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五十九章 我这辈子,都...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靳衍盯着龙枭,向来温润的脸上难得的不悦,“到现在为止,我和言蹊从来没有做过任何超越友情的事情,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做对不起景行的事情,最起码在昨晚之前,我都在祝福他们,所以你可以羞辱我,但是不可以诋毁她......”

    “呵,你说的那个她,到底是老顾的老婆还是你老婆,怎么这么快就护上了,真的是当了表子还想立贞节牌坊......”龙枭一脸浓浓的嘲讽和讥诮,“靳衍,兄弟这么多年白当了,你敢说,你对老顾的老婆没有任何想法?如果没有,你会连夜飞过来?”

    “你的意思我懂,你是说只要他老婆愿意跟你走,你就可以以爱的名义给景行带绿帽子呗?世界上任何一个小三,都是打着爱的名义不知廉耻地暗度陈仓的!”

    “龙枭,你够了!”顾景行低喝一声,俊美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他不怒反笑,唇角勾起冰冷的弧度,“我不想要的帽子,你觉得谁能有这个本事,强行给我戴上?”

    龙枭精神一震,“你能想通就最好了,我现在就去把她带过来,让她拜倒在你的西裤下!”

    顾景行:“......”拜倒的人,从来都是他,从第一眼见到她开始,他就注定一辈子拜倒在她的裙角下了......

    “不许去!”顾景行叫住了龙枭,沉声道,“就按靳衍说的,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谁敢在蹊蹊面前提起,我缝了他的嘴......”

    他了解宝贝儿,她自己被绑架可能不会太在乎,可如果知道保护她的保镖因为她被杀害,她一定会接受不了。

    “景行,你是不是脑子......”

    龙枭后面的“有坑”两个字还没说出口,便被顾景行直接打断,“我不想再重复第二遍!”

    龙枭乖乖闭了嘴,没有再说话,随手从果盘里拿起一个苹果,气鼓鼓地咬了一口。

    顾景行重新望向靳衍,眸色幽深,问道,“你现在告诉我,蹊蹊是怎么回来的......”

    靳衍想了想后才出声,“我接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叫我去他说的地方接言蹊,我觉得可疑,但想着还是去看一眼,没想到真的看见言蹊被扔在路边,我没多想,决定先把言蹊带回来再说。”

    他回医院后给老a打了好几通电话,刚开始是没人接,到最后直接关机了。

    老a身份可疑,但毕竟是慕言蹊的朋友,今天还救了她,这件事情他准备等偷偷查清老a身份之后再决定要不要告诉顾景行。

    顾景行没有再追问,该查的凌莫凡会去查,现在宝贝儿平安回来,他的心才算落了地,可是这个小插曲,并不能抹去昨晚发生的事情。

    “蹊蹊病得怎么样?她的手是不是受伤了?怎么伤的?严不严重......”

    顾景行觉得自己特别可笑,什么时候他老婆的状况,他要通过靳衍才能知道了?

    可是既然决定要瞒着宝贝儿,他现在这副样子,一定是不能去见她的,最重要的是,她不一定会想见到他......

    看啊,明明昨天晚上,他把戒指扔掉的那一瞬间,就已经下定决心,从今以后不能再对她心软。

    她要离开他折磨他是吗?那他偏偏不让她如愿!这辈子,就算她不爱他,他也要把她困死在自己身边!

    可是才过了一个晚上,他连去见她一面,都要考虑她的心情,担心她会不会想要见到他。

    “烧已经退了,但是身体很虚弱,医生说要住院休养几天,手上的伤已经处理过了,不会留疤的,医生说应该是被刺给划破的,具体我还没来得及问。”靳衍如实回答道。

    顾景行薄唇轻抿,又问,“那她醒来后,有问起我吗?”

    下一秒,他便觉得自己可笑无比。

    靳衍现在是他公开的情敌啊,他居然要开口问这么卑微的问题,这样一来,这场仗还没开始打,他就矮了半截了。

    靳衍愣了一下,也没想到他会问起这个,在一旁的龙枭快要爆发的眼神中应了声,“有,她要我来跟你拿护照和证件,说她要尽快回国。”

    下一秒,空气中寒意乍现,气温都跟着降了好几度。

    男人苍白的脸,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散发着极力隐忍的危险气息。

    “靳衍,你再不走,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了......”龙枭一个用力,手中的苹果被捏了个稀巴烂。

    简直欺人太甚!

