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六十章 大清早哪来这么...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我刚好来伦敦办点事情,早上去学校一趟,无意中发现你的,”靳衍没打算说出他已经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了,这个时候,他不想给她压力,“学校的医务处虽然帮你看过了,但是毕竟医疗条件有限,你又昏睡不醒,我想了想,还是把你送到医院比较妥当。”

    “这么巧......”慕言蹊笑着点点头,没有再多想,因为医生的确说她被送来医院前进行过基本的救治,否则很可能有危险。

    “靳先生,可以用餐了。”司机布好菜,走上前来提醒道。

    “你有力气可以起来吃饭吗?”靳衍温柔地询问道,“还是我端过来喂你?”

    “我可以起来的。”慕言蹊想都没想就说道。

    靳衍没有反对,“好,我扶你。”

    两人一起走到餐桌前坐下,靳衍盛了白粥放在慕言蹊面前,“你现在不能吃油腻的,只能喝点粥吃点蔬菜。”

    “我喝粥没问题,可是你也没必要全准备蔬菜吧?”慕言蹊指了指一桌子的绿叶蔬菜,她之前可是听到他打电话吩咐司机找中餐厅的,起码得配两个荤菜给他自己吃才对,“那学长你吃什么?”

    “我陪你一起喝粥。”靳衍给自己也盛了一碗,“快吃吧。”

    “嗯。”慕言蹊还真是饿了,拿起小勺一口接一口地喂进嘴里。

    靳衍一边吃一边看着她,女孩微垂着眼睛,认真地喝着粥,浓密又修长的睫毛像两排墨扇,扑闪在白皙的小脸上,模样乖巧又可爱。

    他不是第一次和她一起吃饭了,但以往的每一次,她都是顾景行的妻子,他只能把她当朋友。

    可经过昨晚的事情,他第一次,敢去想象他们之间,有没有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未来,超越朋友的未来。

    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和雀跃,明明喝的是淡而无味的白粥,落在他嘴里,却是像加进了蜂蜜一样香甜。

    他似乎能体会到顾景行的心情了,原来,和喜欢的女孩一起安安静静地待在一起,哪怕什么都不做,都愿意拿一切去交换这一刻的宁静。

    “多吃点。”靳衍时不时地往女孩的碗里夹着菜,眉眼间满是温润。

    “谢谢,学长你也吃。”慕言蹊灿烂地笑着,昨晚刚利用完靳衍学长去推开顾景行,没想到今天一觉醒来,靳衍学长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这种感觉,还真有点怪怪的呢。

    就好像是......做贼心虚......

    当然,她是不可能把昨晚利用他的事情说出来跟靳衍道歉的,只能给他多夹点菜,以示内心的歉意了。

    隔着门上的玻璃窗口,病房内温馨的一幕,重重地撞进顾景行的眼底。

    男人单手捂着小腹还在作痛的伤口,高大挺拔的身形僵在门口,浑身上下流淌着刺骨的寒意,却又像夹杂着一抹悲伤在里面。

    宝贝儿侧对着门口,导致他只能看见她的侧脸,她气色虽然不是很好,但心情似乎不错,一个劲地给靳衍夹着菜,两个人看上去,怎么看都有一种他无法忽视的和谐。

    良久良久,他才终于落寞地转过身,一步一步挪向自己的病房。

    “言蹊,你在看什么?”靳衍看着突然转头望向门外的女孩,心里莫名地爬上一种焦灼的感觉。

    “没什么......”女孩敛了敛思绪,收回视线继续低头吃饭,不知道为什么,她刚刚好像感觉到顾景行的存在了,可是一转头,门口明明就没有人。

    也是,顾景行生了她这么大的气,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呢,他应该不知道她在医院,没准现在已经回国了。

    “学长帮我联系过景行了吗?我的护照和证......”慕言蹊说到一半,突然发现不对劲,靳衍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的,她得解释一下才行。

    “前几天容易联系不上容妈了,我们打电话才知道我妈妈不见了,所以我们赶过来,才知道我妈妈被景行带走了......”慕言蹊想了想,望向靳衍问道,“学长早就知道我妈妈的事情了对不对?”

    靳衍点了点头,“嗯,你赛车出事那次知道的。”

    慕言蹊扯唇笑了笑,继续说道,“因为我妈妈的事情,我跟景行吵架了,他一气之下就把我的护照和证件都藏起来了,我们在冷战,所以要麻烦学长帮我去拿一趟了......”

