    “言蹊,你在想什么?”靳衍看着失神的女孩,忍不住开口打断她的思绪,这几天在医院,她做得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像现在这样发呆,他们明明离得很近,却因为她脸上的心事重重,被拉开得很远很远。

    他不是没有问过,女孩总是强挤出一个笑容,嘴上说着没事,可眼底的黯淡无光,却让人难以忽视。

    慕言蹊敛了敛思绪,坐直了身体,笑着转头望着他,“没事......对了,谢谢学长这几天花这么多时间照顾我,我很过意不去......”

    “跟我还这么客气?”靳衍没忍住,抬起头想要去摸摸她的发心,女孩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条件反射地往后躲了一下,靳衍的手,尴尬地停在了半空中。

    慕言蹊抿了抿唇,瞬间不知所措了起来,这也太尴尬了点吧?靳衍学长好好的为什么要做出这么亲昵的动作啊......

    “对了,靳心最近怎么样?她同意出国的事情了吗?”慕言蹊眨了眨眼睛,笑着转移了话题。

    靳衍缓缓放下僵硬在半空中的手,浅笑着回答道,“不同意也得同意,这件事情由不得她......”

    他的话音刚落下,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