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五十三章 让所有人知道...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昨晚他的确气昏头了,开着车将油门一踩到底,飞驰在大雨中,耳边萦绕着的全是宝贝儿那些冰冷决绝的话语,才会一不留神撞上路边的护栏受了伤。

    靳衍已经来到伦敦,他不敢去想接下来他们三个人之间,会有着什么样的爱恨纠葛......

    ......

    靳衍的车在皇家音乐学院门外停下,一眼便看到了停在门口的那辆高调奢华的劳斯莱斯。

    下了车走上前去,下一秒,靳衍瞳孔猛然一缩,双眸里满是惊恐。

    车内的司机和两个保镖,三人全都中枪身亡!

    他们身上都佩戴着代表帝景集团的胸章,应该就是凌莫凡说的保护慕言蹊的保镖!

    保镖和司机都在这里,那慕言蹊在哪里?

    靳衍的心狠狠一颤,转身朝学校里面狂奔而去......

    顺着满是狼藉的玫瑰步道,靳衍跑到了玫瑰园,四下寻找了一番,根本没有慕言蹊的身影!

    “言蹊......言蹊......慕言蹊......”靳衍越来越着急,确定玫瑰园里没有,又跑到了不远处的教学楼去寻找。

    现在明明不是假期,可是校园内一个人都没有,靳衍一边找一边喊着慕言蹊的名字,声音在空荡的校园里回荡着,却始终无人应答。

    靳衍心里越来越不安,定了定神,忽然想起了什么,拔腿往门口跑去。

    顾景行的车跟靳衍几乎同时来到门外,男人俊美挺拔的身姿走下车,看见靳衍时,眸光无比深邃复杂。

    这个时间赶来伦敦,要说昨晚的事靳衍一无所知,打死他都不相信!

    这么多年来,靳衍这两个字,连带着他这个人,就像一根刺,深深地扎在顾景行内心最柔软的那个地方,本以为终于拔出来了,却没想到昨晚扎得比原来更深。

    顾景行已经不知道,究竟是昨晚重新扎进去的,还是本来就没有拔除过,一切都只是他极度渴望导致的想象,以为在宝贝儿爱他的时候,终于把靳衍这根刺拔掉了而已。

    靳衍看着顾景行,俊雅的脸上没有半点起伏,他决定来伦敦找慕言蹊的那一瞬间,就想到了他跟顾景行之间,已经没有办法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像顾景辰说的,他做出决定的时候,就已经跟顾景行站在敌对的立场了。

    靳衍了解顾景行的脾气,这个时候,他不管上前跟他说些什么,在顾景行看来都是错的,他收回了视线,走向劳斯莱斯。

    找不到慕言蹊,这是一个坏消息,同时也是好消息,至少可以证明,她没有跟保镖同时遇害。

    如果慕言蹊是被人绑票,而保镖是为了救她所以遇害,那对方一定会在车上留下什么信息,或者是联系他们想要威胁勒索的人,而他们可能会联系的人,应该也是顾景行......

    顾景行看靳衍理都不理他,浑身的血液顿时涌上大脑,他缓缓握紧了拳头,骨节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迈开长腿走上前,一把揪住了靳衍胸前的衣襟。

    “你来干什么,嗯?”

    来抢他老婆?他也配?

    靳衍看着顾景行酝酿着十级风暴,仿佛要将天地万物毁灭的眼神,因为担忧和紧张而泛白的脸渐渐紧绷了起来,指了指一旁的劳斯莱斯,开口道,“你去看看,你手下的人都遇害了!言蹊不见了!你问我来干什么?”

    顾景行眸光一沉,愣了两三秒钟,才猛然回过神来,倏地转过头去,望向了劳斯莱斯。

    下一秒,他便松开了靳衍的衣襟,脚步不稳地走上前,打开了车门。

    他不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可是没有任何一次,比现在来得害怕......

    保镖全死了......那他的宝贝儿呢?!!!

    “boss!”同样走上前看到这一幕的凌莫凡,震惊了几秒钟后,‘扑通’一声在顾景行面前跪了下来,“您杀了我吧,是我没有保护好太太!”

    太太如果死了,又岂止是他一条命能赔得起的!

    男人紧盯着司机太阳穴上的子弹孔,呼吸愈发不稳,“去查监控!”

