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五十二章 恨不得他早点...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龙枭和凌莫凡乘坐的加长豪车,车速根本不及跑车,从头到尾都没追上顾景行。

    好在龙枭手机里有布加迪的定位,能知道顾景行去了哪里,一直跟着定位的方向在走。

    “卧槽,这车速,老顾是不想活了吧?要死别带着我的车一起死啊......”龙枭看着手机上飞速移动的红点点,一颗心早就扑通扑通狂跳不止。

    “枭爷,都这个时候了,您就别再打趣了。”凌莫凡急得快要抓狂,boss和太太闹翻了,这回真的全完了,以后谁都没有好日子过了。

    “我不打趣难不成还痛哭一场不成?”龙枭悠悠然地点燃了一根雪茄,吐出一口浓烟,“女人是世界上最麻烦的生物,碰不得,偏偏老顾还中了毒,能怪谁?”

    凌莫凡:“......”

    龙枭抽了一口雪茄,带着烟雾叹了一口气,“像我和老顾这样的人,是不能有弱点的,可是你现在看看他,还是原来的顾景行吗?”

    “我并不觉得boss结婚后有什么不好,我能看得出来,他跟太太和睦相处的时候,是真的快乐,那就是boss最想要的生活。”凌莫凡确信的道。

    “那他也不能动这么重的心啊,你看看,现在出事了吧?卧槽,怎么停下了?”龙枭撑大双眸盯着手机上停住不动的红点,“不会真出事了吧?开快点!”

    ......

    靳衍动用了靳家的私人飞机,整整十个小时的飞行,到达伦敦的时候,已经是当地时间第二天早上七点。

    他走出机场,上了前来接他的车子,司机恭敬地问他去哪里的时候,才犯起了难。

    整整一夜过去,慕言蹊这会儿应该是在酒店吧?

    他给慕言蹊打了电话,一直提示关机,又不确定她到底住在哪家酒店,只好给凌莫凡打了电话。

    “衍少,您找我?”电话通了好久,凌莫凡才轻声接起了电话。

    “景行和言蹊在哪里?”靳衍优雅的嗓音里有一丝疲惫,他在飞机上没有合过眼,一直在想着慕言蹊,想着他们错过的过去和未知的将来。

    “boss在医院,”凌莫凡的声音明显被刻意压低,“至于太太,昨天我们走的时候她还在皇家音乐学校,我让司机和保镖在门口等着,等她出来就送她回酒店。”

    “哪家酒店。”靳衍又问。

    “......衍少在伦敦?”

    “嗯,刚落地。”靳衍没有隐瞒。

    凌莫凡犯起了难,这个时候怎么能让靳衍去找太太呢?不是乱上加乱吗?

    “衍少找我们家太太有急事吗?”凌莫凡试探着问道。

    靳衍猜到了他的心思,正色道,“我给言蹊打电话,一直关机,我只想确定她的安全。”

    伦敦这边没什么人手,昨晚凌莫凡派来守在学校门口的只有一个司机和两个保镖,他昨晚一忙,的确把太太给忘了......

    “太太在xx酒店的总统套房。”凌莫凡汇报完,便听见手机传来嘟嘟嘟的挂断声。

    “挂得还真快......”凌莫凡嘟喃着收起电话,一抬头,便看见病床上的boss,一双杀人的眸子将他牢牢锁住。

    “boss,您醒了?”凌莫凡惊喜不已,“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来帮您检查检查。”

    “谁让你把太太的行踪告诉靳衍的!”男人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手背上还插着针输着液,可嗓音里却杀气十足,“要不要我派车去接靳衍,让他早点跟我老婆团聚,嗯?”

    男人把“老婆”两个字咬得无比的重。

    “boss,我错了!”凌莫凡快哭了,昨晚就不该听枭爷的,什么追上boss劝好了再说,他就应该第一时间亲自把太太接回酒店看好了才对!

    “我花这么多钱,就请了你这么一个废物,巴不得早点把我的家给拆了是吗?”顾景行简直快被他气疯了,试问一醒来听见自己的特助在跟情敌汇报老婆的地址是怎样一种感受?他的特助到底跟他什么仇什么怨,才会恨不得他早点戴上绿油油的帽子!

    “行了,都伤成这样了就别乱发脾气了,不怕血液逆流猝死啊?”龙枭迈着大步走进来,拉了椅子在病床边坐下,义正言辞的道,“老顾,不是我说你,你性生活不和谐闹离婚也不能拿我的车出气啊,那是我刚买的新车,昨晚被你撞上护栏面目全非,可你就一点点脑震荡,真是不公平啊......”

