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五十一章 她今天死在这...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还没等顾景辰缓解一下悲伤的情绪,手机里蓦地传来一声响彻天际的嘶吼声,吓得他手一抖,手机掉在了身前的被褥上,他赶紧重新拿起,紧张地盯着屏幕看去,只见他大哥坐在长椅上,弯着身子,像是在发泄着什么一般,有着撕心裂肺的声音,从他的身体中爆发而出。

    顾景辰心里一酸,眼泪差点掉了出来。

    他高高在上的大哥,什么时候这么委屈痛苦过啊,小嫂子就真的无动于衷吗?他简直不敢相信,画面中一无所动的女孩,就是这段时间带给流溪帝宫无数欢笑和温暖的慕言蹊!

    慕言蹊麻木地站着,她不是没有感觉,而是已经痛到没有知觉,顾景行歇斯底里的叫声,就像在她的灵魂深处肆虐地啃食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这样的嘶吼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才终于停了下来,紧跟而来的,是男人自嘲的冷笑声。

    他猛然站起身,高大的阴影笼罩着无动于衷的女孩,还没等她抬起头对上他的视线,男人就倏地转过身,抬起手臂,将手里的戒指扔向了远处的玫瑰花丛中。

    慕言蹊倒抽一口凉气,下意识地跟随着戒指消失的方向望去,伸出手想要去抢,可哪里还有机会。

    她的心,像是跟随着那枚戒指,在没有人看见的角落里,被摔得面目全非。

    “慕言蹊......”男人转过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的侧颜,这张深深印在他心底的脸蛋,直到现在这一秒,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吻下去。

    呵呵......

    他现在,就连犯贱的资格都没有了,不是吗?

    他抬起修长的手指,勾起女孩的下巴,迫使她望向自己,对上她那双没有一丝波澜的眸子,愈发觉得自己可笑。

    男人俊美的眉眼间阴鸷丛生,不疾不徐的嗓音,带着刺骨的寒意,在玫瑰园中蔓延开来。

    “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今晚说的每一句话......”

    “轰隆”一声,远处阴沉的夜空中划过一道闪电,伴随着一个响彻天际的雷声后,暴雨不期而来,砸落在两个人的头顶上。

    男人冷冷地松开女孩的下巴,没有再多看她一眼,淡漠地转身,踩着被雨水打湿的玫瑰步道离开。

    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摄像头被雨水打湿,车厢内的画面突然一片漆黑。

    “怎么回事?怎么没有了?”视频那头的顾景辰着急不已。

    “二少,下大雨了,摄像头进水了。”凌莫凡回应道。

    “你脑子进水了吧?没有钱买有防水功能的摄像头是吗?”顾景辰简直快被他气晕了,一抬头,蓦地发现门口站着的靳衍和康昊焱,脸色瞬间白了两个度,“你......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看靳衍这一脸复杂的表情,就一定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

    顾景辰关掉了手机上的视频通话,刚想再开口,便看见靳衍转了身往门口走去。

    “靳衍,你站住!”顾景辰急忙开口叫住了他。

    靳衍停下脚步,站在原地没有回头。

    “你要去哪里?”顾景辰严肃开口问道。

    靳衍几乎没有经过思考,优雅的嗓音吐出简单的三个字,“去找她......”

    顾景辰痛苦地闭上了双眼,知道靳衍的确把刚刚远在伦敦的一幕都听得清清楚楚。

    “你想好了,你这一去,就是跟我哥作对,跟帝景作对,跟我们家作对,你想过后果吗?”顾景辰前所未有的认真冷静,靳衍去抢他的小嫂子,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

    靳衍不为所动,优雅的嗓音像是竹林里吹来的风,沁人心脾,却又带着一抹坚定,“景辰,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景行一个人可以为了她与世界对决,只要她愿意给我机会,我也可以为她赴汤蹈火,我愿意给的,不会比景行少......”

    话落,高贵优雅的男子,迈开了修长的腿,径直走出了门外。

    康昊焱拧起眉心,不安地与顾景辰对视了一眼,谁心里都没了主意。

    ......

    皇家音乐学院门口,凌莫凡拿了伞下车,刚想走进校园,便看见boss顶着大雨从大门口走了出来。

    凌莫凡顾不上这会儿会不会触霉头,上前帮他打着伞,“boss,太太她......”

    “不许跟我提她!”男人蓦地停下脚步,漆黑的双眸里带着肃杀,咬牙道,“谁也不许进去,她今天死在这里,我明天就放鞭炮娶别的女人!”