    靳衍没有理会龙枭的话,他跟龙枭过去通过顾景行见过几次面,虽然不算特别熟,但也没什么好怕的。

    “那边没有人照顾,我先过去了。”靳衍转身走向门口,走了没几步,停下了脚步,顿了几秒钟,背对着顾景行开口道,“景行,我承认,我来伦敦,是因为在景辰那里听到你们昨晚在玫瑰园的对话,怕她会受委屈,才会赶过来的,可是没想到今天会发生这么多事......”

    “我知道言蹊是你太太,也没有忘记之前你帮心心,我跟你交换过的条件,我不会逾矩,至少不会成为你们离婚的催化剂,言蹊一天是你太太,我都祝福你们能够幸福。”

    “可是你不能否认,当初如果不是你刻意隐瞒,我跟言蹊就不会擦肩而过......我也是人,我也渴望爱情,换成你是我,能忍受被别人这么破坏吗?”

    “景行,我不是圣人,我没有那么伟大......所以抱歉,如果言蹊在恢复记忆之后,选择的人是我的话,那么在你们离婚之后,我不会再对她放手......”

    “那你可能要失望了,”顾景行低沉的嗓音在他话音刚落下时便冷冷响起,“因为我这辈子,都不会跟她离婚......”

    “不管怎么样,都等你们康复之后,回国再说吧。”靳衍说完,迈开长腿走出了门外。

    “老顾,你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换成以前,就算是兄弟,你也早把他灭了!”龙枭简直快被气炸了,靳衍这也太明目张胆挑衅了吧?!

    “这是我欠他的......”顾景行缓缓躺下了身,中枪的痛,远远比不上他心里的痛,“他说的没错,我曾经破坏过他的爱情......或许这个债,迟早都要还的......”

    “我没聋,听得到你们说的话,听他的语气,当初你破坏过他和你老婆的好事是吗?我说老顾,这都什么年代了,横刀夺爱这种事情根本不值得一提,更何况当初他和你老婆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可现在他可是要来当男小三抢你老婆,这有本质上的区别,你可别因为愧疚真给人戴上绿帽子......”龙枭一脸正义的道,几个月不见,顾景行简直要跌破他的眼镜了。

    “你想多了,我没什么好愧疚的,他想给我戴绿帽子,也得有那个胆子和本事才行。”顾景行冷飕飕的道。

    “这就对了,这才是我认识的老顾嘛......”龙枭松了一口气。

    顾景行疲惫地闭上了双眼,“我在乎的,是我老婆对我的看法和态度......”

    龙枭:“......”得,又绕回来了!他表示,鄙视所有被女人牵着鼻子走的男人!但是对顾景行,也只敢在心里默默鄙视,否则会死得很惨。

    ......

    靳衍回到病房的时候,医生护士已经离开了,司机送来吃的,正在餐桌上布着菜。

    “医生怎么说的?”靳衍扬着温润的笑容走到病床前,看着正靠坐在病床上望着窗外失神的女孩。

    慕言蹊颤了颤睫毛,好不容易才收回了思绪,弯起唇角道,“医生说没什么大碍了,体力恢复了就可以出院。”

    “那手上的伤是怎么来的。”靳衍心疼地看着她满是伤痕的小手。

    “不小心划伤的。”慕言蹊想起那枚没找到的戒指,胸口钝钝的疼,出了院就要马上回国了,她应该没有机会再重新回学校去找戒指。

    “对了学长,你还没告诉我,我是怎么来医院的呢,我明明记得我晕倒在学校里了,晕倒之前,我好像看见有人朝我走来......”慕言蹊回忆着说道。

    靳衍神色一慌,“那你有没有看清是什么人?”

    “没有......”慕言蹊摇了摇头,“雨太大,还没等我看清就晕倒了......所以我才想问我是怎么来医院的啊,护士说我是今天白天被你送来这里的。”

    “你看到的......应该是学校里的几个学生......”靳衍笑着回答道,从顾景行的病房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好要怎么圆上这个谎了,“是他们刚好路过,看见你昏迷在地上,把你带进了教学楼......”

    “是么......”慕言蹊将信将疑地蹙起了眉,“那学长怎么会这么刚好遇到我,把我送来医院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