    “我撞死了你才开心?”顾景行靠在病床上,斜睨了他一眼,“谁性生活不和谐?你性生活才不和谐,你全家性生活都不和谐!”

    龙枭:“......”

    “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好像是孤儿,我们家就我一个人......”龙枭扬起一个灿烂的笑脸,“最重要的是,我的性生活很和谐......”

    “从来没有性生活的人当然和谐了。”顾景行白了他一眼,这个世界上只有他知道龙枭怕接触女人这个软肋,不过现在他没心情跟他耍嘴皮子。

    龙枭刚想反驳,一旁凌莫凡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抱歉boss,抱歉枭爷,我接个电话。”凌莫凡本来想出去接的,但是看了看手机来电,便直接接了起来,“衍少?”

    “我打电话去了酒店,前台说言蹊一夜没有回来,我现在去学校看看,你赶紧打电话给你守在学校外面的人问一下。”靳衍着急的嗓音传来。

    凌莫凡蹙起了眉,“太太没有回酒店?不可能吧,昨晚那么大的雨,太太还能在学校待一夜不成?”

    “所以才叫你赶紧打电话问!”靳衍说完便挂上了电话。

    “你刚刚说什么?太太一晚上没回酒店?”顾景行眉心紧拧,猛地坐起身子,顿时感觉头部撕裂的疼痛传来。

    “我马上打电话。”凌莫凡二话不说拨出了保镖的号码,可是两个保镖和司机的电话,打通了全都没人接,打慕言蹊的电话,直接关机了。

    “boss,保镖电话没人接......太太手机可能被雨淋坏了,提示关机......”凌莫凡心里“咯噔”一下,预感事情不对劲。

    顾景行下颚线条紧绷着,掀开被子,一边起身一边拔掉手上的针管往外走去。

    “你疯啦,昨晚刚出的车祸,现在不能动!”龙枭一把拉住他,严肃地说道。

    “我老婆不见了你没听到吗!”顾景行一把推开了他。

    “她昨晚怎么对你的你忘了?这样的老婆拿来干嘛?你想供着人家也得人家愿意才行!人家根本就不想搭理你,能不能别这么上杆子给她糟践!”龙枭怒喝道。

    “你给我闭嘴!”顾景行隐忍着愤怒打断了他的话,“我乐意,只要她还愿意糟践我,就算要把我这条命糟践掉,我都可以双手奉上......老枭,你没爱过,不懂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人比你自己的命还要重要的......”

    “是谁昨天晚上让莫凡不要进去找她!是谁说她今天死在里面你明天就能放鞭炮娶别的女人,啊?”龙枭揪着他胸前病号服的衣襟,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景行,这个世界上那么多女人,你为什么非要找一个能把你这条命给折腾没的?你把她看成比自己的命还重要,可你得到了什么?她一点都不在乎你,你对他来说,连可以利用的价值都没有......”

    顾景行一点一点掰开龙枭的手,直至把他推开,俊美的脸上勾起一个若有似无的笑意,极淡,让人无法捕捉,“那我就创造出价值,好让她利用我......”话落,转身跨着长腿走出了门外。

    “你被你女人糟践死了别让人通知我给你收尸!”龙枭冲着他大步离开的背影吼道,真是气死他枭爷了,赔上一辆车不说,还在这里受气,他堂堂枭爷,真的是吃饱了撑的!

    ......

    凌莫凡小心翼翼地扶着boss上了车,司机很快发动引擎,往音乐学校的方向驶去。

    顾景行深邃的脸部线条紧绷着,很快将身上的病号服脱下,换上了一身高级定制的白衬衫和黑色西装。

    “昨晚为什么没护送太太回酒店。”男人一丝不苟地将衬衫纽扣扣到了第一颗,冷冽的声音在车厢内响起。

    “抱歉boss,我安排了保镖在门口保护的,我们的人手少,当时您又开车冲了出去,我必须先跟上您,而且您吩咐过,不能进去找太太......”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啊我的大boss,凌莫凡在心里腹诽。

    顾景行的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的确是他气糊涂了,才会说出那样的话,宝贝儿要是出什么事,他不会原谅自己。

    “开快点......”男人交代了司机一句,抬手扶着还在隐隐作痛的头,一颗心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