    凌莫凡:“......”他从来没有见到boss这么危险过,仿佛每一个呼吸都带着冰碴,能让方圆几里,寸草不生。

    “是,boss。”凌莫凡颔首答应,心里又担心了起来,下这么大的雨,太太又没带伞,一定会被淋坏的吧。

    顾景行转身,上了旁边的一辆布加迪,开着车扬长而去。

    “哎,那是我刚买的,别给我磕着碰着了!”龙枭看着自己的爱车被那个受了刺激的疯子开走,心疼得直捂胸口,冲着车外的凌莫凡喊道,“你还站着干什么,赶紧上车,追啊!”

    “可是......”凌莫凡指了指学校的方向,还是不放心慕言蹊。

    “你没听老顾说不许进去啊,他的话向来说一不二,你要是想进去接人,现在赶紧上车追上去劝住老顾,不然谁都得完蛋!”

    凌莫凡犹豫了一下,还是收起伞上了车,很快追着布加迪而去。

    ......

    玫瑰步道两侧的蜡烛早就被大雨浇灭,只有几盏装饰的射灯打在玫瑰墙上,折射出柔和的光,照在女孩分不清泪水还是雨水的小脸上。

    她还是站在原先的位置,像被定格住一般一动不动,豆大的雨水打在她瘦弱的身躯上,浑身湿透的身体轻轻打了个冷颤,才终于拉回了她的思绪。

    她的眼皮,好重好重,脑袋又昏又沉,好不容易才记起自己是在哪里。

    她终于推开顾景行了啊,推开那个她深爱,也深爱着她的男人,他以后,应该都不会再找她了吧......

    多好啊,她计划了这么久的事情,终于如愿以偿实现了......

    慕言蹊只觉得自己的存在,就像一个损人不利己的毒瘤,谁沾上谁倒霉,可偏偏她伤得最深的,是她最不愿意伤害的顾景行......

    “对不起......对不起......”女孩动了动唇瓣,艰难地挤出几个字,眼泪混合着雨水流进嘴角。

    她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抬起头往玫瑰丛的方向望去,旋即,抬起湿哒哒的腿走了过去。

    戒指......

    她的戒指,被顾景行扔在这一片玫瑰丛里了......

    那是顾景行向她求婚的戒指,是她生命中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不能就这么被埋在这里,她一定要把它找回来!

    慕言蹊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和雨水,四下看了看,跑到墙边,将安装在地上,可以调节方向的射灯一一转动了方向,全部打在了玫瑰丛的方向。

    有了足够的灯光,女孩便弯下腰,一头扎了进去,一寸一寸地搜索着。

    玫瑰丛足有一米多高,开得十分繁茂,她必须弯着腰,用手拨开面前的花丛,才能看清每一寸地面。

    长着刺的玫瑰花茎,很快把她的手划伤,女孩像是感觉不到痛一般,固执地朝前走去,仔仔细细寻找着戒指的踪影。

    雨,越下越大,很快模糊了她的视线,连睁眼都困难了起来。

    女孩身上单薄的衣物,被花丛里的刺划破,双手和手臂上满是丝丝伤痕,溢出了血丝,又迅速被雨水冲去。

    慕言蹊只觉得浑身上下都疼痛不堪,大脑一阵阵的晕眩传来,再也没有力气继续寻找下去。

    昏昏沉沉中,慕言蹊听见心里有个声音在跟她说:就倒在这里吧,在这个跟顾景行有着最美好回忆的地方倒下,再也不要醒来,也挺好。

    她眼前一黑,眼看着就要支撑不住而倒下,又有另一个声音制止了她:慕言蹊,不可以,你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责任要承担,你还要照顾妈妈,不管失去顾景行的你有多痛苦,都不能这么自私地丢下自己的亲生母亲......

    慕言蹊努力站住了脚跟,是啊,她之所以拖着这副身子活在这个世上,不就是为了和她相依为命的妈妈吗?

    尽管妈妈从来就没有清醒过,但这是她必须要肩负起的责任和义务,她不能丢下妈妈......

    女孩疲惫地闭了闭眼,脑海中恢复了一丝清明,她艰难地转过身,顺着走进来时的路,重新拨开满是刺的花丛,一步一步往外走去。

    好不容易走出玫瑰花丛,慕言蹊看着一身的狼藉和满手的伤痕,正想着该怎么回酒店,还没等迈出腿,便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草地上,再也没有了知觉。

    闭上眼睛之前,她似乎看到几个高大男人的身影,打着伞朝她走了过来......
小说推荐