    “是。”凌莫凡顾不上请罪,起身去车里拿电脑。

    “顾景行,这里不是b市,你怎么可以放她一个人在这里,啊?”靳衍胸口怒意翻腾,一颗心没有了落脚点,闷得他透不过气来。

    “看你这副兴师问罪的样子,昨晚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顾景行转过身,黑眸幽深不见底,淡淡地睥睨着他,“只是,你凭什么觉得自己有资格在这里质问我......靳衍我告诉你,慕言蹊生是我的人,死也是我的鬼,她今天就算有什么不测,也是我顾景行的老婆!”

    “我现在不是在跟你讨论她的归属权!”靳衍毫不示弱地看着他,两个身高相差无几的男人对立而站,一个高贵如帝王,一个温润如王子。

    “这个时候,她的安危难道不是最重要的吗?她在这个城市上过学,那么多年都相安无事,为什么一跟你来就会出事,你难道不应该静下心来想想自己在这里有什么仇家吗?”靳衍强忍着怒意,理智地分析道。

    直觉告诉他,慕言蹊的失踪一定跟顾景行有关,不管是她自己离开还是被人掳走。

    他多希望女孩只是因为心情不好,找个安静的地方躲起来自我调节而已。

    顾景行的下颚线条紧绷着,一字一字从齿缝中磨出,“该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来教我!”

    此刻没有人比他更担心,更害怕,但是他不能容忍靳衍在这里指手画脚,他没对他动手,是看在靳家和顾家是世交的份上,等找到宝贝儿,这笔账,他跟靳衍慢慢算......

    他一直把靳衍当兄弟,可是当靳衍出现在这里,就代表要跟他抢宝贝儿了,那他就没什么好需要客气的了!

    两人的视线,电光火石般在空气中不相上下地对峙着,仿佛谁先闪躲,谁就输了,又仿佛只要谁再进一步,就能激起这场战争。

    “boss,查到了!”凌莫凡顾不得空气中的硝烟味,捧着笔记本电脑疾步走了过来,“您看。”

    两个男人纷纷收回了视线,紧张地望向了电脑屏幕。

    画面中是学校门口的监控录像,大雨中,一辆越野车在学校门口停下,几个穿着迷彩服,踩着军靴的男人从车上下来,一手打着伞,一手举起枪,击中了刚走下劳斯莱斯准备上前一探究竟的保镖。

    可能是怕被路人发现,其中两个男人将尸体搬回到劳斯莱斯上,又举起枪对着司机开了枪,旋即,往学校里走去。

    看到这里的顾景行,一颗心紧紧地拧成了一团,心脏传来的剧痛,压迫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因为上面显示的时间,只在他离开不到一小时的时候,司机和保镖都在门口,就证明宝贝儿还在学校里,而且还是独自一个人......

    她会经历什么,他不敢去想!

    凌莫凡快进了画面,那群人进去约摸过了五六分钟,才终于出现在画面中。

    而其中一个男人,肩上正扛着一动不动的宝贝儿,他们把宝贝儿带上越野车,很快驶离,消失在监控画面中。

    顾景行头部猛地传来一阵刺痛,痛得他脚步不稳,一头往后栽去。

    “boss,小心!”凌莫凡急忙腾出一只手扶住了他。

    顾景行紧拧着眉头,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堵住,只能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才能继续吸收到氧气。

    那些人是谁?

    他们对宝贝儿做了什么?

    带了宝贝儿去了哪里?

    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

    无数的疑惑,翻江倒海的恐惧,直往他的心头涌去。

    “顾景行......”靳衍像是被抽离了全身的力气,往后踉跄了两步,视线空洞地望向顾景行,“这就是当你老婆要承受的代价吗?就因为她提出离婚,你就丢下她一个人,任凭她被人带走?”

    “你给我闭嘴!”顾景行双眸染上了一抹红,如困兽急需找到出口一般,死死地盯着靳衍。

    他已经很自责了,他恨不得冲进监控画面里,恨不得被带走的那个人是他自己,不需要靳衍来提醒他,宝贝儿是因为他没照顾好而被人带走的!

    “莫凡,去查全市的监控,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太太找出来!”顾景行站稳了身子,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宝贝儿,他必须保持冷静。

    “把我们的人都召集起来,黑道白道一起查,让所有人知道,被带走的是我顾景行的老婆,通知老枭,准备好足够的军火,太太如果有什么事,我要这个城市陪葬......”男人眸底杀意乍现,嗓音冷沉如冰。

    “是,boss。”凌莫凡转身去了一边,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boss,有发现!”凌莫凡电话刚打到一半,便发现电脑出现了异样。

    是黑客入侵,传输过来一张照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