    靳衍闻言,脸色微变,看来,女孩并没有打算让他知道昨晚玫瑰园的事情,也就是不准备告诉他恢复记忆的事了。

    难道真如她昨晚所说,就算她离开了顾景行,也不准备跟他有任何牵扯了吗?

    她知不知道,他根本不会去在乎她是不是结过婚,无论到什么时候,她在他心里,都像是一个天使。

    靳衍收了收思绪,笑着给她夹了一口菜,“你暂时不想跟景行碰面的话,可以坐我的私人飞机回国,这样就不需要护照和证件了。”

    慕言蹊想了想,答应了下来,“也好,谢谢学长。”

    这个时候,她会尽量避免跟顾景行碰面,因为一见到他,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崩溃。

    ......

    在医院躺了两天三晚后,慕言蹊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靳衍替她办了出院手续,收拾好东西,一起离开医院去了机场。

    另一间病房里,护士正给顾景行换上了一瓶新的点滴。

    “隔壁那个女孩,身体恢复得怎么样。”男人操着一口流利的英文问道。

    护士看着这个俊美无比又冰冷得像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男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您说对面那间病房的慕小姐吗?她已经出院,跟他丈夫一起离开了......”

    “你说什么?”顾景行眸光一寒,深邃凌厉的凤眸望向她,“谁是她丈夫!”

    不明所以的护士被吓得后退了两步,“就是送她来医院,天天寸步不离照顾她的那位靳衍先生啊,护士门都在说慕小姐好福气,能找到这么温柔体贴的丈夫,不仅长得帅,还是个举世无双的音乐家......”

    “滚!”男人双眸猩红,仿佛下一秒就能冲上去将她撕碎。

    护士哆嗦着身子,根本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连换下来的输液瓶都没来得及拿,吓得急忙转身跑出了病房。

    龙枭和凌莫凡在外吃过早饭回来,刚走到病房门口,便听见好大一个滚字。

    紧接着病房的门被拉开,年轻漂亮的外国女护士一脸见了鬼的惊恐状,一头冲了出来。

    “哗啦---”

    一个玻璃碎裂的声音,龙枭和龙莫凡对视了一眼,不用想也知道,又是床头的花瓶遭了殃。

    这一连三天,每到深夜,顾景行就会偷偷去对面的病房外站着,盯着里面的女孩看。

    第一天看了两个多小时,护士来给他换药的时候都不肯离开,等回来的时候,好不容易合上的伤口因为他没有好好躺着而裂开了。

    第二天伤口没裂,他却站了一整夜,第三天也是如此,龙枭和凌莫凡好不容易把他带回来,看着她闭上眼睛睡觉了,以为他会睡得比较久,两人才出去吃早餐,没想到回来就撞见了这一幕。

    “老顾,你这是睡觉气还是起床气啊?”龙枭推开门走了进去,病房里的气压已经被某人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了。

    顾景行没有搭理龙枭,视线越过他望向凌莫凡,“准备飞机,我要回国。”

    凌莫凡一听就急了,急忙劝阻道,“boss,您的伤还没好,现在不能出院!”

    按boss的体质,本来恢复的速度是比常人要快的,但谁也架不住他天天去对面守着老婆啊,靳衍虽然对太太有想法,但凌莫凡观察过了,他每天都是规规矩矩去休息室睡觉的。

    “我说的不够明白?准备飞机我要回国!”顾景行犀利的眸光扫向他,“我看你的工作能力已经要重新考量了,不知道派点人手看着太太?她被人带走了你一点都没有发觉?”

    凌莫凡:“......”他就说嘛,大清早哪来这么大的杀气......

    “是,boss。”凌莫凡擦了一把冷汗,拿出手机安排飞机。

    “老顾,我本来不想说你,可是你看看现在的自己,变成什么样子了,我今天必须跟你好好谈一谈。”龙枭大步走到病床边,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一脸严肃地看着顾景行。

    “没什么好谈的,我变成什么样子都不重要,你的任务完成了,可以回部队了。”顾景行面无表情的道。

    龙枭:“......”他堂堂枭爷,是被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过河拆桥这件事情,谁也没有你老顾做得干净利索!”龙枭一脸鄙视地看着他,“可是这桥还没过完呢,你现在拆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见顾景行不说话,龙枭继续说道,“朝你开枪的人还没找到,把你老婆交给靳衍的人也没找到,看靳衍的表情,就知道一定有所隐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