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世界大战都没...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老顾你别乱动,我还有一分钟就到了,你能感觉到子弹打哪里了吗?会不会死?”龙枭暴躁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这里的一举一动,他都通过无人机上的摄像头看得清清楚楚,但是没看到朝顾景行开枪的到底是谁。

    顾景行充耳不闻,一间房接着一间房寻找着慕言蹊的踪影。

    “蹊蹊......你在哪里?”

    “蹊蹊......你回答我一声......”

    “老婆......我来带你回家了......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男人的声音越来越虚弱,触目惊心的血液顺着他紧捂着小腹位置的手,一滴一滴地滴落在他经过的每一个地方。

    “蹊蹊......”顾景行的脚步蓦地驻足在一间还燃烧着火堆的木屋外,地上的那张破席子,正是之前照片中,宝贝儿躺的那张,可上面已经空无一人!

    “蹊蹊,你在哪儿......”男人迈开腿走了进去,地上还放着医药箱,看来他们的确给宝贝儿进行了救治,可是宝贝儿到底去了哪里?是被刚刚那个来接她的属下带走了吗?

    顾景行的眼前越来越黑,重心一个不稳,重重地栽倒在席子上。

    破烂又肮脏的席子上,似乎还残存着女孩的温度和味道,顾景行贪婪地感受着,眼皮越来越重,终于支撑不住,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华灯初上,整座城市在美轮美奂的夜景中步入黑夜。

    安静的病房内,只有仪器传出机械的“滴滴”声,空气中充斥着消毒药水和床头一束盛开百合的花香。

    慕言蹊动了动眼皮,缓缓睁开了眼睛。

    入目,是一片洁白的天花板,耳边很快传来靳衍惊喜的嗓音,“言蹊,你醒啦?”

    “学长?”慕言蹊盯着靳衍看了好一会儿,确定没有眼花,疑惑地蹙起了眉,“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这是在哪儿?”

    她想起自己是在玫瑰园里找戒指,最后体力不支,加上又淋了雨才晕倒的。

    “这里是伦敦,咱们在医院,”靳衍温柔地看着她,“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手还疼吗?饿不饿?我去给你拿点吃的好不好?”

    慕言蹊:“......”

    “你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我没法回答。”慕言蹊扯了扯嘴角,虚弱的声音轻飘飘的。

    “那你不用说话,我去叫医生来帮你看看,再给你拿点吃的。”靳衍站起身,刚想往外走,像是想起了什么,又重新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按下了床头的呼叫铃,拿出手机拨出电话,让司机送吃的上来。

    他不想再让她有任何意外了,必须一刻不离地守着她。

    “言蹊,你在找什么?”靳衍看着转头在床头柜上张望的女孩问道。

    “手机......我的手机呢?”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看外面的夜色,应该是一天一夜过去了,也不知道顾景行在哪里,有没有给她打过电话。

    “你的手机被雨淋坏了,我一会儿让人去给你买新的。”靳衍微笑着说道。

    “好,谢谢......”慕言蹊的神色黯淡了下去,手机淋坏了,就算顾景行找她,也是会提示关机的,换了新手机,就连微信记录也找不回来了。

    下一秒,她又在心里提醒着自己,她和顾景行已经结束了,她说了那么多伤人的话,他应该不会再找她的。

    晕倒前那蚀骨的痛楚,再次从心底蔓延开来,她紧紧揪着盖在身上的被褥,脸色渐渐变得苍白。

    “言蹊,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靳衍紧张地看着她。

    慕言蹊紧抿着唇,僵硬地摇了摇头。

    靳衍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试探着问道,“要不要我去找景行......我给他打过电话了,没打通......”

    白天他带着慕言蹊到了确保安全的地方,便给顾景行打了电话,但是一直打不通,打给凌莫凡,也一直没有人接听。

    “不用了......”女孩敛了敛思绪,这才想起了什么,平淡的道,“可能还真的得麻烦学长去帮我走一趟,我的护照和证件,都在他那里,我得尽快回国......”

    靳衍点点头,“好......”

    “学长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会突然来伦敦。”慕言蹊转移开了话题,试图把脑海里顾景行的身影赶走。

    “......”靳衍刚想开口,病房的门便被敲响,主治的女医生和护士走了进来。

    医生帮慕言蹊检查身体,靳衍在里面不方便,他说了句“我先出去等”,便起身走出了门外。

    “您的丈夫真有风度,像一个绅士。”外国护士用流利的英文说道,眼里满是羡慕。

    慕言蹊扯了扯嘴角,回应道,“谢谢,他不是我丈夫。”

    “抱歉......”护士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继续帮慕言蹊检查着。

    ......

    走到门口的靳衍,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温润俊雅的脸上满是疲惫,他从早上下了飞机就没合过眼,哪怕是找回慕言蹊之后,都坐在病床边一动不动地守着,他不敢休息,生怕一闭眼,女孩就会消失不见。

    靳衍抬起修长的手,按了按太阳穴,赶走了些许疲惫,一抬头,便看见凌莫凡从对面的病房里走出来。

    这个楼层是这家医院的vip病房所在地,整层楼只有这两间病房。

    “衍少,您怎么会在这里?”凌莫凡走上前来,礼貌地颔首,表示问好。

    靳衍蹙起了眉,“我还没问你呢,景行在哪里,我打你电话怎么不接?”

    “boss为了去救太太中了枪,现在就在病房里,”凌莫凡指了指身后的病房,“我忙晕了,没注意看手机,所以才没接到您的电话,现在所有人都在找太太,太太不见了......”

    “景行中了枪?严不严重?”靳衍一惊,紧张地看着凌莫凡。

    “已经脱离危险,但是现在还没醒,枭爷在里面守着呢。”

    凌莫凡的话音刚落下,便听见身后的病房里传来乒铃乓啷的摔打声,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急忙走向了病房。

    “你不要命了是不是?脑震荡还没好现在又中了枪伤,再不好好躺着,就算神仙也救不了你!”龙枭将顾景行按在床上,地上是打碎的玻璃花瓶。

    “我要去找我老婆,你最好给我放手,否则别怪我翻脸!”脸色苍白的顾景行厉声警告道。

    “我把所有人都派出去了,现在正挖地三尺帮你找女人,世界大战都没这么紧张过,你还想怎么样?”

    “我要亲自去找,我老婆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受苦,她手上还有伤,她最怕疼了,我一定要尽快找到她......”顾景行越想越担心。

    “景行,你别找了,言蹊就在对面的病房。”靳衍的声音,像是镇定剂,空气中安静了几秒钟,顾景行才缓过神来。

    “你说什么?蹊蹊在这里?我去看看!”顾景行一把推开了同样诧异不已的龙枭,忍着腹部传来的疼痛坐起了身子。

    “你等一下。”靳衍走上前拦住了他。

    顾景行抬起头望向他,眼底寒意乍现。

    靳衍认真地看着他,开口道,“言蹊她这一天一夜都昏迷着,根本不知道自己被绑架了,景行,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不要让她知道比较好......”

    还没等顾景行开口,一旁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的龙枭,便冷笑着开了口,“靳衍,你做得有点绝了吧?老顾为她女人伤成这样,你要把这件事瞒起来?就这么迫不及待抹掉老顾的牺牲,自己顶上英雄救美的帽子是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老顾和他女人还没离婚呢......”

    龙枭讥讽地睨着他,“都说贵圈乱,今天算是刷新我的三观了,见过给兄弟带绿帽子的,可没见过你这么急的,你这是来提醒老顾把头洗干净,好迎接你送给他的绿帽是吗?”

    靳衍:“......”

    靳衍没有理会龙枭的话,坚定地望着顾景行,“那你现在尽管过去告诉她,她是因为你而被绑架,保镖司机因为她全死了,让她于心不安,也让她知道在你身边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好让她尽快和你离婚......”

    “景行,我只是希望她能有一个宁静的世界,既然她不知道,又何必再把这些东西强加给她,让她不开心呢?”

    顾景行紧抿着薄唇,眉眼间布满寒霜。

    “她倒是开心了,那老顾呢?”龙枭脸上写着大大的“看不惯”三个字,“我现在就去把她拎过来,让她看看,老顾差点为她死在那个鬼地方,她倒好,这么迫不及待想要离婚找什么初恋去了,她要是敢辜负老顾,我龙枭第一个不答应!这种女人,放在古代早被抓去浸猪笼了!”

    “你闭嘴!”

    “你闭嘴。”

    顾景行和靳衍几乎同时开口,听得龙枭一愣一愣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